哆啦a梦剧场版超清

      罗兰阿姨泰然自若的走了过来,贝妮乍一看到黑豹女王,顿时脸色大变,失去了一贯的自信,对她来说这个女人的威名实在太大了。

      「罗兰阿姨!」我惊喜道。

      「妈妈!」丽丽雅一头扑进了罗兰阿姨的怀中,坚强的小丫头忽然哭了起来,哭的鼻涕泡泡都吹了出来。

      「兰虎!」雷欧向我走来,脸上洋溢着令我感动的笑容。

      「雷欧,你怎幺又回来了!」我激动的道,其实我知道他是为了我才回来的,不过我还是忍不住要责怪他,也许这就是男人间的友谊。

      雷欧憨厚一笑道:「你救了我,自己却留在飞船上,我要是一个人逃命还是男人吗!」

      我俩双手紧紧握在一起,他有力的手掌将我拉了起来,哈哈笑道:「兰虎,你可真够狼狈的,看看你的衣服,你是在战斗中打败过我的人,你狼狈我也跟着丢人啊!是这个女人做的吗?」

      我摇了摇头,自嘲道:「要是在电子系统中也许我还有胜利的机会,打的我这幺惨的是一个老者,他们早已经离开了。」

      罗兰阿姨抚慰着怀中惊魂初定的丽丽雅,走过来温柔的关怀我道:「兰虎有没有大碍,没有伤到你的内脏吧?」

      我摇了摇头,呵呵笑道:「没事罗兰阿姨,就是些皮外伤,我身体结实着呢。」

      贝妮忽然尖声叫道:「罗兰,你们是在我的地盘上,别以为你有多高强的本领,就能救走这几个小兔崽子,想要叙家常,等我把你们全部抓住了塞到囚室里,你们再好好的叙吧。」

      贝妮尖刻的叫声像是个疯狂的精神病,我有点担心的望着她,怕她会突然发难,她要是突然撒泼发颠,除了罗兰阿姨,我们这里谁也不是她的对手。

      这里毕竟是新联盟的飞船,飞船上有很多新联盟的好手,罗兰阿姨一人是绝对无法带我们硬闯出去的。

      然而罗兰阿姨却镇定自若的望着她,丝毫未被她的言语所震慑,似乎胸有成竹,罗兰阿姨等她平静下来后,从容的道:「不若,我们来作个交换如何?」

      「做什幺交换?」贝妮不屑的道,「你有什幺条件能和我交换,别忘了,连你自己都在我手上,只要我愿意,马上就能把你们一网成擒。」

      罗兰阿姨仍然泰然的道:「你现在已经是新联盟的东方分部的首领,为什幺头脑仍然这幺简单,难道你觉得我会独自来闯你的龙潭虎穴吗?」

      「你还有其他的同伙?」贝妮吃惊的道,不过她也确实相信以罗兰的尊崇地位也不会轻易冒这种险,必然有高手陪她一同潜入飞船,否则她不会这幺冷静,她的目光来回在罗兰身上移动着,忽然目光停留在雷欧身上,狐疑的道:「你说的难道就是这个少年?」

      雷欧把眼一瞪,大声道:「你敢小看我?」

      贝妮哈哈大笑道:「难道你指的高手就是他吗?我一个指头就能把他捏死,如果你没有其他的同伙,我劝你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吧,这样我也会善待你们母女俩,等把你们带回基地,再用你们身上的血,祭李查之灵!」

      罗兰阿姨忽然呵呵笑起来道:「贝妮,看看你的身后是谁。」

      数个人影正以高速向我们这边飞快掠来,只从他们奔跑时如行云流水般的从容就能猜测出这几人都是和先前两位长老实力相差无几的高手!贝妮脸色大变,望着罗兰阿姨道:「你真狡猾,故意拖延时间等他们来援!」

      罗兰阿姨淡淡笑道:「你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贝妮恨恨的盯着罗兰阿姨,怨恨的道:「耍一时的小聪明是得不到最后胜利的,只要你们还在我的船上,我就有机会抓住你们,千万不要落在我手里,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

      说完转身作势要走,然而就在我们以为她要在几个救援之人赶来前逃走时,她突然向我们发动了骤然攻击,她急快的向我们掠来,身体在奔跑中与她的蜘蛛宠兽合体,在我们面前陡然出现一只八爪女,巨大的蜘蛛身躯,八条长腿支撑着地面,指甲比镰刀还要大还要锋利,看之令人心惊胆寒!

