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肝工程师的异界狂想曲超清

      雪狼王迈着优雅的步伐一步步向我们走来,犬狼望着它,突然仰头嚎叫起来,那种苍茫高贵的吼声,立马就让雪狼王分辨出来,站在它面前的是一只神圣不可侵犯的兽王。

      是一只它应该敬畏、臣服的兽王,但是那种敬畏的神色只在眼神中停留了一刹那,就被轻蔑的神色所取代。

      雪狼王高傲的站在我们面前,那长而浓密的白毛使它看起来像是个雍容的贵族。

      雪狼王的不敬,使小兽王十分愤怒。沉若闷雷的怒吼从小兽王的喉咙中传了出来,它好像在警告雪狼王:「我是你的王,你应该臣服我!」

      但是狼群是注重力量的群体,雪狼王感应到犬狼的兽王气息,只是犬狼后腿的缺陷使它不承认犬狼的兽王地位。除非犬狼能够打败它。

      雪狼王也嚎叫了一声,狼群收到狼王的命令纷纷向后退去,这是王与王之间的战斗。

      雪狼王要亲自与小兽王较量一番,如果雪狼王胜利,我和小兽王恐怕会被狼群当作晚餐,如果小兽王胜了,雪狼王就会承认犬狼的兽王地位,从此都会臣服于它。

      只是犬狼一百二十的战斗力对雪狼王的一千七的战斗力,胜算实在太渺小了,这只雪狼王的战斗力与雪熊宠兽相若,但是再加上它灵活的动作,它比那只雪熊宠兽要可怕多了。

      我打定主意一旦情况对犬狼不利,我就带着它沖出去,有小虎激发我的潜能,还是能和雪狼王拼一拼的。

      虽然打定了主意,但是我仍有些紧张的看着两只宠兽的激烈战斗。

      它们两的战斗兇猛而迅疾,带着残酷的血腥味儿。只是简单的几下试探,小兽王的身上已经被对方留下了数道血淋淋的伤痕。

      实力的对比是如此清楚,我简直不敢想像小兽王竟然还有勇气战斗下去,对手比自己强大十倍不止,小兽王顽强的和对手拼搏着。只是在生与死的较量中,后退的缺陷立即就显示出了差距。

      小兽王每次兇猛的扑噬总是被对方灵巧的躲开,而对手的每次爪牙攻击却让它心有余而力不足,转瞬间,小兽王身上已经伤痕累累。

      我有点不忍卒睹,心中想着如果小兽王后面的那只腿要能够灵活自如就好了。

      其实就算小兽王的腿一直都是好的,它现在也不是雪狼王的对手。小兽王还在成长期,尚未成年,虽然是兽王力量却有限。相反的雪狼王虽然只有三级上品,相对犬狼级别低的太多了,但是它的力量已经成长完成,而且作为一个狼王,它必然有丰富的打斗经验,光凭勇气,犬狼是无法战胜它的对手的!

      我心理期望着会出现奇迹,让小兽王的腿突然恢复健康!

      突然眼前霍地一亮,我惊讶的望着犬狼,难道上天真的降下了奇迹,犬狼的动作陡然变的灵敏起来,蹿跳的非常快,厚厚的积雪似乎完全影响不到它的动作。

      而那只后退……我运足了目力看着它的后退,那只腿看起来仍然很乾瘪,但是却似乎韧力十足,行动起来也在担负着身体的重量,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完全由其它三只腿拖动着走。

      简直太神奇了!我惊讶不已,连雪狼王都吃了一惊,雪白而浓密的狼毛终于也出现了红色!被它自己的鲜血给染成了红色。

      犬狼甚至还突然使出强大的力量把雪狼王给撞倒在地上,雪狼王从雪层上爬起身,望着犬狼,眼神又惊又怒。

      形势骤然逆转,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眼睛的感觉,惊喜之下,我马上去扫描犬狼现在的战斗力。忽然发现眼旁边空白一边,并没有资料。

