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人超清

      日上竿头,阳光犹如金子一般洒在了幽静的山谷里,树荫下的龙雨睡的很安详,依稀间,他回到了家,见到了焦急等待自己的母亲,见到了一边责怪自己一边关心的问这问那的父亲,见到了露着慈祥笑容的爷爷,他笑的很开心,很幸福,就在这时,脸上突然湿湿的,眼前的一切变得模糊了。

      龙雨不情愿的睁开眼睛,蛋蛋正在卖力的舔着他的脸,口水哈喇的,舔的很欢,一把攥住蛋蛋毛茸茸的脑袋,将他提离自己的脸庞,龙雨坐起了身子,打量了下四周,自己还在穀里,看来是做梦了。

      提着蛋蛋来到水潭边,龙雨洗了把脸,感觉清醒了好多,又按着蛋蛋也搓了搓它毛茸茸的脸蛋,搓的小家伙呜咽声不绝。

      洗完脸,精神了好多,但是龙雨却不得不再一次捉那只母羊了,因为蛋蛋又拿头蹭起了草地,发洩着它肚子的不满。

      无奈的迈起步子,将蛋蛋放在肩头,龙雨向昨天找到羊群的地方走去。走着走着,龙雨发现了不对劲,记得去那羊群居住的地方应该是通过一方草地,可现在方向没错,面前却出现了一片森林,森林枝叶茂密,树干粗大,显然不可能一夜长出来,龙雨愣了愣,难道又是障眼法,难道这穀里还有什幺秘密?

        迅速的竖起手掌,捏好法诀,龙雨闭上眼睛飞快的念起了咒:「水官驰禁,不锁雷城,轮脱其车,鬼盗其瓶,飞天欻火,大布阳晶,赫日杲炽,山谷藏云。急急如律令。」   念完后,手掌一翻,指向双眼,「    欻火开睛咒,疾~!」眼前一道金光闪过,龙雨睁开双眼,面前的森林变的模糊晃动起来,果然是幻阵~!

        蛋蛋奇异的看着龙雨念着咒,在他大幅度的动作下差点被颠下肩膀,两只爪子死死的拽住了龙雨的肩头,等龙雨念完,看了看龙雨眼中冒着点点金光,不由得眼睛睁的老大,兴奋的「汪汪」叫着。

        龙雨提了提蛋蛋,让它在肩膀上趴稳,然后继续向里走去,虽然看的出面前是幻阵,龙雨还是小心翼翼的,自己的功力尚浅,欻火开睛咒只能看穿眼前的幻阵,却是破不了,一个不小心,也许这阵能把他迷上一辈子,幸亏自己的师门对阵法研究的很是透彻,要不然今天还真难过。

        眼前的幻阵是一个触发阵,应该是那个自称紫随风的中年人设立的,看来那玉简就是开启这个幻阵的法门,只是不知道,这个幻阵后面又是什幺,他到底还隐藏着些什幺。

        一边想一边走,突然,眼前景色大亮,龙雨回了回头,森林已是不见,还是昨天见过的那方草地,似乎森林从来没出现过,果然是奇妙无比,龙雨回过头来,向眼前望去,远处一群羚羊类动物正在面前的草地上自顾自的嬉戏着,显然对面前突然出现的这一人一狗还未发觉。龙雨定了定神,细细看了看周围,跟自己先前来的时候似乎没有什幺两样,龙雨摸了摸蛋蛋毛茸茸的脑袋,自言自语道:难道是紫随风逃这里一个人等死太寂寞了,打发时间弄得?

        上的前去,龙雨从一群嘈杂的羚羊中拽出了那只母羊,一把把蛋蛋扔到了母羊跟前,一屁股坐在地下,揉起了眉头。

        一个需要媒介触发的幻阵要耗费的真元力和心神是非常巨大的,而且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来布置,紫随风难道真的这幺无聊?再说了,他到这里是逃命来的,他怎幺就算准会有人来到这,就算有人能来到这,他怎幺就知道这人会解开他留下的谜底呢,就算他是个修为高深的修真者,要做到算无遗策,估计是仙帝都困难吧,龙雨越想越疑惑,越想越想不明白,虽然他一向是想不明白就不去想,可是现在不搞清楚这些,他就不可能出的去,既然这紫随风算准了这一切,他肯定会留下出去的办法,对,肯定是这样,自己进来才一天,并没有认真检查过这穀里的一草一木,说不定还有什幺秘密自己没发现。

      想到这,龙雨坐起了身子,也不去管吃奶的蛋蛋,拔腿就向旁边的山壁走去,这里面的山壁他还没看过,于是他决定就先从这里查起。

      结果,龙雨刚一转身迈出步子,就感到肩膀一沉,转头一看,蛋蛋已经趴在了肩上,嘴上还挂着一串奶珠,眼里透着一丝慌张,双爪紧紧的抓着龙雨肩头,似乎是怕龙雨抛弃他而去。

      看到蛋蛋的样子,龙雨心里也不由的一暖,这小东西还真赖上自己了,轻轻的将蛋蛋抓下肩膀,龙雨蹲下身子,将蛋蛋又放在了已经被自己禁锢的动弹不得的母羊身边,拍了拍蛋蛋的头,示意它好好吃奶,一直等到蛋蛋吃饱后欢快的在身边小跑着,龙雨才开心的笑了笑,放开了母羊,再次向山壁走去。

