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宝贝超清

      我悄悄的从蜘蛛进餐的溶洞中退了出来,我有些明白了,自己可能是闯入蜘蛛窟里了,这些隧道和山洞完全是蜘蛛们的地盘,外面的恶劣天气迫使它们从外界转移到洞里暂时蛰伏起来。

      不过看它们这幺活跃的样子,一点不像是在冬眠,反而像是聚餐。

      我犹豫了一下,继续向深处前进,这些普通的蜘蛛还无法威胁到我和我的宠兽们。而我本来也是打算趁着两个月的时间结束前,多磨练磨练自己,自然不能放弃这种冒险机会。

      我大着胆子顺着原来的老路,一路往下行去,路渐渐的平坦了些,再往下走了一段路,忽然一个巨大的溶洞出现了,透过小虎的扫描系统,我发现在入口石壁的背后隐藏着很多体型庞大的蜘蛛。

      蜘蛛大多嗅觉都不怎幺样,我不怕被蜘蛛们嗅到我们的气味儿,但是我怕它们感应到我们的行动所发出的声音和空气振动。我们小心翼翼的靠过去,动作很轻。

      我从石壁边偷偷望往里瞄着,这间溶洞非常大,大概有一两千个平方大小,在最中间有一只水牛般大小的蜘蛛,应该是雌性,因为我看到它正在产卵,在它的腹部下方已经堆了很大一堆。

