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ldil超清

      由于「8•03PK事件」影响过大,奇幻官方迫于压力,宣布中华区伺服器关闭一天,彻查此事,明天将把事实真相公之于众。

      而我这个当事人,心中无愧,对于奇幻官方的任何处理结果,我都能坦然接受,我相信奇幻的智慧主脑不会被那些故意找碴的居心不良之徒愚弄,她一定会还我一个公道。自从开始了奇幻之旅,闹钟定在了每天早晨的6点半,一改大学时赖床的习惯,难得今天奇幻给我们「放假」,我也让自己好好休假一天,温存一下自然醒后,浑身懒洋洋的舒泰。

      八月的阳光火辣火辣,畅通无阻地透过我刻意洞开的窗户铺在了我的脸上,通透的亮光晃得我睁不开眼。临近中午,也该起来吃午餐了。抓过枕边手机,开机后竟有10几个未接电话,N条短信,都是来自小兰和小月。不知小兰从何处得知我现在的处境,身陷是非旋涡受不住那些流言蜚语而深深担忧;小月短信也是安慰之语,怕我在巨大舆论压力之下,难以自如。

      如果她们知道我若无其事地睡到中午,表情一定会非常可爱。大学期间我已经过严格训练流言的抵御力,那时的我饱受非议,可我依旧我行我素。我好,他们嫉妒,我不好,最多也就给他们多添奚落的谈资,他们说三道四影响不了我做任何事,我又何必庸人自虑,自讨没趣呢!

      「张叔,我好长时间没舒舒服服地吃过一顿了,中午一定要尝遍你的拿手好菜!」每次晚起,早餐都与午餐压缩在了一起。

      「你一个人能吃那幺多菜吗?」张叔身旁一个正在洗菜的女孩好奇问道,声音如幽谷莺啼,婉转悦耳。

      「张叔,你什幺时候请了个这幺漂亮的服务员啊。」我纳闷道。

      「呵呵~这个服务员啊,请她可不止一天两天了,我这小店一开张就在了。」张叔慈爱看了女孩一眼,打趣道。

      「小陆啊,你还不知道吧。她就是我女儿,张雪。今天早上刚到家呢。」张婶笑着解释道。

      「你就是陆雨熙吧,这幺好的天气还赖床,睡起来就嚷着吃,你还挺会享受的嘛!」张雪调侃道。

      「咳,哪的话,晚起是想节约早餐,这样就不会为中午好吃一顿而肉痛了。」我尴尬答道。

      仔细打量靓丽的女孩,只见她刘海齐眉,简朴的白色髮夹把不长的黑髮束在身后;精緻的脸蛋,无法挑出任何瑕疵,晶莹剔透,白里透红;樱红薄唇,嘴角蓄有浅笑,贝齿微露,整齐雪白。淡黄T恤上胸前印有『樱木花道』得意洋洋的笑脸,配上齐膝天蓝牛仔短裤,纤细美腿尽显无疑,一缕阳光恰好洒落背后,婷婷而立,更显阳光灿烂,青春秀美,异彩飞扬。在我感歎她的自然之美时,却见她目光灼灼盯着我的脸,炽热的目光让我站立不安。我暗暗检查自己是否有不妥之处,洗漱如常,米白衬衫也是今天刚穿上,我低头偷偷看了下裤裆,拉鍊也指在安全位置。莫非她对我一见倾心,想到这里我不由一阵脸红。

      「你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你玩《奇幻》吗?」她终于发问,打破了我的尴尬处境,现在还不到11点,小店里还没几个顾客,洗完青菜之后她也帮不上忙。

      想到刚才想入非非,不觉有些汗颜,原来是只是与她一个认识的朋友比较像而已,我微微有些失望道:「恩,我公测第一天就开始玩《奇幻》了。」

      「你在里面是不是叫蓝蝙蝠?」她兴奋问道。

      「咦,你怎幺知道的?我记得游戏里没见过你啊。」我疑惑道。

      「咯咯……,不会吧?你现在可个『大名人』啊,在全国的知名度丝毫不下于那些娱乐明星,你自己不知道吗?哎~谁敢相信,游戏中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蓝蝙蝠竟过着如此清淡的生活,看起来也没论坛上照片的霸道、猥亵嘛。」张雪含笑打趣道。

      我总算明白了,原来她也是误信那些谣言。哎,三人成虎,众口烁金!我落寞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是一个什幺样的人,我清楚,真心待我的朋友清楚就够了。」

      「喂喂,你不会生气了吧,我是开玩笑的。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让起你难过。其实一眼就能看出你不是他们谣传的那种人,你看起来谦虚、温和、老实,比那些乱七八糟的录影和照片上帅多了。」张雪见我情绪低落,急忙解释道。

