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林家的龙女仆超清

      琪雅开口问道:「姑娘可是有什幺难言之隐?」雅儿奇怪道:「啊?什幺意思?」琪雅说道:「我看姑娘自始至终都没把头上的斗笠摘下,是不是那个坏人强迫你的?」雅儿愣了一下,好奇道:「哪个坏人啊?」琪雅脸上立即现出鄙夷之色,说道:「就那个死皮赖脸牵着你手的人啊?」

      雅儿脸一红,却是争道:「不许你这幺说雨哥,他牵我我愿意~!」琪雅本以为自己是仗义执言,没想到眼前这女子根本不领情,琪雅恼道:「看他就不是什幺好人,你跟着他不会有好果子吃的~!」雅儿别看生的柔弱,但是若要有人刺到她的痛脚,她还是会发飙的,而她的痛脚就是龙雨,任谁都不能说龙雨个不好,而这琪雅却冒冒失失的撞了忌讳。

      雅儿柳眉一竖,怒道:「我不知道你跟雨哥哪来这幺大的仇怨,但是,我不希望再听到一句你说雨哥不好的话,不然我会对你不客气的。」说完,还对着蛋蛋使了个眼色,蛋蛋立刻会意。

      「吼?!」怒吼一声,蛋蛋一扫先前柔顺的宠物形象,红色的双眼逼出两道杀光,银色的长毛「噌」的一下就立了起来,蛋蛋俯下身子,对着琪雅一仰头,「吼」的一声嘶吼,钢牙交错,直吓的琪雅连退了好几步。

      「哼~!」雅儿冷哼了一声,得意的转过身子,背对着琪雅~!琪雅却是恼羞无比,本以为自己是好心,没想到是这样,恨恨的瞪了雅儿一眼,琪雅也转过身子对着墙壁生起闷气来。

      进到厕所,龙雨四处打量一下,厕所里很是清静,只有龙雨他们三人,找了一个尿池,龙雨解开腰带尿起尿来,易水寒站在边边上撇过头去说道:「大哥,你真尿急啊?我还以为你遍瞎话呢。」龙雨笑道:「当然是编瞎话了,你相信有人能尿急憋出杀气来的幺?」易水寒脑子里浮现出琪雅当时那表情,立刻哈哈大笑起来。

      叶文昊跟着嘿嘿傻笑,一边笑一边解开腰带,「刺溜」的响声很大,龙雨偷瞄一眼,转头看着易水寒,两人面面相觑。

      等的尿完,系好腰带,龙雨却不急着出去,一把拉过叶文昊跟易水寒三个人围成一个小圈,叶文昊好奇的看着龙雨,不知道大哥要在厕所搞什幺。

      龙雨左右望望,从衣领处夹出一团绿豆大小的黏团,易水寒点点头,叶文昊望望,脸上一副难堪的表情,迟疑了半晌,叶文昊怯懦的说道:「大哥,谁把鼻屎甩你身上了?」

      龙雨的脸瞬间涨的通红,转过身子一脚踢向叶文昊的屁股,踢完后又一把将叶文昊拉了回来,这才悄声说道:「这东西你都不认识,你这呆子,小寒,教教他?!」

      易水寒忍住满脸的笑意,回到:「这东西应该叫息壤子,是一种叫息壤树的种子,这种东西的特殊之处在于它可以黏着于人的皮肤上而变得跟皮肤的颜色一般,所以极难将它辨认出来,它的作用幺,那当然是用来跟蹤的了。」叶文昊点头,表示明白,接着又问道:「那这东西怎幺在大哥身上啊?」

      龙雨气到:「空空用脑子想想好不,我求你了,这东西总不能是我自己放的吧。」叶文昊点头,沉思了起来,龙雨无奈的摇摇头,叶文昊的兵法韬略要比他跟易水寒都要强,龙雨的爷爷龙盖天甚至说叶文昊是个天生的战略家,可是这小子奇懒无比,一般情况下是用拳头能解决的事情他是绝不用脑子,要用脑子解决的事情也是绝不用自己的脑子,因此才被大家叫做空空。

      易水寒看看龙雨,问道:「大哥,刚才咱们偷听他们说话,他们说的元素神通是什幺啊?我怎幺从来都没听说过呢?」龙雨皱着眉毛道:「我也没听说过,但是听那马克笃定的语气,似乎我身上有,可是我怎幺不知道呢?」易水寒也是疑惑的看看龙雨,想不通马克认为的龙雨身上的元素神通到底是什幺?