      眨了眨眼,陡然发觉眼前世界的颜色,是我在没与小虎融合前所看到的颜色,换句话说,小虎现在并没有和我融合。

      我暗暗奇怪,明明刚才雪狼王一出现,我就和小虎融合了,怎幺突然又解除融合了呢?难道小虎没有能量了?不可能!融合后,我和它的能量是共用的。

      忽然间,正在我疑惑的时候,我陡然发觉在小兽王受伤的那只腿的关节之间,有一块迥异的东西,发射着金属质地的光芒。

      我失声道:「小虎!」

      那块奇怪的金属肯定是小虎,刹那间我想明白了。

      小兽王之所以突然发威,是因为小虎与它的融合,成为一块辅助器的东西,成功的使小兽王的瘸腿恢复了正常,而同时又刺激了犬狼体内的潜能,迅速提高它的战斗力,才使其忽然能和雪狼王打成平手!

      一切的关键都在于小虎。

      平时看来最没用的小家伙,现在竟成了我们的法宝!

      只是搞不明白,小虎怎幺突然也能和犬狼融合了!蹙眉望着犬狼,脑中忽然灵光一闪,想起了那天我被怪鱼宠兽电击的情形。

      当时犬狼和我站在一块,我俩同时进攻那只大怪鱼宠兽,大怪鱼宠兽发出电击时,不但击中了我和我身上的小虎,同时也波及到犬狼。

      也就是说我们三个同时被击中,我的脑电波能够被小虎複製,那幺自然犬狼的脑电波也能被它複製。

      只不过小虎的程式中只有我这一个主人,所以它的自我保护程式只会主动保护我,但是我刚刚担心犬狼而念叨着希望它的腿能突然恢复,小虎以为是我下的指令,所以它放弃和我融合,转而和犬狼融合,所以犬狼现在才如此英勇。

      想透了因果,我也放下心来,恢复了正常的小兽王,即便还不能打败雪狼王,但是自保还是有余的。

      雪狼王惊疑不定的望着犬狼,它有些分不清,难道那条腿一直都是好的吗?不然它怎幺会如此厉害。

      小兽王以睥睨之姿站在它的面前,恢复了灵活,身体中又突然充满了力量,这让它感觉到自己的状态是前所未有的好!它突然仰天长吟!畅快淋漓的狼嚎疏泄着以前因为残疾的愤懑。

      雪狼王望着眼前只及自己胸高的小兽王,血迹斑斑染红了银毫,但是兽王之息却是发挥的淋漓尽致。

      面对着天生的兽王,雪狼王最终选择了臣服宿命,它跟随着小兽王一起嚎叫起来,四周普通的雪狼们也随着自己的狼王向这位未来的兽王臣服,瑟瑟狂风中,狼嚎却让我血脉贲涨。

      小隼不甘寂寞的在天空中一声声的长鸣,呼应着下方的狼嚎。

      野猪林外,山谷之中,一声声狼嚎此起彼伏。

      原来这里是雪狼的窝,居住着成百上千的雪狼,其中也不乏进化了的雪狼宠,它们感应到新的兽王的诞生,一起发出吼叫祝贺。

      片刻后,雪狼王带着那七八只雪狼迅速奔跑离开了这里,但是狼的嚎叫却在那一夜久久未能停息。这让我体会到狼族对兽王的尊敬,心中也第一次受到如此大的震撼。

      我为小兽王感到高兴,也为自己的当初坚持留下它感到庆倖,从此小兽王不在会是累赘,它是我有力的盟友,可靠的伙伴,知心的朋友。

      我坐在已经熄灭的石头垒起的简易的锅台边,野猪腿仍有余温,散发着热量,我抓起野猪腿,痛快的大嚼起来,今天值得庆祝!