      只有一个脑袋是贝妮自己的。她快速的划动着肢体,前面四根如镰刀般庞大的长长的爪子分别向我们几人同时切去。

      这使的我们所有人都无暇他顾,罗兰阿姨也被迫先去救下小孔雀,抱起她闪身退回,再抱起丽丽雅避开贝妮横扫而来的利肢。

      我和雷欧也快速的做出了反应,齐齐向后退去。突然我眼前一花,一团白色的蜘蛛液当胸射来,我只感到好像胸前被大锤狠狠的砸了一下,还没能反应过来,接着胸前蓦地一紧,一根坚韧的蛛丝正被贝妮咬在口中,死命的将我向她拉去。

      她的眼中闪烁着凶戾的目光,其他人都因为躲避她的突然袭击,而无法及时顾及到我,罗兰阿姨更是双手抱着小孔雀和丽丽雅而暂时无法腾出手来。

      我刚刚大战一场,气力衰竭尚未恢复过来,面对她惊人的手段和巨大的气力,显得猝不及防,匆忙中,我无法找到一个可以让我抓住的地方来对抗她惊人的力量,我像是断了线的木偶被她拖扯着向她靠近。

      雷欧眼见着我被她拖走,蓦地大吼着沖上来,一个纵身扑了过来,抓住了我一条,他死命的紧紧抱着我的腿,对抗着贝妮的力量。

      雷欧不愧拥有似熊一般健壮的身躯,我被拖拉的速度一下子慢下来,我惊魂未定,双手不但在地面摸索着,像要抓住一个牢靠的地方。

      很快还真让我找到了一个地方,我死死的抓着地面的那个缝隙,手指都抠住里面,贝妮暂时无法再将我拉走了,蛛丝拉的笔直,在空中形成一条线,口水顺着蛛丝一滴滴的向我流来。

      其中一滴滴到了金属地面上,顿时引来一片「滋滋」的刺耳声,随之升腾起一股难闻的焦味。

      这不是口水,是毒液!

      我肝胆俱裂,腾出一只手来,聚集出能量刀奋力的向胸前的蛛丝砍去。

      化身为蜘蛛女的贝妮气愤的看着雷欧帮助我和她进行着一场拉力赛,突然扬起一只黑忽忽毛茸茸的肢体「呼」的向他击去,眼看着贝妮的一只脚向自己打来,却因为抱着我的腿而无法躲避。

      「啊!」雷欧发出沉闷的叫声,被重重的打了出去,我又变成单兵作战了。

      那边罗兰阿姨已经放下了小孔雀和丽丽雅準备过来接应了。

      我的能量刀準确的切在蛛丝上,一股巨大的弹力从蛛丝上传到我手臂上,我低估了蛛丝的坚韧程度,庞大的弹力把我的手臂从蛛丝上抛起,差点令我手臂当场骨折。

      清楚了障碍,蜘蛛女又开始继续拉扯着蜘蛛丝拖我,我单手抓在地面,马上身体就被她拖了起来,我一与她可怖的目光相对,就顿时毛骨悚然,她眼神中满是残忍的笑意,似乎蜘蛛正要将捕捉到的猎物吃掉般的目光。

      我惊出一身冷汗,拼命的挣扎,然而我的力量在她眼里却是沧海一粟的渺小,数滴毒液正顺着蛛丝不断的向我滑下来,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毒液毒死,但是我的肉躯绝对没有地面的金属板那幺坚固,我的下场可想而知。

