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夜叉超清

      一路无话,马车安然的驶进了朱雀大街,来到了威武公爵府门口,龙雨小心的掀起窗帘,一看到门口那黑压压的人头,心里就一沉,看来这动静是闹大了,希望母亲和爷爷能帮自己抗住。

      马车在门口停住,龙雨牵着雅儿从车上走下,小姑娘有点胆怯,头埋的低低的,被龙雨牵着的那只手异常用力的扣着龙雨,感觉到雅儿的紧张,龙雨转过身子,用手拂了一下小丫头额前的刘海,看着雅儿抬起的面庞露出一丝微笑,轻轻说道:「别怕,有哥哥在呢。」

      雅儿看着龙雨深邃的眼眶,那好看的笑容异常温暖,就像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心一下就安了下来,也没有先前那幺紧张了,点了下头,就随着龙雨向那大门前的众人走去。

      早已得到消息的水柔儿早早就来到了门前等着自己的宝贝儿子回来,失蹤两天,没有任何消息,可是急坏了她,就这幺一个儿子,要出了什幺事情,她决计是活不下去的。当看到自己的儿子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视线里,还牵着一个异常漂亮可爱的小女孩时,水柔儿是又爱又气,这坏小子,才多幺大点,怎幺就跑出去勾引了一女孩回来了呢。

      等不得儿子走到跟前,水柔儿几步沖到了跟前,虽然先前并没看到儿子受到什幺损伤,她还是焦急的在儿子身上摸了几把。确定真的没什幺,本想一指头指指他额头骂他声淘气,结果手刚伸出来,看到儿子那熟悉的眸子时,泪水却自己流了出来,水柔儿一下忍不住了,也顾不得这是在大街上,蹲下身子一把揽过自己的孩子就哭了起来,吓的旁边的雅儿不知所措。

      「你这倒楣孩子,你怎幺这幺淘气,两天两夜毫无音信,你要是有点什幺事情,你让娘亲怎幺办,这次就让你爹爹打断你的腿,看你还乱跑不乱跑。」水柔儿哭的很伤心,这两天来,她是夜不能寐,一边劝自己不会出事,一边又不停的想儿子会出事,矛盾的心情折磨的素来温柔的水柔儿此时也有些歇斯底里的,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感受到母亲的关怀和伤心,龙雨也有点自责,自己先前的那前世与今世的矛盾感全无,他是前世的龙雨,他也是今世的龙雨,前世不能忘,今世要好好活,两者本就是不冲突的,直到母亲今天的泪水,彻底将龙雨心中的那道沟壑填平,从此再无彼此。龙雨带着眼里的湿润开心的笑了,轻轻的伸出一只手揽住母亲的脖子,趴在水柔儿的耳朵旁轻声说道:「孩儿知错了,娘亲莫哭,儿子以后不再乱跑了,儿子一定好好听您的话,您可别让爹爹打断儿子的腿,儿子还要每天给您请安磕头呢。」说完,在水柔儿的脸上吻了一下。

      正在痛哭的水柔儿在儿子的这番话中回过神来了,这孩子从小性子有点木纳,自己老感觉他好像和这爹娘有点隔阂似的,原本以为是自己对孩子关心不够,没想到经历了这次后,儿子居然变的懂事了好多。

      看了看乖巧的儿子,水柔儿开心极了,虽说这两天担心坏了,但好在儿子回来了,而且似乎对自己的隔阂也已经消除了,在儿子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水柔儿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泪痕,同样凑在儿子耳朵旁边悄声说道:「你父亲和你爷爷这会正在大厅等你了,等会过去的时候机灵点,有你爷爷和你娘在,你爹爹也就嘴上横横,但是当着爷爷的面,认错的时候态度诚恳点,这小姑娘的事情,等会完了再跟娘细说,现在赶紧过去把。」

      「嗯,好的,孩儿记住了」龙雨凑到母亲耳边轻声说道。

      旁边的雅儿看的有点眼泪汪汪的,眼前的场景让她想起了叔叔,正要撇嘴大哭一场,却见面前这位漂亮的阿姨温柔的看向了自己,雅儿好奇的忍住了就要哭出的眼泪。

      水柔儿轻轻拉过紧紧抓着龙雨的雅儿,温柔的说道:「小姑娘,你叫什幺名字啊,我是雨儿的娘亲,你长的可真可爱,阿姨喜欢的紧。」

      雅儿怯怯的看了水柔儿一眼,弱弱的说道:「阿姨好,我叫雅儿。」话刚说完,就赶紧的低下了头去,却没有放开抓着龙雨的手。

      「雅儿呀,很好听的名字,雅儿,阿姨带你到家里去好幺。」水柔儿看着小丫头柔弱害羞的样子爱意更甚,竟是放开了自己的儿子上前双手抱住了雅儿。

      「雅儿不要,雅儿要跟雨哥哥在一起,雨哥哥答应过雅儿,永远不离开雅儿的。」小丫头还以为水柔儿要将她与龙雨分开,眼泪顿时流了出来,声音已经有了哭腔。

      水柔儿看到愣了一愣,撇了自己儿子一眼,心里不由的得意起来,不愧是自己的儿子啊,这幺小本事就这幺高强了,这小妮子以后长大绝对是倾国倾城的绝色,看这样子,铁定是我龙家的媳妇了,那还真不赖啊。要是被龙雨知道自己老妈的想法,他可真要哭天抢地的喊冤了。自己的出发点那是多幺的纯洁啊。

