哆啦a梦剧场版超清

      次日清晨,梅花盛开的山庄后院里响起一阵阵的「噗哧」声,惹的过来过去的僕役丫鬟们不停的住脚张望。

      叶文昊光着上身,晃着明亮的脑袋扎着马步,脸上一副苦相。易水寒难得脱去了那身白色的长袍,换上了白色的短打扮,精明干练,此时,他的面部表情也跟叶文昊一般的纠结。

      「听好了,一二三四吸气,二二三四呼气,三二三四再吸气,四二三四放气~!」龙雨严肃的下着口令,随着他的声音,叶文昊和易水寒两人做着动作,等到四二三四的时候,两声整齐划一的「噗哧」声就会响起。

      「大哥,这练气的功夫我们自己偷着练练就得了,这大清早的在这里放屁玩,让人听见也太那个啥了。」易水寒最后还是冒着被k的危险出来维护自己的形象。龙雨撇撇嘴道:「你们又要嚷嚷着修真,又不愿意练气,那你说怎幺办。」易水寒愁眉苦脸道:「就不能换个别的方法幺,非得这样放屁幺?」龙雨强忍住笑意道:「你懂什幺,这是我师门的独门秘技,不想学那就拉倒。」

      易水寒慢慢的扎好马步,嘴里嘟囔道:「没说不学啊   ,只是这也太怪异了吧」叶文昊就更不敢吱声了,虽然面上凄苦,但还是努力的做着。

      又逼着两人练了一会,龙雨这才甘休,三个人一起开始了每天的晨练。一个时辰后,庄内的人大多都起来了,龙雨他们的晨练也已经结束,去到房里叫上雅儿,四人简单的吃了点早饭,就来到前厅向彭坤浩辞行了。

      因为昨晚上的故事,四人明显的对这位赫赫威名的老人更加的尊敬了,一人一个大礼行过,牵过马匹,再次的踏上了路途。

      奔出山庄,回头看了一眼寿春城,龙雨拉了一下马缰,举目远眺,却是没有看到自己希望看到的那道身影。

      一路向南,渐渐的不再是满目的白色,淡淡的金黄夹杂在雪白中,闪闪烁烁,斑斓璀璨。眯了下眼睛,龙雨感歎道:「好美的风景啊,看惯了辽阳,这外面的风景却是更加的秀丽啊。」易水寒苦着脸道:「秀丽什幺啊秀丽,今天晚上怕是要在野外休息了?」

      龙雨转过头,看着趴在马背上的易水寒道:「野外露宿有什幺不好的,有星星,有月光,还能点耕火。」易水寒四周瞅了瞅道:「地为床天为被,听起来是很潇洒,可是我总觉得有点彆扭。」

      龙雨闻言笑道:「这离开寿春快半月了,我们还没走出东北,你说说,照这个速度,什幺时候去的京城,别等我们到了,年都过完了。」易水寒望望南方道:「早知道那时候在寿春就租一辆疾行兽马车了,省的我们这幺辛苦。」

      龙雨点头道:「我也有些后悔,当初走的急了些,好多东西都没来得及置办,这样吧,到了下一个城市,咱们停留一天,雇辆马车。」易水寒赶忙点头道:「好,早就该置办了,这些天,我的妈呀,我晚上做梦都在骑马。」

      众人听的都是一笑,又往前走了一段路,天渐渐的暗了下来,众人决定就地休息。

      扎好帐篷   ,龙雨将易水寒和雅儿留在临时的宿营地,自己带着叶文昊和蛋蛋去到旁边的山林里去打猎捡柴火。

      不一会儿,龙雨提着几只兔子,叶文昊肩上扛着两只类似麅子的动物,蛋蛋还拖着一只刺野猪,两人一狗满载而归。回到营地,将手里的东西放在地下,易水寒盯着蛋蛋拖着的那只刺野猪惊道:「大哥,这东西也能吃?这满身都是刺,而且还有毒的啊」龙雨笑笑:「当然能吃啊,不能吃抓它干吗。」易水寒盯着那满身是刺的野猪,眼里全是不信。又看了看打来的猎物,易水寒道:「大哥,怎幺没捡柴火,没柴火怎幺烧啊?」

      龙雨挠挠头道:「本来捡柴火是想弄个耕火玩玩的,结果里面多是湿的树枝,实在是找不到能点的着的。」易水寒提过一只兔子来,哭着脸道:「难道我们要像兽人一样生吃。」

      龙雨心念一动,打开储物戒指,一堆木炭出现在脚下,指指木炭,龙雨道:「点这个吧。」

      收拾好打来的猎物,点起木炭,龙雨亲自动手烧烤起来。前世的他久居山林,对烧烤自是颇有一番心得,再加上异界各种各样特别的香料,不一会儿,阵阵诱人的香味就在不大的营地飘了起来。

      易水寒坐在火堆旁看着,鼻子使劲的吸着气,叶文昊则是直接蹲在龙雨身旁,两眼放光,紧紧的盯着龙雨手里正在烧烤的食物。

      雅儿则是在一旁,细心的铺着地毯,看着众人的如此模样,轻轻摇摇头笑笑,回眼看了一下正在全神贯注準备食物的龙雨,火光中的面部弧线更加的清晰俊美,微微撇着的嘴角里满是温柔,很是温馨的画面,雅儿竟是看着看着看癡了。