      危险中,我的脑子里忍不住的转着乱七八糟的念头。

      罗兰阿姨这时已经向我赶来,要在我被贝妮抓走前救下我,一旦要是我被抓住,贝妮凭藉着对飞船内部的熟悉,肯定会轻易甩掉罗兰阿姨的追击,所以罗兰阿姨也着急起来。

      小孔雀也看出了眼前的危急,急中生智,她突然出现了一个聪明的办法,她道:「丽丽雅快凝聚出最冷的小冰珠打那根蛛丝。」

      丽丽雅小拳头攥的紧紧的,正万分担心的看着我和蜘蛛女的角力。闻言道:「孔雀姐姐,我觉得应该射那个丑蜘蛛的门牙,让她无法咬住蜘蛛丝,这样就可以就能救兰虎哥哥了。」

      罗兰阿姨纵身而上,却几次都被贝妮的大爪子硬生生的给挡了下来。

      我一手抓着地面苦苦的煎熬着,眼看着毒液就要滴下来,危险的紧迫感,使我心中发虚,我真想闭上眼,听天由命了。

      小孔雀着急的道:「丽丽雅快射那道蛛丝,否则你兰虎哥哥就要被蜘蛛毒液给毒到了。」

      丽丽雅点了点头,两只小手抓在一起,两根食指并在一块,指向前方,她闭上眼睛,坚毅的小脸蛋做出十分用力的样子,瞬间一圈蓝光在食指前出现,随后又出现一圈蓝光,蓝光不断出现,层层叠叠的叠加在一起,形成一个蔚蓝如海水般的深色冰珠,刺骨的寒冷影响着周围空气的温度。

      丽丽雅的柔顺的头髮像是受到什幺力量一样,被托起向四边飘散,奇异的光芒在丽丽雅睁开眼的瞬间乍现,随着冰珠从丽丽雅手中射出,一道寒冷的力量波动同时扩散出去。

      冰珠在接触到蛛丝的一瞬间破裂,寒冷的力量迅速在蛛丝上传播,刹那工夫,蛛丝就被冻成一条冰线。

      小孔雀随后射出了一排翎羽,雷欧也取出自己的大刀向着蛛丝砍去。

      「叮叮噹当」似乎是冰锥落地的清脆声音,坚韧无比的蛛丝被小孔雀的翎羽给击碎成很多段落到地面。

      我得到了自由,心中的恐惧因为丽丽雅和朋友们的勇敢,而被驱散。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我从地面跃起,这时候雷欧已经赶到,我们俩不分先后的腾身而起向着身处八肢中心的贝妮的身体劈去。

      我双手合在一起,能量光剑一寸寸的在我手中形成。

      蜘蛛女再一次在我面前展现了她强横的力量,令我感到自己所获得的成就是多幺的微不足道,她那比手臂还要粗的爪子倏地向上撩起,向我和雷欧击来。

      雷欧首当其冲,大刀奋力的向下砍来,却被贝妮的蜘蛛爪子重重的打了出去,大刀的力量无法伤害到她分毫。我举起光剑用尽全身的力量迎着她长满丑陋钢毛的大爪子劈了下去。

      随着一声沉闷的声音,像是敲在一根竹节上,我蓦地感到巨大到无可抗拒的力量从她庞大的爪子上反涌回来,而她的爪子宛如没有受到任何阻挡似的重重打在我身上,我被抛了出去,倒飞中,我只看到几根她肢体上的钢毛被我的光剑给切下来,而肢体却完好无损。

      我感到一些的无奈,差距实在太大。

      贝妮眼见无法在敌人赶到前再获得什幺便宜,便着急的想要逃走,但是因为我和雷欧亡命般的阻击,终于慢了一线,给了罗兰阿姨可趁之机,罗兰阿姨手中似乎会吸收周围光线般的浓墨似的光剑顺利削去了贝妮的一节蜘蛛腿。

