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骑士超清

      公爵府今天是热闹非凡,府内的下人丫鬟们走路的时候都是小碎步疾奔,神色一片肃然。从大开的朱红府门向外望去,门口是人影窜动,热闹非凡,穿着黑色小衫的僕役在不停的点头哈腰着,一位又一位的达官贵人鼻孔向天的鱼贯而入。

      站在门口迎宾的管家弹了弹自己衣服上的灰尘,抬眼向远处望了望,确认暂时没有轿子行人出现,趁机赶紧揉了揉自己发酸的脖襟,直了直腰,站了快几个钟头了,不停的点头哈腰让这位专业的管家也有些受不了了。

      「大“大“大管家,来人了。」旁边的小厮结结巴巴的说道。转过身刚要进门房喝口凉茶的大管家不由的悻悻然说道:「慌什幺,今天来的人还少幺,哪个不是这京里跺跺脚,地面就抖三抖的人物,猪见多了还怕不会上树幺,都给我仔细点,小心伺候点,出了什幺差错,小心你们的狗腿。」说完这话,这位管家觉的谱摆够了才施施然转过身来,抬头眯眼向巷子的尽头看去。

      一辆巨大的红色马车正缓缓的驶来,拉车的居然是四头七级魔兽赤炭火龙驹,浑身火红的毛髮,不见一丝杂毛,似那火锦般柔滑,隐隐透着一丝火光,比那寻常马匹强壮两倍还有余的身躯看起来充满了力量和压迫感,高昂的马头似乎在向世人宣扬着自己的高贵。巨大的车厢足足有普通马车的三倍大,犹如一座移动的宫殿,其型富丽堂皇,造型别致,雕樑画栋,斗拱交错,端的是气宇轩昂。难怪小厮那幺惊讶,这马车也豪华的实在有点过分了,马车徐徐驶来,渐渐近了,待到看清马车上那标誌后,管家的眼不觉湿润了   。

      车厢顶门上印着一个跳动的火焰标誌,这是威武公爵府的家徽,难道是

          「快   ,快,快去报告大人,老爷回来了?」管家愣了愣神,迅速的沖身边的小厮喊到,声音急切,仿佛在宣示他心里的那股兴奋和紧张。

          二十年了,整整二十年了,诺大的公爵府今天终于迎来了它真正的主人,威武公爵龙盖天。

        「终于回来了,自打进这都城,我这心就不平静了,离开了快二十年,这京都还是曾今那般啊,时光果然最是无情的,看看这,物是人非啊,我们都成半拉入土的老头子了」一位身穿紫色锦服的老人对身边一位身穿白色长衫的老人说道,语气中透着一股说不清的哀伤和沧桑。

        「是啊,想想当年,你我相识在柳色胡同,为了那晓玲儿打的头破血流,谁曾想我这一生居然在那一架中注定了结局,这把老骨头随着你南征北战大半辈子,老了老了还要陪你呆在东北行省养老,那地方冰天雪地的,哪比的上这京都好啊,花香雨润,气氛怡人啊,龙兄,实然二十年了。」穿着白色衣服的老人摇了摇手中的扇子满面感歎道。

      说话的两位正是回到京都参加孙儿洗礼的龙盖天和他最好的兄弟,也是他的智囊柳随风。龙盖天今天穿了一套紫色的贵族服装,隆重而又威武,而他那被世人称为鬼辨的智囊先生柳随风,却依然是那袭千年不变的白色锦缎长衫,手中摇着那让千万人顷刻覆灭的羽扇,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愁容,三缕长须随风飘动,仙风道骨,看起来韵味时足,果然是风云人物,气度不凡。再回看一下龙老爷子,却又是另一翻风味,满头银丝,梳理的很精緻,随意的披在肩上,犹如一头雄狮一般,面上犹如刀削斧劈,线条刚硬,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皱纹,铜铃般的双眼精光四射,透着一丝淡淡的沧桑,剑眉横立,无形间散发着一股威势,银色的长须正随着柳先生的羽扇一摆一摆。

      话说这龙公爵和柳随风的相遇还是翔龙帝国一段有趣的佳话呢。年轻的时候龙公爵喜欢留恋烟花柳巷,有一次他在京都有名的柳色胡同看上了一位名叫晓玲儿的头牌红倌人,谁想柳随风也同时看上了这位姑娘,两人自是芝麻对绿豆,看上眼了,同是年少轻狂,谁都不肯相让。于是双方大打出手,结果是谁都没占到便宜,两败俱伤。所谓不打不相识,两个因为争风吃醋的年轻人竟然惺惺相惜,成为了好朋友。后来柳随风跟着龙盖天南征北战,出谋划策,竟然终身未仕,一直隐藏在龙盖天的身后,成为他最得力的臂膀。这段佳话被后人称为」风流巷里结情谊,一生相随龙柳行。」

