登峰造极超清

        阳光依旧灿烂,但在我心中却依旧了阴霾。

        我待在城主府中,没有和罗兰阿姨一起外出找丽丽雅,因为和罗兰阿姨在一起我会感到愧疚,而且罗兰阿姨那幺厉害,我同罗兰阿姨一块行动也会拖累她。

        我有点闷闷不乐的待在院落中的几棵大树的树荫下,风柔也和邱雷愁眉不展的坐在我身旁,没有什幺主意。几行蚂蚁来来回回的在我脚下忙碌着,切断一片片没有规则的树叶望蚁窝里拖拉。

        我目光呆滞的望着蚂蚁们,心情也失焦了。小犬狼安静的坐在我身边,身上的铠甲虽然威武,我们三人也没有那个心情去欣赏了,我们不发一言,被动的等待着答案。不知什幺时候,小犬狼忽然站了起来,耳朵直竖着,做出倾听的神色,鼻子微微耸动着,似乎在努力的嗅什幺气味,它看起来有点不安,我伸出手去拍了拍它的脑袋,安慰它使之精神放鬆下来。

        然而一向听我话的小犬狼,这次却没有如同往常那幺顺从的趴下来,它不断调整自己的角度,好更容易的去接受空气中的气味,它的眼中忽然露出了一抹寒光,压抑的咆哮起来。小犬狼的异常终于使我从呆滞的状态中回醒过来,我突然意识到小犬狼一定是嗅到特殊的气味,从它的表情上来看,有很大可能是兇手的气味。

        我别转过头,向着小犬狼低声咆哮的方向望去,一个人突然从远处房屋中掠过,速度很快,我只捕捉到了一个人影。

        小犬狼突然跃了出去,直奔刚才那人出现的方向,我微微一怔,便跟着小犬狼身后沖了出去。

        「你要去哪?」发呆中的风柔和邱雷直到我跑出了十几米才有所反应在我身后喊道,但是我已经顾不得和他们解释了,留下两人看着我越跑越远,面面相觑。

        小犬狼在我前面快速的奔跑着,不时的咆哮一声,我什幺都不想,紧紧的跟在它身后向前追着。对方的速度显然更快,在我视野中根本看不到敌人的蹤迹,完全是*着小犬狼的嗅觉才不至于被敌人给甩掉。

        我甚至来不及思考敌人为什幺竟然会在城主府出现,只是拼命的在他身后追着。因为城主府有大量的警卫,一般人根本想*近都难,他是怎幺做到能够无声无息潜入进来的。我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抓住兇手救出丽丽雅。

        偶尔在奔跑中,脑海里会跳出别的念头,权衡敌我力量的对比,如果对方是黑衣人,很显然我肯定不是他的对手,甚至救不出丽丽雅还要把自己搭进去,但是我已经顾虑不了那幺多了。

        这条突然出现的线索,随时会因为我的犹豫而消失。

        为了能够更好的把握四周的情况,捕捉敌人的蹤迹,我已经命令小虎和我合体,大量的资料在我眼前快速的闪动着,在小虎的扫描範围中,一个立体的三维影像地图出现在我眼前。只要我能够看到敌人背影一眼,就能够马上得到他的大概资讯并标记在地图上,只要在小虎的扫描範围,他就不会丢失掉。

        高速的奔跑,心脏快速的率动,体表微微出汗,我紧张又有些兴奋,与小虎的合体更令我耳聪目明。

        我们奔跑在偏僻的巷道中,敌人对这片地区格外熟悉,甚至可以说了若指掌,已经绕着这片区域跑了三圈,我竟硬生生的没有看到他一眼。

        这片地图上的一草一木都已经详细的记录在眼前的三维地图上,我心中一动,忽然与小犬狼背道而驰,我要与它来个前后夹击,看对方还能逃到哪里去。

        我蓦地转身,向着刚刚经过的一个街区奔去,在墙角处,我停了下来,隐藏在拐角处,静静的等待对方出现,趁他猝不及防的时候,和他决一死战。

        恐惧带来强烈的战斗令我鲜血沸腾,我的呼吸变的急促起来。舔一舔乾巴巴的嘴唇,调整自己的身体机能到爆发的临界点,随时都可以瞬间释放出自己最强的力量。

        耳朵灵敏的捕捉着四周一丝一毫的动静,片刻后,我听到有特殊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似乎是破空时,衣服与空气摩擦的响声,虽然很小,但依然被我一丝不落的听在耳里。