      另外在大溶洞的别的角落里,也有一堆堆的蜘蛛卵,我目瞪口呆的望着那个大家伙,天呐,难道它是产卵机器吗,还是想把整个雪原都变成蜘蛛的家园。

      我正想的出神,却忽然和一只小黑眼珠对上了,那黑幽幽的目光中,带着冰冷的捕食气息。

      我一不小心暴露了位置,正好和一只成年狗大小的蜘蛛视线相遇,很明显,这些伺候在一边的蜘蛛是负责保护那只雌蜘蛛,同时给它卵巢中输入精子的。

      那只公蜘蛛像是打量猎物一样打量着我们三个。它转过身来望着我,我正在犹豫要不要逃跑,它陡然像是八脚章鱼一样的跃过来,想要把我压在身下,任它鱼肉。

      匆忙中,眼边已经显示出资料,这是一只一级中品的蜘蛛宠,战斗力竟然高达两百,比冰湖里的那些食人鱼宠的战斗力高多了。难怪同样是一级宠兽,鱼类却经常是蜘蛛的盘中餐。

      在动物界中,有一类蜘蛛专以鸟类和鱼类为食物,它们一般体型较大,善于在山涧和丛林中跳跃,它们的螯肢大而有力,能够轻易的把猎物给踏碎。

      不过相对于这种方式,它们更喜欢把毒液注入到猎物的体内,把猎物的内部化成液体,方便它们吸收。而扑向我的这只蜘蛛恐怕就属于这种善于跳跃的蜘蛛。

      它灵活的身体瞬间就在我头顶上空形成了一片黑云,却没想到,小兽王同样动作灵活,犬狼一下扑在它身上,把它扑倒,我顺手一记能量刀,它一边的四只螯肢被我削断三只。

      它发出疼痛的『吱吱』叫声,刺耳的很,四对小眼一起盯着我,盯的我心寒,我手起刀落,结束了它罪恶的一生。

      我刚松了口气,突然感觉到几十道寒森森的目光都盯在我身上,我抬起头来,发现洞里的蜘蛛们都被我刚才的壮举惊动了,一起转过身子,望着我,那目光令我不寒而慄。

      我感歎恐怕那日在冰湖被群起攻之的事情今日在蜘蛛窟中怕是要再重新上演一次了。

      我扫过它们,平均两三只就有一只是进化型的宠兽蜘蛛,攻击力也都有两三百的样子。那只产卵的雌蜘蛛,腹部收缩了几下,停止了产卵,四大四小八只黑眼珠盯着我。

      眼旁的资料迅速跳动起来,眼前是一只四级上品的蜘蛛宠兽,攻击力非常高,普通情况下已经有两千二,再加上它有一些独特的能力和这幺多的蛛子、蛛孙,我不禁萌生退意。

      我打算用一种刺激它们的方式退回去,最大的那只雌性蜘蛛突然发出一种怪异而尖锐的刺耳声音,这种应该是低频率的声音,人耳一般接收不到这种频率的声音。

      本来还算平静的蜘蛛群,突然潮水一样向我涌了过来,好在入洞口一下只能容三只蜘蛛并排走过来,不过好多蜘蛛顺着顶部和两边的石壁向我们爬来。

      我们转身就要跑,突然领头的一只公蜘蛛突然从的螯肢中喷出一股液体来,兜头全都浇在小兽王的身上,液体瞬间就变成了一张大蜘蛛网,把犬狼给固定在原地。

      我急忙回头运出『能量刀』劈在上面,却没料到这种蜘蛛网非同一般的蜘蛛网,韧力惊人,而且非常具有粘性,连我的手都粘在上面了。

      小隼紧张的『嘎嘎』叫着,我们被蜘蛛网给粘住,它也无能为力。

      蜘蛛网是由丝线构成,它们在蜘蛛体内为液体,是一种骨蛋白,排出体外遇到空气立即就会硬化为丝!

      不管蛛丝怎幺坚韧、粘性,只要它是由蛋白质构成就好办,蛋白质遇到火会瞬间被烧毁。

      有小虎的帮忙,我立即把体内的暗能量转化为火的力量用了出来,原本的『能量刀』现在变成了火刀,锋利而具有火的特性,我大喜,我又掌握了一种新的暗能量的使用功法。

      蜘蛛网果然轻易的就化成了一堆没用的散发着焦味儿的灰尘。

      四周的蜘蛛越来越多,但是我决定先把那只会喷粘性物质的蜘蛛给毙掉,否则我们光要穷于应付它的蜘蛛网就已经很头疼了。

      我往蜘蛛群中望去,其中一只只有六只眼睛的蜘蛛宠兽正是刚才的罪魁祸首。

      这种会喷黏液的蜘蛛与众不同,它们只有六只眼睛,而且黏液是从它有毒的螯肢中喷出的,我纵身扑上去,眼睛旁边不断显示着各种在我眼前出现的蜘蛛的资料,我锁定那只喷黏液的蜘蛛,资料显示,它是一只二级上品的宠兽,战斗力有五百六十,不过它的缺陷就在于它螯上的精囊和头顶的三对小眼。

      我在和小虎融合后,基本战斗力有八百多,再加上两手的『能量刀』有一千,一千对五百,我胜算很大。

      火算的上是它们的剋星,火刀刚一接触到它,它就「吱吱」怪叫起来,又加上四肢蜘蛛很多,它没法很从容的移动身体,被我一刀烧坏了眼睛,又连续几刀,它失去了战斗力。

      奇形古怪的蜘蛛像是受到召唤一般,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很快我们前前后后都挤满了蜘蛛。

      我们全力往来时的路退去,可是刚开始还能记得哪条路是我们走过的,哪条路是没走过的,可是到了后来,蜘蛛实在太多,我们被逼的只能遇到路就走,哪边蜘蛛少就往哪边走。

      我们荒不择路的穿过好几个盛放蜘蛛卵的溶洞,我都毫不留情的破坏了其中一部分,尤其用火刀,一刀下去就能烧坏十来只卵。如果不是后面的蜘蛛跟的太紧,我真想把所有的蜘蛛卵给毁掉。

      想想这些数量惊人的蜘蛛卵如果真的全部孵化出来,那将是一件多幺恐怖的事情。

      最终我们幸运的逃过了蜘蛛群的追捕,跟在我们后面的蜘蛛越来越少,前面围追堵截的蜘蛛也逐渐没了,我们也渐渐放慢速度,刚刚一阵猛跑,心都悬到嗓子眼了,此刻精神放送下来,只感到身体十分疲劳。

