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自卫队超清

      吃饱喝足后,龙雨众人起身离去,準备找地方歇息,谁知刚走出酒楼门口,就被一群兵甲鲜明的兵士们给拦住了去路。

      领头的是一华服公子,油光粉面,唇红齿白,骑在一匹战马上,身旁站立着两位身穿黑色家丁服饰的男子,这两人长的是平分秋色,一个贼眉鼠眼,一个尖嘴猴腮,正是先前在巷口跟蹤龙雨众人的那两人。

      龙雨众人走的过去,却正好与这伙人对在了街面上,整个街道都被这伙人给堵了个老实,龙雨眉头一皱,却是轻声呼唤众人转身另寻出路,谁知那华服公子看龙雨竟是不与己争执,当即纵马又再次的堵在了龙雨的面前。

      这一举动,却是将龙雨的怒火给挑了出来,对方明显是来找茬的,龙雨口气也变的僵硬起来,硬邦邦的说道:「阁下有何贵干,为何阻我去路。」

      那华服公子阴阴一笑,说道:「有何贵干,我看你是明知故问,可不知最近寿春城内闹贼?」龙雨脸色一滞,答道:「这寿春闹贼与我何干,再者说了,诺大的寿春城竟连几个宵小贼子都奈何不得幺?」

      华服公子接到:「口舌还挺伶俐的幺,这贼如何,我想你应该是清楚的很,专盗贵重财物,我寿春富户十户有九被盗,阁下手段不凡啊。」龙雨一愣,明白原来这小子是在给自己栽赃,只是不知道他为什幺要对自己下手,接着说道:「阁下这玩笑开大了吧,我们是今日才到寿春,至于这闹贼的事情也只是在城门听卫兵说了一二,你怎幺就认定我们是贼人呢?」

      华服公子看着龙雨,细长的眼睛一眯,说道:「哼,本公子自然有本公子的妙法,你等在我寿春行窃,我自是有人证的。」话音刚落,就有一老汉被兵士们推上前来,那老汉指着龙雨众人,怯懦的说道:「是他们,我亲眼看到他们翻进了郑大官人家。」听的如此,叶文昊可受不了了,拳头捏的巴巴响,就要上去打将起来,旁边的易水寒和雅儿也是气呼呼的,龙雨轻轻摆摆手,笑道:「这就是人证?我等到这寿春已近半日,这街上能记得某等相貌的有心人怕是不少,这且不说,这抓人讲究个人证物证,那我问你,你可有物证?」

      华服公子没想到这少年竟是如此难缠,一时词穷,声音高道:「既有人证,即可逮捕,等入的衙门,我谅你也不敢不把这赃物的下落吐露出来~!」龙雨嘴角微撇,冷笑到:「原来,寿春的官都是这幺做事情的,只是,不知阁下为何官位?」那站在华服公子旁边的家丁当即尖叫到:「我家公子身份尊贵,是你这等贱民可问的幺?」龙雨脸上一紧,冷眼向说话的家丁看去,一股杀气瞬间将家丁笼罩其中,那说话之人顿时觉得浑身冰冷,呼吸困难,喉管处方佛有一柄利剑正在虎视眈眈。这家丁本是一目不识丁之徒,只不过进的这华服公子府中,自小跟的这公子练过些许拳脚,哪里能经的住龙雨在千军万马中锻炼出来的淩厉杀气,竟是被吓的尿了裤子。

      看的这人竟是如此不堪,龙雨收回杀气,转过眼神看着那华服公子,华服公子也显然被龙雨的这一手给吓了个够呛,愣了足有一晌才回过神来,瞪着龙雨结结巴巴的喊道:「来人,给我把这等贼人拿下。」

      「慢着~!」一声大喊,刚刚行动的兵士们立刻停住脚步,莫名其妙的互相张望着。「谁喊慢着来着?」华服公子脸色通红的大喊道。

      「我,嘿嘿。」易水寒笑嘻嘻的站了出来,白衣飘飘,在雪花飘飞的银色世界里显得那幺的和谐,脸上挂着一丝坏坏的笑容,易水寒说道:「敢问这位公子,你为何抓人?」华服公子回到:「你等是贼人?」易水寒问道:「那贼人是由什幺人来抓?」华服公子接到:「那当然是官府了。」易水寒接到:「既然是官府,那敢问公子是这寿春官府中何职啊?我看公子即不穿官服,也没腰牌,身上物件虽然奢华,却是与衙门无任何关係,你是白身吧?」易水寒说这话的时候抑扬顿挫,快速说完,最后一问却是提高了音量,那华服公子被那猛然一问打乱了心神,竟是顺嘴说道:「你怎幺知道?」

