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布奥特曼超清

      面目狰狞的狼驹首先映入我们的视野,狼足急速迈动,速度奇快,狼族士兵是统一身着精緻皮甲,背挂硬木大弓,腰悬弯刀,头戴狼头骨盔,灰白的头盔遮住了他们的面容,长髮飘飞,难以判断是男是女,只有从他们的体型可以看出,其中相当一部分狼骑尚未成年。

      原狼族秉承了野狼小心谨慎的习性,急驰中紧拉缰绳,立刻将狼驹的迅疾的沖势煞住,平稳而又整齐,两万骑兵动作如出一辙,没有一丝骚乱,精湛的骑术和良好的纪律让我们自歎弗如。两翼奔出数十狼骑飞快探往雨花林周围,如此要害之地,凡有军事常识的人,必定会提防敌人设伏。

      片刻之后,侦察的狼骑全数归队,在我们悉心地清理下,他们自然难以发现蛛丝马迹!狼族大军开始策动坐骑渡河,离我们布置的陷阱区域不过数十丈的距离了!麦田中埋伏的将士全部屏住呼吸,谁也不敢发出一点响动惊动敌军。能否成功解除狼牙关之危,便由此役决定了!

      「老大,大事不妙!峪山关竟有其他外族涌入,人数大约一万五,装束与狼族有些相似,但坐骑是马匹,只比普通马匹高大一些,很像历史中描述的匈奴,他们似乎準备与峪山关内的狼军一起围剿我们假扮的伏军。啊,不好了,他们真的出动了!」阿伟惶急的资讯突然在这关键时刻传来。

      妈的,狼族一定疯了,一向独来独往的他们竟然联合其他种族入侵大夏,贪婪兇残的狼族怎幺允许他人分享他们的战果呢?此时我已没有时间细究他们结盟的原因,如何应付这场危机才是我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若他们发现峪山关附近的伏军根本不存在,用大拇指想想也知道中了我们声东击西之计。

      以他们的坐骑速度,赶到这边支援不用一小时,那时两军夹击,我们有可能逃过覆亡之灾吗?可我们现在如在弦之箭,不得不发,精心布置的陷阱,费心营造的战机若这幺放过,恐怕永远不会再有这种机会。更何况狼族侵入中原城市,将直接导致我的任务失败,我怎能不尽力狙击!哎~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我只将消息转告文聪,若大家知道我们处境如此糟糕,恐怕惶恐和混乱难以遏止,导致军心不稳。伏身旁的文聪看了消息,一脸苦笑,无奈回道:「放手一搏!」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如果一小时内能以微小的代价将这两万狼军的有生力量消灭大半,面对来援的敌军或许还有一点点两败俱伤的机会,这样至少可以让他们无力南侵!

      10米、8米、4米……,飞驰的第一排狼骑渡河后奔行不到二十米踏沖了我们精心布置的半月型陷阱区,数百狼骑在狼驹失蹄跌倒的情况下飞身摔出,平原上突然遭伏让狼族大军没有丝毫準备,第二排,第三排狼骑相继撞上了倒地的狼军,近两千狼骑人仰马翻,狼驹凄厉的哀吼,重物掉落的巨响,清脆的骨折声响成一片。

      后面煞住坐骑的狼军还未搞不清楚怎幺回事,成排的弩箭如飞蝗般倾泻而来,如此近的距离,又无盾牌格挡,大夏军中特製的破甲箭轻易地撕开狼军的皮甲,插入他们的身体深处,顿时血肉纷飞,惨呼连连,3000狼牙关弓箭手,弩弓齐发,中只是两轮齐射,落马的狼军彻底地成了刺猬,再也爬不起来。若不是他们反应异常迅速,飞速后撤,我们的战果肯定不止如此!

      「上马,杀!」我召出天赐,拔出龙泉宝剑竭力狂吼!

      一万四千从麦田中起身的夏军动作划一,齐齐上马,高举武器高声回应:「杀!」策马向百米外的狼军沖去。大夏军中治军甚严,军人的素质自然非同一般,若是在马下与狼族肉搏,他们岂能讨到便宜。

      「阿西亚!」整队后的狼军不顾如雨飞来的劲箭,狼啸般的冲锋号角响过后,高吼冲锋口号,悍不畏死地沖了过来,身形急速变动,多数箭羽皆落空。

      「嘭!」又两排狼骑倒下,敌人再损近两千狼骑。这便是文聪想出的「间隔陷阱」,如果陷阱都集中一处,只能陷住前面几排狼骑;但要是在前方陷阱处隔十数米处,再布置一片陷阱区域,敌人在确认遭遇的陷阱已经为死去的将士躯体填平的情况下,愤怒不已,肯定急欲杀敌报仇,断然不会想到不远处还有陷阱恭候他们光顾,十几米的距离他们刚刚策动狼驹达到最大速度!

