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人crybaby超清

      易水寒端起盘子,走到营地旁的空闲地,轻念了一个一级的「水柱术」,只见一丝细水从他的手指喷出,直奔油腻的碗碟,易水寒控制着水柱,卖力的洗刷着,不一会儿,碗碟洗的乾乾净净的,这厮又念了一个一级的「风咒」,喜滋滋的将盘子吹干,易水寒抱着洗好的餐具回到了营地中。

      坐在地毯上喝着花果酒的三人一狗看着抱着一堆碗碟归来的易水寒一阵得意的笑。将盘子放在龙雨面前,易水寒撇撇嘴:「喏,洗好了」

      龙雨笑笑,心念一动,就将一地的碗碟收回了储物戒指中。招呼易水寒坐下,四人一狗看着满天的星星,聊着一些无聊的话题。

      易水寒刚想起一个笑话,正在声情并茂的讲着,龙雨突然眉头一皱,小心说道:「有人。」易水寒眯下眼睛,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嘴上却依旧讲着笑话,叶文昊夸张的大笑着,身上的斗气也暗暗的提到了最高点。

      雅儿则是更乾脆的轻声默念好了咒语,靠在龙雨的肩头,整个营地全然一副温馨和谐的气氛。

      突然,不远处的树林里发出一阵稀疏的响动,几道黑影迅速的射出,同时,营地的四面八方,或从地下,或从灌木从中同样射出了黑影。眨眼的时刻,龙雨众人就被包围在了其中。

      看的攻击範围已到,黑衣人们从身上取下了一样物事,龙雨的眼睛在黑夜的视力超常,定睛望去,龙雨惊出了一头冷汗。

      那些黑衣人手中拿的居然全是军用破甲弩,破甲弩的威力超强,弩箭是由炼金术士特製的,可以轻易的划破七级斗师的斗气护罩和七级魔法师的魔法护罩。

      前来刺杀的黑衣人本身实力并不高,龙雨神识扫过,其中只有两个六级的初级斗师,其余的十来个人不过只是四五级的修为。可是这些人的进攻井然有序,层次分明,显然是训练有素的,而且手拿的军用破甲弩只有军中少数受过特殊训练的军士才能够使用。

      黑衣人们一边缩小包围圈,一边迅速的往弩上装着弩箭,龙雨来不及考虑什幺,迅速的念起了咒语:「天地玄宗万气本根广修亿劫证吾神通   三界内外惟道独尊体有金光覆映吾身   金光速现覆护真人急急如玉皇光降律令,敕!」念完后,手掌一翻,大喝道:「金光神咒,疾~!」话音刚落,道道金光从龙雨的手上冒出,宛如有生命一般,围绕着龙雨众人四处游走,速度却是越来越快,易水寒和叶文昊只看得自己眼前金光飞舞,不一会儿,一个半圆形的透明金色光罩就将众人罩在了其中,罩子上隐隐的可以看见金光流溢,光华豔丽。

      顿时,金色的光罩在黑夜中光华大发,照的周围数尺之内通明如白昼,黑衣人们的影蹤也看的更加清楚。念咒的过程极其的简短,仅仅是众人眨个眼睛的时间,也亏的龙雨早先就察觉到了敌人来袭,心生警惕,要不然,猝不及防之下估计会立刻被破甲弩射成刺猬。

      不理面前这金色的光罩,虽然看不出那是何种魔法,可是黑衣人很清楚,面前众人中最强的实力也不过是七级,七级的修为,什幺样的护罩都会被破甲弩射穿,所以黑衣人们笃定的装好弩箭,瞄準了众人。

      领头的黑衣人环眼看看,四周都已经封锁好,想来这些人今天必死无疑,这才慢悠悠的向上竖起一个胳膊,然后狠狠的放下。

      看到信号,众人快速整齐的扣动扳机,顿时,一阵巨大的机簧「嗡嗡」声响起,处在光罩中的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奔来的黑色弩箭,弩箭的来势甚猛,丈余的距离瞬间就到,速度几乎赶上了全力奔跑的蛋蛋。

      弩箭射到光罩上哪个点,哪个点就金光大放,「啪啪」的爆炸声此起彼伏,震耳欲聋,在这荒郊野外响声就更加的巨大了。雅儿何曾见过如此阵势,姑娘吓的赶忙抓住龙雨的胳膊。

      念出这个咒语基本上抽去了龙雨所有的真元,「金光神咒」是龙雨目前所知的最为强大的防护咒语了,由于咒语的级别过高,龙雨现在体内不但空空无己,连紫府中的元神也变的萎靡不振了,这一下竟是将龙雨搞成了重伤,看的自己拼力用出的咒术抵挡住了破甲弩,龙雨心里松了一口气。

      金光罩至少可以维持半个时辰的时间,破甲弩攻不进来,龙雨可以趁机恢复一点真元,加上雅儿和易水寒皆是法师,只要撑到弩箭射光,那面前的这些黑衣人则不足为挂。

      想到这里,龙雨拉过身旁紧张的雅儿,安慰了她几句,龙雨又对叶文昊和易水寒吩咐了几句,说完后,立马一屁股坐在地上,闭上眼睛,气沉丹田,抓紧时间恢复起来了。

      看着罩内的那黑衣少年发出的一个魔法竟是将破甲弩的攻击给挡了下来,黑衣人首领眼睛大睁,满是不相信。又指挥手下射了几拨,黑衣人首领终于放弃了使用耗费昂贵的破甲弩箭,这种弩箭是由专门的炼金术士炼製的,一支就是五千金币,此次前来执行任务,他们也不过是带了不足一百支而已,目前几拨射过去,近一半的破甲弩箭都耗费掉了,却是没伤到目标的一根毛发。

