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肝工程师的异界狂想曲超清

      残阳如血与山河见转眼之间形势逆转,五名同伴只剩他们俩,互望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惧,同时转身跑向混战的人群,只有更多的同伴在身边才能重新找回安全感。

      还好把他们吓跑了,还好他们不知道『龙盾』只能持续10秒,使用时也是不能喝药的。如果他们等龙盾消失再上来补一下,恐怕我也得把命陪上。哈,我这算不算是现代榜的「空城计」,「空血险退两战士」,以后一定会传为美谈滴。如果那两个战士事后知道真相的话,一定会因为羞愧而抱块豆腐撞死。

      在我们这边激烈战斗时,聚在石棺的双方混战进行得如火如荼。风流才子的一方因为有援兵加入,人数占得绝对优势,只是醉酒倚枪笑红尘与他的手下强悍无比,虽然到现在只剩14,5人在苦苦支撑,但对方起码少了30人。也就是说,他们每牺牲一人几乎都要挂掉对方两人,特别是倚枪笑红尘的银枪如蛟龙出海,迅若惊雷,混战中的每一个角落都有它的身影光顾,他神出鬼没的银枪不断支援有濒危的队友。

      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凡是敌人打击的就是我拥护的物件。喝下药瓶,补满状态,大步流星沖向战场。走近之后却听见,人少的一方数人着急道:「二少,回城吧!下次带足兄弟再找他们算帐!」

      「二少,你放心回城吧,我们不会让他们好过!」

      「兄弟们,你们也都知道我的脾气,虽然我言语不多,但临阵逃脱这种事,我是绝对做不出的!作为龙家的人,除了秉承临危不惧,不弃同伴的精神外,我一直没继承到其他。我们同进退!我意已决,不必多言!」

      好一群有情有义的汉子,这种人我欣赏。暗运随便,加速沖向战场。快速通过鑒定术获得玩家资料,专挑HP少的下手,在他们还没回过神的当儿,已有4位法术攻击系的成为我剑下游魂。在混战中,速度堪比刺客的战士杀伤力是恐怖的。

      「老大,蓝蝙蝠!」残阳如血惊叫道!

      「靠~蓝蝙蝠又怎幺样,他一个人能有什幺作为,大惊小怪的。对了,我不是叫你与独行他们一起狙杀他的吗?怎幺只见你与山河回来。」一个阴沉的声音训斥道。

      「他们,他们都挂了。」山河小声答道。

      「你们这群废物,你们八个人连四个人都解决不了,其中还有两个几乎没什幺战斗力。难道他们有援兵?」

      「老大,他们都是被蓝蝙蝠一人杀掉的,他竟然有个技能所有攻击免疫,我们四人全力攻击,打在他身上一点反应都没。」残阳如血知道老大的脾气,可不敢被落个办事不力的印象,不然跟着他只能是一辈子低层小弟。

      「你他妈的有病啊,谁要有这技能早就去杀神兽了!你要找找藉口开脱也找个好点的理由啊,你的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老大,是真的,我当时还截下了录影,不信你看!」山河急道。

      「妈的,别再废话了,回去再说。先解决他们,我们好开棺取宝!」

      ……

      鳄骨剑刺穿了一个正在追杀HP见底的掌僧的刺客,系统传来提示:「您恶意杀人数已超过5,现在PK值为5,系统将自动显示您的的黄名。」靠~杀人杀得畅快,忘记与倚枪他们组队,这下亏大了,没几天难消除PK,黄名被杀是100%的会爆装备,只是看掉落几件而已。这时醉酒倚枪笑红尘走了过来,歎道:「蓝蝙蝠!你还真是技高胆大,没被他们干掉,还跑回来帮手。这年月你这种人差不多绝迹了,你不该回来的。」

      我豪爽笑道:「你的名字太长了,叫你倚枪不介意吧!我想说明的一点是,你看错我了。我刚才还为没跟你们组队就动手而有了PK值而懊恼呢,其实我是挺怕死一个人,没你想的那幺仗义,只是看不惯他们恃强懔弱。最可恨的是竟骑到我头上,我可不是好欺的主,所以打算浑水摸鱼,捞几个是几个。」

      「呵,你倒是一个诚实的人!交个朋友,怎幺样?」倚枪真诚道。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们有共同的敌人,早已是朋友了!」我笑道。

      「哈,说得不错!我很少有朋友,但一见你就有亲近的冲动,或许这就是一见如故吧,我总觉得我们在某些方面有点相似!」

      「同感同感!但现在可不是我们谈天说地的时候。你也不想见我红名吧,还不快组上我,一起杀出重围!我们并肩作战,看你的银枪呈威,还是我的骨剑噬血!」

      「就这幺走了吗?我还真不想让邪气沖天这幺容易就拿到石棺之物呢!」倚枪望着对面人群中一个穿着皂青道袍,胸前却绣一个硕大骷髅,手持一把人的手骨为柄的佛尘,脸色阴沉,正对一手下咆哮的道士。

