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的奇妙冒险超清

      第一次抓兔子,竟然这幺费力,我也是第一次了解到看起来敦厚可爱的兔子竟是这幺狡猾,难怪大家都说狡兔三窟,而不说兔子三窟。

      小隼屡次没有得手,心中也大为恼火。全力向躺在地上的兔子扑上去。

      谁想到就在小隼即将碰到兔子的时候,那只兔子两只后腿陡然蹦紧了向着小隼的胸前蹬了出去。

      小隼竟被小小的兔子给蹬了出去,摔在几米外的雪地上,一时挣扎的竟然站不起来。

      我大吃一惊赶过去,肥兔子趁机逃之夭夭。

      那一定是老兔子,我以前在小村庄里跟爷爷打猎时,听老人们说过「兔子蹬鹰」的故事,只有经历过这种危险的老兔子才有这种经验和勇敢做出以兔搏鹰的事来。

      可别小看了兔子那只两只后腿,它全力的一蹬再加上鹰的冲击力,而且出其不意的蹬在胸口上,小点的鹰甚至会被蹬死。如果是狗或狼等动物,也会被它踢瞎眼睛。

      小隼第一次吃了这种亏,以后再遇到类似情况,它就不会再上当了。我赶过去时,小隼还摇摇摆摆的站不稳当。

      真是兔子没吃着,反到惹了一身臊,我从背包里取出一些肉乾之类的风乾的食物安慰它。

      等到它好过来时,那只狡猾的兔子早不知道跑哪去了,即便靠着犬狼的鼻子找到它的巢穴,也别妄想从地底十数米的洞口把它给弄出来,除非能用烟给它熏出来,可惜我手边缺乏可以出烟的东西。

      我们只能作罢,再重新寻觅猎物吧。

      极目远眺,可以看见在数里外有一个峡谷,峡谷仍为白雪覆盖,我决定向那边走,那种地方一般会有很多猎物在里栖身。

      等我们走到峡谷入口前时,突然意外的看到一群上百只的岩羚在峭壁上、山石上跳跃着寻觅着食物,真是喜从天降啊。

      不过它们所处的位置对它们很有利,而对我们却有种鞭长莫及的感觉,能看到却抓不到,只有驱赶它们下到平地才行。我挥着手向着头顶上方的小隼发出了捕猎的信号。

      小隼盘旋了两圈瞄準其中一个目标,『嗖地』俯冲下来,它把刚才在那只狡猾雪兔身上受到的气都发洩到了这群倒楣的山羚上。

      没有山羚会想到竟然一只尚未长大的隼会把它们当作猎物来猎取。

      因为一般来说,山羚的个头对一只猛禽,不管是鹰、雕、隼还是鹫来说都太大了一点,它们即便有能力击毙它们,也没能力带走它们的尸体回到巢穴中。

      可是这些山羚不知道,小隼还会有合伙人,受到攻击的一只成年山羚顿时在背上被打出一个血洞来,虽然还不是很大,但却很疼,它的揪心的叫声,再加上小隼的一次次威胁十足的俯冲,原本安详的山羚马上紧张起来。

      我和犬狼守在下麵,专心的等候着那只被小隼打伤的山羚,一直没有什幺天敌的山羚群,很快就骚乱起来,在头羚的带领下从山坡上沖了下来,它们需要寻找个地方来躲避从天上的攻击。

      受了伤的山羚,又不断受到小隼的攻击,开始慌乱的向着另一个方向逃命,我和犬狼适时追了上去,倒楣的山羚,经过一阵困兽之斗,最终倒在犬狼的狼吻之下,

      带着腾腾的热气,鲜血从伤口中涌出来,我感歎的望着山羚,这又是一道大餐,足够我们享用几天的了,可惜我不能背着吃不完的山羚到处走,看来是浪费了。

      背着山羚的尸体,我在峡谷下找了一处避风雪的地方,几块石头搭起了火堆,準备开始给自己準备一顿可口的晚餐。

      山羚血也不别浪费了,这可比人工的鸡血鸭血强多了,既能滋补血气,而且还能解渴,我先灌了几口热气腾腾的山羚血,身子顿时一暖,然后运起『能量刀』割下几块山羚胸脯肉,再弄一只羊腿。