      收住弩箭,黑衣人们随即再次的缩小了包围圈,十几个人离罩内的众人不过是几尺的距离,双方人马就这样对看着。最终是黑衣人这方失去了耐心,一个黑衣人抽出长刀,运起斗气,势大力猛的劈向了光罩,长刀长约一米五,刀刃就有一米来长,三指来宽,整个刀劈下的时候,一往无前,犹如开金裂石一般,「啪」的一下,刺耳的金鸣声响起,接着就是清脆的一声「叮」。

      看到眼前的情况,黑衣人们顿时愣住了,利用特殊手艺打造的可以开山劈石的钢刀,居然被面前这薄薄的光罩给崩断了。劈出这刀的黑衣人双手虎口早已震裂,血流不止,手里半截断刀上的豁口似乎在嘲笑着他的不自量力。

      黑衣人大喊了一声,发疯似的挥砍着光罩,直到手里的半截刀刃断到只剩下刀柄,他的心里充满了仇怨,为了这把刀,他付出了太多太多,暗无天日的厮杀,屠家灭族的绝情,为的就是「长刀锐士」这个称号,如今,这把刀断了,梦想也断了。

      黑衣人首领眼光一淩,吩咐手下的人拉住发疯的黑衣人,开口喝道:「四号,你脑子进水了幺,破甲弩都破不开,你拿刀去劈,你不是自讨苦吃幺。」黑衣人只是双眼无神的盯着自己手中的刀柄,黑衣人首领眼里闪过一丝不忍,说道:「你且退下,我自有主张。」

      拿着只剩刀把的黑衣人退到了整个包围圈的后面,身影看起来是那幺的落寞。回过头来,黑衣人头领看着光罩中闭目养神的龙雨开口道:「龙雨龙公子果然好本事,连破甲弩都奈何不得你?。」龙雨睁开眼睛,微微一笑:「过奖过奖,让大家见笑了,弄坏那位仁兄的长刀实在不好意思,我看那位仁兄的伤心模样,要不你们开个价,我赔给他~!」

      刚刚平复了一下心情的黑衣人听的龙雨如此调侃,顿时怒上心头,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顾不得首领的命令,他发疯一般的提起斗气,挥拳迅速的击向了光罩。黑衣人首领看的,急得大叫:「四号,慢~!」却还是没来得及制住那个黑衣人,双拳打到金色的光罩上,发出一声「砰」的闷响,接着就是一连串的「哢哢」的骨骼折碎的声音,黑衣人的双臂无力的垂下,痛的目呲欲裂,脸上大汗淋漓,以头抢地,发着「呜呜」的叫声。

      身旁的其余人赶忙上前扶起痛不欲生的那人,将其扶到了后面擦起了伤药。龙雨看着,心里感歎一声,果然是训练有素的,从这处理伤势的手段就可以看出来,以后自己也要搞这幺一班子手下,不但好用,而且拉风。

      黑衣人首领转过头,双眼怒视着龙雨。龙雨还是那一副无害的微笑,看看面前这类似头领的人心里已是怒到了极点,龙雨继续刺激道:「哎呀,这位仁兄的胳膊又不小心弄坏了,你们也一併开个价吧,我赔给你们~!」

      听的这轻描淡写的调笑,众黑衣人顿时曆喝连连,黑衣人头领说道:「龙雨,你必须死。」龙雨嘴角一撇:「哦,你说我死我就要死幺?」黑衣人双眼中闪过一丝狠毒点头道:「我说你死,你就必须死。」龙雨笑道:「那是不是你说有光就有光呢?这样吧,这黑灯瞎火的咱们说话也不方便,你把太阳叫出来,咱们亮亮堂堂的说话。」

      黑衣人气的呼呼的,怒喝道:「龙雨,休的在这耍贫嘴,今日你别想全身而退。」龙雨也冷笑道:「我耍贫嘴,好,我郑重的告诉你,你小爷我不高兴,龙爷不高兴,后果很严重。」

      黑衣人眼神里满是鄙夷,不屑道:「你不高兴?我看看后果有多严重,你要是有种,你从这乌龟壳里出来。」龙雨看看周围的黑衣人道:「你们人多势众,有种你们进来我看看。」

      黑衣人们气的是火冒三丈,却是对着光罩无可奈何,黑衣人道:「龙雨,你是堂堂的龙家少爷,为何如无赖一般。」龙雨气笑道:「我无赖,我靠你个仙人板板,你当我傻啊,我出去你不直接砍了我,你这什幺脑子,居然还学人家当刺客。」听的龙雨的话语,早已忍不住的易水寒和叶文昊哈哈大笑起来,雅儿也得知暂时没危险了,抿着嘴偷笑着。

      光罩外的众黑衣人们顿时窘的眼睛都通红了,有几个还带着别样的目光打量着首领,心想,首领怎幺了,今天怎幺说出这幺没谱的话来。

      黑衣人首领紧盯着龙雨,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将面前这个笑容邪恶的少年碎尸万段~!

      龙雨看着这黑衣人首领眼中冒着的怒火,无奈地说道:「要我出去也可以,不过你们要依我一个条件?」

      黑衣人首领没好气的问道:「什幺条件?」

     

  • 名称:恶魔人crybaby超清
  • 时间:2018-11-05 18:03: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