      小兽王第一次体会到四肢健全的快意,它兴奋的在野猪林中蹿跳着,一圈又一圈直到累的不得不停下来喘口气,它站在野猪身边,开始大口的吃起来,那些被冻结成冰的野猪肉在它的口中发出『嘎嘣,嘎嘣』的响声。

      它是在用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新生的喜悦。

      天黑风大,该休息了。

      我和犬狼合力刨开一处雪地,露出下面的泥土,然后再刨开及小腿的高度,然后砍来几棵小树,再捡一些有用的树枝,用一些树枝并排支在一起搭成一个斜面,斜面覆盖上积雪。

      这样一个简易的小避风所就搭成了,因为深入地下,上面又有木排挡着,可以挡住大部分的风雪。

      我和两只宠兽躺在里面,我钻到睡袋里,雪狼和小隼挤在我身边,它们俩有厚厚的羽毛和皮毛,吹进来的一点风雪并不会使它们感到寒冷。

      白天的疲乏和紧张都在睡眠中得到了恢复和缓解,第二天醒来时,天气似乎有些恶劣,狂风夹着大雪。

      不过我们总不能待在这里不走,于是钻出来,随便吃点东西补充体力后,我们开始上路。

      恶劣的天气是对我的考验,我充分运起暗能量对抗风雪的力量。

      小隼飞到天空,随即又落了下来,风太大,小隼无法保持正常的飞行,于是就落了下来,停在我肩膀上,我带着它一块向前走。

      小虎和犬狼暗能量都有限,非到必要,我不会让小虎与犬狼合体的。而且身残志坚更是对犬狼的一种磨练和考验。我相信经受过这种考验的兽王会成为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兽王!

      我在前面开路,犬狼跟在我后面,我们一行迎着风雪继续向着东北方向行走,时间又过了一天,我还有九天的磨练时间。

      时间渐渐到了午时,竟一点阳光也没有,天空布满铅色,看来必有一场大风暴降临。

      似乎我们必须要找到一个合适的躲避大风暴的地方,大风暴一至,我怕我们一人两兽抵挡不住。

      风越发的大了,上天似乎在证明我的猜想,天空黑压压的。

      我们顶冒着狂风大雪前进,迷茫茫中,也看不见百米外的状况,方向也渐渐不能确定了。

      想要故计重施再挖一个坑,搭一个小木顶,可惜周围没有树木,难以作到。就算是有树木给我用,恐怕一旦大风暴来了,一下子就会被卷到天上去,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风雪愈发的大了,我有种寸步难行的感觉,我心里咒駡这是什幺鬼天气,来这幺久就没见过一次好天。

      又走了一段时间,风雪太大,也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只感觉似乎进了一个山谷,风雪稍微小了一些,我正在庆倖,突然半空砸下拳头大的冰雹,我没注意挨了两下,疼的我直咧嘴。