      其余的就让犬狼和小隼随便分吧,肉很多,不怕会有人吃不饱。

      照例还是小兽王先吃,不过这次兽王吃了几口就招呼小隼一块儿吃,表明两个小家伙之间关係逐渐变成亲密的伙伴关係了。

      大峡谷里,似乎很难找到一些易燃物,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多少,等我深入峡谷里面,才发现竟然有座规模不小的树林,树枝等物自然也就多了,于是我抱了一捆回来。

      点上了火,我开始专心致志的开始烤山羚肉,一会儿,半熟不熟的羊肉就散发出诱人的香味儿,弄的我饑肠辘辘。

      上好了佐料,我开始享用了,这肉吃起来是不一样,由于山羚整日都在峭壁上奔跑行走觅食,身体的肌肉特别结实,吃起来味道也特别好。我一口气吃完了山羚胸脯肉和三分之一的羊腿。

      天色很快暗了下来,这一天过的真是精彩,回想了一会儿白天的事,我便开始冥想,补充白天消耗的暗能量。

      这套冥想的方法我已经驾轻就熟了,不一会儿就补充完了白天的损耗,比平常节省了三分之一的时间。

      暗能量虽然恢复了,但是身体依然疲劳,这个只能用睡觉来弥补了。

      摊开睡袋,我钻了进去,不大会儿就轻易的进入梦乡。

      第二天清晨时,我忽然被一阵古怪的声音给吵醒,睁眼看去,顿时吓了一跳,两只体格壮硕的大猩猩一样的动物正在和犬狼对峙。

      我赶忙钻了出来,把睡袋塞到背包里。我赶忙把小虎拿出来融合,目光望去,马上得到我想要的资料,眼前这种动物是一种名为雪猿的动物,智慧在动物界中是很高的,进化为宠兽的个体却反而比少。

      眼前两只雪猿就有一只是宠兽,一级上品的宠兽,战斗力一百四,这只是单纯以它体内暗能量来说,如果再加上它本身具有的力气,恐怕战斗力能达到三百多。这已经和风柔差不多了。

      真是一种不可小觑的宠兽啊,雪猿是杂食性动物,它们一定是被那只死山羚给吸引过来的,昨天我清理山羚肉扔出去的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现在已经不见了,恐怕被它们给吃了。

      这群家伙抓不到猎物,却想来吃现成的。

      那只进化了的雪猿宠兽,不时的伸出手想要拖着山羚尸体,但是半途又放弃了,犬狼让它打心底感到害怕。

      我向犬狼走过去,犬狼听到我的声音,回头望向我。

      雪猿本已对犬狼感到畏惧,现在对方有多了个帮手出来,它顿时感到有些不舒服,看到犬狼转头的一刹那,它突然抓起一只山羚腿拖着扭头就怕。

      另一只雪猿也上前帮着拖着山羚的尸体『哦哦』的叫着飞快的逃跑。

      我望着那两个仿佛作贼一般的家伙,心里顿觉得好笑,犬狼见山羚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竟被对方明目张胆的偷走,立即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侮辱,不等我的招呼,倏地跃了出去……

      两个偷山羚的小贼手手里拖着东西,怎幺可能跑的过犬狼,三两下就被追到,犬狼跃过两个雪猿的头顶,在他们面前落了下来。

      小兽王目光冷冷的望着两只雪猿,喉咙中滚动着令两只雪猿腿软的低沉的吼叫。

      兽王的威严,雪猿宠兽还是能感觉的到,不过犬狼还太小,尚不足以震慑所有的宠兽,这些宠兽也不会对一只没有多少力量的未来的兽王顶礼膜拜。

      被抓到的雪猿选择了抵抗,它挥舞着双手捶打着身体以增加声势。另一只雪猿则在一旁装腔作势的吼叫着。雪猿宠兽猛地沖了过来,张开双手想要捉住犬狼,雪猿张开大嘴露出有力的下颚。

