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魂超清

      过了一会儿,风柔幽幽的醒了过来,我忙把鱼肉条给拿过来。

      我喂她道:「这是我刚才你睡着时出去在冰湖里抓的鱼,刚刚我吃了,肉很嫩,你尝尝看。」这是淡水鱼,并没有鹹味儿,肉质鲜嫩,而且还富含水分。

      她不好意思的吃了下去,她咀嚼片刻道:「谢谢你,味道真不错。」

      「那就多吃点,」我把鱼肉条都拿给她,让她自己吃。我起身走出冰屋外。

      这一刻,风雪似乎小了很多,虽然天空依旧下着雪,但是大片如天鹅绒的雪花悠扬的在空中徐徐飘舞着,而不是如刚才般,风雪漫天,如飞砂走石一样打在人的脸颊上。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心中开始转着打猎的念头。

      猛一抬头,顿时瞠目结舌的望着前方,脑袋里的念头好像刹那静止了。

      两只宠兽正在合作的逮鱼。

      金丝猴宠蹲在冰洞的一边,背对着洞,将长长的尾巴伸入洞中的水里,还不时的动上一动,搅起一圈波纹,向四周蕩漾开,吸引的水中的蠢鱼把它的猴尾巴当作了食饵,时而有鱼过来吃猴尾巴。

      这时候,金丝猴忙的就把尾巴甩上来,跟在后面的还有一条傻鱼。

      犬狼会在最恰当的时候『嗖』的跃过去,锋利的狼牙轻鬆的把鱼给牢牢的咬住。

      两个小家伙真是合作默契,在冰洞上面四周躺了一圈的倒楣鱼了,大概总有个六七条的样子,个头到是有大有小。难得的是,两个小家伙不是忙着去贪吃鱼,而是齐心协力的捉更多的鱼。

      小隼在一边歪着脑袋看着,这里似乎并没有它能发挥的地方。

      我走过去,犬狼见我出来,不禁转身向我望来。突然又一条鱼被金丝宠给抛了上来,犬狼正望着我,丧失了捕捉机会。眼看又要落到水中的儿,小隼猛地动了,两翅『忽地』一扇,有力的双腿腾空而起,扣成弯弓一样,一个俯冲把那只鱼给逮住了。

      我不禁莞尔,原来这个小东西在一边帮两只宠兽拾遗补缺呢。

      小兽王咬着一只鱼向我走来,把鱼扔在我脚下,它舔了舔我的手,向我表示友好。

      我蹲下身,抱着它,在这种荒芜的地方,我们一无所有,每天都要去打猎,还要躲避大型肉食动物的袭击,我突然产生和它们相濡以沫的温暖感觉。

      小隼叼着刚才的那只鱼在一边吃开了,弯钩一样的尖嘴很轻鬆的就把那只倒楣的鱼啄的皮开肉绽,小隼满意的大口吞吃着新鲜的鱼肉。

      金丝猴宠见两个捉鱼的伙伴都休息了,它眼珠转了两圈,挑了一只最大的鱼蹲在一边吃起来,只不过,它的手爪和嘴巴都不是为了吃鱼而长的,吃起来显得格外费劲。

      猴子平常都以吃素为主,不过,偶尔也会吃些倒楣的鸟雀和一些昆虫。这和生长在北极的雪熊很类似,它们平常都是吃一些海豹和鱼类,但是在食物短缺的时候,它们也会吃一些海草来填肚皮。

      三个小家伙希里哗啦的就把鱼吃个精光。

      吃饱了,我带着三个小家伙都回到冰屋中,风柔的身体好了一些,鱼肉条还剩下不少,放在她头边。

      金丝猴宠看到主人,三下两下就蹦了过去,风柔吃惊的看到小猴子嘴边粘着一些鱼的鳞片。我见她向我望来,便把刚才看到三个小东西捕鱼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她。

      她开心的笑着,抱着她的宠兽又摸又亲。

      我问她道:「你的宠兽文身是在哪个部位?」

      她略有羞涩之意的将裤子卷起,露出一截如同嫩藕般的小腿,在脚踝处有一个可爱的金猴文身,一只淘气的小猴子四肢抱着她的小腿,就连那长长的猴尾巴也绕着小腿打了一圈。

      她放下裤腿,也好奇的问我:「你的文身是在哪呢?」

      我撩起最近有点长长的头髮,露出在额头上那块有一半巴掌大小的拳狼文身。她惊讶的道:「兽王的文身真威武啊。」

      我笑着抚摩着坐在我身边的犬狼,心中黯然,如果小兽王没有瘸了一条腿该多好。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在冰屋中照顾着生病的风柔,一个星期后,她的病终于好了。

      这个星期全靠三只宠兽在冰洞中抓鱼生活,不然我们恐怕得饿死,三个小宠兽之间关係越来越好,我们和自己的宠兽也越来越亲密。

      冰湖上被我们开了好几个洞,固定在一个洞中捕鱼,成功的几率越来越小,所以我们总是在不同的洞中捕鱼,湖面被我和风柔弄的千疮百孔,我用木鱼叉捕鱼的技术练的纯熟无比。

      我们风平浪静的又在这里生活了一个星期天。周围并没有野兽出没,偶尔天很晴朗的时候会有几只鸟儿经过,但无一例外的都被小隼捉下来,作了我们改善伙食的肚中之物。

      这一个星期,小隼和我的关係已经很好了,进行冥想的时候,它已经允许我的暗能量可以从它的领地经过,由此,我又创造了一种冥想方法,这种方法比我之前创造的冥想方法似乎还好用。