      这边马车走的是四平八稳,公爵府内却因为小厮的一个传报变得人仰马翻,一时间本来就热闹的场面变的更加热闹了。龙战天很开心,由衷的开心,虽然人已到而立之年,可是他自小母亲死的早,父亲又誓死不肯纳妾,所以他是父亲一手拉扯大的,对父亲的感情自然是深厚的很,再加上父亲的爵位之限,聚少离多。竟是整整二十年父子两没有在一起好好聚聚了,上次见到父亲还是和柔儿结婚见礼的时候。想来父亲这回回来是陛下首肯了,能好好在这京都呆上一阵了,自己也能好好孝敬一下父亲,尽一下为人子的孝道。

      本来想向前来道贺的众人抱声欠,龙战天就去迎接父亲了,结果这些达官贵人们一听是威武公爵回京省亲,嚷嚷着都要去迎接龙公爵,龙战天虽然心里不高心,但面上只得应到。心里却在不停的骂道,来的是我爹,你们都瞎激动个什幺劲道。可是,官场就是这样,面子上的功夫要做足,哪怕私底下恨不得把对方弄的死无葬身之地,即使与这龙家有再大的仇恨,那些贵人们还是得随着大势走,一时间竟然全数的嘉宾都要去迎接龙公爵。

      马车离那门口还有一段距离,坐在马车里的龙盖天似乎心有感应似的,收回自己的心神,对身边的柳随风说道:「下去把,战天这小子已经到门口了,几年不见,他的斗气修为见长啊   ,我也想早早见我这唯一的孙儿,这马车太招摇了,咱们还是步行过去吧,就几步路的距离。」

      「也好,说来小雨也算是我的孙子,我也挺想早看到他一眼,那就下去走把,。」柳随风合上扇子,微笑着说道。心里却在想,招摇个屁,坐着这马车都走过了大半个京城了,现在才想起来低调,糊弄谁呢,不过他与龙盖天交往几十年,早知道他这性子,也不点破,随着他慢慢下了马车。

      马车外阳光明媚,虽然透着车窗已经看到了,但是等到真正的站在这阳光明媚的京都大街上的时候,柳先生的心也不禁软了很多。此时的他,不再是那个动辄一个计策覆灭千军万马的神机军师,他身旁的龙盖天也不再是驰骋天下,未尝一败的威武公爵,他们两只是两个久归的游子,故乡的味道一下子浓了起来。

      公爵府门口站着一排衣裳明亮的达官贵人,打头的自然是兵部尚书龙战天,待看到从马车下来的两位老人时,这位沙场上屠千上万面不改色的悍将眼睛不由的湿润了,这场面自己在梦里梦见了多次,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

      他也顾不得身后的众人,快步向前走去,在离龙盖天四步远的地方站住,双膝跪地,声音颤抖的说道:「不知父亲与叔父今日到府,孩儿迎接来迟,父亲莫怪。」

      龙盖天看了看自己的儿子一眼,目光柔和了很多,淡淡的说道:「起来把,本来我和你叔父也是临时决定向陛下上的摺子,所以没来的及给你说,本想给你个惊喜,谁想到今日来了这幺多的朋友啊,倒是把老夫惊了一下,呵呵。」说着单手扶起了跪着的龙战天,然后快步向门口的众人走去。

      「有劳各位大人辛苦了,老夫今日回京,看到各位,心甚安慰啊,一别数十载,各位可好。」龙盖天对这众人施了一礼,大声说道。这个就是场面话了,不说这里有多少是自己曾今的同僚,离京数十年,就算是相熟的估计也一下子认不得清,何况是这大半连名字是谁谁的官员们呢。

      但是,这些官员们可不这样想,龙公爵这翻话,可是给在场的一个个贵人们,不分品阶的来了个大面子,众人不觉脸上更加有光了,冠冕堂皇的话竟然犹如春日的细雨一样,绵绵不绝。

      又在门口絮叨了一大会,众人才进得府中,客人们继续在客厅中喝茶。而龙家的众人却到了后堂,等待洗漱的公爵出来后叙话,一时间公爵府整个看起来威严了许多。客人们也不在意龙家的主事人不在场,毕竟阔别已久,叙叙就是人之常情幺,再说了,日头还高着,时辰尚早,酒席要开还要一段时间,正好喝喝茶拉拉关係。看来,不管哪个世界,吃席喝酒赶早起都是一种风俗习惯啊~!

     

  • 名称:假面骑士超清
  • 时间:2018-11-05 18:03: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