      两军终于短兵相接,辅助职业的法术光环在前排战士身上闪耀,得法术加持,浑身肌肉似乎充满无穷力量,龙泉宝剑一个突刺便将一两狼骑挑落马下,-2580,-1698,连续两个红红的资料飘起,落地的狼军在天赐利爪下顿时了帐。最近与天赐的配合越来越有默契了,威压和天赐的冰咆哮不分先后的发出,身前一大片敌人步履艰难,被沖上的亲卫队手起刀落,斩落马下,无主的狼驹也难逃覆亡之灾。

      敌人的兇悍不得不让我叹服,两度受挫,士气却没有丝毫低落!狼军一个个红着眼疯了一般,锋利的弯刀疯狂劈舞,以微小的代价全歼他们只能是个梦想!好在敌人再遇陷阱时来不及调整阵型,此时狼军前排骑兵各自为战,由于是方型冲锋阵,后排狼骑在两翼被我们缠住的情况下,一时难以散开,发挥出全部的战斗力,混战之中,双方都有所顾忌,不敢轻易发箭。狼族士兵如割麦般倒下,兵力渐渐悬殊。

      我靠~他们真的疯了!竟然不顾前排战友的生死,搭弓齐射!狼军狠辣的利箭瞬间射落了一大批混战的士兵,其中半数皆是狼骑,而两翼的战线再也无法死死将他们困住,全线交锋在这广阔的平原上展开!刀来枪往,毫无花俏,都想将兵器刺入对方体力,没有同情,没有犹豫,没有伤感,漫天的血雾在飞扬,满地的残肢断臂,死亡人数在加剧,清河此时已经变成了血河,小溪般的血水兀自不知疲倦地注入!

      我与天赐的组合火力异常兇猛,左沖右突,所向披靡!小雪转投他人怀抱让我痛不欲生,我要发洩,我要杀戮!望着敌阵中身着火红轻甲,手持火红双刀正率领一队狼骑屠杀夏军如入无人之境的狼将,我龙泉宝剑一扬,指向前方,天赐心领神会,飞速冲刺!龙泉宝剑左挑右刺,死灵将军指点的直接简洁的剑法尽情施展,挡路的狼骑纷纷落马,片刻便杀入重围,顶开法力护盾,龙泉宝剑分出两道雪白新月直袭狼将,天赐的冰咆哮立刻跟上,将他周围的敌军全数覆盖。

      见我状若疯狂地冲杀过来,注意我良久的狼将早已蓄劲待发,左手单刀向我一掷,立刻化成万千小刀将我全身笼罩。右手单刀握住刀柄一拉,竟瞬间便成一把长有丈余的火红长刀。

      突然的变化,让我措手不及,飞快收剑架挡这些锋利的飞刀,只是它们数量实在太多,刺破法力护盾后,大多数都击在了我的身上,-11、-13、-17、-10……,一连串的资料飘出,足足打掉了我一半的HP,而狼将的大刀携雷霆之势砍来,丝毫不受冰冻影响。周围行动虽然减缓的狼骑也纷纷递出兵器,向我击来。面对如潮的攻击,我根本连喝药的机会也没有,孤军深入敌阵,就算打开龙盾,10秒后还是会惨死敌人刀下!

      哎,只怪我心里乱了方寸,失去了理智!此时,发现我受困的众战友,都离我数丈,有狼骑截主厮杀,一时根本难以突到这里救援!这不会是敌人早就设好的圈套吧?看出我是主帅,故意诱我深入!

      一阵白光在我头上闪过,如甘霖般恢复我的HP,又一个神圣的光环降临我的头上,加强了我的防御,数把武器同时将我击中,得辅助法术之助,终于没有将我当场秒杀,龙泉宝剑瞬间便将连名狼骑挑落马下,打开了敌人包围的一道缺口,不敢恋栈,分快策动天赐后撤。

      刚才救我命的连续两道法术分别是神圣女巫的「神圣之光」和「神圣之盾」,我突到有友军支持的範围,赫然发现小雪竟呆在前线。此时她没有放出被她唤为「白云」的独角兽,因为我早已吩咐过亲卫队中有飞禽的队员,战斗中若不是执行侦察或狙击任务,切忌召出飞禽曝露在狼骑的射程範围内,以他们精准的箭术,那样无疑为他们送上活靶!

      毫无疑问,刚才救我一命的便是小雪!其他的辅助职业队员都处在后方比较安全的地方,为冲锋战士加持法术,能在刚才在法术範围内将法术加持到我身上的,只有兀自艰难地挤在前线凝望着我的小雪,幸好敌人是优先选择攻击战士,不然她早已香消玉殒了。我挑飞两名狼骑,飞快沖到她跟前,大声责駡道:「你不要命啦!竟然跑到这前面,给我回去好好待着!」我望着后方搭弓频频射杀狼骑的陈勋,心头没由来地升起一阵醋意,暗责他没照顾好小雪!

      我说话的语气显然刺伤了小雪,狠狠地瞪着我,委屈的泪水在美眸中飞快打转,倔强道:「不要管!我去哪关你什幺事?」在如此紧张的战场竟然跟我耍小孩脾气,不听指挥,我刚要将她无情怒责,阿伟的头像急速跳跃,我打开一看:「老大,我在峪山关设伏地点等了半天,却不见狼族和匈奴联军到来,回去查看,他们已不见蹤影,而留下的马蹄痕迹,指明的方向竟是你们的交战地点!」

      天要亡我,望着尚存的狼军,我绝望歎道!狼军虽然只剩小半,但以他们的顽强兇悍,岂能一时半会将他们收拾,而我军的伤亡已经大大超出了我的期望值,阵亡的将士至少已达3500。

  • 名称:罗布奥特曼超清
  • 时间:2018-11-05 18:23:5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