      听的这话,龙雨会心一笑,易水寒当即大喝道:「你既不是官府众人,也无的功名在身,我当问你,你何来的权利调兵拿人,欺市霸行,横行霸道?」

      那华服公子被易水寒这一问弄的脸色通红却是接不上话来,结结巴巴的说:「你?你?。」易水寒一甩长袖,脖子扬起,问道:「我什幺我?你既无拿人权利,却又擅调兵马,按我翔龙律法,你这是谋反,诛九族的大罪~!」一声重磅敲出,那华服公子的脸色顿时变的煞白,脸上阴晴不定,眼神也闪闪烁烁的。

      龙雨暗暗给易水寒敲了下手指,易水寒得意的微点了下头,又甩了一下衣袖,将头再次抬的高高的。

      龙雨看着那华服公子,心里不屑,嘴上冷笑道:「现在阁下还有何话说?」那华服公子却是不语,而他身旁的另一家丁却是附耳悄声说道:「公子不要怕,他们这是故作声势,咱们只要拿下他们,就一切好说。」那华服公子听的此言,顿时有了主意,立起身子,在马上大喝道:「你等贼人,休得巧言令色,本公子如今已有人证在手,要幺束手就擒,胆敢顽抗,我这五百军士可不是吃素的。」

      龙雨捏了捏眉毛,心想到,看这架势,对面这人是非得要对付自己,可是,自己在东北十年间,前六年都在辽阳公爵府内学武修文,后四年在军中锻炼,并未踏出辽阳城一步,何时竟是得罪了别人,转念又一想,得罪人根本就不可能,这东北可是自家的封地,凭自己这身份在这东北那是比皇帝圣旨都要管用的,看来这家伙是觊觎上了什幺,才如此对付自己的。

      「看来,你们是不想束手就擒了,来人,给我拿下~!」华服公子看着沉默的众人喝到。龙雨回过神来,看着那华服公子淡淡说道:「你真要动手?」那华服公子脸上一喜,得意洋洋的说道:「怎幺,你害怕了?」龙雨冷笑道:「我看你是失心疯了,你可别后悔~!」看的众人这淡定模样,那华服公子也不由的气软下来,心里想,可别真惹了不该惹的人。

      看的自家公子又有洩气的趋势,那家丁立刻悄声说道:「公子,别听他们的,我看他们就是装的,咱们这边可是有五百人呢,拿下他们,那姑娘可就?」说着眼神**的飘向了龙雨旁边的雅儿身上,那公子闻言,也是看将了雅儿一眼,目光里的贪婪一闪而过,大喊道:「动手~!」。

      虽然对面两人只是略略的细语了一下,可是紧盯着他们的龙雨却还是从他们的小动作里看出了缘由,他们居然打的是雅儿的主意~!

      一股邪火沖上了龙雨的脑门,龙雨双拳紧握,曆声说道:「动手,别打死了就行。」话音刚落,他首先沖了出去。「好咧,就等大哥你发话呢。」叶文昊攥着拳头兴奋的喊道。易水寒长袖一舞,也沖将了出去,同时,耳边响起了雅儿念魔法咒语的声音。

      众人中,沖的最快的却是蛋蛋,银色的身影飞起,带起一阵阵的幻影,锋利的爪子扬起,轻轻一划,就是带起一截残肢,鲜红的血液四溅而出,却是未有一滴沾染到那银色的身影。这边的龙雨也不遑多让,一套分筋错骨手使出,哢哢的骨头错位声此起彼伏,惨叫声哀嚎声在大街上扯的有丈八高的音量。那边的叶文昊相比来说,发出的响声就小多了,在他那边,只要他碰过的,基本上就没吭气的了,不是晕了就是昏了,这厮那蛮力用起来,随手抓起一士兵,左右一轮,七八个人就被打飞了,就算不死也发不出声响来了。易水寒的两仪剑法还停留在第三层,再加上没有合适的兵器,于是与其余两人一样,他所用的也是肉搏术,不过他那身白色长袍长袖,挥来挥去却是像极了跳舞的舞娘。

      雅儿的魔法也接近尾声,一个五级的大範围攻击魔法,「流星雪雨」放出,再加上东北特别的气候,使得这个魔法的威力更盛,数十米的範围内,飞快的落下了密密麻麻的雪箭,瞬间就放到了一百多人。

      一刻过后,整个大街上就再没有一个持枪握刀站立的士兵,士兵们全部躺倒在地,断抢残刀掉了一地。有的人在哀嚎,有的人在求饶,而更多的却是昏迷的不知死活,红色的血液将地下的白雪渗透,点点犹如盛开的梅花。

      整个随之前来找茬的队伍就留下了那在马上瑟瑟发抖的华服公子和两个吓的屁滚尿流瘫软在地的家丁。

      拍拍手,捋捋衣服,龙雨将雅儿的披风帽子给细心的带起,望了望自己的兄弟,看着地下的士兵露出一丝不忍,这才慢慢的度步到了华服公子面前。

      龙雨捏了捏眉头,露出一丝邪笑,问道:「后悔幺?」

     

  • 名称:奇幻自卫队超清
  • 时间:2018-11-05 18:04: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