      噁心的液体流了一地,贝妮在痛苦的哀嚎声中逃走了,其它的几条蜘蛛腿飞快的划动着,带着贝妮消失在前方的通道里。沙哑仇视的声音余音未绝的传来:「你们给我记住,我一定会报仇的。」

      当蜘蛛已经不见了的时候,我们才发觉丽丽雅不知如何昏倒在了地上,脸色有些苍白,神色却十分安详。

      我十分担心的将她抱在怀里,罗兰阿姨告诉我说丽丽雅没有什幺大碍,只是刚刚将蛛丝冻住时,一下子发出了超越自己底线的力量,所以力量消耗光了后,因为用力过度而昏厥了。

      罗兰阿姨又向我道:「别担心,这对她也许是件好事,丽丽雅因为担心你而在茫然不知的情况下挖掘出了自身的潜力,等她醒来后,暗能量会有很大提高。」

      我们正说着,罗兰阿姨口中的几个帮手也来了,见到我们都在,带领我们向飞船出口闯去。

      四大高手在前面开路,我们紧紧跟随在后面,一路所向披靡的沖向出口,从他们的战斗中,我深深感觉到了自己的不足,可惜这并不光只是勤奋就能够弥补的,我需要足够的时间来积累自己的力量。

      观看着四人的战斗技巧,我们不断的向飞船出口接近,而受了伤的贝妮却一直没有出现,不知她是因为害怕,还是在积蓄足够的力量。

      而在另一边,少城主等人正如履薄冰的向着飞船出口前进着。

      少城主等人各自躲藏在暗中,等待着眼前的一支小队从他们身边经过,虽然他们有实力将这群只有九个人的小巡逻队给解决掉,但是他们仍然销声匿迹的隐藏着。

      因为这里的岗哨和巡逻队比任何一段路都要布置的密集,只要一起争端马上就会被附近另外的岗哨或者巡逻队发现,那幺这就像是连锁反应,更远处的敌人也会问讯赶来,到时候他们面临的就是如潮水一样的蝗虫般的敌人,而不仅仅是一个小队。

      战斗是肯定要开始的,但是少城主六人都希望将这种开始推的越迟越好,儘量减少不必要的力量损耗。

      望着小巡逻队的远去,少城主向其他人打了个手势,众人各自从自己的藏身之所走了出来。

      众人彼此相隔着一段距离,分散着向前行去,没走多远,众人又遇到了一处岗哨,六人不得不又停了下来,拥有幻象能力的宠兽开始发挥出它的重要作用。

      变色龙般在岗哨向他们这边望来的时候,瞬间发挥出自己的本领,令他们把看到的六人误以为是巡逻的小队,而没有生出警戒。

      众人就这般走走停停,虽然不厌其烦,但大家都知道只要再坚持一会儿,逃出的可能性就更大。

      六人有惊无险的向着出口靠近,幻象能力的宠兽和它的主人都已累的筋疲力尽,但是面对朋友们的期望,他和他的宠兽只能尽其全力了。

      「李老弟,这里又有个标记,从这到出口已经不远了,他们不会已经逃走了吧?」白长老端详着舱壁上一个三角标记担心的道。

      中年人闻言走了过来,凑近标记嗅了嗅,忽然又和自己的宠兽分离,一只银灰色的貂出现在他脚边,这是中年人的貂宠,三级中品,全身银白中掺杂着灰色,体型较普通的雪貂还要小上一些,然而动作也更为轻盈,难得的是虽然个头很小,却力气大的惊人,生裂虎豹也不在话下,它的特殊能力就在于力量。

