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新番超清

      其他五人茫然不知所措的望着被重重抛出去的少城主。

      银灰貂宠得意的吱吱叫着,似乎并不满意这个结果,又快速的向着摔到在地的少城主奔跑过去,纵身起跳,淩空跃上了少城主的身上,似乎把少城主的身体当作了树林间的枝头,兴奋的一次次跳起又一次次落下,倒楣的少城主承受着堪比虎豹的力量,痛的几乎要晕过去。

      当他实在痛的忍不住开始呻吟的时候,其他人才意识到这只小家伙并不如它灵巧的表面看起来那幺轻!

      它站在少城主的身上,作出兇狠的模样吓唬着想要靠近的众人。

      众人一筹莫展时,拥有幻象能力的宠兽忽然把特殊效果加到了小银灰貂宠身上。

      银灰貂宠站在人肉垫上正玩的不亦乐乎,突然发觉眼前的景物都发生了变化,自己竟沉在水底,它呛了口水,感觉到难以呼吸,求生意识使它没命的扑腾着四肢向上凫去。

      然而就在它拼命的想要游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时,一个丑陋的像是带鱼般的怪鱼扭动着滑溜溜的身体倏地蹿了出来,它刚想做出兇狠的姿态吓唬吓唬那只怪鱼,突然一道亮丽的电流命中了它!

      它感到全身痉挛,四肢不受控制,电蛇在它血液中穿梭,每一次流动,都使它难以忍受的甩动着四肢。眼前一阵昏花,它觉得自己好像要开始睡觉了,眼前很朦胧。

      这只倒楣的貂宠虽然拥有普通动物难以拥有的强悍力量,却从未接触过海中的宠兽,更未被电击过,这次的亲身体验,将成为它毕身难忘的经验。

      少城主在别人的搀扶下站了起来,难以理解的望着在他旁边被电的浑身冒着电弧的貂宠,怎幺也看不出它娇小的身体竟隐藏着罕见的力量。

      他一把抓起被电晕过去的貂宠,就準备命令大家继续前行。

      「小伙子们,你们抓走了我的宠兽就想走吗?」李长老突然出现了。

      少城主一行人都被眼前突然出现的中年人给镇住了,刚刚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那只奇怪的貂宠身上,一点未曾想到会有人突然出现。

      少城主愣一下,便马上拿出那只电晕了貂宠,道:「你说的是这只宠兽吗,还给你。」他将貂宠扔给了李长老。

      他道:「我们可以走了吧。」他怀着侥倖心理,觉得对方未必一下子就认出他们,或许可以蒙混过关。

      他给其他五人打了个眼色,众人默不作声的转身便走。当他们转过身来时,却发现他们的前进之路也被人给堵住了,那是一个头髮斑白的老者,老者笑的像个狐狸,正眯着眼睛看着他们。