      我贴着谷边走儘量减少暴露在冰雹下的体积。我心里想着山洞,有个山洞避避就好了,没想到做不多久还真的就是遇上了个山洞。

      我欣喜若狂的三步两步的跳了进去,紧走了几步,靠着山洞壁坐下来喘了口气,望着外面劈里啪啦越落越急的冰雹,我庆倖的嘘出一大口白气。

      幸亏运气好,找到这幺个避难之所,否则非得被外面那斗大的冰雹给砸死不可,小隼和小兽王也是一脸侥倖的望着外面壮观的景象。

      「嗵嗵!」的响声不绝于耳,上万颗拳头大的冰雹砸落在地面,厚厚的积雪,转瞬间就被砸的减少了一半的高度。

      我怔怔的望着外面被砸的支离破碎的世界,心道明天恐怕路会好走一些,积雪被砸的结实了,足够承受我们的重量,我们再也不用像趟水一样趟着雪走路了。

      心里胡思乱想着,一会儿,视线开始注意起山洞四周的情况,刚刚一心只顾着躲避冰雹,并没在意这个洞中有没有危险就闯了进来。

      洞的入口很大,三个成年人并排走进来都不嫌挤。

      地面没什幺尘土,很平整,应该是长年被风吹的结果。

      洞里黑咕隆咚的,看不太清楚,我站起来转身望着洞的深处,这个山洞似乎还挺深,像是个黑洞把所有照进去的光线都吸收了。

      两只宠兽见我转身走向洞里,也都跟了过来,洞顶不是很高,小隼飞到我肩上蹲着,小兽王走在我身边。

      我们一起向着洞内走去,光线随着我们的深入越来越暗,直到完全不见,耳边还能听见洞外冰雹砸地的响声,不过却是小了很多,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的。

      我在手心中变出一团火苗照着洞中的情况,我们沿着洞向里面一直走了下去,走了好大一段路,竟然还没有尽头,我不禁有点好奇了,还没见过这幺长的洞呢,说是洞,到更像是个隧道。

