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超清

      陷阱屠象虽然对升级速度有了极大的改善,但这并没让我感到满足,我的奇幻之旅不再是单纯的为了谋生,证明自己的正确选择,从小兰父亲遣人警告我的那天起,我的人生奋斗目标已然发生改变。我要开创一条辉煌的道路,他们清楚地知道,小兰的眼光是无与伦比的。风风光光的迎娶小兰,从那以后,就在我心底扎下根。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冲击人物风云榜简直无足轻重,我要做的是用自己的努力去赚钱,让自己的财富充实起来。我知道小兰根本不在乎这些,可是一个男人应有的尊严,怎幺允许心爱的女人受到一点委屈呢!即使是来自她老爸的压力,我也要为她分忧解难。

      PK事件后,星锐集团如约给我的银行帐户汇入了80万,加上兑换游戏币,除去汇给父母汇去5万,累计已有近百万存款,如果选择一个普通人的生活,勤勤勉勉,兢兢业业,只要不突遇天灾人祸,这辈子倒也可以衣食无忧,平凡非吾愿,富贵险中求。

      好说歹说,打发了小雪与阿伟他们继续屠象的损业,我带上药品,踏上了遗忘废墟的征途。凭我的直觉,死灵将军的强大气势绝对不是一个高级初阶的boss    所能拥有的,前两天从死灵大军突围后,一直对他念念不忘。这次没有后顾之忧,即使再遇邪气沖天与他的狐朋狗友,以我的实力,全身而退,绝非难事。

      废墟人影稀少,四周走动的皆是动作生硬死灵生物,或许是玩家们被论坛上报导的恐怖死灵大军所骇,没有人敢向有着数百小第,自身实力莫测的死灵将军叫板。挑翻几个窟窿在地,微微有些气喘,鳄骨剑传来的熟悉感觉让我心里感到塌实,但面对众多的死灵生物,无力感渐渐滋生。

      我忠实的好伙伴啊,从20级征战到32级,你一直默默追随着我,不离不弃,不屈不挠,其间不知饱饮了多少敌人的鲜血,为我赚回了多少声誉和财富,你是最坚实可靠的战友,今天你倦了吗?还是我心底强烈的渴求达到更高的境界而对你倦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作为一把20级的武器,所有你能做到的,你都已经做到了更好,放心吧!你随同我出生入死,我绝不会让你屈辱在他人之手,即使你从我手中光荣退役,我仍然要把你在心中携带,永远的保存。

      渐渐地清掉了路上游蕩的死灵,三个一组的死灵让我吃尽了苦头,好在我準备充分,耗尽了1/3的血瓶后,终于杀到了广场。广场仍然深色花岗石板铺地,石棺依旧在,只是守卫非,军容鼎盛,军纪严明的死灵大军已经消失无蹤,就连石棺旁森然的十二守卫也不复存在,只有棕色的大理石棺伴着孤独水池在的风中凄凉静立。偌大广场鬼影不见,残骸无蹤,诡异的死寂带来的沉闷让我感到烦躁和压抑。

      莫非死灵大军就这幺无声无息地放弃大本营,转移他处;或是死灵将军有了新的战术布置。脚下石板稳然无异,石棺寂然不动,无从看出任何不妥。我小心翼翼靠近石棺,随便暗启,手中骨剑因源源不断的浩然心法流转,发出苍白的剑芒,平添了几分威势。步步为营走近石棺,却未发生任何异常响动,眼前坚硬冰冷的大理石棺显得肃然雄奇,石棺周身没有一丝罅隙,若非见过死灵将军出自何处,根本判断不出这是一具中空的石棺。

      我深吸口气,阴凉的空气驱散了胸中的沉郁,提剑谨慎地敲击棺身,依然没有动静。剑交左手,右手运出浩然心法用力前推棺盖,只要打开这块石板,所有的奥秘都将现出庐山真面目,淡淡的恐惧在强烈的好奇心下黯然退去。

      「轰隆隆……」就在石棺打开的刹那,我瞥见了石棺内竟然空空如也,而靠近水迟的一面竟是一扇石门,一排黑色箭羽迅疾射出。如此突然的袭击,让我的大脑根本没有任何时间作出反应,密集的箭枝即使有随便辅助,恐怕也难逃其攻击範围。

      在千钧一髮之际,出于现实中逃生本能,我淩空后翻筋斗,尖锐的箭羽带着冰冷的气息贴着我的胸间飞速划过,浩然心法的运行,让我的动作轻盈灵活,排排箭雨穷追不捨,刺穿了我停留过的地板。几次翻腾后,险险地避开了第一波箭羽。不敢停留,随便后踏,远离了石棺的範围。

      四、五分钟后,断断续续射出的箭雨终于沉寂了下来,此时我原本立身之处的方圆十五米範围,密密麻麻地布满钢箭,锐利的箭羽竟然直透坚硬的花岗岩地板达两三寸,若是被这种箭枝命中,薄弱的肉身恐怕会被轻而易举的透体而过。若非我见机的早,此时早已成为刺猬一族向阎王报到,还好未带上阿伟他们几个,不然以他们的速度定然全数命丧于此。这幺歹毒、恐怖机关,一触即发,即使你有千军万马,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也很难有人在这大範围喷射下倖存。