      我们放慢脚步,反正追上来的一两只蜘蛛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我一边注意着周围的情况,一边粘在『微能甲』上的蜘蛛丝给扯掉。

      这些蜘蛛宠兽到也聪明,不断的在隧道和溶洞里布上蜘蛛网,要不是我学会了火刀的使用方法,恐怕还真的逃不出去。

      不过即便这些蜘蛛网被我烧的残缺不全,但仍弄的我满身都是。

      我望了望小兽王和小隼,它们也完好无损,只不过身上也和我一样布满了蜘蛛丝,小隼连飞都不飞不起来了。

      我乾脆停下来,帮它拔掉羽毛上的蜘蛛丝,蜘蛛丝虽轻,但在小隼身上就像是千斤的重负。

      零星的还有一些固执的蜘蛛从身后追来,不过最终都死在小隼愤怒的金钩之下。

      刚刚展不开身体,小隼是我们三个中最狼狈的一个,小兽王有锋利的狼牙和爪子,死在它手里的蜘蛛也不在少数呢。

      我有个感觉好像从地底走到了山腹中,空气也由乾燥变的湿润,渐渐的感到有风吹过来,冷冷的,看来前面会有出口了。

      追上来的蜘蛛也停了下来,不再追赶我们,待在原地看了我们一会儿,转身就走了。这些蜘蛛终于放弃了对我们的追捕,我松了口气。

      一场心惊动魄的追逐战,纠缠了半天,终于让我们安然逃脱了。我心中有些庆倖,如果单独面对那只雌蜘蛛,我和两个小家伙恐怕就没那幺轻鬆了,甚至也不一定能逃的掉了。

      我一面后怕,一面加快了脚步向着前面的洞口行去。

      过没了多久,果然让我们看到了洞口,山风呼啸,雪花飘飞,天空一片白朗朗的,看来天气转好了。

      我刚要走出洞去,陡然又把踏出去的那只脚给收了回来。

      这个洞口竟然开在千百米的峭壁上,刚刚要是冒失的一脚踩下去肯定完蛋了。

      小隼到是兴奋了,「呀」的一声纵身飞到空中,沖上云霄,又展开翅膀滑翔下来,拍打着翅膀在云层盘旋着。

      我的满腔喜悦顿时化为一盆凉水浇了下来,难道我一定要转回头,再从蜘蛛洞里杀出去吗?

      即便我们转头回去,也未必能认出通向山谷的路啊。

      我靠着墙壁坐了下来,望着小隼在天空翱翔的雄姿,我多幺盼望它能一瞬间长大,驮着我从这绝崖之上飞下去。

      想归想,终究还还能成为现实,过了一会儿,我决定面对现实,大不了再闯一次蜘蛛窟,我回忆刚才经过的道路,竭力理清蜘蛛窟内四通八达的隧道。

      好在从进了蜘蛛窟后,我都是与小虎融合在一起的,刚才我所经过的道路基本上全都印在小虎的资料库中,随时可以调出来查看。

      「咦,这条路是通向哪的?」

      我自言自语的道,我刚刚发现一个洞口,在离这里的不远处,那个洞口似乎尚有另外一条路通向别处,刚刚我只顾跟着气流的方向,反到是把那个洞口给忽略了。

      我吹了个呼哨,将在天空上依依不捨的小隼给呼唤下来。我们一人两兽转而向那个洞口行去,根据小虎资料库里的资料所描绘出洞内的图形,那个洞口有很大可能是通向另一个出口。

      这次我不敢再冒失了,每次先扫描一下前段路程,确定安全后才出发,走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在黑暗中摸索。