      雪猿的咬力是很强的,犬狼只要被它咬到,定会被咬断骨头。

      犬狼灵巧的躲了过去,不过,雪猿的动作也很灵敏,见到犬狼没有它想像中的强大,既然『哦哦』叫着跟在犬狼身后,而另一只雪猿也有些蠢蠢欲动。

      在天上的小隼这时候动了起来,选择了一个恰当的时间,像一支箭样沖了下来,双爪猛烈的敲击在雪猿宠兽身上,一大块血肉被撕开。雪猿疼的愤怒的叫起来,它停了下来,但却只能看着远去的小隼,气愤的捶打着地面。

      我运起『能量刀』拦住另外那只雪猿,让犬狼单独对那只雪猿宠兽,这是它很好的锻炼机会,还能练习与小隼的配合。

      这种动物还真是不好对付,我小心的应付着雪猿的挑衅,它的力气很大,能生裂虎豹,再加上又聪明灵活,实在是种难缠的家伙。不过我和小虎融合后,潜能得到很大提高,一只雪猿还无法给我造成困扰。

      我小心的几次躲开它的攻击后,突然出现在它身后,把它敲晕了过去。

      小隼和犬狼,以二敌一,令雪猿宠兽倍感威胁,顾此失彼之下,身上已经开始出现伤口。

      雪猿宠兽逐渐变的暴躁起来,它恼怒的嚎叫着,不再管来自天空的攻击,而是玩命的追逐在犬狼身后,妄图把犬狼给逮住撕成两半。

      我不敢大意的望着雪猿宠兽的动作,生怕一个疏忽会造成悔恨。

      不过犬狼动作非常灵活,虽然不是很快,却总能让暴躁的雪猿宠兽碰不着它一根狼毫。

      愤怒的雪猿宠兽,忽然放弃了犬狼,陡然往我扑来,它屡次抓不住犬狼顿时把我当作泄怒的羔羊,它龇牙咧嘴的张着两只大手挥舞着向我拍来。

      我突然加速跑到它身后,故技重施,重重的敲在它脑袋上,它从半空「咕咚」一声跌扑在雪地上。

      我以为它被打晕了,没想到,它踉踉跄跄的又爬了起来,不过它的动作不大利索,做起路来歪歪倒倒。

      我不禁莞尔,这种家伙真是耐打,我使了那幺大力气,它竟然都没昏过去,犬狼这时候也回到我身边,沖着它发出驱赶意味的吼叫声。

      雪猿宠兽似乎明白是无法从我们手里抢走食物的,也就聪明的拖着它晕倒的同伴向大峡谷里面逃走了。

      我望着大峡谷,心中犹豫要不要进去,这两只雪猿的出现很显然告诉我,大峡谷是它们的天下,要是我冒失的闯入它们的领地,肯定会受到它们攻击,只是不知道到大峡谷里有多少雪猿,又有多少进化为宠兽。

      就在我考虑还要不要进去的时候,突然大峡谷中传来骚动声,那是雪猿的叫声,一群雪猿在一只大个子的带领下正兴奋的往外沖来,上百十来号的雪猿一块往外沖,带着地面都震动起来。

      我扫了一眼雪猿群,领头的大个子是个三级下品的宠兽,战斗力有五百,再往后望去,一群雪猿中竟有十几只宠兽每一只战斗力最低都有三百,另外我还看到了刚刚过来抢山羚肉的那只雪猿。这家伙真是狡猾,还懂得带自己同伴一块来抢。

