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的鲁路修超清

      水柔儿抱着龙雨定定的坐着,侍卫立在一旁定定的站着,一时间,众人全部陷入了沉静中,气氛透着一股压抑。

      「咳咳““`」一声轻微的咳嗽声响起,水柔儿收回沉思的心神,凝神一望,原来发出声音的正是她派人去请的那位供奉,费超费先生。龙雨也随着母亲的眼神看了过去,一个相貌平淡无奇的老头,穿着一袭青色长裳,微拢的双手中竟然还抱着一个小巧玲珑的手炉,也不知道这大热的天,会不会把老头那枯瘦的双手给热怀。

      「夫人,要是方便的话我这就开始查验了。」显然老头来之前已经从水柔儿派去的侍卫口中了解了事情大致的经过,所以也没再多问,而是直接提议查验这些还留在房间的尸体。虽然水柔儿察觉不出这些黑衣人的生死,但是老头一进房间,就发现躺着的人生机全无,衣裳整齐,似乎死前没有进行过搏斗,老头更加疑惑了,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到底是什幺情况。「先生请便。」水柔儿微抬了抬手臂,指了指地下说道。

      于是老头不再言语,转身开始挨个检查起地上的尸体,随着时间的点点流失,老头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大概过了一刻钟,老头终于直起了身子,脸色沉重的走到房间中的客椅上坐下长歎了一口气。

      对于老头的举动,水柔儿没有一丝的不愉,毕竟老头是五大供奉之一,地位身份摆在那,况且他还是五位供奉中最特殊的一位,想到老头的那些手段,水柔儿心里也不禁一阵发毛。

      龙雨的爷爷龙盖天被封了威武公爵后,就在公爵府中建了一座特别的别院,叫做供奉院,供奉着五位供奉。供奉在公爵府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平时享受贵宾级的待遇,地位崇高,只有在公爵府受到致命打击的时候他们才会出手。

      五位供奉其中之一就是费超,费超本人甚至不会任何的斗气魔法,连最基本的练体术他也是个半吊子,但是这却不能妨碍他成为五位之中最为恐怖的存在。因为这位费先生善于用毒,用毒手段堪称神技,人送外号「圣手毒神」,传说其毒死过九级巅峰的斗圣强者,只是没有人真正见过。不单是用毒的手段,这位费先生还是一位神医,剥皮剔骨,治病疗伤的手段与其用毒手法不相上下,龙雨的爷爷和父亲常年征战,所受创伤都是由他亲自医治的,知道详情的都称讚其为圣手,所以由他来查验这几位黑衣人的死因是最为妥当不过的了。

      「死得很奇怪,全身的血管爆裂,内脏被震成了粉碎,但是,表皮却完好无损。能在瞬间造成如此的伤害,就是老夫我也想不出是哪一系的斗气能够有这种破坏性。一般的斗气就算是入体,也仅仅只能破坏很小範围内的肢体,假如是九级斗圣出手,斗气会将受攻击者击的粉碎,血肉模糊,万没有这种外表完好,内里粉碎的效果啊。」老头揉了揉额头说道,似乎对这情形很不解。

      水柔儿听了之后,柳眉微皱,把手里的孩子又抱紧了几分,才施施然说道:「听先生这幺说,看来这位出手的人端的是奇异,夫君出征在外,公公又远在东北,这个时候,唉」话语中透露着无尽的担心。

      「少夫人其实也不必太挂怀,从这几个刺客来看,出手的人是含怒出手,竟是一丝余地都未留,求的是一击必杀。能够瞬间杀死两位八级,两位七级的斗气强者必是不世出的隐者,想来是跟公爵家有旧的前辈高人,有如此高人护卫,夫人倒不必担心这府内的安危,只是如此高人,不得一见其真容,实在是一大憾事啊~!」费老头捋着自己下巴处几根稀疏的长鬍鬚遗憾的说道。

      在母亲怀里的龙雨却是听的一愣,心想自己居然成了不世出的前辈高人,真是扯淡的可以。当时的情况是千钧一髮,所有的事情都巧到了极点,真的是芝麻掉进了针眼里,要是现在让龙雨轻轻鬆松的再将刚才的黑衣人杀上一遍,估计要达到元婴期的修为才能办到,正应了那句老话,无巧不成书啊~!

      听到费老如此说,水柔儿心头松了一口气,轻声接着问道:「费老,可以看出这几个刺客的来历幺?"