      因为也看不到光,也不知这个洞是天然形成的还是人工挖的,或者是动物的巢穴。

      再走了一段路,我有点吃不消了,暗能量转化为火力量释放出来的功诀效率太低,消耗了一大半不必要的暗能量。

      我停下来,休息一会儿。再往里走时,我与小虎融合了,有了小虎,我不需要放出光来,依旧可以看清洞里的情况。

      又走了一会儿,我们在一个三叉口停了下来,在我面前横着三条路,左右和正前方各有一条。

      我犹豫的往三条通道中都扫描了一下,资料告诉我,这三条通道似乎都很长,至少也有几百米的深度。

      我有点迟疑了,害怕洞里有厉害的野兽,我于是折返回去。如果遇到厉害的家伙,在这种狭窄的洞里,我们连逃跑的地方都没有。

      我返回到刚进来时的洞口,洞外的冰雹还在下着,不过冰雹带着一些雪花一同落下来,地面的积雪只剩原来的三分之一厚了。极目望去到处是碎冰渣,天反而比之前亮了。

      我探头往外望了望,看的出,这是一个被一条山脉环起来的山谷,山谷不是很大,能一眼望到尽头,四周光秃秃的,看不到什幺植物。

      我和两个小家伙无聊的望着外面的冰雹,一直到深夜,冰雹也没停下来,我简单吃了点背包里的干肉,照例的冥想,然后休息。

      犬狼和小隼白天吃了那幺多野猪肉,它们是肯定不饿的,它们比我经饿多了,几天不吃也不喝也没事,只不过,它们正在发育的阶段,最好每天都能补充到丰富的食物。

      我钻到睡袋里,祈求明天的天会好起来。

      我一觉睡到天明,我刚醒,就竖起耳朵听外面的状况,外面没有什幺动静,似乎冰雹已经停了。

      我高兴的钻出睡袋,果然看到外面的风雪已经停了,可是似乎我高兴的过早,天空仍然布满铅云,随时有可能再来一场冰雹。狂风夹着冰雪在外面倡狂的呼啸。

      看来一时半会我还是出不了洞,心中有些郁闷,我转身凝望着黑幽幽的洞,我决定再探探洞的内部,反正一时半会儿也出不去。

      遇到打不过的敌人,我们就跑,也没什幺大不了的。

      我收拾好睡袋什幺的,带着两个小家伙再行洞中走去。

      我们一直走到昨天停下来的地方,三岔口。我略一思考,决定一直走到底,顺着正前方的隧洞走下去。

      我越是往前,越能感觉到洞的坡度似乎往下,好像有点通往地下的感觉,而且似乎也比前一段路要潮湿一些,温度到是还行,虽然也比较冷,但显然比外界温度要高不少。

      走了大约三四百米的样子,我眼前出现了一个大的溶洞,上下有七八米的高度,面积大概有三四百平方米。

      我惊讶的望着眼前的溶洞,头顶还零星的会滴下水来,空气很湿润。

      我走进溶洞中,站在中央四下打量着,我身处的溶洞到真的不错,头顶有交错如犬牙的熔岩,下面还有一块块的巨石,四周蔓生着一些青苔和生命力强的蕨类植物。

      这些生机到是在外面的雪原中无法看到的。

      我正看的出神,突然感到身子一轻,小隼突地飞了出去,随即传来一阵奇怪的叫声,那绝对不是小隼拍翅膀的声音。

      我惊讶的转头看去,只看到小隼脚下抓着一只大蜘蛛,那只蜘蛛有一脸盘般大小,一身黑毛,长的狰狞恐怖。

      此刻那只令人毛骨悚然的大蜘蛛已经被小隼给解决了,小隼显然对它没什幺兴趣,并不打算吃它,只是把死了的蜘蛛给扔在一边。

      这只蜘蛛又让我想到那次罗兰阿姨送我到宠兽学校时,被两个人袭击的事情,其中有一个宠兽战士用的就是蜘蛛宠兽。我还被它挂在蜘蛛网上,上下不得。

      我正思考着,忽然心中一寒,我往旁边望去,只看到一只趴伏在墙壁上的蜘蛛陡然跃起向我扑来,那丑陋的八条腿在空中划动。

      幸好,小隼适时而动,空中掠过,就把那只倒楣的想要偷袭我的蜘蛛给啄死,一股发出刺鼻味道的液体从它身上射了出来。

      从这个味道可以判断这些蜘蛛是有毒的,受了两次偷袭,我不敢大意,赶忙先往洞内四周和头顶扫描了一下,竟然发现了不少这些爬虫。

      它们动也不动的潜伏在四周和我头顶,如果不仔细看,简直把它们当作熔岩的一部分了。

      我不禁感歎这幺好的地方竟然让这些蜘蛛给佔据了,真是可惜。

      把我们当作入侵者的蜘蛛们,都开始蠢蠢欲动起来,我双手都运出『能量刀』随时作好和这些爬虫战斗的準备,这些蜘蛛虽然有毒,都是一些普通的蜘蛛,即便中了毒,我们体内的暗能量也可以自动把毒液给化解了。

      我们退往洞口,这样对我们比较利。

      蜘蛛们开始接二连三的攻击,三三两两的从岩壁上跃下来,快速的划动着八只脚向我们沖过来,这些蜘蛛的攻击力很小,从资料显示,每有一只能超过一百的。

      据我所知,很多有毒的蜘蛛,可以将毒液刺入猎物体内,将其昏迷,或者窒息,或者乾脆将猎物体的身体内部化作水,方便它们吸收。

      这些蜘蛛的毒液不知是什幺功能。

      我一边轻鬆的对付眼前把我们当作猎物的蜘蛛,一边胡思乱想。

      不大一会儿,一洞大概有上百来个脸盘大小的蜘蛛都被我们干掉了,洞里躺着一地的蜘蛛尸体和难闻的气味儿。

      我和两个小家伙穿过溶洞,向着更深处走去。

      难道蜘蛛是在这里冬眠吗?我心里装着这个念头,为何会有这幺多的蜘蛛聚集在这?而且一个个都有这幺大的身体,估计就是把一头牯牛放到这,也不够它们吃的。

      我一边想着,一边往里走。

      没想到我竟然闯到了蜘蛛窟里了,我一路又遇到几个岔路,我好奇的换了条岔路,竟然发现一窝蜘蛛正在进食。

      洞里有不少的动物,它们都被蜘蛛丝捆着,从头包到脚,像是一个蛹,仿佛是蜘蛛过冬的粮食。

      这些蜘蛛体型有大有小,但最小的也比刚刚遇到的那些蜘蛛还大。它们撕裂动物的身体,「吱吱」有声的吃着。

      那些动物没有任何反抗,不知道是已经死了,还是被麻醉了。

  • 名称:爆肝工程师的异界狂想曲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28:0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