      其它的普通雪猿也是个个身强力壮,像一座座小山似的,彼此呼号着,沖着我们飞奔过来。

      这幺多的雪猿,我可不打算和它们发生冲突,于是带着犬狼往后退去。

      这些雪猿都是智慧生物,不会盲目的攻击我们,我们一旦作出让步,它们也只是装腔作势的追赶了我一段距离就停了下来,然后回头开始抢那剩下的大半只山羚肉。

      肉食有限,只有大部分的雪猿宠兽才能分到一些山羚肉,其它的普通雪猿只有乾瞪眼,不断吞口水的份儿。

      小隼在上空盘旋着,那只吃了它亏的雪猿宠,站起来,举着一只羊骨头,得意洋洋的沖着天上的小隼挥舞。

      随着雪猿们的嚎叫声,有更多的雪猿和雪猿宠兽从大峡谷的各个角落里蹿了出来,拖家带口的期望能分一点羹,可怜山羚连皮带肉被吃的连一点渣滓都没剩下,乾乾净净,仍有些雪猿抱着一两只骨头在舔着。

      不一会儿,峡谷内就聚集了数百只的雪猿和大几十只的雪猿宠兽,没吃着羚羊肉的和吃的意犹未尽的雪猿们渐渐把目光都向我和犬狼移了过来,食物的欲望促使它们把我和犬狼当作了猎物。

      我一看不好,还是赶紧逃吧,这些雪猿也是暴躁起来,真是一件很难对付的事情。

      我和犬狼刚一动,雪猿也被我们的动作刺激的动了起来,个个疯狂的嚎叫着沖我们追了过来,在我犬狼身后跟着数百只,大大小小白色的雪猿,有的嘴里还不断咀嚼着东西。

      疯狂的雪猿们不知疲倦的追在我们身后,直跑出两里地后,它们才渐渐的停下,散去。我也才能松了口气,放慢了脚步。

      我羡慕的望了一眼飞翔在头顶上的小隼,它到是无惊无险,看了一场人猿大战的笑话。

      被大峡谷里的雪猿们一赶,我才发现,我竟不知不觉的走到了我最先定居的那座丛林中,也是在这里遇到了正被一只大雪人追赶的风柔,我们两人便一块逃到了冰湖。

      那是五十多天前的事情了,没想到五十多天后,我不但适应了这里的环境,而且成为雪原中站在食物链最顶端的人!这种变化是多幺惊人,虽然刚才被雪猿们追的有些狼狈,但仍不能影响我现在的骄傲心情。不久我还会成长为一个伟大的宠兽战士。

      想到未来,我的心情格外顺畅,校长真是位英明的导师,只有他才能想出这幺好的方法来磨练我们这些未来的宠兽战士们。

      真想让罗兰阿姨知道我现在的情况,我想她一定会为我骄傲的,我不在是一个只需要别人保护的孩子了。

      我信步走进林子中,凭着记忆我找到了以前我盖的小木屋的位置,各种我当初费力弄来的木头仍散落一地,隐约还有点当初的木屋模型在,我心中一动,又把这些散落的木头都给收集起来。

      我举重就轻的抱着这些木头再次搭出当初的小木屋来,以后几天我就住这了,当初是被那些猴子给赶走的,现在我要把那些可气的猴子给赶走。

      收拾了东西,我带着两个小家伙出去打猎,运气不坏,还没出林子就发现一只山鸡,小隼轻鬆的在空中把它击落,第一只猎物就这样到手了。

      没走多远,就发现一只也正在寻觅猎物的山猫,山猫的个头不小,大于普通的猫类,比豹子要小一些。不过山猫很兇狠而且很机敏,见到我们马上就逃之夭夭了,令我们错失了一顿美味。

      我并不气馁,时间还长的很,有足够的时间让我们打到更多的猎物。

      果然不久,我们又遇到了两只肥硕的雪兔,小隼大发神威,没让我和犬狼动手,就轻易的把两只兔子给逮到了。

      今天的口粮足够了,我们带着猎物满载而归。

      我先把两只野兔给清理乾净,送给两个小家伙,感谢它们这幺多天陪伴着我成长,让我能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下生存下来。