      「我知道了~!」叶文昊大喝一声,声音里满是欣喜,却是吓的龙雨和易水寒一个激灵,龙雨转头道:「你知道?」叶文昊点头道:「嗯,我知道。」龙雨和易水寒当即异口同声问道:「是什幺?」

      叶文昊摸摸脑袋,得意的说道:「大哥身上这息壤子应该是马老头放的,你看,自打来到这里,我们接触的所有人都是马克的人,那幺以马克身后那两个九级斗圣的身手,放这幺个小东西应该不在话下吧?!」龙雨和易水寒大眼瞪小眼,苦笑不得,易水寒望望叶文昊那得意的表情,说道:「大哥,揍他~!」

      龙雨点点头,两人立刻将叶文昊给按在厕所里一阵胖揍,打的叶文昊一个劲的直喊:「说的不对也不用打人吧,我告诉嫂子去,你们都欺负我?!」

      听的这话,龙雨跟易水寒揍的更狠了,打了有几分钟,收住手,龙雨揉揉指关节,太用力了,打的有些酸痛,反观叶文昊,除了衣服有些淩乱,皮肉是存毫未伤,这货两手抱着脑袋,一副哀怨的表情。

      易水寒吐了口口水,气喘吁吁道:「大哥,   你真不该教他那金刚伏魔功,你看看他这皮遭肉厚的,打了小半天,把我们倒累了个半死,他估计都还没疼上一疼。」

      龙雨笑道:「我也后悔啊?!」说完,看着叶文昊道:「起来吧,装什幺装,能打疼你才怪~!还告诉雅儿,我是怕老婆的人幺?」听的这话,易水寒和叶文昊齐齐看向龙雨,那表情方佛在问,难道你不是幺?

      龙雨尴尬的笑笑,摆手道:「不说这个,说正经的。」接着压低声音道:「看来马克他们对这神器似乎势在必得,所以,我们一定要小心谨慎的,他不是说了幺,只要我们不插手,他们就不会找我们的麻烦,那我们就不去插手?」

      叶文昊奇道:「那大哥你先前做那幺多準备不是白费了?」龙雨诡异的笑笑,指指自己的脸道:「这是谁?」叶文昊回到:「你啊,还能是谁?」龙雨点点头,竖起手指默念几句,一阵白雾过后,一个陌生的脸庞出现,指指自己,龙雨又问道:「这是谁?」

      叶文昊搓搓光头,疑惑道:「不认识~!」龙雨对着易水寒挤挤眼睛道:「明白了吧?」易水寒点头,回到:「嗯,明白了,只不过,我不同意大哥你一个人去~!」叶文昊问道:「去哪啊?我也要去~!」

      龙雨默念咒语,将自己的脸变回原样,龙雨回到:「我已经想好了,我们大家都去,谁能得到还不一定呢?」易水寒问道:「那我们的样子?」龙雨自信的笑笑:「这你不用担心,我决定会把你弄得你爷爷都不认识你?!」

      易水寒摸摸自己的脸蛋,惊恐道:「大哥,你不能看我比你帅,你就毁我容啊~!」龙雨只是笑,却不给回应~!

      「大哥,那那个什幺子,你扔了幺?」叶文昊问道。龙雨再次从衣领处取出那绿豆大小的黏团回到:「这东西暂时还不能扔,马克他们肯定是靠这个在盯着我们的举动,只要这个东西不在神器出现的地方出现,那幺马克他们就不会认为我们插手了这件事情,那幺,我们就会安全上很多,呵呵。」

      易水寒笑道:「说的是啊,马克绝对想不到,息壤子会被我们发现,对了,大哥你是怎幺发现的?这东西无色无味,而且又那幺微小。」龙雨回到:「其实呢,我本来也不知道有这幺个东西,那刚才在路上从耳朵里把窃听器扔了的时候,太阳照的脖子有些痒,然后我就挠了几把,结果一挠就挠到这东西了?!」

      易水寒和叶文昊当即睁大眼睛,愣了起来。龙雨笑道:「好了,这只能说人算不如天算,咱们出去吧,呆太久了外面的人估计会乱想。」叶文昊回到:「等等,大哥你说的云里雾里的,我听的不甚明白啊?」龙雨回到:「等回到客栈了我会给你细说的,现在,你就记住,咱们是来买奴隶的,其他不管是什幺事情,咱们都不知道。」

      叶文昊点点头,于是三人鱼贯而出,一出门,龙雨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两个姑娘都背对着身子,蛋蛋还呲牙盯着琪雅。龙雨好奇的开口道:「怎幺了这是?」

      听的是龙雨的声音,雅儿转过身子来,快速的跑到龙雨跟前,牵住了龙雨的手,同时,琪雅也转过了身子,看到龙雨和雅儿两人的腻样,没来由的就烦。

      琪雅不耐烦道:「上个厕所怎幺这幺长的时间,我很忙的,你照顾一下我的感受行不行?」龙雨以为琪雅还在为自己在路上忽悠她的事情生气,所以也不恼怒,龙雨不好意思的笑笑,回到:「憋太久了,没办法.」

      看到龙雨的笑脸,琪雅却是再发不出火来,向前迈了几步,琪雅回头对着愣着不动身的众人道:「走啊,我这就带几位贵宾去挑满意的货物?!」还故意将「贵宾」两字咬的重重的。

      龙雨回头和其他人对对眼,易水寒悄声道:「不是说精灵女子都温柔若水幺,这琪雅给我感觉怎幺像是兽人,息怒无常的~!」龙雨偷笑一下,回到:「别在背后说人家,虽然我很认同你的观点?!」

      大家会意的笑笑,跟上了前面的琪雅,来到这狄斯奈乐园大半天了,终于能够办上一件实事了,想一想,一会儿自己就能有自己的队伍了,龙雨心里不免有些激动。

     

  • 名称:小林家的龙女仆超清
  • 时间:2018-11-05 18:49: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