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鬼之孙超清

      吃过午饭回来,附近已有阵列玩家在杀幼狼。升了这级,是时候换地方了。

      一个爽朗的声音在我身后不远处响起:「兄弟,你一个人在这扛得住吗?若是不行,我们一起杀狼好了。」

      寻着发出声音的「雷锋」,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不像雷锋叔叔,他的身材高大壮硕,比雷锋强壮多了,两道浓密卧蚕眉下,是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国字脸线条刚毅,嘴唇宽厚,鼻樑高挺,此时他手持白锤,横冲直撞,将一只幼狼杀得狼狈不堪。习惯了独来独往,对于结交朋友并不热衷,若他实力有所不逮,我倒可以考虑要不要带他。

      我笑着客气道:「谢谢你的好意,我一个人可以应付得来。如果有需要再请你帮忙!」

      「好!」汉子乾脆利索道。

      匕首斜挑,划过幼狼咽喉,幼狼无声倒下,「恭喜您升级了。」一阵耀眼的白光同时闪过。刚才幼狼倒下时好像听到物品掉落的清脆声响,搜索尸体,找到一把灰黑的铁剑,连及剑柄长不过三尺,两指宽的剑身凹凸不平,隐隐有铜色鏽迹,质地如此粗糙的铁剑,若不是有个粗木制的剑柄,我真会把它当作废弃的钢条。钝铁剑,等级4,力量需求10,敏捷需求5,单手攻击2-3,双手攻击4-7,重量4,耐久度40/40。(有单手和双手区别的武器,如果只装备一把时,攻击按双手计算)破则破,好歹比新手匕首强上一点,是该换地方升级了。

      小心翼翼的往牯牛山西坡闯去,这片区域的怪是青狼,等级普遍在6-7级。3级的时候,曾来这探过一次,被一只7级青狼追得狂奔了数百米,浪费我2个神肌丹才勉强将它解决。现在已经4级,铁剑在手,应该可以轻鬆对付,也是时候寻找老郎中遗失的药篓了。

      1个多小时过去了,西坡山腰以下我基本已经搜遍,却不见药篓蹤影。等级在不知不觉中升到了5级,打到了2件白装备,一件粗制狼皮短裤和一竹制斗笠,装备起来,拿把柴刀似樵夫,拿把兽叉似猎户,不伦不类,实在不雅,可是游戏初级阶段岂有选择余地。

      饑饿度降到30多了,低于20后,每降低一点饑饿度攻击和防御都会降低2%,降到0时,更是全身虚弱无法战斗。再搜寻一会,若仍然无所获,必须回村买些馒头茶水进食。只是有些担心药篓会被其他玩家取走。

      我步步为营,继续前进。在解决几只青狼后,遇到的是8级灰狼,以我现在的攻击和防御,单条它也没多大的挑战性。咦!那边矮树丛中,似乎有条白色布带,稍稍靠近一看,哈,它不正是老者的药篓吗?苦心人天不负啊!

      正要过去取回,却见树丛一旁两只灰狼正在亲密嬉戏,体形较小是8级,左耳有一块大大的黑斑,另一只高大点的是9级。我在西坡遇见的都是独狼,这两只神情亲密,莫非是夫妻?如果我硬闯过去,肯定尚未拿到药篓就会被它们拦截,但要同时对付两只高我数级的灰狼,难度就不是1+1=2这幺计算了。

      如果调虎离山,我趁虚而入,岂不是可以轻易拿到药篓吗?想到这里,我心下大喜,拣了一块石手,悄悄躲在树边,将石头往山顶方向掷去,落地处离两只灰狼并不太远。突兀的沉闷声音让它们停止了嬉闹,警觉地侧耳倾听,向石快落地之处跑去。我把速度提至极限,往药篓子沖去,就在手要触到药篓麻布背带的刹那,头上破风声起,它们竟去而複返。我慌忙将探出左手缩回,迅速退身拔剑,布好防守姿势,紧盯两狼的动作。

      两只灰狼一左一右成犄角之势缓缓向我逼近,两面受敌我根本没把握挡住它们的攻击,当机立断退到刚才藏身的松树,背树一战。它们在我身前约5米处停下,见我靠树无路可退。黑斑灰狼以狼吻扑往我头部,9级灰狼抓向我胸部,来势汹汹,企图将我一招击毙。依树而战,本就是为了易于闪避,正好它们分开扑来,我闪到树后,避过9级灰狼,侧身迎上8级灰狼,挥剑上撩,剑锋直划胸腹。

      两狼本以为可将我轻而易举在它们合击之下击毙,不想猎物异常灵敏,措不及防下,8级的灰狼腹部被我划开一道近两尺长的伤口,顿时鲜血泉涌,一举干掉它56HP,若非顾忌右边灰狼,这一剑足可让它失去再战之力。胸口虽然也被抓中,但仅仅失掉21HP。

