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王超清

      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小隼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雪人只顾把注意力都放在我身上,却忽视了来自天上的威胁。

      这幺一个大家伙,又完全没有防範小隼。急速沖下的小隼,双爪狠狠的敲在雪人的脑袋上,然后又振翅飞到空中。

      受到打击的雪人,只是一时的晕了头,并没有什幺大伤。

      我暗暗心惊,这个大块头太厉害了。但也趁着这个空挡转身逃命去了。

      小隼「呷,呷」的在雪人的头顶上叫着,醒过来的雪人愤怒的望着脑袋上盘旋的小隼,却又拿它没有办法,只好愤愤的向着小隼挥舞着手中的大棒子。

      趁着这个机会,我和那个女孩儿逃出这片丛林。

      我们一直跑到脚软才停下来,犬狼早就跑不动了,是我抱着它一路跑到这。我和她都气喘吁吁的躺在雪地上,我今天一连两次险境生还,真是够刺激。

      现在可好,我除了早上打到的那一窝老鼠,可以说是一无所有了。

      小隼也从天上落了下来,待在我身边。

      那边的女孩子的猴宠见到小隼似乎很害怕,吱的一声躲到女孩子身后去了,露出两只机灵的小眼睛打量着我和我的宠兽。

      女孩仍有些微气喘的站起身来,对我羞涩的一笑道:「谢谢你刚才救了我,要不是你的这只鹰挡住了雪人,我们肯定逃不掉。」

      我掏出一只老鼠幼崽奖励给它,幸亏它刚才捨身救主,不然我就完蛋了。我笑笑道:「不客气,你怎幺会惹到那只恐怖的雪人的?」

      女孩皱了皱长如月牙的秀眉,脸上显得犹有余悸,道:「昨天我在峡谷那边,正指挥我的宠兽捉一只野猪,却被那野猪引到一个洞里,跑出了两只雪人。

      幸亏我逃的快,没想到今天刚出来又遇到一只雪人,它好像认得我似的,一直追在我们后面,我就跑到这里来了。」

      她指的方向是正北,那边竟会有个大峡谷,是个不错的好地方,可惜有那幺厉害的大家伙在,雪人既高大又皮糙肉厚,还是少惹为妙。

      很自然的,我和她就走到了一块,两个人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小联合,这样的话再遇到大野兽,也好应付。

      她的名字叫风柔,到是名副其实,微卷的长髮自然的搭在肩上,两只眼睛像星星一样明亮,笑起来,像河水一样温柔。

      这个女孩其实以前我是认识的,就是那次宠兽认主大会上,我在一棵树上发现了一只四级的金丝猴宠,我没有要,后来我把它送给一个爬上树的女孩子了。

      那个女孩子就是她,而她现在的宠兽就是那只金丝猴宠。难怪了,看着总感觉眼熟。

      我们商议着下一步该怎幺办,我的想法是首先得有个躲避风雪的地方,我的所有东西,都被可恶的丛林猴子们给掠夺走了。如果没有一个能够躲避风雪取暖的地方,我今晚非得冻死了。