      突然出现的两人一下子使众人意识到了危险,少城主迅速做出了判断,低声道:「準备战斗。全力从前面闯出去。」

      几人默默的站开,走到了不同的位置上,同为神鹰城的年轻高手,众人很有多切磋机会,少城主一句话,众人马上默契的站到各自的位置上。

      李长老看见自己的宠兽差点被电糊了,好几处银白色的油顺光亮的毛髮都被电成了焦黑,顿时大怒,喝道:「欺负了我的宠兽还想走……」

      他话刚一出口,少城主便知道此事不能善了,不管对方有没有认出自己都难免一战,他蓦地向前掠去。

      其余五人也都跟着动了起来,先后有序的向着前方的老者奔跑过去。

      众人或跑,或跃,或前,或后默契的封住了老者所有的行动空间,少城主更如扑落的雄鹰向老者投去。

      老者斑白的头髮无风自动,枯槁的脸露出不可一世的笑容,哈哈大笑道:「你们这群小崽子,想要和我动手,真是可笑!」

      巨大的寒冷的力量迅速的在他身体周围转动起来,他的身体像是一个製造冰冷的机器,源源不断的释放着寒冷,他的双手散发着苍白的蓝色,蓦地向前推去。

      一波寒冷刺骨的气流被无可抗拒的一面风墙推向众人,六人像是一下子从炎炎夏日突然被扔进了冷下几十度的雪山上,强烈的对比,使众人的血液几乎在瞬间冻结。

      坚硬的风墙强硬的从六人身边穿过,风墙穿过后,六人裸露在外的皮肤都被冻起了一层冰霜,眉毛、鬍子、头髮和眼睫毛全被冻结在一起,本来配合默契行动迅速的六人的攻势刹那的工夫就被老者轻鬆瓦解。

      看着六人的惨状,老者终于舒了一口在女首领那里首到的气。

      众人起初没有準备,顿时都受了不小的创伤。

      老者望着众人嘿嘿一笑,一抬手淩空向空中一抓,手中顿时多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冰球,里面还似乎有惨白的蓝色在流动,使冰球看起来更为华丽。

      老者双手连续在空中抓了十几下,十几个小冰球就形成了,他双手一推将小球送了出去,冰球在空中滴溜溜的转着,似乎没有重量,全部浮在空中,恰巧封住了众人的道路。

      六人面面相觑,有了刚才的教训,这一次众人都显得小心翼翼,不想重蹈覆辙。

      老者见自己的临时生出的创意,使的眼前的几个少年一筹莫展,顿时老怀大慰,自鸣得意,这些冰球是因为之前受到丽丽雅的冰珠的启发而突然创作出来的。

      这些小冰球外面包裹着的是一层冰冷的冰雪,里面的那点蓝色的光芒,是他的暗能量,只要这些冰球受到碰撞,即便是很轻微的也会突然爆炸开,里面的暗能量一旦接触空气后就会突然将周围的气流转化为极为寒冷的冰雪冰冻方圆半米左右的物体。

      而在六人身后的李长老显然也不耐烦起来,他的貂宠受伤不轻,更主要的是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宠兽,受到一次电击后竟然也惧怕起来,不愿意和主人一起去攻击敌人。

      只是身为宠兽战士的他,只有与宠兽和体后才能发挥出完美的力量,虽然他自忖不用和体也一样可以把眼前的一群少年打的屁滚尿流,但是他仍想用绝对的力量来打击自己的对手,这让他有君临天下的畅快感觉。

      鑒于眼前的危急,少城主被迫召唤出自己的苍鹰宠进行和体,他现在虽然能够和体,却也只是勉强能够驾御苍鹰宠的力量,过分使用,会对自己身体造成伤害,因此他一直没有和体就是这个缘故。

      在六人里面只有少城主和凡奇已经达到了可以与宠兽和体的程度,然而凡奇却不知何故并没有和体,壮大自己的力量,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眼前的老者身上,都没有注意到这点。

      和体后的少城主,身体的轮廓扩大了一圈,再加上身上丰满的羽毛,他立刻显得鹤立鸡群成了六人中的巨人。他的四肢长满了半尺长的锋利的蛋黄色指甲,眼神也变的格外锐利,身后一对巨大的翅膀撑破了衣服露了出来。

      他喝道:「你们都让开!」

      其他五人纷纷散开在四周,已经和体变为半人半鹰的少城主脸色坚毅,双翅「唰」的打开,前后飞舞,四周的气流渐渐的跟着翅膀舞动的频率流动起来,形成一个小小的旋涡,随着少城主翅膀舞动的越来越费力,越来越多的气流涌入了旋涡中,气流旋涡缓慢的向着前方移动着。

      老者大惊失色!匆忙间想要制止气流旋涡涌动,却空有一身强大的力量不知道用什幺方法才能够奏效。

      移动的气流带动着经过範围内一切可以利用的气流捲动起来,平均分布在空中的冰球受到旋涡吸力的召唤都被一个个吸了进来。

      老者无奈的向后退去,如果他不动就也会被吸到旋涡中,六人跟随着移动的旋涡缓慢的向前逼去。

      老者急的大叫:「李老弟你怎幺还不动手!你想看着我出丑吗,任务要是出了差错,我们都完蛋!」

      李长老那边到并非是想看他出丑,而是在一心一意的劝他的宠兽勇敢起来,那只从来未吃过这幺大亏的貂宠对刚刚的电击记忆犹新,死活都是缩着脑袋不愿出力!

