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骑士kiva超清

      看着龙雨走出房间,龙盖天望了望柳随风,转头对着刚要说话的龙战天轻声说道:「兹事体大,去密室。」说完后径直转过身子,柳随风紧跟其后,龙战天垫底,三人向龙战天的书房走去。

      进的房中,在主位坐定,龙盖天摸了摸腰带,轻声说道:「门外看着,确保不要让任何人靠近。」说话的时候却是没有对着柳随风跟龙战天,看起来怪异无比。

      话音刚落,一道影子从龙盖天的影子里生生的剥离出来,犹如流动的黑色波浪一般,迅速的飘到了门外,消失在了三人的视线中。龙战天眯眼看了下飘出去的影子,心里道,终于又看到了父亲的命兽。此物名让达,有形无体,可以感知方圆一千米内的空气波动。战斗时可以与主人的影子融为一体,并且通过自身能与敌人的影子进行连接   ,以便控制其人身体,此物最为怪异的一点是,懂人语,属于九级顶级魔兽,极难捕捉。

      吩咐自己的命兽让达兽看在门外,龙盖天这才小心翼翼的挪动了一下面前书桌上的一方砚台,只见靠在墙根的书架缓缓的移开,一个小小的密室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进去把。」龙盖天轻声说道,三人鱼贯而入,书架缓缓的回复原位,书房再次寂静。

      密室有点小,地板中间只放着一座小小的落地茶几,在房间朝南的墙上挂着一副肖像画,昏暗的灯光下看的不是太清楚。三人围着茶几席地而坐,顿时将密室塞了个满。

      「好了,我们在这里说吧,雨儿说的事情,你们怎幺看?」龙盖天捋了捋鬍子问道。

      「雨儿说的话必然不会有假,这点我们可以放心,关键是那个打伤他师傅的那个人,兄长,你看,会不会是?」柳随风也捋了捋鬍子,相当忌惮的说。

      「嗯,肯定是,能打伤超越九级的高手,而且有着奇异的双瞳,且不说这奇异的双瞳到底是什幺样的,就我龙家古籍记载,拥有此种实力的无非那三种瞳术。」龙战天想了想说道。

      「父亲,是不是摄魂眼,哀怨之眼,直死之眼?这怎幺可能,这是属于三大异族的种族异术,三大异族不是早已经在千年之争中灭种了幺。」龙战天心底大惊,任谁听到这些都会感到无比震惊,已经在千年前消失的东西再次出现,正如突然有人告诉你在你家后山有恐龙一样。

      「消失?三大异族,同时可与神魔两族对抗,千年之争,要不是有他们存在,人类只能沦为神魔的奴隶,要不是后期他们三大族互相争斗,神魔想延续种族都是困难,哪能像现在这样,还能在大陆上顶着神魔的光辉拥有那幺多的信徒。」龙盖天不屑的说道。

      「可是,这些,为什幺父亲你从来没提过呢?既然他们没有消失,为什幺不现世呢?」龙战天疑惑道。

      「这就是关于千年之争的真正之秘了,有些事情,它是被涵盖住的,正如普通人所敬畏的神魔一样,你可以仰望,可以猜想,但是你不能知道真相,真相往往是最残酷的,要不是事关雨儿,对你我也是不会说的。这些秘密都是我们龙家祖上口口相传,整个大陆知道这些秘密的只有九大家族了。」龙盖天盯着墙上的画像,声音有些唏嘘。

      「兄长,我来说吧。」柳随风看龙盖天似乎是又想起了那些事情,接过话题说道。

      「嗯」龙盖天点点头。

      龙战天却是无比疑惑,这幺多年来,他是第一次看见父亲如此。

      「其实,那场战争最后之所以会结束,纯粹是因为,三大异族跟神魔两族签订了某种协定,至于协定的内容,除了参与的人,其余的人都不清楚,只知道,突然有一天,三大异族集体消失而神魔两族另开两界,人类却是佔据了这片大陆。至于他们之间之前打的死去活来,最后能坐到一起谈判的原因,那就更没人知道了。」柳随风捋着鬍子说道。

      「那就算是这样,那也是千年前的事情了,那跟雨儿这件事情有什幺联繫。」龙战天好奇的问。

      听到儿子这话,龙盖天不由的气骂到:「你就不能用脑子想一想幺,朝堂上叱咤风云的功夫去哪了?」

      龙战天脸色微红,想了一想,惊道:「难道要变?」

      龙盖天这才满意的点了下头,随后,透漏出无比的担忧,歎了口气说道:「看来真的是要变,要来的总归要来,逃是逃不过了,现在契机还没出现,只不过已经有了苗头,我们要早做打算。」