      「他就是邪气沖天,特殊职业中的茅山道士?!」我好奇道。这是我见到的第一个特殊职业者。

      「正是他,这次突袭我们的就是他命手下做的!」

      「我会记住他的!来日方长,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材烧。闪吧!」

      我与倚枪正要连袂组织突围,这时一直在混战中安静的石棺突然剧烈地抖动起来,棺盖不停地上下跳动,而我们脚下人高的长方形石板也渐渐有了反应,似乎底下有谁在使劲往上推!这场面实在过于诡异,交战的双方都被这突发的异变惊呆了,不约而同地停手静观其变。

      「砰」的一声巨响,棺盖终于被石棺内的伸出的一只手掀开,那只手就那幺突兀的伸在棺外,不似窟窿的白骨,也不是僵尸的腐肉,就像风乾的辣肉一样。接着整个身子一点一点的露出,极静的广场只有石棺内那具乾尸,对,就是乾尸,就像埃及被製作木乃伊的乾尸,与石棺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让人听得毛骨悚然,阴风惨惨,风高月黑,仿佛午夜一人看恐怕片的惊悸,要是小月在这,肯定会吓得失声尖叫。

      终于,乾尸整个立了起来,手擒巨剑,瞳孔金光闪现。对照它身后肃立雕像,赫然发现两者竟极为相似,说他们相似不是指外表,两者外貌一个魁梧伟岸,一个乾瘪瘦小,但都拥有那种久征沙场,经历无数浴血奋战的将军才有的对普通苍生的漠然。金光扫视,所过之处,竟无人不被其凛然目光所慑,纷纷低头闭让。「嗷……」乾尸举剑巨啸,广场石板就在这啸声中全数掀翻,一个个的如先前石棺守卫的窟窿,僵尸从下面爬了出来,然后列在干尸身前,他们竟如军队般整齐列队,却不理睬原本踩于他们头上的众人。

      在他们集队之时,我对乾尸发出鑒定术,死灵将军,等级65,身后的雕像或许就是它的前身,也就是古堡的主人。

      不到5分钟,广场下的死灵大军结集完毕,一共有24队,每队12人,僵尸,窟窿形状各异,武器混杂不一,但它们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对死灵将军的绝对崇敬,一个个发出热切的目光,不应当说是目光,应该是磷光才对。就那幺炽热地齐齐看着死灵将军,没有一点多余的动作,没有发出丝毫杂音,仿佛他就是它们的灵魂,他们的主宰!它们应该是将军的亲卫队。

      「蝙蝠,情况不妙啊。如果死灵大军发动攻势,就算boss不出手,我们恐怕也难逃一劫。」倚枪观察到眼前形势,忧虑道。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邪气沖天他们不是要独享boss吗?我们就大方点,让他们好了!」我望着已被在死灵将军指挥死灵大军围困的邪气沖天轻鬆道,有这幺好的大餐招呼你,也够你受了吧。还好混战之初,他就一直让人把倚枪他们往週边挤。

      在我还有悠闲心情的时候,邪气沖天阴沉的声音暴虐道:「他妈的,真撞鬼了!一个高级低阶boss这幺有如此阵仗。老二,通知了其他兄弟了没?要多久才能赶来支援!」

      「大哥,他们现在正在大理结集,估计要半个小时才能到这。」风流才子小心翼翼答道。

      「操,等他们赶到,给我们收尸都晚了。妈的,发钱时集合比任何时候都快,老子有难了就拖拖拉拉了。」邪气沖天失声痛駡。

      「老大,大理离这有点距离呢,半个小时能不能赶到都是个问题呢!不如我们突围吧,倚枪与蓝蝙蝠他们已经开始撤了。」残阳如血小声建议。

      「你他妈的就知道逃,八个人竟被蓝蝙蝠一人摆平,把我的脸都丢尽了,回去看我怎幺收拾你们!」兇狠的腔调让残阳如血生生地打了个激灵。

      邪气沖不甘的回望boss一眼,再狠狠地瞪向蓝蝙蝠的身影,咬牙切齿道:「撤!」

      只是现在要撤,为时已晚,美梦被惊扰的死灵将军赞许地巡阅了他的部下,巨剑一挥,四下的僵尸,骷髅士兵开始屠戮这些大胆的侵扰者。不绝如缕的惨叫声在背后响成一片,我与倚枪相视大笑。

  • 名称:爆肝工程师的异界狂想曲超清
  • 时间:2018-11-05 18:16: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