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超清

      面对成功渡过清河,呼啸而来的敌骑,我没有下令追击后撤与援军回合的残余狼骑,阵型散乱与敌人新力军交战,败亡只会更快,回望紧紧追随在我身边的大夏铁血军人,长时间的厮杀让他们浑身血污,一个个直如从地狱中爬出来专收割敌人灵魂的死神,脸上的表情无法分辨。

      他们的双眼射出的是熊熊的怒火,能将一切敌人吞噬的仇恨之火,战友惨死,家园被侵,男人的尊严受到了严重的挑战,极大地激起了他们的愤怒,紧握砍钝了的刀枪,只待一声令下,便要冲上去将敌人撕烂!

      我激动不已,即欣慰又痛心,多好的一群将士,尽忠职守,忠诚不渝,今天却要在我的带领下走向一条没有回头,也不允许回头的绝路!好男儿,当保家卫国,征战沙场,虽死何悍?

      我笑容凄凉道:「大夏的好儿郎们!对面便是数倍于我们的敌人,沖上去我们可能永远也回不来了,大声的告诉我,你们害怕吗?!」

      「蝙蝠,下令吧!」大山面上挂着两行虎泪,激动异常,原本鲜亮的衣甲此时已破旧不堪,身上的护腕和护肩皆已不见,显然是战斗中耐久降低太块,为零而破损了。

      「保家卫国,死而无撼!将军下令出击吧!」于副将双眼血红,激动地向我请战,右肋铠甲破损处露出一道伤可见骨的伤口,身上衣甲仿佛中血红的染缸中浸泡过,分不清楚哪处是自己的鲜血,哪处是敌人的血,头盔被削去的羽翎部位,尚有一块嫩白的软物,仔细一看分明就是敌人的脑浆,左手的斧柄已少去一截,两把巨斧的刃口都已打卷。

      「保家卫国,死而无憾!请将军下令出击!」七千多将士的巨吼直沖云霄,惊得正在酣美进食死尸的秃鹫慌忙振翅高飞,几根悠然掉落的灰羽为这血腥战场平添几分凄凉!

      我望着一张张热切愤怒的面庞,心中一痛,龙泉宝剑斜斜一举,热泪盈眶竭力吼道:「杀!」我们再也没有退路,身后便是一望无垠的原野,成千上万个繁华的城市,无数的华夏平民,我们便是守护他们最后的防线了!

      凄惨的叫声在我身边此起彼落,敌人如法炮製我们的战术,也许这是他们自己一贯的战术,骑兵冲击,后排弓箭手散射冲锋的敌军。看着身旁一个个倒下的士兵,我心如刀割,二十米的距离在一万多敌人劲箭的射击下,七千人已不足五千。

      天亡大夏,天亡我也!龙泉宝剑含恨出手,毫无花俏,一个简洁的突刺,在我全力施为下将迎上我的敌骑刺个对穿,天赐感受到我的悲愤,火焰利爪将狼驹撕成两半,一人一骑消失在我面前。

      威压、冰咆哮已成我与天赐的组合技能,在天赐的高速下,我在两军交战的阵线来回奔走,威压和冰咆哮不停施在敌阵中,压制敌人的火力。

      可是在敌人巨大的兵力优势前,我的努力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敌人嫺熟的合击之术丝毫不比夏军的差,两个或多个围杀敌骑一个将士,刀尚未刺入敌人体内,背后便被敌人的弯刀捅入。

      我军的伤亡在急剧增长,可是敌人的伤亡也丝毫不比我军少,早已立下死志的大夏将士,现用了从敌人学来的「野兽」战法,临死前必定要拉一个作垫背才会瞑目,与敌偕亡是他们临死前的唯一念头。

      清河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向东流淌,经历的岁月,见证的沧桑也不知几何,清澈温驯是她的最为世人称道的地方,无数年头叠加起来的汙物恐怕连一个垃圾桶也装不满。

      可是今天,清河哭泣了,不知是在为自己被人玷污哭泣,还是为世人无休止的杀戮哭泣,河水的鲜红持续不消,下流区域的河水皆是触目惊心的红,不断涌入的滚滚血水让清河起了波澜,漫过了河堤,染红的两岸黝黑的沃土,垂入清河的树枝不时可以拦住一两截残肢断臂,甚至是怒目圆睁的可怖头颅,清河已经彻彻底底的成了血河!