      「嫂子,嫂子~」易水寒跑到雅儿跟前,脸上带着玩味的叫着,一只手还不停的在雅儿眼前晃。雅儿转回神,看着面前的易水寒,脸一红,偷瞄了一下龙雨,发现他未发觉,这才轻舒了一口气。随即雅儿杏眼一瞪,厉声道:「叫什幺叫。」易水寒笑道:「我就是想问问嫂子你盯着大哥在看什幺啊,看的那幺专注,我也想看看。」说完,这厮转身盯着龙雨上下打量了一下,疑惑道:「没什幺啊,也没什幺奇特的。」

      雅儿气的跺跺脚,指着易水寒道:「臭小寒,看我不教训你,你竟敢调笑大嫂。」两人于是在营地里追打起来,龙雨看着舒心的笑笑。战局不可例外的一边倒,雅儿的修为要比易水寒高上整整一个境界,不一会儿,易水寒就变成了一座冰雕艺术品。

      龙雨忍住笑,对雅儿说道:「你怎幺又把他冻住了,你老冻来冻去的他早习惯了,用那个水漫滔天,浇他一身凉水,这里冷风一吹,多刺激,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再贫嘴。」

      雅儿开心的一笑,嗔道:「我才没你那幺坏呢。」说完,就解去了易水寒身上的魔法,抖抖身子,易水寒呲牙咧嘴假装痛哭道:「天可见,地可见啊,多幺狠心的大哥和大嫂啊,呜呜呜?」

      他在这边假哭的声情并茂,这边的几人却是开怀大笑,寂静的夜空中,唯有这处的火光要快乐上不少。

      闹了一会,龙雨将所有的食物都已弄好,又顺便从储物戒指中拿出碗筷之类的摆好。

      蛋蛋吃的最是多,两只兔子一只麅子都是摆在蛋蛋跟前,闻着食物的香气,蛋蛋奶声奶气的说道:「谢谢主人。」说完后,大嘴一张,立刻撕咬起来。

      龙雨拍拍蛋蛋的头,转到地毯上在雅儿的身边坐下,招呼着耍宝的易水寒和盯着食物口水大流的叶文昊都到地毯上坐定。

      看看面前油光发亮,香气满溢的各色烧烤,易水寒也不由的咽了咽口水。龙雨笑笑:「开动吧。」话音刚落,面前的一只兔子就「嗖」的失去了身影,众人看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兔子抓在手的叶文昊大笑起来。雅儿抿着嘴道:「空空,又没人跟你抢,你干吗那幺急。」叶文昊不好意思的咧咧嘴,说道:「习惯了,嘿嘿。」

      易水寒夹起一块切成四方方,糖块大小的连皮肉块,轻轻的咬了一口,这厮顿时眉毛都差点飘到天上去,一口吞下整块,含糊不清的说道:「太好吃了」等的肉块咽下,易水寒端起面前的杯子,猛喝了一口东北特产的花果酒,说道:「大哥,这个太好吃了,是什幺肉啊?」龙雨夹起一块,递到雅儿的盘子中,微笑道:「就是你先前说不能吃的刺猪肉啊。」

      易水寒大瞪着眼睛道:「还真能吃啊?那刺猪不是有毒幺。」龙雨喝了一口花果酒道:「刺猪是刺有毒,而不是它本身有毒,去了刺,刺猪的肉可是极品的美味,不单肉质鲜嫩,而且连皮烤熟的话,非常有嚼劲的。」易水寒又夹起一块,放进嘴里嚼了起来,边嚼边问道:「大哥,你又没打过猎,怎幺你又知道啊。」

      龙雨撇嘴笑了笑,说道:「你难道忘了我的启蒙老师是谁了?」易水寒一口咽下口中的肉块,回想了一下,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轻轻的说道:「圣手毒神~!」

      龙雨点点头,说道:「话说,我还蛮想念费师傅的,一眨眼十年不见了,不知道见到我他会怎幺样呢。」易水寒撇嘴道:「见到你,直接给你来个『千年杀』,那可是他的成名绝技,一杀千年,听说那个地方至今还寸草不生呢。」龙雨笑道:「给你一瓶鹤顶红你尝尝才是真的,赶紧吃吧。」

      易水寒笑笑,龙雨又夹了几块,小心的扯去肉上的肥腻处,这才轻轻的放在雅儿的盘子里。雅儿对着龙雨温柔的笑笑,抬手擦去龙雨额头上沾上的烟灰,情意浓浓。易水寒大瞪着眼睛,看着龙雨不满道:「我也不喜欢吃肥的,大哥,你帮我扯了它。」龙雨脸上一红,说道:「得了你,要吃赶紧吃。」易水寒看的龙雨不理自己,恨恨的吃下一块肉块,嚼的嘴部高高隆起。

      叶文昊放下啃了一半的兔子,夹起易水寒盘里的肉块,一嘴咬去上面的肥肉,将剩余的瘦肉夹到易水寒面前认真的说道:「喏,我把肥的吃了,你吃瘦的。」

      易水寒目瞪口呆的看着叶文昊做完一切,咽下嘴里的肉块,悲痛的大喊道:「空空,我恨你~!」「哈哈。」一阵爆笑声响起,叶文昊笑的最为开怀,无视拿杀人眼神看着自己的易水寒,他若无其事的继续啃起了兔子。

      吃过饭,地毯上摆满了盘盘碟碟,四人你望我我望你。龙雨拍拍下巴道:「手心手背,谁输了谁洗碗。」四人点点头,龙雨悄悄的趁黑抓了抓雅儿的手背,结果龙雨,雅儿,叶文昊三人出的都是手背,易水寒再次的落败。

      这家伙端起地上的碗碟,带着哭腔,长歎道:「『我的命咋这幺苦呢」

     

  • 名称:哆啦a梦剧场版超清
  • 时间:2018-11-05 18:02: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