      眼看着情况急转直下出现了意外,李长老也顾不得其他,强迫自己的宠兽进行了和体向着前面的六人追了过来。

      白长老眼见着自己得意作品在对方的旋涡中像是一盏盏华丽的蓝灯旋转着,心中一阵不甘,他心生一念,突然弹出一个冰珠,激烈的速度穿破了旋涡的吸引力径直撞在其中一个冰球上。

      冰球毫无意外的爆炸了,碎屑乱飞,又撞在别的冰球上,连锁的爆炸使的连庞大的气流旋涡也让强大的力量撕裂开,紊乱的气流在空间中乱蹿,如同大雪山般的寒冷弥漫在通道中,六人与老者之间一片云雾弥漫,白茫茫彼此看不见对方。

      少城主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纵身跃进了谁也看不清的白雾寒气之中,张开的两翅甚至快要碰到两边的舱壁,和苍鹰扑击一样的大胆,一样的迅速。

      就在白长老想着如何利用眼前的厚厚的寒雾进一步封锁六人的时候,一个人影倏地从寒雾中穿出,如同乌云盖日般迅疾的向他滑翔过来。

      少城主以自己锋利的十根指甲作武器向着老者刺来,措手不及的老者没能完全躲开,上身的衣服顿时被抓破。

      少城主忽然半缩回翅膀一个转弯,又转过头来,锋利的指甲又向老者发起了攻击。诡异的攻击使白长老穷于应付,但是双方的实力悬殊,少城主虽佔据主动,却无法扩大战果取得胜利,两人陷入僵局。

      而在被寒雾阻隔的另一边,和体后的李长老对剩下的五人也进行了雷霆般的打击。

      和体后的他,力量被全部激发出来,是貂宠的三倍之多,动作也更为灵活多变,以一敌五,却仍处在绝对的优势。

      众人艰难的抵抗着李长老暴风骤雨般的攻击,杜宇吼道:「凡奇你怎幺回事,为什幺不和体。」

      凡奇是除了少城主之外的第二高手,但是眼下五个人同时对抗敌人,五人中最厉害的凡奇似乎反到成了最弱的一环,这使的杜宇心中愤愤不满,这才大叫出来。

      凡奇冷哼道:「你不知道蝎子会在寒冷的季节冬眠吗?」此话到是有些道理,白长老製造出来的冰球却是释放出了非常的低温,不次于寒冬腊月的温度。凡奇因此发挥不出应有的实力到是在情理之中。

      杜宇气哼哼的不在理他,专注的应付着对手的攻击,他是个水下宠兽战士,只有在水里才能发挥出威力,眼下前后左右上下都是金属打制的舱体,去哪里找水去。

      突然他心中一动,蓦地大喝道:「幻象!」同一时间奋起反击,另几人也是闻弦歌知雅意,不分先后的豁出去拼命反扑,为拥有幻象能力的同伴製造机会。

      因为刚刚对手的貂宠在幻象中被电晕,由此可见对方并不具有识破幻象的特殊能力,只要自己这边一施展出幻象,马上就增大了胜利的机会。

      李长老听到杜宇的喊叫,也知道不妙,使出全部的力量想要阻止对方给自己施加幻象。

      奈何几人将他死死缠住,令他分身乏术。行动缓慢的变色龙宠突出的眼球圆鼓鼓的盯着战斗中的李长老,特异的光芒从它的眼球中向外扩散,一圈圈极淡的光芒使的李长老陷入了幻象。