      又走了很远一段路,犬狼忽然停了下来,不断的在四周嗅着什幺气味,我知道它的嗅觉是极为灵敏的。

      透过小虎看世界,虽然不怕黑暗了,但却总会丢掉一些东西。

      我发出一团火苗,红彤彤的火光照亮了附近的环境,我看见了犬狼正在嗅的东西,那是一大团动物的粪便。粪便很多,而且只有一摊。这说明这是一个体型很大的动物。

      粪便已经乾瘪了,肯定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我心里转着念头,想必这里是某种大型动物的活动範围。

      换句话说,我正在进入某种不知道是否兇狠、暴躁但却一定是大型动物的领域了,从粪便上看,里面既有植物的叶纤维,而且还残留着些没有消化彻底的骨头,看来这个大型动物是杂食性的。

      我拍了拍犬狼,我们继续往前走去,动作更加小心翼翼了。

      不知道这些大家伙们的嗅觉怎幺样,如果嗅觉好,我们想躲都躲不掉,如果嗅觉不好,也许我们还能蒙混过关。

      我现在我才知道,为什幺那些蜘蛛追到这个路口的时候便不追了,它们一定和这边的大型动物遭遇过,并发生了战争。可以肯定的是蜘蛛没有获得胜利,否则这里早就都是它们的天下了。

      然后,两方就彼此划出了势力範围,互不侵犯。我心里嘿嘿笑着,也许那种大型动物对蜘蛛肉不感兴趣,所以也不去驱逐它们。

      不管怎幺说,我们都得小心点,能让那些兇狠的蜘蛛都畏惧的动物肯定很厉害。

      走着走着,忽然出现了个岔口,判断了一下,多出来的那个岔口是通向山腹内部的,而出口只可能在山腹边缘位置。所以放弃了一边的岔口,继续向前走。

      不久,我能感觉到一丝山风的气流了,这证明我的判断是正确的,再走一段路,就会能遇到出口了。终于能摆脱这些迷宫一样的山洞了。

      这期间,我们又经过了好些岔路口。

      气流的感觉越来越明显,我兴奋的加快了速度,却没注意犬狼突然停住了脚步。

      突然一个黑影从我右前方的岔路口沖了出来,差点与我撞个满怀,幸好我及时避开,才没被撞出去。

      看到黑影,我心中一紧,顿时想到刚才看到那坨动物粪便,可是眼前的黑影似乎并没有我推测的那幺高大。火光照射下,一个比我略高,手中提着木棒,长着浑身白毛的家伙正惊讶的望着我。

      它看到我,先是吃惊,马上露出惊喜之色,嘴里『呜里哇啦』的叫着,挥舞着木棒就向我打来,不过刚走了两步就停下了,看着我的身后,眼中露出畏惧的神色,片刻后,『哇』一声调头就跑。

      我转过身来,看见了犬狼,它正露出兇悍的神色盯着那个家伙看。

      这幺大一个家伙竟被我的犬狼给吓走了!可能它以前吃过雪狼的亏,所以看到很雪狼很相近的犬狼就吓的飞也似的逃掉了。

      由于火光的映射,我忽略了刚才眼睛旁边显示出的资料。

      高山雪人,接近人类的一种动物,具有高等智慧,成年的高山雪人,具有极强的攻击力,而且皮糙肉厚,很难受到伤害。穴居,一般是以家庭为单元居住。

      这个洞竟然是高山雪人的住所。

      我茫然不知仍然向前走去,就算是知道这里是高山雪人的地盘,我也仍要闯一闯。

      危险逐渐靠近了。那是两个成年的高山雪人,高举着木棒,大声呐喊着向我沖过来。

      它们「嗵嗵」的沉重脚步声提醒了我,看到它们时,我顿时想了起来,刚刚那个小家伙就是雪人,只不过是未成年雪人。几十天前,就是一个成年雪人追赶风柔和我,才使我们逃到冰湖那边,不曾想,今天又在山腹这种地方遇到。

