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虫之墓超清

      当先一人身着纯白布袍,纤尘不然;面上成堆褶皱如千年老树的陈皮,披肩的雪白长髮光洁柔顺,胸前坠着一串人的头盖骨串接而成的骨链,腰间的黄色腰带赫然便是人手指皮质缠绕而成,手柱一根极似拐杖的法杖,骇人的是法杖顶部竟是一个婴儿的面孔,小巧粉嫩的五官清晰无比,就连粉琢的肤色仍然鲜活,一抹诡异的笑容现于嘴角,久望之下,竟有眩晕的感觉产生,邪乎异常。

      紧随其后的是三名身着轻甲的战士,左右二人,头盔形状与普通原狼族的狼首盔并无二致,只是质地颜色略有不同,左侧战士身躯是三人中最魁梧的,狼首头盔为紫色金属所铸,手持一柄墨黑的月牙铲;右侧四肢孔武矫健的战士头盔淡青,衣甲颜色亦是如此,一把银白长矛熠熠生辉。

      而正中的战士并不是狼族的一惯装束,衣甲头盔与大夏军中所制出入不大,手中长刀依剑鞘的形状来看更接近倭寇的东洋刀,只是更宽更长,酷冷的脸上竟刺着一青色的狰狞狼头,从敌阵中匈奴将士对他的畏服眼神来看,他便是给我们「引狼入关」计策带来最大变数的匈奴主将了。

      我目光灼灼打量四人,鑒定术悄悄对狼族老头发出,狼巫师,暗黑系,等级68,魔法攻击1485-2234,物理防御1124-1876,速度640,闪避640,所有法术抗性30%,HP10800/10800,MP8500/8500,技能,衰老,瞬移,图腾祝福。这邪老头原来是狼族巫师,在敬奉神的部落,巫师的地位无疑最为崇高,被族人视为侍奉神的奴僕,神的使者,他们的话对族人来说便是金科玉律。

      在我打量他们时,八道炯炯目光也无一例外地凝在我身上!

      虽然我现在灰头土脸,却是厮杀双方衣甲最为洁净的一个,英雄套装无法磨损的属性让那些血迹无法在它上面依附,手中龙泉宝剑的正中黑线飞快流动,放出宛如来自地狱深处的阴冷气息,碧绿的剑身尺长剑芒闪烁不定,极欲嗜人,身旁傲气凛然,狂霸无比的麒麟天赐为我增添无穷气势,单看我的显赫行头不用猜便可确定我就是夏军中的主帅!

      似乎感应到了我的鑒定术,狼巫眼神突然闪过一道诡异的厉芒,鑒定术顿时失灵,无法获取身后战士的资料。

      「你就系(是)夏军滴(的)主帅?」妖异老头出声问道,语音虽是生涩,但柔和平静的语气却让人觉得亲切温馨,就如慈祥的长者在殷切询问。

      「不错!」我傲然答道,身陷重围,任务失败又如何,炎黄子孙的铮铮铁骨的威名断不能被我辱没。

      「偶(我)们原狼族尊狼为神,敬奉滴(的)系(是)它的强大和兇残,强死(食)弱肉系性(生)存的不夜(二)法则。勇系(士)系(是)偶(我)们敬重滴(的),雨(如)果……」

      「蝙蝠哥哥,这老头的发音这幺怎幺不……」小月忍俊不禁,俏皮地打断了敌酋缓慢怪异的语句,但打趣的话尚未说完,便被敌阵中几枝利箭射杀,化为白光消失,发箭的正是老者后面三名战士,兀自愤怒地高喝:「格格里雅……」显然小月娇笑打断狼巫的话在他们看来是对狼巫极大的侮辱。

      迅若流星的箭枝让我未来得及作出任何反应,最疼爱的小月便已香消玉殒,操你大爷的!龙泉宝剑愤然挥出,无匹的剑气,将面前四人全数笼罩,悲痛喝道:「将士们,跟这些狗日的拼了!」

      没等我出声,大山早已怒然杀出。虽然早有明悟,若小月坚决留下,死亡是不可避免的,但自己溺爱的小妹突然被杀,大山心底的怒火如火山般喷发,心疼和自责噬咬他那颗坚强的心。

      于副将战到此时,手中仅余一柄大斧,用惯了双斧一时无法找到合适兵器,只好用一把朴刀暂时代替,在我怒喝出击的刹那,全身金光暴闪,片刻后摇身一晃,身躯骤然变大,高近两米,手臂粗如铜柱,迸裂的铠甲纷纷从他身上掉落,紫铜色的块块肌肉如钢铁般结实,这便是他的技能「狂化」,挥舞着随之变大的武器如饿虎般向敌人沖去。

      康守将激战中右臂被敌人劈断,脸色苍白无比,在我喝出冲锋后,左手握剑,脚步踉跄地杀向敌人。

      两百多伤痕累累的大夏将士没有丝毫犹豫,高喊大夏冲锋口号沖向了密密麻麻的敌人。

      狼巫距我不过十米,首当其冲。龙泉宝剑如怒海蛟龙刺向他的胸膛,天赐的冰咆哮虽然对boss无效,但成片冰雪还是可以扰乱敌人的视线。

      眼看剑锋就要触到他的衣袍,狼巫法杖的从婴儿小嘴突出一片粉红迷雾将我笼罩,我的速度瞬间缓了下来,力量渐渐从我肌肉中退却,身前的狼巫蓦地从身前消失,苍白的辅助法术光辉立刻照临三个向我截杀而来的战士。