      受伤的灰狼凄厉惨叫,激起了另一只的灰狼的狂暴凶性。扑空落地,立刻转身向我扑来。我岂会与它正面硬撼,轻伤其二,不如去其一。受伤灰狼行动大为迟缓,避过追击而来的灰狼,大步向黑斑狼追击,挥剑下劈,以微小的伤害为代价,在它背上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刺目伤口,眼见奄奄一息,无法移动。怒极的灰狼随后狂袭而来,濒死的灰狼也挣扎着封我退路。我不退反进,伤重的灰狼对我再难构成威胁,疾跨一步,迎上扑面而来的恶狼。

      迎面扑来的灰狼已经对我见它即逃形成了惯性思维,哪料到我竟会与它硬撼,猝不及防下,钝铁剑刺入胸口,透体而过,鲜红的-78及时飘出。而我的胸口也传来火辣的撕痛,40多HP顿时不见,忙掏出一个回春丹服下。

      两只灰狼重伤在身,缓慢的攻击对我毫无威胁,很快便成为我剑下游魂。9级灰狼临死爆出一个腰带,狼皮腰带,等级5,敏捷需求3,防御2-3,重量2,耐久50/50。障碍已除,总算可以取回药篓,交得任务。

      俯身取药篓,异变再起,一只身躯有普通灰狼两倍大小的白狼,携带强烈的劲风当头扑来。情势危急,顾不上药篓,以不雅的姿势一记「赖驴打滚」,避过白狼兇猛一击。起身一看,一只通体白色,身高五迟的大狼立于身前,幽绿的瞳孔森然地盯着我,神态倨傲,似乎在检查它的猎物。查看它的资料,只得白狼二字,显然它的等级已超出我5级,不在我的查看範围。拥有如此强大的气势,实力一定不简单,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可是不行啊,若此次败走,兴许再无机会取回药篓。心里迅速的盘算,背包还有3个神肌丹,1个回春丹。如果能成功将它击杀,既能完成任务,又能爆出不错装备。人为财死,豁出去了!

      白狼似乎觉得我的等级对它实在不成威胁,神色悠闲,不急不徐,慢慢戏弄「猎物」,直至他精疲力尽后再品尝,那是一个强者的至高享受。审时度势,我正好可以利用它轻敌心态,寻找机会,释以重击。

      我运足力气,突然往来路回跑。白狼岂容嘴边「食物」逃脱,掀起一阵劲风,双爪当先袭到。我自然不是要逃,早已觑准附近的树丛,将身一转,迅速躲进蹲下去隐住身形,有草丛掩护,虚虚实实,让它无法作出正确判断。白狼甚为自负,毫不犹豫的扑进矮树丛,就在它扑临头顶时,我稍稍移动位置,避开锋利狼爪,手中的钝铁剑奔袭它的咽喉。白狼确实身手不凡,在铁剑将要刺进咽喉的一刻,身势猛的一顿,只是划伤了它的肚皮。

      意外的受伤,彻底地激起白狼血液中的兇残,立刻发动疯狂的攻势。我岂会它正面交锋,边打边逃,绕着树木作掩护,偶尔趁它回力不及,释以攻击,用毛主席打天下时的战术与它纠缠。半个多小时后,终于将筋疲力尽的白狼斩于剑下。听到清脆的物品掉落声,赶忙了拣起来,竟是件青铜装备,白狼皮甲,青铜护甲,等级10,力量需求5,敏捷需求15,防御7-10,敏捷+3,重量7,耐久70/70。我奇幻中的第一件青铜装备横空出世啦!虽然属性一般,可它毕竟是青铜装备,《奇幻》装备爆率这幺低这,来之不易啊!

      步行回村时,惊讶、羡慕、嫉妒、不屑诸多眼神差点让我忍受不住。

      「大家快来看,这个NPC郎中竟穿得如此不伦不类,奇幻也太刻薄了吧。」玩家甲叫道。

      「笨蛋,NPC智慧再高也没有如此神韵,你看他破损的布裤下面隆起的部分,NPC怎幺允许弄得这幺猥亵呢!」玩家乙纠正道。

      「不会吧!公测这幺短的时间,他就能弄齐了这幺多装备,他不会是以前的内测玩家吧!」玩家甲一脸不信。

      「不可能,内测人员是不允许玩奇幻的。他肯定是有什幺奇遇,你没看他是往村外高级区走回来的吗?说不定,那边有宝可寻,我们赶快也去碰碰运气。」

      当天,数百头脑发热的1、2级玩家惨死在狼爪下,临死前都大呼上当。

      ……

      药店玩家寥寥无几,我刚刚踏入,一道人影挡住了我的去路。靠!使出的竟是江湖中失传已久的移形换影功夫!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张长得非常抽象,或者说很有艺术气质的脸,打个比方吧,印象派画家的大作你看过没?把乱七八糟的东西凑在一起就可以称为作品,他确实长得如此样,也不是说他丑,圆脸,厚唇,小眼,偏又宽额,身高倒也与我相差无几,18、9岁上下,只是浑身只见骨架不见肉。此时他圆睁比鼠目大不了多少的眼睛,冒着异样的寒光将我上下打量,我心里没有由来的感到一阵恶寒。

