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秤超清

      每天我都要花大部分的时间去上课,回来后,我要更努力的来冥想,以便会有足够的暗能量供我两只宠兽吸收。

      有时候还要陪小虎,它就像是个孩子,依靠着我,太久不陪它玩,它会发脾气的。很多时候还要和邱雷一块做做实验。

      显然我要养活两只宠兽,必须花别人两倍的时间用来冥想。连续数天熬夜冥想,我已经筋疲力尽,就这样我的宠兽们才能只吃八成饱,我惟恐它们发育不良,只能更加努力的冥想。

      这天我又趁着午饭后的时间冥想,邱雷道:「你这样也太辛苦了,两个星期就瘦了十斤,再过两天,你恐怕得皮包骨头的模样了。」

      我无奈的歎了口气,道:「要是冥想把暗能量的恢复速度加快就好了。」

      邱雷忽然道:「你的话正好提醒了我,提高暗能量的方法有很多种,不止冥想这一种。冥想只是最基本的一种方法而已。」

      我被他的话镇住了,吃惊的道:「竟然还有别的方法吗?」

      邱雷得意的道:「那当然了,我们以亚超人为修炼目标的新人类就是通过增加自己的暗能量来达到提高的目的。如果我们的速度都和你这幺慢,亚超人又怎幺能和宠兽战士相提并论呢。」

      我从地板上一跃而起,抓着他道:「你怎幺不早说,快把你的锻炼方法告诉我,也好让我从每天睡眠不足的情况中解脱出来。」

      邱雷道:「我现在学到的是比冥想要高两级的一种增长暗能量的方法,我现在就交给你怎幺运行,要是有不明白的地方就问我。」

      我高兴的直点头,这真是如沙漠中降下的甘露,实在太及时了。

      两人殊不知,宠兽战士是无法使用亚超人的方法来锻炼自己的暗能量,只有通过最原始的方法来缓慢增加暗能量。

      因为宠兽战士的身体中,不止有自己的暗能量,更有宠兽的暗能量。

      宠兽的暗能量是有宠兽自己的意识的。

      更高级的增加暗能量的方法就是在人类意识的指导下,自身的暗能量在体内经脉中循环往复,同时和外界的能量进行交换,从而获得更多的暗能量。

      但是宠兽战士们,他们体内的宠兽的暗能量是决不允许有人来指导它们的暗能量,所以宠兽战士无法使用亚超人们的方法来提高自己。

      何况在我身体中有两种宠兽的暗能量,是更不可能使用这种方法的。

      我兴致勃勃的在邱雷指导下,引导着身体中所剩无几的暗能量循着身体的经脉开始运动。

      开始还比较顺利,暗能量在我的指挥下缓慢移动着,当运行到胸前时,忽然被一团能量给挡住,那是一团蓝色的能量体,挡在我前面,不让我的暗能量通过。

      几次试图努力沖过去都被蓝色能量体给挡住了,但最终还是被我强行突破过去,胸口的经脉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

      邱雷刚刚说,第一次运用这种功法会感到有一些痛,以后习惯了就好。我歇了会儿,等到胸口不怎幺痛了,再次指挥暗能量开始运转起来。这一次显然比刚才要顺畅多了,速度也快了些。