      心里转了一转,水柔儿心疼的擦去雅儿脸上的泪水,柔声说道:「雅儿不要哭,阿姨不是要让你跟雨儿分开,只是你雨哥哥偷跑出府,害的全家人为他担心,他的父亲和爷爷要罚他,要不然他不长记性,等罚完了他,他就自然来找你了,阿姨先带你去洗个澡,换身新衣服,你看这一路上尘土飞扬,你这一哭,漂亮脸蛋都成小花脸了,等咱收拾好了,你雨哥哥也就回来了,好不好呀?」雅儿看了看龙雨,见到龙雨点了下头,这才小心的说道:「好,只是」

      「只是什幺啊?」水柔儿笑吟吟的问道,这小女孩对自己儿子可真死心塌地的,水柔儿心想。得,越想越歪了。

      「只是,雅儿不要雨哥哥受罚,要罚就罚雅儿好了。」雅儿这话一出口就让水柔儿有点震惊了,只前她认为小丫头和自己儿子之间的关係暧昧,多有调味在内,可这小姑娘的这席话却是将这感觉在水柔儿心里变成了真的,她也不由的奇怪,这才两天的时间,这感情怎幺比我还深呢,其实这完全就是成人与儿童思维上的错位了。小孩子的心思都是特别单纯的,当她认为某个人对她好的话,她就会同样对他特别好,当这个人受到伤害,哪怕是口头上的伤害的时候,她就会拼命的去保护他,这是最诚挚,也是发自内心的感情,是属于人类的本能,只是在随着年龄的慢慢长大,每个人就会不知不觉的自我保护起来,对别人的戒心也就会渐渐的加重,之所以年纪越大朋友越难找正是这种原因,所以每个人最为怀念的就是那种属于童年的,没有任何目的利益的情感,那是属于每个人心中最为美好的东西。

      看到这可爱的小姑娘如此的维护自己儿子,水柔儿儘管心里有点奇怪,却依然是很开心,于是又凑到雅儿耳边悄悄说道:「其实,他父亲和爷爷就是想吓唬吓唬他,让他别再无声无息的乱跑,惹家里担心,又不会真的罚他。」小丫头听的双眼大睁,心里恍然大悟,心想,大人就会骗小孩子,乖巧的说:「那好吧,我跟阿姨走。」

      水柔儿轻身将雅儿抱在怀中,亲了亲小丫头粉嫩的脸蛋,这才直起了身子,刚刚对话的整个过程,她都是蹲在地上的。

      站直,托了托小姑娘的身子,让雅儿在怀里能呆的更舒服点,雅儿对龙雨说道:「还不赶紧去大厅,要让你父亲和爷爷等多久,赶紧去,完了之后来我房里,我还有事情找你算帐呢,」说完后,抱着雅儿走进了大门。

      小丫头趴在水柔儿怀里,转过身子对龙雨摆着手:「雨哥哥,带会见啊。」

      「   嗯,待会见」龙雨嫉妒的看着在母亲怀里安然离去的小丫头,心里还是有点惴惴的,虽然母亲给自己打了预防针了,可自己那彪悍的老爸实在有点骇人啊,不过,也没办法了,已经到梁山脚下了,总不能不上吧,龙雨硬着头皮向大厅走去。

      迈开了步子,龙雨突然又感到一丝不对,觉得少了什幺,站住一想,对了,蛋蛋怎幺不在了,龙雨摸了摸肩膀,空空的。他急忙跑回马车,一把掀开马车帘子,却发现蛋蛋正在里面睡的鼾声四起,龙雨气恼的抓起这贪睡的小狗,弹了一下蛋蛋毛茸茸的脑门,小家伙不满的睁开眼睛呜咽起来了,貌似很委屈。

      转过身子,走到府们跟前,龙雨将蛋蛋塞到了门口站着的管家怀里轻声说道:「刘叔,帮我好生照看着,千万别让父亲看到,等事情了了我去你那取。」管家理解的笑笑,恭敬的说:「好的,少爷」

      办完这事情,龙雨才向大厅走去,近的门口,悄悄将耳朵贴在门边,发现大厅里寂静无声,龙雨一想,难道没人?

     

  • 名称:犬夜叉超清
  • 时间:2018-11-05 18:04: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