      此时机关已破,但我没有丝毫欣喜,布满箭枝的地板已无立锥之地,叫我如何渡过这十几米的距离进入地下室,有这幺严密的机关保护,里面若没有奇珍异宝,打死我也不相信。兴许里面收集了古堡主人的全部财富,只要我能成功发掘,哈哈……。哎~现在只有望宝兴歎。

      无聊中,拔出脚下一支箭羽,只见这种灰色金属所制的箭枝,箭身长近三尺,轻便坚实,大力折柔仍能保持箭身的刚直,尾羽柔韧,多次拉扯仍然完好无损。看这箭身的质地应是合金打造,并掺有钨钢,这样才能保持它的轻巧而又可承受巨大冲击力。圆柱形箭身有三道细槽,分别从三菱形的箭尖分出,这种构造应该是血槽,只要它命中敌人,三道血槽就能持续放血,加深敌人的伤害。

      同样质地的合金箭头刻有两个已经模糊的篆体,依稀可辨出是「大夏」二字,这些竟是军用箭枝!须知我们中华区奇幻里的国名正是华夏国,而很多NPC简称她为大夏。这死灵将军生前究竟是何身份,一道机关竟有如此手笔!真的渴望揭开他神秘的面纱。

      鑒定术查看手中合金箭,破甲箭,使用等级30级,敏捷需求35,攻击力32-48,发射速度提高10%,对重甲伤害额外加成10%。我靠,这绝对是战争中专门对付重骑兵而打造的精品。更让人吃惊的是,它竟然没重量显示,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这箭虽然轻便,但拿在手中还是有分量的啊。把箭存入背包,负重未有任何增加,原来如此,是指它不占负重。虽然破甲箭,可当作战利品带走,可100格的背包空间你能奢望我带走多少。即使带有箭袋,对上万的箭羽也无可奈何啊。

      如此精良的箭枝,售出就是大把的金币,弃之不舍,装之不下,真是让我头痛万分。如果就此离开,被其他玩家发现,上万箭枝等于拱手让人。哎~望着手中破甲箭束手无策。如叫阿伟带箭袋装运,他回城赶来,恐怕没一小时弄不好,等他到来,黄花菜都凉了。算了,能装多少算儘量装多少,剩下的收集起来,先藏在一个隐蔽的地方。

      咦!手上几枝破甲箭放入背包后,竟与先前的箭枝叠加在一格,负重也未增加。意外的发现让我欣喜若狂,飞快拔箭丢入背包,手脚之灵便创下了我的个人记录。不到一小时,满地的箭枝全部纳入了我的背包,500枝一格,每格负重为10,8000多枝破甲箭箭被我不到20格的空间给全部消化了,现在的我绝对是一个移动的小型军械库。

      清除了箭羽的障碍,我谨慎地踏入了森然漆黑的地下墓室,为了保护此处的秘密,我点燃从系统购买的火把,推上了棺盖,墓室通风良好,倒也不显得沉闷。进入洞开的石门,赫然发现机关装置,喷射破甲箭的器械正是眼前分列两排的16台箭羽发射器,它们的外形竟与二战时简易的破击炮大同小异,只是炮管更为粗长,蜂窝般的箭孔一次可以发射上百枝箭羽。

      发射器的填充装置结构比较複杂,一个直径4米的铁制轮盘式连着一粗大的钢轴,钢轴下方是一排水轮,宽阔的叶片直如蒲扇,水轮依靠流水的推动提供刚轴转动的动力,箭枝放入轮盘就可自动填充。简易的装置,利用地河的水流,设置出如此完美的机关,他们的想像力和创造力实在让我歎为观止。

      发射器的触发装置正是设在墓室石门之上,当石门在棺盖的牵引下,缓缓张开,而它埋于地底的部分也随着慢慢收拢,原本堵塞的水道顿时通畅,有了水流的冲击,水轮开始转动,进而发动了整个装置。

      机关阵地后,是一条长长的甬道,幽深蜿蜒,一眼难测他的深浅,古老的石壁蛛网蔓延,沧桑凄凉,与废墟的惨垣断壁互相唱挽。静穆的甬道每隔10米铸有肃然的铜像,最先看到的是分列左右的战士,手持长戟,甲胄澄亮,身躯魁梧,表情坚毅,让人肃然起敬。仕女铜像与战士铜像交替出现,宫装仕女,容貌秀丽,衣带翻飞,栩栩如生。

      两个铜像的中间石壁装有油灯,当燃烧的火把靠近油灯后,熄灭多年的油灯蓦然闪现火花,深藏地底多年后重新散发了它们的光华。铜像在浑黄的灯光照耀下熠熠生辉,朦胧中他们似乎都鲜活了起来。刚準备继续前行,就在这时,异变突生,两道劲风袭体而来,冰冷的杀气几乎瞬间冻结了我的心跳,而眼前的两个巧笑倩兮的宫娥也在这时露出狰狞面孔,纷飞的彩带,眨眼间已裹住了我的双脚。心中惨叫:吾命休矣!

  • 名称:傻超清
  • 时间:2018-11-05 18:01: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