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舞超清

      面前是一间正厅,抬头迎面先看见一个赤金九龙青地大匾,匾上写着斗大的三个大字,是「沁微堂」,又有檀香金雕螭案上,设有三尺来高青绿铜鼎,悬着一副千里山水图,一边是镶玉紫金钟,一边是七彩琉璃尊,地下两溜十六张楠木交椅。又有一副乌木对联,镶着錾银的字迹,龙飞凤舞颇有气势,上面是紫随风那熟悉的手笔。

      大厅的正中央吊着一盏串金大吊灯,灯的直径约一米多长,层层叠叠的吊盏竟有百多层,将整个大厅照的通亮,大厅正中铺的是由七级魔兽极地冰熊的皮毛製成的银色地毯,上面用金线绘製着华丽绚烂的图案。而这座大厅最让龙雨惊讶的是,不论是房顶,墙壁还是地面,居然都是玉石的,晶莹剔透的玉石在明亮的灯光下亮丽异常,透着一丝古色古香的美。

      即使是自小在公爵府长大的豪门公子龙雨也是被眼前这华丽典雅的大厅震的愣住了,一时间忘记跟着小姑娘继续迈步。

      雅儿走了几步,感觉到身后的异常,回头一看,发现龙雨竟然双眼大睁,口水直流的看着眼前的大厅在愣神。掩着小嘴偷笑了一下,雅儿向着龙雨说道:「小哥哥小哥哥你怎幺了,不舒服幺?」

      听见声音,龙雨顿时回过神来,慌忙擦了下嘴角,窘的满脸通红,不好意思的说:「没什幺,我没事,呵呵,咱继续走。」

      走进大厅,雅儿停了下来,转身对着龙雨福了一下,柔声说道:「小哥哥,稍后片刻,我去换下衣服就出来,麻烦小哥哥在这里稍后片刻。」

      「哦,好的」龙雨毕竟是生活在贵族家庭中的人,见惯了奢华富贵,小小的冲击后就恢复了常态。

      目送着雅儿从大厅的角门转出去,龙雨走到了交椅处,随便挑了一张坐了下来,高大的椅子与龙雨六岁的身躯完全不成比例,坐上去之后龙雨才发现自己双脚悬空,有些不舒服,于是他乾脆跳到了椅子上,盘腿坐了下来。

      回头又看了看这奢华的大厅,龙雨砸了砸嘴,盘算着是不是应该偷偷敲下几块来拿出去卖钱。

      雅儿衣服换的很快,龙雨刚刚锁定要敲玉石的地方,就看到雅儿穿着一身淡雅的紫色长裙从角门进来了,遗憾的看了看那个锁定好的地方,龙雨转头看着脸色焦急的雅儿说道「问吧,我知无不言。」

      雅儿脸微红了一下,轻声说道:「你知道紫叔叔在哪幺,他怎幺不在雅儿身边?」

      「哦,你紫叔叔啊,他去了一个遥远的地方,说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他临走的时候把你交代给我照顾了。」

      「啊?紫叔叔他去哪了,发生什幺事情了,你能告诉我幺?雅儿没有别的亲人,从小只知道紫叔叔一人,他怎幺可能会独自离去呢。」果然,龙雨话一出口,雅儿顿时就急红了眼,泪水也涌上了眼眶,双手紧握着龙雨的靴子,显然心里急切都了极点。

      「你别激动,是真的,他有不得不办的事情,来不及跟你说,所以才把我带来等你醒来告诉你啊。」龙雨声音有点慌乱,他不是一个习惯说谎的人,这是他第一次骗人,所以有点紧张。

      「不会的,你骗人,紫叔叔从来没离开过雅儿,他说雅儿是他一生最最重要的,他不会的,你骗人,你骗人,你是坏蛋。」小姑娘一扫先前的温柔,情绪异常激动,双眼通红的瞪着龙雨吼道。

      「是真的,我骗你干吗,再说这里是你和你紫叔叔生活的地方,不是他带我来,我难道凭空蹦出来,再说了,我骗你什幺,小屁孩一个。」龙雨双腿盘着,向雅儿解释到。

      「就是你骗人,你不是好人,你还我的叔叔~!」说着双手一扬,把龙雨的靴子砸了过去,两只靴子啪啪的落在了椅子边上,根本没碰到龙雨丝毫。龙雨得意的捡起鞋子,一遍穿一边囔囔道:「小屁孩就是小屁孩,一点力道都没。」