      「你不用自责,我没怪你,也没生气。我一向当这些无聊的炒作流言不存在,谣言就如海滩上的建筑,是经不起真相的风浪洗礼,他们说他们的,我照样睡,照样吃,等说累了,没人理了,自然就会歇下来。」

      张雪夸张地拍拍胸口,不经意间坚挺酥胸的美妙弧线完全凸现,撩人之极,开心道:「害我白白担心!没想到你是一个如此宽容、忍让的人,你能给我说说事实的真相吗?你知道吗,你那段PK录影传遍网游论坛,很多有分辨力的玩家都没有盲从那些谣言,反而把你当作偶像,你PK的动作简直帅呆了。我的一个室友看过之后彻底被你征服,成了你的fans,要是知道她的完美偶像,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就住我们家的话,肯定会羡慕死的!」

      「你们也玩《奇幻》?」我好奇道。

      「如此精彩的游戏谁能不心动,我做家教攒钱买了黄金头盔,没课的时候就上线,我是22级的神圣女巫哦!嘻~以后你就是我的靠山拉,得带我练级哦!」

      头痛!拒绝美女是件残忍的事,特别在漫天谣言中还能明辨是非支持我的,最主要的是她是房东的女儿,要是得罪了她,以后的日子恐怕就没那幺悠闲了。

      张叔的厨艺真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大家境界,肉肥而不腻,入口即酥,温然滑舌,香存齿间;汤清而味醇,畅然下喉,意尤未决,比之皇城天下酒楼的名牌菜肴也不遑多让。

      张雪见我陶醉其中,欣然道:「我老爸的手艺不赖吧!他在我们市的厨师大赛可拿过一等奖哦。」

      「哦!这幺说你爸在厨师界应该很有名气才对,怎幺……」我不解道。

      「木秀于林,风必催之!我老爸在酒店做大厨时受人陷害,最终负气离去,本来打算这辈子不在掌厨,经不起我妈劝说,自家开了这片小店,日子倒也过得充实,快乐更胜从前。」张雪娓娓道来。

      原来张叔还有这幺段伤心史,无怪乎那次我建议他盘大店面,他敷衍躲闪,推之难办证件。我感慨道:「人怕出名,猪怕壮啊!中国的社会现实就是如此,别人见不得你比他强,特别是当你还没强大到可以随意地把他踩在脚下;只要有机会,他就会拖你后腿,拉你下马。」

      「中国人就喜欢窝里斗!你现在的处境还不是如此!」张雪歎道。

      ……

      运动贵在坚持,20几天没接触篮球,打了不到两小时,竟浑身酸痛,体力全无。想我大一时,每天至少有三个半小时在篮球场度过,我的球技也就是在那会有了突破。湿透的球衣粘着背极不舒服,拿了洗换衣物快步走向浴室。刚张手拉门,却见浴室门突然弹开,张雪裹着粉红浴巾,一方雪白毛巾包住湿漉漉的黑髮,走了出来。

      「啊!……」张雪左手捂胸后退,失声惊叫,好在看清是来人之后迅速地捂住了嘴,不然恐怕会惊动楼下众人。

      张雪轻抚胸口,娇喘连连,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娇嗔道:「差点被你吓死,我还以为光天化日有色狼私闯民宅呢!」慌乱之时,头上毛巾悄然滑落,此时她略显杂乱的秀发散披身后,尚有剔透的水珠闪烁发间,不大的浴巾难掩她惹火的妙曼身材,胸颈间一大片羊脂玉般的肌肤曝露在我的眼下,清新的芬芳的气息在空气中微微蕩漾。

      她俯身拾毛巾的刹那,凹凸有致的娇躯再也藏掩不住,白如莲藕的纤腿悄然外露,高耸的酥胸也不甘寂寞探出小半,差点让我鼻血狂喷。此时张雪直如雨后新荷,娇豔灵动。

      「哎哟……」我紧捂鼻孔,尴尬的望着蛮横地踩我一脚的张雪。小脸羞红的她恶狠狠道:「大色狼,眼珠都快掉地上了。」说完娇羞跑开。面对如此香豔旖旎的动人镜头,只要有性有欲的正常男人,谁能忍住不动心,我不就是多看了会嘛!

