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莲超清

      死灵将军见我「顺从」地拨出骨剑,强大的气机稍稍鬆懈,金黄目光的宛若实质般锁定鳄骨剑。

      一声龙吟划破沉寂的气氛响彻耳际,凄烈的声音竟然充满悲伤和仇恨,而就在这时,大殿瞬间漆黑一片,或者说只是我的眼中涌现了无尽的黑暗。漫无边际的黑暗仿佛来自地狱的深渊,这里面没有光,没有时间,没有爱恨,没有苦乐,心脏的跳动也在这黑暗中静止了下来,主宰这片黑暗的只有那身躯乾瘪的死灵,他就是这片天地的上帝,在这里他可以为所欲为。

      恐怖的技能製造的绝对黑暗,仿佛让我在无底度过了一个世纪,或者更久,直到夜明珠柔和的光芒再度传入我的瞳孔,各种感觉和情感才慢慢恢复。望着手中的半截残剑,我没有恐惧,没有意外,他在那不及眨眼的时间离给我带来的深深震撼已经让我的心完全麻木。这究竟是怎样的恐怖技能,怎样的恐怖速度,怎样的恐怖黑暗啊,我心中被种种疑问充塞。

      在我连一次眨眼都没有完成的时间里,他拨剑,出招,断剑,收剑一气呵成,这个过程中由始至终,我都没见过他手中有剑。面对实力如此恐怖的boss,挫败感都无从说起,他要杀死我简直比捏死一只蚂蚁都差不多。他不过是70级的boss而已,这他妈的也太离谱了吧,我心里狠狠诅咒,怎幺就这幺背!

      沉闷的龙吟再次响起,这次我看到了製造它的主人,一把漆黑如墨的巨剑从死灵将军的剑鞘中飞掷到我眼前,如削豆腐般没入花岗岩地板近一尺,剑身稳然笔挺,没有一丝晃动。

      再次不解地看着他的手势,竟然是叫我拨出巨剑。在我迟疑的当儿,手中半截鳄骨剑突然一空,已被他淩空摄去。死灵将军继续指着巨剑对我颔首示意。靠~这世界到底怎幺拉,莫非时空混乱,还是他的脑袋秀豆了!    不杀掉我这入侵者,还屡屡作出奇怪举动,若我是美眉,倒还可理解他要续拍《人鬼情未了》,可是我们两个是人鬼爷们……。

      啊!不对啊,我好像不能确定它的性别哦,古有木兰从军,最后还成为功勋卓越的女将军,莫非这位将军生前也是女性,死了之后她的第二性征才全部消失?想到这里,顿时感到阴风惨惨,毛骨悚然,大姐,做鬼你还风流,你也太不厚道了吧,还赠剑定情呢,休想对我威逼利诱,我对小兰的忠贞天地可鑒,日月可昭!

      既然我决定宁死不屈,以死殉情,绝不做女鬼将军包养的小白脸,豁出去也要跟她拼拼,死个痛快!我双手握住五寸长的乌黑剑柄,用力一拔,巨剑竟然纹丝不动。汗~今天还真是丢尽脸了!就连对面的死灵将军枯脸也有些许鬆动,不知道是在骂我,还是在偷笑。我深吸口气,暂时祛除了心中杂念,要是连把剑都拔不出,我这数百万玩家封的「第一高手」也太假了吧,保不准哪天会有人去消费者协会投诉,控告我是假冒伪劣产品。

      浩然心法在全身流转了一圈,总算让我恢复了些自信,双手猛力一握,浩然心法注入剑柄,疾运吸字诀。一声巨响,碎石如雨撒落在我周身,我连退五步方才稳住身形。灰土散尽,打量手中沉甸甸的巨剑,五尺剑身,双龙缠绕,剑尖弧线平缓,成一角度很大的钝角,浩然心法缓缓逼入,隐有青芒吞吐;宽有四指,剑刃厚钝无锋,却有血腥之气弥漫;剑柄处嵌有一鸡蛋大小宝石,色泽依然浑黑,触手有温热传来,手感极佳。真是一柄绝世好剑,正是我一直渴望的趁手重剑。

      对它扔个鑒定术,只显示名称为龙泉宝剑,其他属性未知!我高级鑒定术鑒定不出来的装备,起码是紫金装备以上啊,他一个70级的高级初阶boss,居然有这幺好的武器!不过也难怪,看他生前所居,死后所藏的场所均属规模浩大之地,想必以前一定是个功震朝野的大将军,也只有像他这种功勋显赫之人才能配有皇室所存的千古名剑。

      双手紧握剑柄,轻轻舞动,适应它使出剑招力度与角度,基础剑法的基本招式用它使出,显得得心应手,我们恍若相伴多年的战友,配合相当默契,它能了解我出招的意图以及变化,它的厚重,沉稳,以及与鳄骨剑都不曾有的血肉相连的感觉,让我感到无限欣喜,我爱不释手地抚摩它的每一寸肌肤,细心的程度不亚于多情少年爱抚情人,深深的迷醉,让我浑然忘却了一旁的死灵将军。

      死灵将军静静地看我舞剑调整状态,屈指轻弹半截骨剑,清脆的声音把我惊醒。嘿~剑的主人还在一旁虎视眈眈,我竟在幻想如何用它征战奇幻。正不知他要我如何处理龙泉宝剑,死灵将军出声示警后,残剑已破空而来。简简单单的平剑直刺,用他绝伦的速度和力度使出,却带有破空的尖啸,眨眼剑已划过10几米的距离,奔袭左胸,直指心脏!不愧经久沙场的大将军,狠辣的剑法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的花俏,完全追寻了战场上的直接和实用。