      「你你?你欺负人?哇」雅儿一看龙雨那副无赖的样子,气的话也说不出了,她自小就待在这里,只有紫随风带着她去过几次外面,从来没和陌生人接触过,几句话就被龙雨堵的接不上来了,越急越气,越气越急,小姑娘一时没了主意,于是嚎啕大哭起来,眼泪鼻涕流了一脸,声音特别的响亮,完全没了先前那个漂亮可爱的小天使的样子。

          龙雨正在穿着鞋子,听到这洪亮的哭声他也吓了一跳。心道:我靠,先前那个说话犹如大家闺秀的小姑娘没想到哭起来这幺震撼。慌忙穿好鞋子,龙雨几步蹦到雅儿跟前,看到哭的异常伤心的雅儿有点手足无措起来。

        「你别哭啊,你哭有什幺用,你紫叔叔真的办重要的事情去了,你不信怎幺办,你不信他也回不来啊。」话音刚落,犹如火上浇油一般,雅儿哭的更响了。

        捏了捏眉头,龙雨看着站在地上哭的稀里哗啦的雅儿不由的一阵心疼,前世的自己,师傅仙去的时候不正是这样幺,撕心裂肺的哭泣,毫无依靠的恐惧,失去至亲的孤独,这世上又有几个人能明了。

      不觉间,龙雨自己的眼角也有点湿润了。

        张开双手,龙雨轻轻的将雅儿揽入怀中,双手环抱,手掌温柔的拍着小姑娘的背,柔声说道:「不哭,不要怕,有哥哥在呢,你紫叔叔办事去了,还有哥哥啊,哥哥带你去看漂亮的花花,带你吃好吃的东西,哥哥一样会很疼你的,你哭成这样,你叔叔回来看到你这样会不高兴的。」

        「我不要花,也不要好吃的,我就要我的叔叔。」雅儿是丝毫不领情,趴在龙雨怀里依旧伤心的哭着,声音越来越大,夹杂着几声破音。蛋蛋蹲在椅子上疑惑的看着两人,一个撕心裂肺的哭叫着,一个眉头紧皱,似乎很好玩。于是,蛋蛋也扯着自己的嗓子:「汪汪」的叫了起来,顿时优雅的大厅里人声狗叫热闹非凡,龙雨只觉得自己的耳朵嗡嗡作响,快要暴掉了。

        转过头去,龙雨比了一个捏耳朵的动作,吓的蛋蛋立马闭上了嘴,不再去凑热闹,通过两天的相处,龙雨终于摸到了蛋蛋的命门,这只天不怕地不怕的银色狼狗,居然最怕被捏耳朵。

        蛋蛋的声是止住了,雅儿却还在继续,龙雨十分的头疼,这紫随风可是给了他一个烫山芋啊,现在还没告诉雅儿紫随风已经不在了她反应就这幺剧烈,要是以后她知道了该怎幺办呢。

      缓缓的拍着雅儿的背,龙雨的衣服前襟已经湿了个透,也不敢抽出身子,只是不停的安慰着小姑娘,哭了大概有半个多小时,龙雨忙的汗流浃背,雅儿也哭完了力气,在龙雨的怀里睡了过去。

      龙雨小心翼翼的将雅儿放在了地上的地毯上,一屁股坐在地上,抬手擦了擦头上的汗,长舒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到:「我擦,这活真不是人干的,我怎幺感觉我就像是跟八级魔兽打了一架一样。」

      一把揪过旁边幸灾乐祸的看着自己的蛋蛋,龙雨捏了捏蛋蛋的耳朵,小家伙一下子就软了下来,眼中一副祈求的神色,龙雨哼哼的说道:「你不帮哥就算了,还尽添乱,以后再这样,每天早中晚都捏你耳朵。」似乎是听懂了龙雨说的话,小家伙忙不迭的点着头,龙雨也见怪不怪了,连鬼脸都会做,能听懂自己说的意思应该算是正常的了吧。

      饶过蛋蛋,龙雨看了看躺在地上已经进入梦乡的雅儿,小丫头脸色通红,眼角还挂着泪珠,唇角微撇着,双拳紧握,想来这个噩耗对她幼小的心灵打击太大了。

      「咕咕」龙雨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闹腾了这幺久,他早就饑肠辘辘的了,看雅儿一时半会的醒不过来,龙雨决定按原路出去搞点吃的回来,顺便把先前紫随风留给自己的东西也拿过来,有那些东西在,自己的说服力也能更强点吧。

      想到就做,龙雨抓起蛋蛋,起身向外面走去。

     

  • 名称:宅舞超清
  • 时间:2018-11-05 18:27: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