      没想到,暗能量运行到胸间时,又碰到了那股蓝色暗能量。

      这次蓝色暗能量好像比刚才结实多了,刚才仿佛是一大团棉花,现在则更为凝结,像是蓝色的水晶。

      我再次指挥暗能量强行突破,水晶被打碎,我的暗能量从中穿了过来,胸口显得更加疼痛。

      我停止下来,思忖刚才的事,我总感觉有点不大对劲儿。

      我问邱雷:「你运行暗能量到胸口间时,会有一团像水晶一样的暗能量阻挡你吗?」

      邱雷惊讶道:「没有啊,我身体中除了我自己的暗能量就再没有别的暗能量了。」

      我皱着眉头道:「每次经过这里,都会受到阻挡,通过去后会很痛,好像胸部被撕裂成两半。为什幺会这样,难道我运行的方法不正确?」

      邱雷道:「也许你运行错误吧,你是怎幺运行的?」

      我把自己运行暗能量的方法重述了一次。

      邱雷沉吟道:「并没有错啊,会不会是你胸口的宠兽的暗能量。」

      「哦,」我想起来了,小隼的文身就在我整个胸间和手臂上,那团蓝色的暗能量正好是小隼的暗能量。

      我刚才按照邱雷的方法运行了几圈,暗能量也没能增加多少,到是胸口疼的让人不能忍受。

      看来有必要和那个坏东西沟通一下,让它不要阻拦我的暗能量。

      我把它呼唤出来,小东西比刚出生时长大了很多,羽毛也丰满多了,精神抖擞,除了有点瘦,到也看不出营养不良来。

      小东西在屋内盘旋了两圈落下来,我抬起手,它两只脚爪牢牢的抓在我抬起的小手臂上。

      「哇喔,」我低呼一声,它还没有发育完成的锋利的脚趾像镰刀一样扣在我手臂上,让我有点疼。

      我心里想着,下次得作个皮护具套在手臂上。

      它扑腾了一下翅膀,身子在我手臂上挪了挪,先是打量了一下周边的环境,才歪着脑袋望向我。

      我伸手去摸它的脑袋,它突然打开翅膀猛的打在我伸出去的手上,锐利的眼神盯着我,似乎在责怪我不该摸它的头。

      我惊讶的望着它,在锋利如刀一样的眼神中有点发虚的感觉。

      这个小家伙真是高傲啊,我半假半真的对它道:「小东西,我供你吃供你喝,竟然不让我摸你。我抚摩你,是人类表示友好的方式。」

      小东西歪着头瞧着我,忽然甩了甩脑袋,好像对我不屑一顾,转头瞧别的地方了。

      屋里除了我就只有邱雷了,它歪着脑袋开始打量邱雷。

      邱雷被它瞧的浑身直冒冷汗,对我叫道:「兰虎,快把它收回去,别让它在盯着我了,我感觉自己仿佛成了它的猎物一样,真是太恐怖了。」

      这个小家伙自从那天孵化后,就一直蛰伏在我身体里,每日吸收我的暗能量壮大自己的身体。

      今天第一次出来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高级宠兽就是不一样,不但暗能量够强,还比一般宠兽骄傲。

      算了,还是把它收回去吧,意念动了一动,小东西就毫不留念的回到我体内。

      邱雷对我道:「它似乎瞧不起你这个主人。」

      我一愕,道:「宠兽也会瞧不起主人吗?那它当时为什幺要选择我呢?」

      邱雷耸了耸肩道:「可能当时它没有别的选择吧,所以选择你。如果你的力量不够强,让它认为跟着你这个主人是个耻辱,它就会瞧不起你,没看它都不怎幺卖你这个主人的帐。」

      我摸了摸脸尴尬的道:「是啊,我这个作主人的连让它吃饱的本事都没有,难怪它看不起我。」

      邱雷道:「把你的兽王召唤出来,看看它最近怎幺样了?」

      「恩,」我点点头,我刚好也想看看它,这个可怜的小兽王。我一直怀有一个期望,有一天会看到犬狼那只瘸了的腿突然好了。

      小兽王被我从体内呼唤出来。

      小兽王还是很瘦,这个应该跟它营养不良有关,毛色到是恢复了以前的闪亮,如同银丝一样光亮,却又柔软的如同绸缎。

      小兽王精神好多了,出了后,就来到腿边,蹭着我。

      我往它后退处瞥了一眼,那只脚仍是扭曲的虚在半空,显然还没有好。

      我蹲在它身边,抚摩着它,它也同样伸出舌头舔着我,表示对我的思念之情。

      我能感受到它对我的深厚感情,我一边抚摩它,一边想到,这才是我的宠兽,对我很温顺,像是好友,又像是兄弟。哪像刚才那个小坏东西,只是把我当作一张饭票。

      还是我的兽王好。

      邱雷打破了我和小兽王之间一人一兽的良好气氛,他眼馋的走过来,也要加入抚摩小兽王的行列。

      他刚一伸手,小兽王马上转过头去,凝视着它,喉间传出警告意味十足的低吼,纯真的双眸着迸射出慑人的寒星。

      连身上的银毛都竖了起来,虽然是一只失去力量的兽王,一旦发威,仍是气势不凡。

      邱雷吓的把手停在半空,不敢动弹一下,生怕会激怒兽王,惹的对方扑过来。他在小兽王的气势下似乎已经忘记了它早已失去了力量。

      我赶紧抚慰着小兽王,安抚它的愤怒。

      兽王虽然失去了兽王,但仍然有不可冒犯的自尊,它的身体只有主人才能碰,别人是不能沾到半点的。

      小兽王在我的安抚中,渐渐平静下来,变回温顺的模样。

      邱雷讪讪的把手收回,道:「兽王就是兽王,只看了我一眼,就把我镇住了。可惜它失去了力量,否则你凭藉这只兽王,肯定会成长为最强大的宠兽战士。

      不过你另一只宠兽也不差,四级中品的水準。现在四级的宠兽可是少的很啊。你真是走运。」

      我抱着小兽王,微笑着道:「我相信它终有一天会恢复它的强大,这只是个小挫折。」

      TO:kongdianbo,你这真是花了很大心思啊,雨魔在这里谢了,就沖大家的这个热情,兽王也得越写越好。

     

  

  • 名称:天秤超清
  • 时间:2018-11-05 19:32:0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