      身中狼巫的「衰老」让我所有属性降至正常状态的50%,三把锋利冰冷的武器封锁了我的闪躲方位,齐齐袭向我的要害部位!一侧的天赐也被「衰老」波及,被无数的狼军围困,自暇不顾,眼看就要被敌人弯刀碎尸。伙计,可以做到的,你都已经做到了最好!我无视三个boss的刀枪,腾手将天赐召回。

      有心杀敌,无力回天!我内心无比绝望!圣洁温暖的白光在我身上闪过,衰老的负面影响顿时消除,小雪的「净化之光」适时降临,超常的速度回复过来,疾风步运出飞快后撤。敌人算准我速度和反应角度而围杀的武器顿时落空,幻象分身斩的冷却时间已到,三道分身及时迎上疾追而来的三名敌将,为我赢得了宝贵的喘息时间。

      「啊,臭色狼,死色狼,我骗你的,我没男朋友,陈勋是我表哥,我……,啊!」

      听到这熟悉无比的口吻,熟悉无比的声音,我回头看到的却是让我伤心欲决的一幕,小雪胸口插着一根明晃晃的利箭,紧接着铺天盖地的狼牙箭彻底地将她吞噬,硬生生地掐断了她幽怨委屈的诀别。

      面对反扑过来的二百多夏军,敌人不给我们丝毫机会,惨叫此起彼落,一个个成为悲壮刺目的刺猬,大山的大斧刚刚砍倒一个敌人,下一招尚未递出便被漫天的箭羽淹没。

      康守将挣扎的步伐,还未接近敌军已被数十利箭将身体穿透,临死前以剑拄地,身躯摇摇晃晃却始终没有倒下,仿佛在向敌人怒诉,他可以被杀死,但不可能被打倒,一缕英魂就此湮灭。

      于副将狂化后防御大增,无视如蝗箭雨,饿虎扑羊般杀入敌群,一斧一刀急速舞动,敌人的肢体器官便随着他的脚步移动而翻飞,直到身中狼巫的衰老,无力冲刺后,掷出双手武器后为敌人弯刀分成点点碎肉。

      心爱的女人和亲密的战友一个个在我眼前惨死,我的心仿佛被万千铁钩撕裂,血液被满腔愤怒和悲愤激烈地燃烧,上沖的怒火充红了我的双眼,眼珠似欲迸裂,夺眶而出!

      手中的龙泉宝剑似乎感受到我的悲痛,发出「呜呜」的尖锐声响,宛如骨头摩擦的声音,剑身中央的黑线迅速扩张,瞬间便将剑身一面全部浸黑,阴森的气息无形中四散蔓延,剑身碧绿的一面,龙泉宝剑浩然剑魂跃然滚动,阵阵清越龙吟透剑而出,与那呜呜异响混在一起,变得异常刺耳,极大地消磨人的意志承受力。

      香蕉个芭辣的,我仰天悲啸,顶开龙盾,猛运随便,撇开暂时被三个分身缠住的敌将,不顾一切地往敌军中对三个幻象挥舞法杖的狼巫。

      离狼巫尚有两丈,感受到龙泉宝剑传来的感知,脚尖猛地点地,拔高身形,无视身前数十名敌人,龙泉宝剑淩空劈出,意识将狼巫锁定,碧黑混杂的无匹剑气滔滔不决从剑身涌出,在狼巫脸色变成土灰时,剑气掠过之处,数十敌军面容扭曲,手中武器纷纷掉落,死死地掐住自己的脖子,像是被无形的手暗中掐住一般,顷刻间头顶冒出一缕黑烟,身形便委顿下去,瘫倒在地,没有了声息。莫非这便是「百魂蕩魄」?!

      有了数十道黑烟的加入,翻腾的剑气欢跃无比,尖锐的呜鸣越发刺耳,直往狼巫奔去。

      面对呼啸而来的剑气,或者是说冤魂,狼巫面无血色,白光一闪,用瞬移遁去,但移动的距离有限,黑青的冤魂流迅疾无比地追蹤而去,所过之处成片敌人倒下,死状恐怕异常,七窍流血,更有甚者眼珠爆裂。

      迅速壮大的滚滚冤魂吸引了战场上所有敌军的注意,见过冤魂的可怖,无不骇然失色,而神的使者无计可施,自顾逃窜,更让他们恐慌无比,大规模的骚乱在敌军中蔓延,死命地逃窜,惟恐冤魂将自己缠上,拥挤的敌军一时哪能疏散,互相践踏而死的不计其数。

      「雅格安拉……」狼巫面对骚乱的人群,高举法杖,图腾祝福给自己加上,耀眼的光辉与他纯白布袍配合发出的圣洁气势让人不敢逼视,而狂乱人群在他的高呼声中渐渐平静,纷纷面向他跪立,顶膜礼拜。

      汹涌的冤魂潮流向他直沖而去,狼巫面上现出视死如归的坚决表情,口中兀自念叨不停,安抚两族的将士。

      不会吧!眼见冤魂即将追及狼巫立身之处,将他吞噬,不想离他不到半米时嘎然而止,就这幺消散得无影无蹤,技能的持续时间到了?!

      「呜呜……」熟悉的大夏冲锋号角是我龙盾消失,面对呼啸而来成千上万的箭羽时听到的最后声音。

      我终于挂了!死亡的刹那我没有痛苦,没有恐慌,虽然任务失败,也许接受惩罚后,我又将一无所有,但我结识了这幺多生死相随的朋友,深刻感受到了大夏军人的铮铮铁骨和赤胆忠心,我相信:信念不灭,大夏永存!

  • 名称:萤火虫之墓超清
  • 时间:2018-11-05 18:50:5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