      幻象之中,乌云压顶,电闪雷鸣,汪洋碧波千里,咆哮的海风海浪如同从深海中潜出的海兽,在海面翻江倒海,李长老在风浪里上下沉浮。

      他大吃大骇,心中明知道这是幻象,却无法摆脱幻象对自己的控制,一切场景都像真的那幺逼真,使他不由得不相信。

      他着急的想着办法想要从幻象中脱身而出,突然身下暗流涌动,一条体型庞大的怪鱼沖了上来,带着海浪如同小山般破浪而出,又重重的从他头顶上压来,那是杜宇的宠兽在幻象中肆虐。

      一时间狂风咆哮,海浪排山倒海而来,似要将天地间的阻碍撕个粉碎。

      修为高强的李长老虽然在陆地上可以逞兇,然而进入海洋的世界中,他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儿。

      他叫苦连天的承受着海浪一波又一波的撞击,海面也仿佛沸腾起来,上下翻腾搅动,他头晕眼花,海水的激烈涌动,海浪铺天盖地的打击,大怪鱼驾御着海浪对他轮番轰炸,三重打击,令他先前的嚣张气焰全无,无法适应海上的环境令他吐的胆汁都出来了。

      场面遽转直下,实力悬殊的双方,因为幻象的缘故突然掉了个个。

      只可惜几人一路从囚室沖到这里,俱都筋疲力尽,耐力不足。除了帮助自己的宠兽释放幻象的少年外,其他几人纷纷进入幻象内,準备在幻象消失前,儘量给予敌人致命打击。

      李长老全身乏力的当儿,忽然瞥见几个少年在广阔的大海中出现并向自己迅速的游来,看那速度和姿势,显然都有一身好水性,他心中大骇,自悲自怜的忖度难道今天真的是要把性命丢到这里了吗?

      阴沟里翻了船,真让人不甘心啊!

      他回想自己以前的风光,他不禁悲从中来,自己一身难得的修为,却一不小心上了几个孩子的当,死的真是冤枉啊!

      就在李长老在心中不断为自己的遭遇喊冤的时候,幻象突然消失了,一切令李长老感到恐怖的东西全都消失了,刚刚还乌云盖顶,上下沉浮,现在又脚踏实地。身上沾满自己吐出的污秽之物的李长老露出犹有余悸的神色,随之而来的是险死还生的狂喜。

      刚沖进幻象中的三人面面相觑的望着,脸上都流露出遗憾的神色,真的是功亏一篑啊,回头看向自己的同伴,竟惊讶的看见了凄惨的一幕。

      令人惊骇的是释放幻象的宠兽竟然倒毙在地上,宠兽死亡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在战斗中死亡,另一种是在未成年时因为主人死亡而死亡。

      那只变色龙宠侧身倒在地上,四肢僵硬的伸着,没有一点伤痕,再看旁边它的主人,那个看起来憨厚的少年也倒在地上,气息全无,显然和他的宠兽一样,遭遇到了不测。

      凡奇同样也倒在地上,在离他不远的地方。

      三个少年望着自己的同伴,片刻前还生龙活虎,然而一转眼就成生死离别,心中有说不出的震撼,三人不论有多厉害毕竟还是孩子,当即痛哭出声,心里被悲伤填满,力量似乎被抽空了一样,扑到倒在的地上两人身前,忘记了战斗尚未结束。

      九死一生的李长老也渐渐从茫然中回醒过来,刚刚差一点就被几个孩子在幻象中杀死,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他盯着在面前的三人,还残留着污秽的嘴角露出一抹狞笑,既然得到了机会,他是不会轻易放过这几个人的。

      虽然首领命令他将几人活捉回去,但是少不得会先折磨他们一翻再交给首领处置。

      他一步步的向着忘记战斗的三人走过去,内心思考着该用何种方法来折磨几人,只眨两下眼的工夫,他已经走到几人身前,当先踢出一脚,杜宇被踢的飞出去,重摔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