        「近了!」我暗道,手心开始出汗,很湿润。

        异常的声音虽然音量依然很小,但我却分辨出别刚才的声音要大一些。

        我俯耳聆听,双手握在胸前,力量在双手处积蓄,体内的力量随时都会如奔泻而下的洪水汹涌奔滚,我的身体因为体内力量的急速转动而开始微微振动起来,只要我一动,最强的光剑将会在我双手间产生,那时我的战斗力也许会在刹那攀升到两千。

        我开始担心,自己雷霆一击会使毫无防範的对手瞬间致命。

        越来越近了,我甚至听到了对方奔跑和喘息的声音,我忽然感觉不对,我听到的都是小犬狼的声音,那我们一直追蹤的对手声音怎幺听不见呢。

        小犬狼既然往这追,它必定是嗅到了敌人的气味才追过来。那敌人也一定是在高速向我这个方向跑来,难道……我被发现了。

        我念头刚出现,脑袋上就挨了重重一击,力度刚好够我晕厥,这时我听到了他的声音,是阴险得意的笑声。

        我的脑袋发蒙,视野变的模糊,软软的倒在地上,积蓄的力量失去控制,如大海退潮一般退回到我体内的各个角落蛰伏起来。我最后一个有意识的举动是将已经奔跑近了的小兽王收回体内。

        此人正是与新联盟合作的黑衣人,昨晚和贝妮确定了合作计画后,今天趁着众人都出门寻找失蹤的孩子们,就利用自己的身份作掩护进入了城主府中,本想俟机下手掳走兽王,可没想到一人一兽警觉性特别高,刚要露面就被小兽王发觉。

        黑衣人拿出早已準备好的东西,把我捆了个严实,装进袋子里,扛起来向着自己的隐蔽的巢穴掠去。

        他并不知道我和小兽王之所以能够在他一露面就察觉到他是掳走丽丽雅和小孔雀的兇手,是因为我带着小兽王去剧院中嗅过他遗留的气味,所以能够知道他就是兇手。

        他却没有猜到这一点,只以为自己哪里露出了马脚让城主等人给识破了,又想到黑豹女王的厉害,不由地胆战心惊,不敢再做一丝停留,回到家中的密室,简单的一番收拾,带走了在神鹰城积累多年的财富和昨晚贝妮给他的那张金卡,随即带着我动身去投贝妮了。

        反正他已经抓到了我,实现了贝妮的要求,给她带去这幺大份礼物,贝妮肯定会收留他、送他出城的。

        虽然他想不出贝妮会有什幺样的手段能够安然无恙送他出城,但是他现在只有这一条路好走,去投*贝妮。

        不知多久,我幽幽的醒来,意识还不是很清醒,脑袋晕晕沉沉。

        回忆之前发生的事,似乎一切都是在电光火石间,我就被狡猾的敌人给抓住了。意识渐渐清醒了,环顾左右是一个仅容一张床的狭小空间,外面有一扇钢铁门锁着隔断了室内与室外的联繫。

        我动了动身体,才发觉自己被捆的结实,连动一个指头都很困难,体内的力量仍在,但却不会自己跑出来变成一把刀割断捆着我的绳子。

        我躺在地上不动,仔细的捕捉着室外的声音,但是室外空蕩蕩的没有任何声音,我无法从任何外界的感官中判别自己的位置,也无从得知我被关在什幺地方。

        身体有些麻木,没有什幺知觉,似乎被人麻醉了一般,使不出力气。

        小虎仍在与我合体中,但是我感到它的力量反应十分微弱,无法説明我扫描周围的环境,也无法从我身体中分离出来帮我割断绳子。

        体内的暗能量像是晒太阳的懒猫步履缓慢的在经脉中运转,使的我无法给小虎提供足够的能量。

        我如同是被人给掀了个壳着地,腹朝天的乌龟,无能为力的躺着,等待力量苏醒,或者等待奇迹出现。

        时间一分一秒度过,没有一个人出现过,但是可喜的是,我感受到体内的力量正在逐渐恢复正常,我敢肯定一定有人在我昏迷的时候对我进行了麻醉,现在药效正逐渐消失。

        敌人肯定会在我们力量恢复前再对我们进行麻醉,力量不断恢复,危险也正在向我*近。

        等我积蓄了足够的力量,我立即召唤出小犬狼,小犬狼用它锋利的牙齿努力的咬着绳子,终于,我的一手解放了。我运起能量刀切开身上的绳子,恢复了自由。

        我活动了一下手脚,发觉一切无恙,随即走过去推开钢铁门準备抢在敌人来之前离开这里。

        手甫一接触到钢铁门,顿时遭到巨大的电击,一瞬间的高压电击把我甩了出去,撞在对面的墙壁上,剧烈力量的打击使的我变成了秋风中一片簌簌发抖的叶子。

  • 名称:登峰造极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11:0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