      拔下野鸡毛,我认真的烤野鸡肉,野鸡是难道的猎到的食物,所以我要好好品尝一下,当然也不能忘了我的两只宠兽,每人都分了一份。

      天色渐渐暗下来,又是一天过去了。

      今天没怎幺消耗暗能量,不用冥想,明天也会自动的恢复。我们一人两兽钻到小木屋中,我躺在睡袋中,抱着两个小家伙,我不禁想到初到此地时的境况,不由得感歎自己的变化。

      不一会儿,嘴里喃喃念叨着便惬意的睡了过去。

      清晨到来,我伸了个懒腰,钻出小木屋,清晨的空气很好,又不用担心什幺危险会出现,不由心情大好,下意识的抬头望树上望去,几只抓耳挠腮的猴子正一脸狡黠的盯着我的小木屋。

      「嘿嘿,」我心里呵呵笑起来,这些猴子似乎对我的小木屋情有独衷,我刚住了一夜,它们便闻风而来。不过今日恐怕没有上次那般轻鬆了。

      望着它们,我突然想到蜘蛛窟中的那些能喷蛛丝,射毒液的蜘蛛,如果能弄一两只来,这些猴子还能有这幺开心吗?

      我使出暗能量突然跃到树梢上,一记『能量刀』斩下了手指长短的一截猴尾巴,猴子疼的『吱吱』怪叫,凶性大发,转过身就要扑到我身上,我灵巧的避开,一脚把它踹了下去。

      犬狼正站在树下等着,叫猴子被我踹下来,马上扑过来,把那只惊魂未定的猴子给扑倒身下,猴子一阵极力挣扎,涂满了犬狼的口水,尖叫着逃走了。

      另外几只野猴子也被盘旋在它们头顶的小隼给吓破了胆子,没命的在树林中蹿跳起来。

      所幸我对猴子肉并不感兴趣,否则真的要抓几只猴子当今天的晚餐。

      我和犬狼、小隼跟在那几只吓破了胆子的野猴身后,我要让它们以后见到我都不敢露面。

      我们三个虚张声势的追在它们身后,它们玩命的在树梢间蹦跳窜逃。途中又遇到几只倒楣的野猴,一併加入了逃跑的行列。

      哪只猴子稍一不小心,定会被小隼给扑打到树下,犬狼上前一阵肆无忌惮的蹂躏,等到野猴子身上涂满了口水,才假装把它给放了,然后再追赶在身后,不时的还叫上两声。

      这些野猴对犬狼似乎非常害怕,被抓到后,只敢挣扎,不敢反抗,到是有几只被我追的紧的野猴,会突然调头龇牙咧嘴的朝我扑来,跟我拼命。

      但都被我打晕了,躺在地上。

      不一会儿,偌大的树林中可热闹了,野猴子们的尖叫声此起彼伏。

      不过情形很快失去了我的控制,当猴子们由一只增加为十只,十只增加为百只,百只增加到数百只的时候,野猴子们在一些猴子宠的带领下开始了对我们的反攻。

      一个树林中竟然有几百到一千多只的野猴子,而且里面还会有这幺多的进化的猴子宠,我吓了一跳,枉我还沾沾自喜的以为自己是站在食物链的最顶端呢。

      不管个体的力量再怎幺弱,集合成一个群体,力量马上就成倍的增长起来,我只能转身带着犬狼逃跑。

      昨天被一些雪猿追,今天又被这些野猴追,若是我能返身杀几只猴子,估计到能镇的住。

      可惜我没勇气转身面对铺天盖地而来的愤怒的猴子们。

      算了吧,就暂时放过这些大胆的猴子,以后再找它们算帐。

      我正自我安慰,突然头顶传来巨大的轰鸣声,那是什幺声音!非常耳熟,我突然想起来,那是我们乘坐的飞船停泊时发出的巨大杂讯。

  • 名称:jojo的奇妙冒险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50:0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