      她也同意我这个决定,光凭一个睡袋,她晚上也不会好过的。

      往西走是不行的,那边我已经去过了,大多是光秃秃的雪原,零星的丛林中恐怕还隐藏着像雪狼一样的大家伙。

      我们必须得避开这些大型野兽,我们什幺武器都没有,光靠身体根本无法和那些大家伙对抗。

      最后我们决定往西南方向走,据风柔说,那边有一片湖泊。如果可能的话,我们可以在那边抓鱼吃,等宠兽小家伙们长大了,我们再去找那些大型野兽的麻烦。

      雪片渐渐变的又大又急,温度持续下降,大概已经能有零下二十度左右,视线受到空中飞舞的雪花的影响,都快看不到十米外的东西了。

      在一小片丛林边,跟在我身后的犬狼忽然朝我叫了几声,我回头看它,只见它将脑袋查到雪地中在嗅着东西。我惊喜的跑过去,看来它又发现什幺猎物了,可能是又一窝林鼠吧。

      犬狼似乎找到了确切位置,飞快的刨了起来。小隼也歪着脑袋在一旁观看着。走在前面的风柔见我忽然停了下来,也跟着转身走了回来。

      很快犬狼就刨了一尺多深,很显然里面有动物待过的痕迹,我兴奋的期待着。

      攀在风柔身上的小东西哧溜一下就溜了下来,好奇的站在它主人身边看着犬狼。对它来说兽王和小隼都是很可怕的家伙。天生就令它感到畏惧,鹰类猛禽偶尔会拿猴子改善一下伙食。

      正在我们目不转睛看着的时候,小隼嗖地跃了起来,两翅一扇就飞到空中,但是没有飞的很高,又猛地沖下,两只利爪狠狠的插到雪地中。

      我惊讶的望着小隼身躯在雪地中扭动,好像是有外力带着它扭动。

      我连忙跑过去,惊喜的看到它的爪下正有一只肥大的雪兔在不甘心的扭动,想要摆脱利爪。

      小隼体型还很小,正处在发育中,所以它无法完全能控制住雪兔,只能勉强的抓着它,让它跑不掉。

      我一把拎起雪兔那两只长长的耳朵,这是意外收穫,保证今晚上不会为吃的发愁了。真是狡兔三窟,可惜它没想到,对它虎视眈眈的不只是一只犬狼,还有一只猛禽。

      我这正高兴着,犬狼那边也有收穫了。我听到风柔的喊声赶紧跑过去,在犬狼刨开的洞里看到有几只小兔子正窝在一块儿互相取暖,似乎一点也没察觉到危险近在眼前。

      风柔见我手里抓着一只兔子,道:「咱们还是把它放了吧,我们要是抓走了那只大兔子,它的孩子肯定会被饿死,冻死的。」

      我一怔道:「我没準备只带走这只兔子,那几只小兔子也带走,刚好够我们明天的食物。」

      她惊讶的望着我道:「你要把这几只还没长大的小兔子也给抓走吃了吗,这也太,太……残忍了点。你放了它们吧,我这里还有些压缩食物,不会让我们饿肚子的。」

      在她哀求的目光下,我最终还是放了那只幸运的兔子,果然没花力气得来的东西,失去的也很快。

      我有些懊恼的继续向西南方向走去,心中想着,晚饭该怎幺分配,剩下的几只林鼠只能勉强给几只宠兽填肚子了,我恐怕得和风柔分享那些难吃的压缩食物。

      风很大,人几乎走不动了,每迈出一步,都花好几倍的力气。

      终于在我们体力即将透支的时候,我们来到了目的地。

      一个广阔的冰湖横亘在我们面前,冰湖上平整如镜面,都结上了厚厚的冰层,湖面很大,我们一眼望不到尽头。

      在湖的两面都有些不能成林的树木稀疏的生长着,我望了一眼周围的情况,看来今晚上到是不缺树木来生火,只是这里没有一个可以躲避风雪的地方,让人非常担忧。

      「怎幺办?」我喃喃的道。

      风柔也很为难,这里并不是理想的栖息地,她抿了抿嘴唇,道:「不然我们越过湖到对面看看,有没有什幺更好的地方吧。」

      我望了望天,现在应该已经是傍晚时分了,黑夜随时会降临,湖的对面也未必就有理想的地方,天空风雪很大,连小隼也不能飞的很高。不然到是可以让它飞到对面去看看。

      我正在愁苦的时候,忽然小虎从『微能甲』上衣口袋里探出脑袋来,道:「主人,你们可以在这里盖一间冰屋,很快的。」

      「冰屋是什幺东西?」我惊讶的问它,风柔也疑惑的望着它。

      「以前在古大陆的两极,曾生活一种特殊的民族,那里零下五六十度,他们在雪地上盖起冰屋躲避风雪,穿着皮衣在冰屋保持体温。」

      这幺神奇的东西,我以前从来没听说过,风柔情不自禁的道:「冰屋怎幺会暖和?」

      小虎道:「冰屋是用冰砖砌成的,可以隔断风雪,而冰不是良好的热导体,冰屋里的热量不会传到外界。因此冰屋里的温度可以达到零下几度。」

      「那也并不暖和啊?」风柔失望的歎道。

      小虎沉默了几十秒,然后道:「现在外界温度零下二十七度。相比冰屋零下几度,应该是很暖和了。」

      我心中一顿,小虎说的没错啊,冰屋中虽然不是很暖和,但是相比外界的温度可是强多了,何况我身上还有『微能甲』,只要不脱下来,零下几度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幺。

      风柔也明白过来,脸上有些害羞的红晕。

      我徵询她的意见道:「咱们就在这做一间冰屋吧,天已经快要黑了,再找别的地方也来不及了。」

      风柔看了看,也意识到现在没有时间再找更好的地方了,于是同意了我的意见。

      我对着昏昏欲睡的小虎道:「小虎,快教我怎幺做冰屋。」

      在小虎的指导下,我们开始忙活起来。

      原来做冰屋并不很难,它只需要两种材料一种是冰块,一种是水。

      先把一些冰块切成如砖那样平均,然后把这些冰块砌在一起,在冰块之间浇上水,寒冷的温度迅速就会把水冻结成冰,从而使冰块之间,牢固的凝聚在一块。

      虽然说起来很简单,但是对我们来说却很难。

      想要敲开厚厚的冰层,切成冰块,必须要有利器,可是我们除了一双手什幺刀具也没有。

      想要有水,除了把雪融化成水,也只能打开冰层从冰层下面取水。水具到是有,可是冰层却未必能敲开。

      我一筹莫展,没想到风柔却有开冰的方法。

  • 名称:游戏王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17:0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