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之契约者超清

      雪熊闭上的眼睛忽地睁开,我大吃一惊,以为它尚有余力,却发现它只是儘量装过头去向洞口望过去。

      我和雪熊因为打斗的关係已经很接近洞口了,一阵寒冷的大风不断的从洞外吹进来。

      我下意识的转过头望去,惊讶的发现一只很小的小熊正躲躲藏藏的在洞口露出半个脑袋来,身上和脑袋上覆盖着一层雪花,它见我骑在雪熊身上,忽地双脚并用跑进洞来,趴在大熊身边,「呜咽」的叫着,似乎在招唤着我身下的雪熊。

      我身下的雪熊,勉强的张开嘴巴伸出舌头舔着小熊,仿佛在安慰小熊,让它不要担心自己。

      我眼睛旁边显示着小熊的资料,这也是一只雪熊宠兽,只不过是未成年的,战斗力为零。

      我马上明白过来,我身下的必然是一只母熊,这个小熊是它的孩子。因为小熊还小忍受不了饿,所以在饿了几天后,大熊冒着风雪带着小熊出来捕猎,在洞口嗅到我用雪洗猎物内脏的染着血的雪,又嗅到洞中飘出来的鱼香,所以就让小熊躲在洞口,它冒险沖去洞中抢食物。

      它后来见我向洞口走,怕我发现小熊,所以只追我一个人。

      看着两只熊相濡以沫,我有点下不了手了。

      风柔也被两熊之间的感情给感染了,轻声道:「放了它吧。」

      我知道她让我放了大熊,我苦笑道:「它受的伤很重,即便放了它,它出去也是会被冻死的。」

      话虽如此,我仍然收回了手中的光剑。

      小熊用嘴拱着大熊,好像在叫它站起来,大熊却无奈的只能儘量用舌头去舔小熊。

      我和风柔看着有些心酸,风柔有点苦涩的道:「它们太可怜了,咱们救救它们吧。」

      我望了一眼两只熊,道:「宠兽都是有智慧的,救了它们,它们一定不会再攻击我们,只是我不会救啊,你会治疗它的伤口吗?」

      风柔道:「它没什幺大碍,只不过身体被你穿出个洞,暂时没有大碍,只是动不了而已,如果能把血止住,让它们待在我们这儿,不至于被冻死,或者被其它的猛兽攻击,应该能好起来的。」

      我点了点头赞成她的意见,看着那幺可怜的小熊,我也不忍心伤害它。

      我和风柔齐心合力的把大熊给抬到洞里的深处,小熊胆怯却仍是犹豫着跟了过来,围绕在大熊身边,不时『恩唧』一声。

      风柔开始给大熊清理伤口,然后用一些背包中的急用药给它敷上,而它最重的伤口那个血洞也被她用兔子皮给缝上。大熊虽然意外我们怎幺不伤害它,但是望着我们的目光渐渐没了敌意。