      仓促间,挥剑横挡。虽然剑身成功抵住半截骨剑,但威猛无匹的力道仍然透过宽厚的剑身,涌入我的体内,我的胸口如造雷击,半身麻木失觉,300多的HP顷刻不见。有没有搞错,没有使用技能,而且还被我挡住了武器也有如此的杀伤力!不等我作出丝毫準备,他的下一拨剑法如狂风暴雨般席捲而来,横劈,下撩,扫刺,竖砍,大开大阖,行云流水,只是剑招阴狠毒辣,招招不离要害,出其不意,攻我不备,各种意想不到的刁钻角度他都能随意出剑。

      我狼狈不堪地挡住他变刺为抖的骨剑,浩然心法的反弹对他毫无作用,他手中断剑一直粘在我的周身要害,我手忙脚乱间已不知吞下了多少血瓶,而他的攻击仍然连绵不断,无休无止;看似弱不经风的枯瘦身躯,如轻风般无形无迹,简单的步伐在他的闪藤间变幻无常,速度快过我随便加成的步法不止一筹,我手中巨剑硬是没有在他身体上留下一道伤痕,哪怕是他的手指也没让我碰过一次,若非他的剑招间没有蕴含一丝杀气,面孔也未现出任何得意与张狂,我恐怕早就携剑而逃,就算命丧他的剑下,也好过被他猫捉老鼠般的戏耍。

      再次摸向背包,不由一阵苦笑,血瓶已经耗尽,只剩不到一半的HP恐怕挡不住他的两剑就得成为他的一族。哼!不管你是戏弄我,还是别有用意,我今天迟早都得命丧你手,要死也死得轰轰烈烈些吧,就当死敌间的生死搏斗。我抛开一切杂念,不在畏首畏尾,疑神疑鬼,浩然心法全力施展,暖暖地滚过心头,让我瞬间冷静下来,心如止水。

      死灵将军显然也感受到了我的变化,竟裂嘴露出了笑容,虽然难看是难看了点,却有几分欣慰的模样。拨开他的横劈,全力施为下的浩然心法第一次撇开了他缠人的骨剑。我得势不饶人,剑锋顺势下撩,虽然被他轻鬆挡下,但这毕竟是一个突破,我的第一次还击。

      他的笑容更浓了!攻防渐渐有些平衡,不在是我一味的挨打防守,而是各有攻防。他所用的剑招本来就是基础剑法的经过改良而来,与他交战近半小时,加之与铜像战斗时的领悟,不知不觉中我的剑招竟渐渐融合了他经过万千战斗洗礼的招术精华:实用,简约,随意。

      不知是死灵将军刻意退让,还是我的剑法确实有了质的飞跃,防御出色,我血瓶用尽后,HP再未下降。而我与他战斗的心态彻底地改变了,不在有愤怒和烦躁,就像是师徒两个在切磋递招,一个仔细地使出自己的绝活,速度太快怕弟子领悟不及,太慢了又达不到效果;另一个专心观摩,对师傅的招式、步法、招式间的衔接的精妙之处不敢有丝毫遗漏。

      我慢慢对这个不知何原因死后仍不肯安然逝去的死灵将军生起了敬意,他刻意压抑自己的实力,与我过招,绝不是刻意刁难戏耍,分明是要指点我的剑法。我岂能辜负他的良苦用心,全心全力地发挥自己的实力。学生的进步才是老师最大的欣慰。

      将军断剑格开我的重剑,侧身一记下撩式出其不意递出,迅猛的剑招毫不留情,若不能成功防住,它一定会钻入我的体内。此时我状态正佳,对他的攻击方式已是非常熟悉,毫不惊慌,沉剑下切,封住他的去势,回剑直刺他的胸膛,虽没有他的恐怖速度,但时机的把握恰到好处,迫使他不得不撤剑回防。

      「哢嚓」,骨头断裂的声音竟这幺突兀的响起,看着缓缓倒下死灵将军,我没有丝毫的心理準备接受这个事实。「叮」无力握住的断剑不甘地从他手中滑落,我的心也仿佛从万米云端直线掉落,摔得支离破碎。

      「不!」我悲恸大叫,「怎幺会这样,怎幺会这样?!明明是很简单的剑招,就算你闭上眼睛也不可能被它刺中!为什幺,你告诉我你为什幺不躲闪!」你知道吗?我已默默把你当作师傅,你为什幺选择这种方式结束你的生命,你这样会让你的弟子一辈子都感到内疚的!我抱着他毫无肉质感的身体泪流满面。就在我挥剑刺向他胸膛的那一刻,没有出现他意料中的架挡,竟然是他挺胸向前,毫无阻碍地龙泉宝剑迎入了他的心脏。

      黑色的液体从他的伤口缓缓流出,未到地上已化为黑烟消散,而他伤口周围的枯乾皮肉在一点点消散,继续变成液体蒸发。

      「师傅,你要挺住啊!」他无力的双手拉住了我的右手,阻止了往他口中灌注蓝瓶和的大力丸。他面容安详,欣慰的笑容没有一丝牵强,瞳孔发出的金黄目光竟是那幺的慈祥和安宁,静静的握住我的手,指指胸前吞噬他生命的龙泉宝剑,从他的勉强作出的手势,我明白是要让我好好使用。已经回天乏力,这是他的遗愿,我含泪点头答应。

      他收敛脸上的笑容,慎重指指大殿上那道华贵的木门,用尽最后的力气拍拍我的手背,终于撒手而去。我升级的白光就像是在为他送行,一位我不知姓名,不知年龄的师傅就这幺离我去。

  • 名称:红莲超清
  • 时间:2018-11-05 18:02: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