      老头淡淡的笑了笑,缓缓说道:「这倒没有瞒过老夫这双眼睛,前来行刺的是拉雅人。」话音刚落,周围顿时发出一阵惊呼声,连水柔儿也不禁惊的杏眼圆睁,问道:「拉雅人?」

      「是的,拉雅人,也只有拉雅人的种族异能暗夜凝视和暗夜潜行能助其在黑夜里无声无息的潜入公爵府而不惊动府中的侍卫巡逻,这些逆贼,居然还没死绝~!」老头一扫那懒洋洋的声音,变的硬了好多,隐隐带着一丝怒气。

      听到是拉雅人,水柔儿顿时释然了,龙战天曾今带军平息过西南拉雅族的叛乱,想来是些漏网之鱼,前来寻仇也是情理之中。又定定的看了看已经被侍卫们抬起的刺客一眼,水柔儿还是有些不解,这些人跟我们长的一个模样,黑髮黑眼睛黄皮肤,怎幺能看出是异族呢。

      方佛是知道水柔儿的疑惑似的,费老头又继续说道:「拉雅族平时是与常人无异的,只是他们在情绪异常的情况下,瞳孔会变成莲花形状,而且拉雅人通常会在耳垂处纹上一朵黑色莲花,作为他们种族的标记。」

      「哦,原来如此,果真是异族,居然有这幺诡异的眼睛.」水柔儿恍然大悟道。

      「少夫人,虽然刺客行刺未成,不过还是大意不得,府中应该加强护卫的强度,谁也不知道今夜的这位高手是凑巧路过还是就在府中,为防万一,还是要小心谨慎才是。」费老头认真的说道。

      「嗯,费先生说的有理,这点事情,高达会安排好的,大半夜的叨扰先生,不好意思了。」水柔儿看着费老头说道。

      「呵呵,少夫人说的哪里话,我是看着战天长大的,些许小事,不足挂齿,况且我也没做些什幺,闹了也快半宿了,少夫人和小公子也早点休息把,关于护卫的事情就教给老朽和高达去做吧?」老头起身说道。

      「那就有劳先生了」水柔儿也站起身来,对老头微福了一福。

      侍卫们带着刺客的尸体迅速离去了,房间里又回复了寂静,似乎什幺也没发生过。

      躺在床上的水柔儿却还在沉思,到底是什幺样的高人呢,究竟跟夫君家是什幺关係呢,为什幺从来没听夫君提过呢,回来一定要好好问问那呆子。

      水柔儿在想着费老口中那位不世出的高人,却怎幺也想不到,这位高人正是在她身旁睡的呼呼的龙小公子。此时的龙雨确实已然睡着,毕竟打通经脉经历了这幺兇险的过程,心里憔悴,体力消耗过度了。

      第二天,闻听此事,朝野震惊,皇帝大怒,在金銮殿上大骂群臣,裁撤了城卫军军官多达五十多人,一时间京师里失业人口数暴增。

      尤自觉得不解恨,皇帝还责令刑部三日内彻查此案。这可苦坏了刑部的头头们,行刺的刺客已经死亡,刑部没有线索,不知从何查起,只得在京中大肆搜查陌生人口,结果竟然逮出了N多通缉的逃犯恶匪。三日后,刑部查之无果,刑部尚书罚俸两年,背了这个黑锅。

      刺杀的风波已经过去几个月了,公爵府依然沉寂在刺杀的紧张风波中,府中巡逻的侍卫暴增,丫鬟下人们走路都是埋着头快速行进,本来属于夏日的炎热,却在这紧张严肃的气氛中变的淡了好多。

      不理其他人的日子怎幺过,我们的龙公子却是过的写意潇洒,心情非常之好。任督二脉的贯通,让他轻鬆的踏入了筑基的阶段,皮肤变得愈加白嫩,小腿也更加肉了,使龙公子最为欣喜的是自己的归元九转心法居然在经脉贯通之后一路飙升,已经达到了第三转转体的境界,虽然境界依然停留在筑基阶段。但是凭藉第三转的心法,他可以引天地灵气为自己练体,使自己的身体能够更方便的与天地沟通,顺便还能扩充体内经脉,以容纳更为庞大的真气。

      时间就在龙公子的修炼和龙府中的紧张中悄然流过,又是几个月后。龙尚书成功剿灭南方兽人犯境回京,自是一翻絮叨,为了府中行刺的事情,也派出自己手中的黑衣卫查探了一翻,最后还是无果而终,这件事情就渐渐的淡出了大家的记忆。

      时光如梭,岁月如歌,眨眼就是六年的时间,龙雨终于长到了六岁,也迎来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转捩点,洗礼。洗礼是天禄大陆的一种仪式,是指儿童长到六岁时由光明神庙主持的对儿童身体资质的测试,测试孩子先天属性,以便其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能够走上正确的修炼途径。天禄大陆不论是斗气还是魔法,大致上有主要的七系元素,光明,暗黑,风,雷,火,水,土。一般人先天属性只能对一种元素产生亲和力,资质高一点的可以亲和两种元素,而天才却是可以亲和三种元素,迄今为止,整个大陆上也只出现过亲和三种元素的天才人物,其中七大元素中,只有光明和暗黑是不能同时亲和的。

      龙雨的爷爷和父亲都是亲和了风火两种元素的双系斗圣,在大陆上也是属于少有的天才,家族基因看来不赖,想来我们的龙公子资质应该更加出众。

      这日,整个公爵府热闹非常,方佛又回到了龙雨刚出生的那个场面,前来参加龙家独子洗礼的达官贵人们络绎不绝,想来都是为了看看这个天才辈出的变态家族这颗独苗到底有多幺变态。

      这天,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暖风阵阵,天气是说不出的好。

     

     

  • 名称:叛逆的鲁路修超清
  • 时间:2018-11-05 18:03: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