      我坐在一边望着风柔手脚利索的给大熊整理伤口,忽然眼睛余光瞥见小熊崽坐在大熊旁边,一对黑黑的小眼珠直直的盯着火堆边的烤鱼,那是风柔没来及吃的那条。

      小熊崽嘴角挂着一串口水,不时吧嗒一下嘴巴,显然是谗极了。

      我觉得有点好笑,探身把那条烤鱼拿到手里。

      小熊崽的目光不觉得跟着向我手中望来,口水已经开始往地面滴。

      我故意把鱼拿到我鼻子边嗅了嗅,然后向它扬扬手,小家伙忍耐不了这种诱惑,下意识的把头向前倾着,伸长了脖子,突然一下子失去平衡,下巴磕在地面。

      它爬起来不断的舔着舌头,我揪了一块鱼肉向它抛过去。

      它望着眼前的鱼肉没有丝毫犹豫,扑上去,张开嘴一口吞到嘴巴中。然后意犹未尽的舔了舔,眼巴巴的望着我,等到我抛另一块鱼肉给它。

      犬狼似乎并不关心那只小雪熊宠兽,它只是盯着那只大熊,防备它突然站起来。

      小隼站在角落里,好奇的打量着那个小东西,歪着脑袋看我逗小熊崽。

      我用食物诱惑着那个小家伙,小家伙禁不住鱼的诱惑,犹豫的往前走了几步,忽然停住,又向后倒退几步。它不敢确定到我手中吃东西是否安全。

      为了坚定它信心,我又扔了块鱼肉给它,它最终在我循循善诱下,忍耐不住对食物的渴望,小心翼翼的来到我身边,试探着咬着我手中的鱼,见我没有反应,拖起鱼就跑。

      我呵呵乐出来,这个小东西真是个滑头。

      小熊崽安心的趴在大熊身边,两爪环抱着鱼,嘎吱有声的撕扯着鱼肉,吃的唾沫四溅。

      不一会儿,风柔那边也把大熊给安顿好了。身上的大大小小伤口都处理的很好。

      不过大熊仍然是不能动弹,看来我刚才那一记光剑令它受伤不浅。

      风柔转身取了几条冰鱼,切成小块喂大熊,也会不时的扔一块给还未能满足的小熊。

      我提醒她道:「咱们就只剩那点存粮了,如果明天再不能出去打猎,我们就得饿肚子了。」

      她有些抱歉的望着我道:「它受的伤不轻,为了能快癒合,必须得给它补充点食物,我们明天如果没有东西吃,还能忍一忍,它要是不吃东西,可能会死的。」

      我后悔刚才把它伤的那幺重了。

      为了发洩对自己的不满,我决定把小金丝猴宠的藏起来的果子都给挖出来,不能让我一个人挨饿,这个小东西既然是我们一个阵营,得陪我们一起挨饿。

      小金丝猴莫名其妙的看着我往它藏着果子的地方走去,它忽然紧张起来,倏地跳起来,跟在我身后,见我蹲下身开始挖它的果子,它顿时明白过来,「吱吱」叫着沖我跑过来,要阻挡我。

      犬狼蓦地一声低吼,立即打消了它过来阻拦我的念头。

      小熊崽傻愣愣的望着我们,不知道我们这边怎幺突然热闹起来   。

      风柔见我把金丝猴宠偷偷藏起来的果子给挖了出来,嗔笑着白了我一眼道:「连小宠兽你都要欺负。」

      话未说完,垂头丧气走往回走的小金丝猴宠突然瞥见小熊崽在看自己笑话,突然跳到小熊崽面前,甩手一巴掌打在小熊崽的脑袋上。

      小熊崽怔怔的望着金丝猴宠,张着嘴巴,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幺事。

      风柔不禁莞尔,摸了摸它的脑袋,笑道:「真是憨厚的小家伙。」

      小熊崽并不在意被打了一巴掌,愣了愣后,又抱着鱼吃起来,对它来说,只有食物和它妈妈才是最重要的。

      过了一会儿,我们开始睡觉了,有犬狼帮我盯着那只大熊,我并不担心大熊半夜趁我睡熟突然爬起来给我一熊掌。

      第二天清晨时,拳狼果然忠心的看着大熊呢,它趴在我身边,眼睛不时的睁开往大熊看一眼。

      我站起身,向外走去,我要看看今天的风雪怎幺样了,是不是适合出去打猎,我可不想挨饿。

      走到洞口,外面依然是颳风下雪,不过却比前几天小了很多,我估计好多动物都被风雪挡在家中饿了几天,轮到今天风雪变小,一定会出外觅食的。

      我决定出外打猎,捧了把雪洗洗脸,再吃两个果子,我带着犬狼和小隼走出洞外。我刚刚看了大熊,它今天恐怕还无能力行动,就算能爬起来,也没有能力伤到风柔。

      出了洞往北面走,风雪意外的渐渐小了,没走多久就发现一只野鸡在雪丛中用爪子拨开雪捡东西吃,见到我们惊吓的飞起来,却被小隼轻鬆的在空中打猎了。

      小隼的打猎水準越来越好了,这只野鸡刚飞到半空中,就被它给抓住,一使劲扭断了脖子。这只野鸡怕有个十来斤重,一下子就把我和风柔还有犬狼、小隼一天的口粮给準备好了。

      可是念及山洞里又多了两张嘴,只能继续打猎,小熊崽还好说,那只大熊,没有几十斤肉怕是没法让它满足。

      我接着往前走,再没碰见什幺理想的猎物,到是遇到了两次雪狼,在小隼的提醒下,我们有惊无险的避开了。

      雪狼都是成群活动,我们老弱病残还不是一个雪狼群的对手。

      绕过一个小山包往回走的时候碰到了一只野猪,可惜野猪跑的快,又力气大,让它给跑了。

      还好,在回来的路上,我们又掏了三窝雪鼠一窝鼹鼠一窝旱獭,也算是小有收穫,尤其是那两只旱獭,油亮的皮毛,身体吃的很肥实。

      这窝旱獭準备了充分的粮食过冻,挖开的洞里还有一大堆一大堆晒乾的草籽呢。

      带着沉甸甸的食物,多日来的阴云一扫而空。再加上这些鼠皮,缝在一起说不定能弄个皮毛褥子出来,那睡着可就舒服了。

      心里打着皮毛的念头,我和两只宠兽回到了洞里。

  • 名称:黑之契约者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54:0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