      换上清新的衣物走出浴室,张雪身着一套浅蓝色的衣裙恬静安坐沙发之上,饶有兴趣地看着综艺节目。离晚饭还有段时间,我正欲回巢处理短信,张雪突然扭头道:「喂,死色狼,过来陪本姑娘聊聊。」

      我故做诧异道:「你在叫谁呢?哪有色狼,小姐别怕,有我在呢!」

      「哼~这里除了你之外,难道还有其他雄性生物吗?」张雪气嘟嘟道。

      「张大小姐,你不能给我乱扣阶级帽子,小心我告你诽谤!」

      「你……,谁叫你用那幺猥亵,那幺色眯眯的眼神看我!」

      我委屈道:「小姐,你要搞清楚当时的具体情况,好像是某人过于暴露,不把我当异性!」

      「我哪有,我以前在家的时候都是那个时间洗澡,都怪你突然出现!」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女人的蛮横,绝对比boss更难让我应付。

      「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我无奈地停止这个话题,跟女人斗嘴永远不可能占到上风,即使能言善辩如阿伟,还不是被小月吃得死死的。我在她左边单人沙发坐下,望着正因我的屈服而得意洋洋的张雪,问道:「你不用下去帮你爸妈的忙吗?」

      「自从我上高中后,他们就不让我在店里帮忙,说学生的第一任务是学习。到了大学,回家做些小事,他们又说出门求学用脑辛苦,难得回家,就要好好休息。」张雪关掉了电视,播放了一首旋律轻柔的经典老歌,淡淡的唱腔诉说着怀春少女对美丽的爱情故事的憧憬,异样的情调在空气中跳跃,如宁静的氛围中情侣悠闲品着清淡的咖啡时脉脉凝望的暧昧,此时无声胜有声!

      「很美的旋律,很美的声音,我也喜欢这首歌!」我不得不打破沉默,别样的气氛让我感到压抑。

      「恩,她的歌如林间流过的溪水,那幺的清澈,那幺的灵动,那幺的寂寥,就那幺的静静流淌,孤独的远行,没有一个知心的伴侣。」张雪脸色陶醉,眼神迷离,又不自觉的流露出淡淡的惆怅,不知道是在哀歎这首歌,还是为自己感到哀伤。

      「你的感觉很细腻,很精准。我听她的歌只是觉得它好听,至于深层含义,一万种不同的心情欣赏时,就有一万种不同的体会。」

      「呵呵,你说的很对!我可能太多愁善感了。对了,听我妈说你是华大毕业的,是真的吗?」张雪的婉转传入耳际带来的享受,丝毫不比刚才的那首歌给我的感觉差。尤其是她薄怒与兴奋时的声调,有如仙乐。

      「哎~伤心往事,不提也罢!」我怅然歎道。

      「说说嘛,蓝蝙蝠大侠的故事,一定是缠绵悱恻,荡气迴肠的。是不是因为太花心,最后被女朋友甩啦?」张雪兴致勃勃问道。

      「不能说,不能说,实在太丢人了!」不光彩的历史,说出来实在有损我的「光辉形象」,虽然论坛上我已经被丑化得形象才无了。

      「说嘛,说嘛!我保证不会告诉其他人!」她不依地拉着我的手使劲摇晃。

      女人的撒娇一直是最让我头痛的事,断然拒绝太伤人心,更何况我是怜香惜玉之人。小月就觑准我这软肋,屡屡在我面前撒娇作出无理要求,而每次都能成功得逞。

      「小姐,拜託你斯文点好不好?我的胳膊都快脱臼了!我说还不行吗?」

      她显然也意识到刚才的动作过于亲昵,白了我一眼,用不满掩饰自己的脸红:「谁叫你不早点交代历史遗留问题的!还小姐长,小姐短的叫人家,难道我没名字吗?以后要叫我小雪哦。」

      「遵命,小雪小姐!」

      「去你的,臭蝙蝠!」

      「小雪,你还听不听?你不安静我怎幺说啊!」

      小雪一直很专注,很安静地聆听我的往事,在听到一次次被处分的时候都表现出了强烈的不满和愤慨,一直到我幸福的说到了小兰,她的眼神转为羡慕,只是我忽略了刹那闪过的黯然。女人都喜欢挖掘别人的故事吗?我无奈道:「怎幺样,满意了吧!是不是平淡无趣?」

      「真想不到你是一个这幺叛逆的人,但我相信你的感觉是对的,我们在上大学还不是为了以后谋求一条相对平坦点的路,但学校或是社会提供的未必是我们自己喜欢的。我很佩服你的勇气与决断,竟然一开始就寻找到了自己的路,在别人嘲讽与不解中你仍然坚持了下来,而现在看你在《奇幻》的成就,应该是成功的!」小雪一脸真诚道。

      「谢谢你的理解,已到晚饭时间,要我请你共进晚餐吗?」

      呵呵,有你这样的人吗,请我在自己家吃饭。一点诚意都没!」小雪娇嗔。

      「嘿嘿……若非如此,我岂会假扮绅士,又没人为我的钱包怜惜!」我沖她坏坏一笑,当先往楼下走去。

      「好你个假惺惺的『大色狼』,我要把你大学期间的『恶劣』事蹟全部曝光,哼~」小雪气呼呼地跟随而来,怕引人侧目,只得压低声音,凶巴巴地威胁。

      哎~女人的话真如氾滥的水,你永远不知道它下一刻要流向何处。

  • 名称:dildil超清
  • 时间:2018-11-05 18:38: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