      雪人一木棒砸下来,我灵巧的闪开,却让一支洞顶倒垂的岩锥作了我的替身,岩锥轰隆就被砸了下来,我暗暗咋舌不已,这些大家伙们的力量太强了。

      不可力敌,笨重的雪人在这种地方行动不便,挥舞木棒还要受到空间的限制,我决定突围出去,只逃不打。

      不大会儿就看到有三三两两的雪人站在不同的岔路口等着我们,看来它们有极强的领地观念,别的雪人不会贸然闯进来的。

      这样就好多了,我们一次最多只要躲避三四个雪人的攻击。看到我们只逃不打,一些胆小的小雪人也参加了战斗,虽然它们胆子小,可是力气却不小,一块块岩石在我们后面呼啸着飞过。

      我不幸被砸中数次,幸好有『微能甲』帮我卸去部分力量,但仍然我后背隐隐发痛。

      漫长的痛苦终于让我熬了过去,经历了数十个家庭的雪人的追赶,我们终于来到了入口处,我甚至来不及看一眼后面追赶我的雪人,我就沖了出去。

      「嘎!」小隼一声长鸣已经在天空中飞翔了,我却突然发觉一脚踩空,坠落下去。

      混蛋,我上当了,这里不是真正的出口,只是一个开在半山腰的洞口而已。我和小兽王重重的跌在了厚厚的雪层上,收不住下滑的力量,我和小兽王从半山腰滚了下去。

      峡谷中响起了一个人类的尖叫和一声声愤怒的狼吼。

      「啊,」我动了动脖子,确定脖骨是完好无损的后,我才呻吟着努力站起来。四肢有些难忍的疼痛,我滚下来的中途撞到好几次坚硬如石的冰块,肯定是昨天冰雹留下来的成绩。

      小兽王从不远处向我走过来,看它走路一瘸一拐的样子,恐怕和我一样,中途撞上了不少监冰,好在我们都活了下来,真是庆倖啊。

      回头看了一眼处在半山腰的洞口,假若是罗兰阿姨的话,她一定很轻鬆就能跃下来,这就是实力的差距啊。

      我什幺时候能和小兽王合体了,那幺也许我也可以做到这一点了。

      「嘎,嘎!」

      听到小隼的鸣叫,我抬头望了一眼,它正在我的头顶畅快的飞翔着。

      这里是山的背面,似乎连风也被挡上了,只有五六级的样子,天空飘着薄薄的雪花,相对昨天的恐怖冰雹,真算的上是好天气了。

      我和小兽王坐着动也不动,刚刚的惊心动魄仍在脑子里盘桓呢。

      过了一会儿,忽然感到肚子有些饿,这才想起,从今早上起,我还没吃东西呢。

      从背包中取出些食物吃了一点,好在背包是学校特製的,才没再刚刚滚落下来时给磨坏了。

      吃了几口风干的食物,忽然想吃一些新鲜的。

      我重新把背包给背上,招呼着两个小家伙一块去寻觅猎物了。受了那幺多惊吓,又费了许多体力,应该犒劳犒劳自己。

      不久,我们便发现了一猎物,一只肥大的雪兔,正在趴开雪层吃下面的草根。

      这只兔子很肥大,所以也勾起了我的欲望,如果只是只小兔子,我是没兴趣去猎的,还不够犬狼和小隼吃两口呢。

      这个捕捉的任务,小隼当仁不让,它的视野好,行动迅速,我和小兽王只用吃现成的就行了。

      小隼瞄準了目标果断的扑了上去,一个快速的俯冲,双爪似钩,眼看就要抓到它时,却被兔子机灵的躲了过去。小隼及时又再从半空中飞旋转身,及时调整了攻击方向。

      这次到是抓住了,可是因为力气小,没能把兔子击毙,这只兔子机灵的跟着小隼往前跑,最终又一次从小隼爪下逃生。

      兔子跑了没多久,突然倒了下来,面部朝上,好像死了一样。小隼屡次没用抓到它,吃了一肚子火,这次是鼓足了劲飞过去,即便是死了,也要在它身上打两个洞。

  • 名称:神奇宝贝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39:0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