      接着,他又连环踢出两脚,另两人也没能倖免的摔飞出去,没有做任何防御的三人,一个照面就被他给踢成了重伤。

      他瞥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凡奇两人,眼角露出一抹残忍的光芒,似乎即便是死人他也不打算放过,抬起一脚就打算迅若雷霆的向凡奇的胸口踩下去,出口心中的恶气。

      突然有人用沙哑的声音冷冷的道:「李长老!」

      听到声音,李长老身体中不由自主的冒出一股冷气,乖乖的收回了抬起来的右脚,压抑着心中的恶念,仍忍不住踢了倒毙在地上的两人一脚。「恩,」痛苦的呻吟声从凡奇口中传出,众人都以为两人皆死,却没想到,还有一个人活了下来。

      声音之后,一个庞然大物摆动着她长长的肢体走了过来,赫然是被黑豹女王打伤的贝妮,此刻她被斩断的那条腿已经被一条新腿所代替,不过造出这条新腿,花了她不少气力,这由她显得略微沉重的步伐上可窥探出一二来。

      李长老转过身来,目光与她相遇,顿时心中一寒,低下头来。

      「都给我抓过来。」贝妮不动声色的道。

      三个人和侥倖未死的凡奇都被李长老抓过来仍在贝妮的脚下,贝妮射出几团蛛丝将四人包裹起来只剩下一个脑袋露在外面。

      贝妮冷冷的道:「还有一个呢?」

      李长老忙道:「在前面白长老正在和他战斗。」

      「怎幺听不到两人战斗的声音?」贝妮寒冷的盯着李长老道。

      李长老顿时惊出一身冷汗,结结巴巴的道:「也许白长老已经将那人擒住了。」

      「既然这样,你去看一看。」贝妮又一次冷冷的道。

      李长老忙不迭的答应下来,转身就走进寒雾中,然而没过一次息的工夫,就听到寒雾中李长老一声凄厉的惨叫,接着一个人影飞速的从寒雾中飞了出来。

      等到近了这才发现,来人是刚才的李长老,并且也不是自己飞出来的,而是被人打的倒飞出来的,李长老「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哇哇吐了几口血,脸色金薄,似乎受了什幺伤似的。

      贝妮的神色慎重起来,刚刚她就听出不对劲来,在寒雾的对面并没有大的动劲,显然不可能是有人在激烈的战斗,其次她还听出了不止连个人的喘气声,因此她判断对面可能出了什幺事,但是自己刚刚被黑豹女王重创,没了平常的胆气,于是就派李长老走过去一探究竟。

      果不其然,对面显然是有问题。

      李长老此刻也想明白了,知道是首领把自己当作棋子使唤,心中大恨,却又不敢有所举动,艰难的站了起来,把怨恨憋在心中。

      在几人的注视下,一排人从寒雾中走了出来。

      领头的是神鹰城中的四大高手其次是黑豹女王、我、雷欧和丽丽雅、小孔雀。

      当然还有少城主,和被他拎在手中白长老。

      白长老一脸丧气,始终低头望着地面,没有脸抬头望着李长老和首领。

      不用解释,李长老和贝妮也明白了是怎幺一回事。

      刚刚少城主和白长老鏖战时,黑豹女王一行人正向这边走来。少城主凭藉一时之勇占得了上风,但是时间稍微一长,就被经验老到的白长老给压制住,无法发挥出变身后的威力。

      不到数个回合,少城主就抵挡不住,左支右拙,随时都有可能被敌人给抓住,眼见着千钧一髮之际,黑豹女王一行人赶到,四大高手潜行过来,出手如电的捉住了白长老,封了他的暗能量。

      白长老没想到在这里能遇到这幺多厉害的高手,旁若无人的与少城主战斗,所以在四大高手一同出手的情况下,连哼一声都来不及就被捉住了,当真是狼狈万分。

  • 名称:十月新番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57:0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