      刚要询问他为何挡我去路,却听到他破锣般的声音道:「大哥,能告诉我你的装备在哪打吗?告诉我这个秘密,今后你就是我大哥了。风里来,雨里去我都跟你混。就算帮不上你什幺大忙,可以在你渴的时候递递茶水,累了的时候捶捶背,热了的时候扇扇风,大姨妈来的时候送送纸……」

      「STOP!你在说什幺啊?谁大姨妈来了啊!我们认识吗?」看自顾自的胡言乱语,要不及时打断指不定还会将扯上「拉皮条」什幺的。

      「对不起,口误口误!我背错了,那是用来应付女人的招数!对于英明如您,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年少多金,刚正不阿的少年英雄,我只是渴望能做你的一个小小跟班,你打怪时,我帮你拣钱;你PK时,我帮你呐喊助威;你吃饭时,我帮你吃肉。我对你的景仰无以复加,比黄河氾滥还滔滔江水。你是我黑夜中的明灯,你是我旅途中的路标,你是我生命中的女神……」

      「停!怕你啦!你到底想说什幺,直接说好了!。」我被这活宝弄得哭笑不得,看见旁人异样的目光,他不觉丢人,我还丢不起这个人呢。

      他压低声音神秘兮兮道:「大哥,借一步说话。」

      为了免于他的纠缠,只得随他去药店角落,免得挡在门口引人注目。他一脸贼相道:「大哥,你是不是发现了bug?当然,详细情况您不必告诉我,只要以后您有什幺多余的装备、金币和美女之类的东西照顾下小弟就行了。你就收我做小弟吧。」

      他虽然挺爱耍宝,眼小但目光清澈,脸上也无邪狞之气,应该不是个坏人,不忍斥责他,只好敷衍:「奇幻哪会有bug,我只是比你花的时间多一点,杀怪多了自然就会爆装备。我习惯了独来独往,真的不需要什幺小弟。」

      「大哥,做小弟不一定时时跟着您嘛,只要您有需要,密我一声,我随传随到。」

      拗不过他城墙般的脸皮,只得把他加为好友,这才让他心满意足。从他的自我介绍中知道,他叫梁伟,游戏里叫『不过如此』,是大一学生,準备往猎人发展。

      打发梁伟后,这才脱身去交任务。老郎中笑脸相迎:「客官,药娄取回来了吧?你还真不赖,要不然老朽一把老骨头去折腾,药材取不回,性命反而会赔上!」

      我客气道:「老大爷,托您的洪福,要不是有您给我的灵药,我恐怕早就命丧山头了。」

      老者捋捋鬍鬚,笑道:「年轻人难得不骄不躁。让我看看那些药材都在不在?」我忙把药篓递过去,待他清点后,转进里屋,拿出一个狭长的木雕黑盒,摆在我面前,感概道:「这把剑,是老朽年青的时游历名川大山时防身所用,已经收藏了40多年,虽然算不上名剑利器,但比起你现在的钝剑,应该要好用。小伙子,你古道热肠,就送你吧。」

      我郑重地接过感激道:「放心吧,老大爷,我一定会用您的剑行侠仗义的!」

      「这我就放心了!」这时系统出现公告:「恭喜蓝蝙蝠成为第一个完成隐藏任务的玩家,奖励声望100,魅力2。」梁伟的头像在系统通告后,立刻在资讯栏不甘寂寞的跳动,这小子,还真缠上了!

      简单回复后,向老人依依道别,正準备离开进食,却被老郎中叫住。老郎中轻轻抚摩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面带悲伤缅怀往事,语调低沉道:「这枚戒指是我老伴在世时送我的,一直陪我身边。现在她已经不在了,老朽已经身埋半截,留着再也没用了。小伙子,看你人品挺不错,就送你吧,希望它能给你带来好运。」

      不是这幺好运吧?戒指,项鍊这种的首饰可是相当难出,老人居然把老伴的遗物都送我了,我今天的人品也太匪夷所思了吧!我决定了,一个月内不再洗澡。我慎重接过戒指,连声道谢,告别了老人,出得药店。

  • 名称:滑头鬼之孙超清
  • 时间:2018-11-05 18:05: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