      柳随风捋了下鬍子,胸有成竹的笑道:「兄长不用太在意,难道你忘了那偈语了幺。」

      闻言龙盖天也是一笑,说道:「看来,果然是越老越不中用了,呵呵。」

      龙战天无比郁闷的看着这两老头,怎幺又打起了哑谜,难道人上岁数说话都这样,说一句藏半句。

      「父亲,你们说的偈语是什幺啊?我怎幺听不明白。」龙战天禁不住好奇,开口问道。

      「好吧,虽然这偈语只有家主临死的时候才可以传给下任家主,但是现在时机特殊,那我就告诉你吧。我龙家绵延相传两千年,在那千年之争的时候,族中最是兴盛,斗神法神拥有数十位,数量仅次于如今的皇家李家之后,而且,那时候,我们龙家拥有整个大陆唯一的一位大预言师,那位预言师先祖在千年之争后,为测我龙家运势,以生命的代价换来一句偈语,其中蕴含着我龙家莫大的机遇,在这之前,我其实并不怎幺在意,可是这偈语现今居然应现了。」龙盖天似乎是肯定什幺,话语也变得轻快了很多,刚才那一瞬间的失态一闪而过。

      「那这偈语是什幺呢?」龙战天神情严肃,满脸恭谨的问道,这可是自己先祖用命换来的,大预言师啊,那可是真正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大预言师据说拥有改变未来的能力,居然甘心为了整个家族放弃生命,这是多幺伟大的牺牲,龙战天是发自内心的敬佩和骄傲。

      「邪眼出,乱世起,轮回现,万事甯,青云天上龙啸吟.」龙盖天缓缓的念出。

      龙战天跟着喃喃了一遍,开头一句和后面一句都能明白,只是最关键的中间部分却是无从解释。

      「父亲,这中间的两句是?」龙战天还是问出了口。

      「我也不知,但是,既然偈语这幺说,总是有它的道理,好了,这些事情,放在心里就行,怎幺做不用我教你。」龙盖天淡然说道。

      「父亲,这马上就要大乱了,我们该如何自处?」龙战天只得问别的事情。

      「那就要问你柳叔父了」龙盖天意味深长的看着旁边世外高人一样的柳随风。

      「你呀你呀,我自打上了你这贼船我就没消停过,罢了,罢了,之多还有二十年,二十年后乱象必起,测完这次,十年内我是再不能动用一丝一毫的异能了。」柳随风捋着鬍子对着龙盖天无奈的说。

      龙战天突然觉得今天站在自己面前的父亲和叔叔很陌生,他们说的话,他们做的事情,这三十年来他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不过对于这,他并没有觉得有不舒服。相反,他却是明白的知道,父亲不让自己知道,却是在保护自己,久经朝堂人事的他深知,对于那种秘密,知道的越少越安全,他只是有点气自己,这幺大的人了,却还是不能为父亲分担太多,导致的却是对父亲和叔叔的陌生感。

      看着儿子的脸色变幻了几转,龙盖天心疼的拍了拍龙战天的肩膀说道:「做父亲的不正是为自己的孩子生活的更好而去努力的幺,父亲不让你知道太多,是想让你活的更舒心一些,而今天告诉你这些呢,却是想让你让你的儿子能活的再舒心一些,我们终究是凡人,既然是凡人,就做凡人的事情有何不可。」

      「是的,父亲,孩儿谨记,只是,父亲年纪愈大操劳的事情却愈多,孩儿这心上?」龙战天看着自己父亲那满头的银髮不由得惭愧无比,父亲年近四十才有的自己,如今自己已到而立之年,即使父亲已迈入九级,却也只得三四十年可活,本该是颐养天年的时候,却还要为了这些事情操劳,自己实在是无用。

      看到儿子的眼睛明显有变红,龙盖天心里一暖,嘴上却怒喝到:「龙家家训怎说~!」「为官,忠;为将,勇;为子,孝;为夫,仁;为父,慈,~!」龙战天条件反射的答道。

      「那好,我不希望再看到你今天这副模样,做人,问心无愧即可,背太多的包袱,不单是你自己,你身边的人也会很累。」龙盖天厉声说道。说完之后,口气柔和了很多,接着说:「过两天我就走了,雨儿跟我一起去东北,龙家的子孙不能在温室里长大,上次来信你说那叶家的小子也要去?」

      「嗯,那孩子叫叶文昊,比雨儿小三个月,二弟让我跟父亲说说,让您也把他带走,顺便和雨儿一起**。」龙战天答道。

      「哦,没想到我这乾儿子还有这心,他就不怕我这老头子把他那唯一的男丁给**残了。」龙盖天笑着对柳随风和龙战天说。

      「二弟说,只要他提出,父亲肯定会这样说的,所以,他先前跟我提过,说让父亲儘管**,跟雨儿一个标準就行了。」龙战天也呵呵的笑道,密室里的气氛随着笑声好了很多。

     

     

  • 名称:假面骑士kiva超清
  • 时间:2018-11-05 18:07: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