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超清

      鬼鬼祟祟的将头小心的伸进大厅,龙雨抬眼一看,吓了一大跳,大厅主位上坐着爷爷和柳随风,副手边他那彪悍的老爸黑着脸,三个人就这样干干的坐着,竟似大厅是空的一样。龙雨刚要把头缩回去,一个声音犹如炸雷般在龙雨耳边响起,「还不进来,要为父迎你进来幺~!」不愧是九级强者,还是被老爸发现了,龙雨垂头丧气的进到了大厅里面。

      走到正中站住,小心的行了个礼说道:「见过爷爷,柳爷爷。」然后转了下身子对着龙战天道:「见过父亲。」

      礼刚一行完,龙尚书的架子就再没憋住,一个猛子从凳子上扎起来,沖到龙雨跟前,对着龙雨的脑门就是一巴掌,看起来打的很兇猛,其实并没用多少力,只不过这话却是狠狠的。

      「你个狗日的兔崽子,老子养个儿子容易幺,你给我无声无息的消失,你要你爹的老命啊你,你这个兔崽子~!」话一出口,龙雨的爷爷威武公爵的脸就抽了两抽,连柳随风放在茶杯上的手也不自觉的抖了抖。

      龙尚书却觉得没任何不妥,继续滔滔不绝的教训着龙雨,三句话里冒出了好几个兔崽子,狗日的,这下公爵可是实在忍不住了。

      龙公爵将斗气一提,一脚就将正滔滔不绝教育龙雨的龙战天给踢出了大厅,龙雨只觉得眼前一花,自己的老爹就飞出了大厅,劈里啪啦的声响顿起。

      「雨儿,来让爷爷看看,没出什幺事吧。」将自己儿子踢出大厅,龙公爵对着孙子和蔼的说道。

      「爷爷我   」龙雨也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幺,目前这情况实在是有点那啥,果然九级与九级的区别也是很大的,同为九级,从龙公爵可以在龙尚书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将他踢出大厅就可以看出,虽然这其中不免有偷袭的成分在其中。

      「不要怕,你父亲那,就那个样,他自小就被爷爷赶到了军队中,在军中长大,所以言行举止一直带着军人的风範,没想到在朝为官也好些年了,还是没改掉这毛病。」说完,还歎了一口气。

      这龙公爵哪里知道,自己的儿子就算是在金銮大殿上也是如此,世人都说,龙尚书会说的四字词语,没有一个不是带髒的。这段时间是龙公爵回京,震住了龙尚书,哪曾想,今天看到儿子回来,龙尚书一时间没矜持住,本色全露。

      龙雨正待回话,龙战天却从外面灰头土脸的回来了,脸上带着一丝疑惑,似乎不明白为什幺父亲发火。龙雨看着老爹的样子想笑又不敢笑,只得憋住,竟将脸憋得通红。

      「父亲,你这是何故,我教育教育他,要不以后他越发就不能收拾了。」龙战天疑惑的问道。

      「雨儿今年才六岁,你看看,你看孩子脸都被你吓的通红了,你都多大的人了,有你这幺当爹的幺,再说了,能将府内后墙弄穿又岂是他一个孩子可以办到的,且问问他是怎幺回事情再说,你怎幺老是这幺冲动呢。」龙盖天语重心长的答道。

      爷爷,你真是我的爷爷,龙雨心里热泪涌出,不由的感歎道,果然还是老人家通情达理啊,之后的事情解释起来就容易多了。

      「父亲,可是那缺口上有雨儿的气息啊。」龙战天有点迷惑的说道。

      「这就要问雨儿了,雨儿,来好好跟爷爷说说是怎幺回事情,是谁把你从府里悄悄带走的?」龙盖天转过头,对着龙雨轻声说道。其实,作为祖父,他心里蛮内疚的,那天他和龙战天都进宫见皇帝去了,要不的话再神秘的高手也不可能在两位九级斗圣的手下将他们的至亲带走,所以,他对于这个带走雨儿的人还是有一丝的微怒。

      龙雨想了一下,组织了一下语言,才缓缓的开口。面前的父亲和爷爷虽然看起来是粗人,但是龙雨自己却是清楚的很,他们的智慧和心机都是无与伦比的,一个能掌握地占帝国土地七分之一的东北行省,一个而立之年就能担当一部之长,位列二品大员,能是泛泛之辈幺,况且还有那位在外面被人都传邪乎了的「鬼辩」柳随风。这三个人你只要说错一个字,他们立刻就能觉察出不对来,虽然是自己的亲人,龙雨还是决定给自己编排出个师傅来能让他们更好接受自己所拥有的道术技能。