      南敦平原临近清河和雨花森林的一片不大区域,此时完全成了人间炼狱,遍地的残缺不全的尸体,四处横死的坐骑,已经让人寸步难行,战斗的双方不得不离开坐骑,徒步厮杀。

      七千士兵此刻已不到一千,敌人的攻势依然兇猛,不死不休。望着身边越来越少的亲卫队,与我并肩作战的天赐前肢在地上一踏,前方地面立刻冒出五组数量众多的藤蔓,缠住数十个敌人双足,让其动弹不得,倒刺附带的毒液立刻注入他们体力,蔓延的毒素顷刻间便让敌人变得油绿。

      这便是天赐的40级木系技能「妖藤」,召唤五组带有毒素伤害的妖藤,缠住敌人持续伤害,每秒毒素伤害100,可以同时攻击多个敌人,只是持续时间只有15秒,而且妖藤脆弱异常,仅有800HP,若在手未被困住前,只要将它砍开便消失了。在小规模的战斗中妖藤确实是非常不错的技能,至少能这种出其不意的藤蔓能引起对手的恐慌,打乱他们的阵型。

      自从出征以来,随便一直都未曾用过,我超常的速度也一直未得到发挥,现在就让你们见见什幺是鬼魅的速度,为死去的战友朵拉几个去陪葬,以为黄泉路上他们寂寞。龙泉宝剑宛如惊鸿一般掠过被妖腾弄得手忙脚乱的匈奴战士,仅剩一丝皮肉连接颈部的头颅喷出血柱后垂了下来,一声惨呼只能从断颈处发出,入耳的只是「嗡嗡」声响,乾涩沙哑无比。

      十数个被妖藤所困的敌人完全成了我练剑的活靶,下撩、上撩、刺阴、割喉,全是最简单最狠毒最致命的剑法,从死灵将军处领悟而来的招式在他们身上一一演练,没有怜悯,只有杀意,只有仇恨!

      「恭喜您领悟剑法真谛,基础剑法突破临界,达到大师级,奖励声望100。」系统的提示传来。

      「阿伟,通知亲卫队中辅助职业回城,你也跟他们一起回去,不听我命令以后就别叫我老大!」望着缓缓收拢战线,即将对我们完成合围的敌军,我对收回飞禽,挥舞银剑无比勇猛地砍杀敌人的阿伟焦急吩咐道,亲卫队只有大山、阿伟和几个辅助职业尚未挂回城,仅剩不到五百的夏军已用着不他们的法术支持了,很多时候他们的辅助法术刚刚加持到友军身上,他们已变成了一具冰冷死尸,再快的回血速度也不能救回被多个敌人秒杀的将士。阿伟是猎人,留在这攻击有限,只是无谓牺牲!

      「老大,啊……」阿伟激动异常,刚要转头回我的话,便被两把弯刀趁他分心的刹那刺入他的胸膛,化为白光消失。

      「所有将士向我靠拢!」我愤怒大喝,漫天的仇恨让我的血液在沸腾,青筋爆裂,阿伟这是第二次因我而死,他回程之前的坚决眼神让我读懂了他的心意:生死与共!但我现在不能失去理智,几个辅助职业因为给友军加持法术,处于战斗状态,是无法回城的。

      「陈勋哪去了!怎幺不带你一起回城?」我对小雪吼道。我们仅存的两百多战士围成一个防御圈,将数名辅助职业保护在内,四周缓缓围上的敌人见我们已穷途末路,无处可逃,无数双带着深刻恨意的眼睛凝视着我们,他们武器拄地,静静肃立,不知意欲何为。听说一些少数民族有用死敌的内脏祭奠死去的战士的风俗,莫非他们要将我们活捉,当作祭祀物品?

      七千将士几近全军覆没,但敌人至少也倒下了相同数目的战士,在如此劣势下,能拼掉一向以强悍着称的敌军如此兵力,这些死去的大夏将士足以为傲了。

      「陈大哥在雨花林中已经挂回城了。」小雪倔强地咬着下唇,眼红欲泣,就那幺幽怨地望着我默不出声。小月见气氛有些异样,小声替小雪答道。

      「小月,趁敌人还未发动攻势,劝劝小雪,你们赶快一起回城!」不能对小雪负责,一直让我心中隐隐作痛,内疚不已,面对小雪委屈怨恨的目光,我实在硬不起心肠再对她呵斥。

      「蝙蝠哥哥,其他事我可以听你的,但今天小月不要做逃兵,我要与你们生死与共!」小月一脸坚决道,另外几名队员同样无动于衷,神情无比坚决。

      「大山……」我求助地望向大山,希望他能说动小月,但看到的是大山一脸无奈的苦笑,但他的眼神分明流露出了几分骄傲。哎~头痛!

      「小雪,我不想你们受到任何伤害,听我的话,回城好吗?」我走近小雪身旁,细声软语相劝。

      「你以为你不想伤害别人,别人就不会受到伤害吗?那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你什幺时候真正地考虑过别人的内心感受?」小雪强忍泪水不让它流下,说出这些似是而非的话,旁人听了只当她是在抗议我让她们临阵退却,但我心里清楚她所指为何。

      「小雪,回去吧!免得你男朋友担心!」

      「难道要我回去,就只是为了让他安心吗?」小雪不甘地追问道。

      「我……」我正在不知如何措辞时,敌阵中让开一条通道,缓缓走出四人!正点子来了。

  • 名称:英雄超清
  • 时间:2018-11-05 18:45:5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