      这是一种将两只宠兽领地联合在一起的一种冥想方法,不论暗能量恢复速度和暗能量的增加都比以前的好很多。

      我还将这个方法教给了风柔,她的效果果然也不错。

      风柔又教了我一种暗能量的使用方法,可以将本身的暗能量转化为别的能量形式,然后释放出体外。

      这种方法就是类似亚超人的使用暗能量的方法,不过她的方法显然不是很有效,她教我将暗能量转化为火然后释放出去,不过我学会后只能变出一团火苗,用来点火到是不错。

      她的暗能量转换方法被小虎扫描后,得出结果是浪费了95%的暗能量,只有5%的暗能量转化为别的能量,果然是很低级的暗能量使用方法。不过她只二年级而已,也学不到什幺厉害的使用方法。

      学了这个方法后,以后再不用到哪都带着火种了。

      冰湖边的生活很安逸,四周没有任何野兽出没,直到有一天早上,我们才知道冰湖是有多幺危险,为什幺会没有野兽到这里来觅食。

      这天早上,我刚凿出一个新的冰洞,拿着我的鱼叉守侯在旁边,只等有鱼经过就一下把它给叉上来。

      忽然不远处忽然传来风柔的金丝猴宠又急又乱的「吱吱」叫声。我向它那边望了一眼,只见它在冰洞边又跑又跳,在它身后一只鱼紧紧咬着它的尾巴,连在它身后,犬狼莫名其妙的望着它。

      我莞尔一笑,整天钓鱼,今天反被鱼给钓了吧。不大会儿,就见风柔跑了过去,还是主人心疼自己的宠兽。小金丝猴疼的龇牙咧嘴在风柔身边蹲住,风柔招呼犬狼上前一口把吊在小金丝猴宠尾巴上的鱼给咬成了两截。

      一条鱼正要从我眼皮下偷偷摸摸的溜走,我手疾眼快的一叉下去,一条鱼带着一梭水花被我叉了上来,它努力的在鱼叉上挣扎着,不停的甩动着身体,似乎不甘心命运的摆布。

      它的劲儿不小,虽然被鱼叉给穿透了,但是一阵阵的扭动,让我的手都拿不稳鱼叉了。

      我把这只坚持不懈与命运作斗争的倒楣鱼儿拿到眼前,还没来及看的清楚,忽然它长开嘴巴,露出一嘴锋利而错落有致的牙齿,向我咬来,它的冷冰冰的眼睛中似乎有种仇恨的眼神。

      我点不寒而慄。连忙把鱼叉拿开,把它甩到冰面上,它有力的弹跳着,不过很快低温就把它给冻死了,血凝固在伤口上。

      我疑惑的望着那只已经死了的鱼,这是什幺鱼类,怎幺这幺兇狠。

      我还在沉吟,风柔忽然在那边惊呼我道:「兰虎,这里突然钻出很多奇怪的鱼。」

      风柔表情似乎有些紧张,我赶忙跑过去,来到洞边一看,顿时大吃一惊,不知从哪钻出来的一群怪鱼拥挤在狭窄的洞口,昂然仰头张着大嘴,锋利的牙齿磨出『嘎吱、嘎吱』的刺耳响声。

      风柔看的花容失色,胆小的金丝猴宠兽躲在主人身后,因为刚刚吃过了苦头,此刻也被吓的『吱吱』直叫。

      犬狼到是很沉着,一动不动的盯着下麵万头攒动的怪鱼,我心中暗暗讚歎,果然不愧是万中无一的兽王,不会被一般的野兽吓到。小隼就差了一点,有点不安的拍着翅膀。

      好在冰面很滑,这些怪鱼一时半会儿爬上不来,风柔把眼望着我,询问我该怎幺办。

      我咬了咬牙齿,这些怪鱼实在太多了,很难一下子解决。正想着呢,突然一只怪鱼跳了起来,嘴里发出『霍霍』的古怪声音。我注意到它跳起的原因,是因为它腹部下有两只短小的脚。

      脚虽短,弹力惊人。

      我把手中的鱼叉『嗖地』刺去,从它的嘴巴中穿过去,它被我穿透后,还不停的咬着鱼叉。这种鱼简直悍不畏死,看着都让人心惊肉跳。

      一瞬间我脑中忽然闪过食人鱼的画面,不过马上被我推翻了,这种怪鱼不是食人鱼。

      风柔颤声道:「这是食人鱼吗?」

      女孩子天生对这种看起来丑陋、噁心的东西有畏惧感。

      我摇摇头道:「这应该不是食人鱼,食人鱼是没有这种脚的,也没有它们这幺兇狠,正常的食人鱼群不敢这幺大胆的进攻猎物。它们首先会有一两只上前试探一下,当猎物没什幺反抗时,它们就会群起而攻之,在数分钟之内,将猎物的肉分解的一乾二净。

      但是据统计,食人鱼捕食的成功率是很低的。」

  

  • 名称:棋魂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39:0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