      走的近前,抬头向山壁仔细望去,观看了良久,龙雨终于在离地约五六丈的地方发现了一丝异样,心里不由得一喜。   如果龙雨没有用欻火开睛咒的话,面前的这块石壁与四周的石壁是没有任何分别的,就算他把眼睛看瞎也是什幺也看不出来的。而现在眼前的石壁上却有一门大小的地方在龙雨的眼中看起来是影影绰绰的,就像是摄像机画面高速移动了一样,模糊不清,与四周的画面显的格格不入,细细看来又犹如激情的画面打上了马赛克,特别的让人心里不舒服,很显然有人在上面布置了一个小型的隐藏阵法。

      狠狠的看了一下,确定好方位,龙雨移开了眼睛,不再定睛看着那个地方,长时间的注视,头其实也有点晕。

      回头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异样,龙雨将蛋蛋塞进怀中,运起翔云诀,一跃而起,平地升了起来,   等飞到自己确定好的方位时,龙雨的真气突然从龙雨的双手飞出,像蜘蛛丝一样粘在了石壁上,迅速的开始收缩,直到龙雨双手接触到了石壁,变成丝状的真气也缓缓的没入了龙雨体中,而此时的他在下方看起来则像极了一只人形壁虎。

      小心翼翼的挪动了下身躯,龙雨抬起一只吸着墙壁的手,迅速的在石壁上点了几下,之后他就犹如蛇一样游离出了打着「马赛克」的石壁範围静静等待着。

      一阵「哢哢」的齿轮声响起,整个石壁仿佛都震动了起来,碎石尘土稀里哗啦的落了龙雨一身,龙雨呛的打了一个喷嚏,心里埋怨道:早知道这样,今早就不洗脸了,白费劲了简直是。

      晃动持续了大概一刻钟之久,飞扬的尘土开始渐渐的稀薄起来,龙雨才定睛望去,石壁上出现了一门大小的一个洞口,   而原先堵在洞口的石壁早已化成了碎石尘土掉到了石壁下方,光滑的石壁上一个黑糊糊的洞口就像一只独眼一样斜视着龙雨。龙雨没有动,依旧静静的趴着,经历之前的种种,他对紫随风这个阵法发烧友是有着深深的忌惮,保不定这洞口后面会再沖出点什幺奇怪东东来,还是小心点的好。直到不见一丝一毫的尘土,时间过了良久,甚至蛋蛋的鼾声都依稀间响起,龙雨才小心的挪动身子向那个洞口挪去。

      爬到洞口边缘,龙雨小心的向洞中看去,施了欻火开睛咒的他,看的很是清楚,一个类似隧道的孔道出现在了龙雨的视线中,从洞口边缘掰下一小块石头,龙雨抛了进去,叮叮噹当的声响在孔道中回声极大,直到声音消失,还是没有任何情况发生。龙雨不再犹豫,双手一撑,翻身一跃,轻鬆的进入了孔洞中。

      等身子立定,龙雨将怀里鼾声连连的蛋蛋提了出来,弹了弹小家伙的脑门,   蛋蛋缓缓的睁开双眼,不满的瞪了龙雨一眼,「汪汪」了两下爬上了龙雨的肩头。

      龙雨不禁一阵好笑,自己一阵上窜下跳,又趴在石壁上那幺久,虽然注意着没压着这小东西,呆在自己怀里至少会气闷吧,这可倒好,它居然还睡着了,真搞不懂,明明是狗,怎幺像猫一样贪睡呢。

      安顿好蛋蛋,龙雨才细细看起周围来,壁面是一样的光滑,跟他先前来穀底前那个石壁上的孔道是一模一样的,连大小都没变,显然这又是紫随风的手笔,又向里面看了看,又一个拐角出现了。龙雨苦恼的摸了摸眉毛,忍不住腹诽起紫随风来。

      眼前的孔道还是那样的寂静,只能听见两声轻重不一的呼吸声,气氛很是怪异,心底里大骂了几句,给自己稍微安了安神,龙雨决定继续走下去。  

      迅速的捏了一个法诀,龙雨飞快的念起了法咒:「仁高护我,丁丑保我,仁和度我,丁酉保全,仁灿管魂,丁巳养神,太阴华盖,地户天门,吾行禹步,玄女真人,明堂坐卧,隐伏藏身,急急如律令。」         念完后手掌一翻,指向自己道:「六丁护身咒,疾~!」一座巨大的金色透明神像凭空出现,慢慢与龙雨的身躯相合,连带着蛋蛋,龙雨整个人都度上了一层金光。

      防护措施做好,龙雨又捏好一个攻击法诀,这才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往里面走去,脚步声轻的几乎可以忽略,连蛋蛋也似乎被感染了这严肃的气氛,双眼警惕的观察着四周,抓着龙雨肩头的爪子抓的更紧了。    

     

  • 名称:亚人超清
  • 时间:2018-11-05 18:03: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