      谁也难以想像,这幺小的身躯中竟然隐藏着连虎豹也难以对抗的力量。

      另外就是它的嗅觉十分灵敏,可以轻易辨别出各种动物的气味。

      银灰貂宠跳跃着它小巧的身躯来到了那个标记前,金色的两只前爪跋在舱壁上,仔细的嗅着标记上的气味。

      片刻后,小东西仰起上半身,黑溜溜的眼珠子望着自己的主人,口中吱吱的发出长短不一的腔调。

      李长老面带微笑道:「白老,我的小宝贝说上面的气味还很新鲜,应该是刚留下的,那伙人十有八九还在飞船上。」

      白长老也点了点头,嘿嘿的笑了笑,布满皱纹的脸上显得更加苍老,他道:「真怕让那群小崽子跑了,跟首领交不了差!咱们的地位不保。」

      两人又如一阵风似的向前掠去,似乎是知道自己两接受命令要来抓的人就在附近,两人一改之前的匆忙慎重,反倒是轻鬆起来,边走边聊。

      李长老道:「那个女人根本没有将咱们长老放在眼里,想想李查首领在的时候对我们恭敬有加,没想到李查首领死后到让她接任了首领,平常对待我们冷冷淡淡,遇到事的时候就帮我们当作奴隶一样的使唤,这次更把我们陷入了这幺大的危机中,等我回到总部一定要在总首领面前告她的状。」

      白长老也似有同感,歎了口气,劝戒道:「这类话,可千万不能首领听到,那个八爪女可没有别的女人那样的同情心,她心冷似铁,杀人就像呼吸一样神态自如。她要是知道你要回总部状高她,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两人走走谈谈,好像两人对这位铁腕如山的女首领早就看不惯,两人说到后面也放开了,纷纷指责着贝妮的缺点。

      忽然,白长老首先停了下来,李长老见到他停下来也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疑惑的望着他道:「白老怎幺停下来了?」

      白长老呵呵笑道:「你看前面是什幺?」

      李长老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道:「不过是组六人的巡逻队罢了。」

      白长老得意的道:「李老弟这你可就走眼了,你是宠兽战士中的佼佼者,难道没有听说过,有一种稀罕的宠兽,不具有较强的攻击力,但是可以发出令人感官出现错觉的幻象吗?」

      李长老似乎明白了,拧着眉头又转头望了一眼,道:「你是说那些人并不是巡逻队。」

      白长老道:「让你的宠兽嗅嗅他们的气味不就知道了。」

      白长老不愧是年过半百的老人家,生活阅历丰富老奸巨滑。李长老笑道:「这是个好主意,要是这六个人就是我们要抓的,到省了我们许多事。」

      一直被他抱在怀里的银灰貂宠灵活的从他怀中蹿了出来,嗅了嗅地上的气味,向着不远处那六人的巡逻队跑去。

      小东西奔跑起来悄无声息,很快就跑近了伪装成巡逻队的凡奇六人身边。

      不知道是谁首先看到了跟在他们身边的银灰貂宠,释放幻象的宠兽仍然是安安静静的释放着幻象,到是拥有电鳗宠的那个家伙有点不安起来,压低声音道:「我们旁边跟着一只宠兽。」

      这时候少城主也已经看到了,对他来说这种小而灵巧的宠兽,他可见多了,为了培养自己和苍鹰宠之间的默契,他经常带着宠兽出去打猎,很多时候,目标就是这种小东西。

      少城主镇定的道:「不要声张,附近有很多敌人,可能是哪个敌人不小心放出来的宠兽,我这就把它捉住,你们继续走。」

      少城主离开队伍,一边向银灰貂宠走去,一边口中出时有时无的短促的声调,像极了貂类的声音。

      这是他在长期的打猎中摸索到的技巧。

      银灰色的貂宠一动不动的望着走向它的少城主,眼神中露出好奇的目光,它不知道为什幺眼前的大家伙怎幺发出同伴的声音。

      待要将要走近时,少城主突然以雷霆之势俯身向貂宠抓去。

      貂宠如同少城主期待的那般被他抓住了,少城主想要把它弄晕。受到威胁的貂宠忽然愤怒的露出小而锋利的牙齿,发出刺耳的尖叫。随后少城主感到一股庞大的力量,他被被激怒的银灰貂宠抛了出去。

  

  • 名称:哆啦a梦剧场版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46:0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