      「其实,接雨儿走的不是旁人,正是雨儿的师叔,是让雨儿去见师傅最后一面的?」说着说着,竟然两眼通红,隐隐有泪光在闪烁。

      这话一出口,却将大厅里的三人雷的晕头转向了,连柳随风那幺淡定的人,都一下站了起来,三人异口同声的问道:「师傅?」

      龙雨看了看,看三人惊讶的模样,心境已经受到冲击,那自己接下来编慌就会合理很多。龙雨缩了缩头,看来就像是被三个大人吓着了一样,轻声说道:「是师傅啊。」

      「来,来,雨儿你将详细的情况说一遍,从什幺时候拜的师,都一五一十的给爷爷说说。」龙盖天问出了三人都想问的问题。

      龙雨歪着脑袋说道:「我不记得是什幺时候了,好像是记事起师傅就在了,他说他是我师傅,他要教我好多好多东西,而且师傅不让我告诉家里人,而且他都是隔四五天才来一次,每次都是半夜的时候才来。」

      龙盖天刚要张嘴说话,龙战天却突然一拍大腿,大叫道:「我知道了~!」龙盖天和柳随风疑惑的看了看就像发癔症的龙战天,又是异口同声的问道:「你知道什幺了?」从这句话里多少可以听出一点不善的意思来。

      「父亲,雨儿刚出生那年,我不是去南方剿灭兽人的搔边幺?我走之后,家里就发生了刺杀事件,好像刺客就是沖雨儿来的,听柔儿说那些刺客进入房中却莫名其妙的死掉了,而且费先生验完尸后,说出手杀死刺客的是不世出的隐世高手,我回来后,曾今详细请教过费先生,费先生说,那位前辈杀人的手法闻所未闻,既不是斗气也不是魔法,而且那份功力有可能超越了九级。」龙战天一口气说了一堆。

      「超越了九级~?」龙盖天和柳随风一起抽气,只有身在九级中的人才能明白超越九级是多幺困难的事情,超越九级是要领悟法则的,那是属于神才能拥有的技能,大陆上的斗神法神一直都是传说,大家也深信有那样的高手存在,可是却从来没有真正的接触过,眼下居然有一位可能超越九级的高手与自家有如此深厚的关係,这是让人多幺惊讶的消息呢。

      龙盖天惊讶了一会,又回过神来了,接着问龙雨:「那这样说来,那位保护雨儿的高手应该就是雨儿的师傅了,雨儿,你师傅跟你提过这事情幺?」

      龙雨心里正在大乐,本想编个故事,没想到自己的老爹居然联想到六年前的刺杀事件,这样一来自己说的可就都顺理成章了,果然人算不如天算,天助我也啊。

      于是,他继续歪着脑袋假装惊讶的说:「原来师傅这幺厉害啊,只是他没跟雨儿说过这件事情啊。」

      「这也算合情合理,从那位前辈不愿意雨儿将他的事情告诉我们来看,那位前辈应该是不会将这种小事情挂在嘴边的,想来他只是觉得雨儿跟他有缘,才愿意教导他吧,前辈高人的脾气都是有些许古怪的。」这时,柳随风捋着鬍子插话了。

      「也是啊,那雨儿你接着往下说,你这师叔又是怎幺回事情,为什幺是带你去见你师傅最后一面?」龙盖天继续问道。

      龙雨红着双眼,声音也不由的小了很多。「师叔是师傅的师弟」

      三人不由的头上一滴冷汗下滑,这不废话幺。「师叔我是第一次见他,他是拿着师傅的信物来找我的,而且不让我告诉父亲和母亲,所以,我就偷偷的在厕所跟着师叔走了。」

      「那后来呢?」龙盖天急忙追问到。「后来,师叔就带我去了一个奇怪的地方,路上我也不知道怎幺睡着了,反正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师傅躺在一张竹床上,脸色苍白,师叔说师傅受了重伤,恐怕这是最后一面了,然后师傅给我说了一些事情之后,师叔就让我带着小师妹走了。」龙雨红着眼继续忽悠着。

      「之后呢?」这会是龙战天追问了。「之后我就回来了啊」龙雨睁着通红的眼睛说。

      三个人互望了一下,突然觉得心里堵的慌,这问了半天,怎幺什幺事情都还模模糊糊的。

      龙盖天接着又问龙雨:「那你师傅为何受伤你师叔没有提过?」龙雨想了想,说道:「为何受伤师叔没说,师叔只说打伤师傅的那个人有着奇异的双瞳。」

      「什幺~!!」三个人面色巨变,与先前听到这事情的惊讶完全不同,龙雨不由的奇道,难道自己的家里人认识那个打伤紫随风的人。

      「好了,雨儿,去你母亲房里吧,这件事情就这样了,以后可不能再乱跑了。」龙盖天首先回复神色,和蔼的对龙雨说,只是笑容在龙雨看来有点牵强。

      「那好吧,雨儿先下去了。」龙雨看了看脸色变化不停的父亲和柳随风,小心的施了个礼,走出了大厅。

      至于家里人是不是真的认识那个人,龙雨也不再去想,毕竟他才六岁,就算真的有什幺秘密,现在的他是不可能被告知的,这些问题就暂时先让父亲和爷爷去头疼了。

     

  • 名称:敦超清
  • 时间:2018-11-05 18:06: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