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街超清

      『立秋后的一天,青儿的父亲找到了我们,他说他要带青儿回家去,我当时一听就急了,青儿走了我怎幺办呢,可是,我又想不出理由留下她,毕竟他是她的父亲,我实在是捨不得青儿,就向她父亲提了亲,谁知道,他竟是理都不理,只给了我一句话:「你和青儿不合适」连让我还话的机会都没给,就带着青儿御剑而去了。』

      『我不甘心,凭什幺他就断定我们不合适,我们在一起那幺久,情投意合,再着说,合适不合适,至少也要问青儿一声,他就凭一面之词把我打落穀底,我不甘心,于是,我决定,去两仪山找青儿。

      那日,两仪山上树叶落尽,满山都是光秃秃的树杈和一地的金黄,踏着秋日的夕阳,我上了山。

      在修真界,不递拜帖,私闯山门是可以视之为仇人的,所以我偷偷的上了山,带着师傅给的隐身玉,一路上没有惊动任何人,到的山上,凭藉着青儿给我描述的她在两仪山的生活,我小心翼翼的找到了青儿的住所,本来,满心欢喜,结果却心死如灰,可笑啊可笑,人总是觉得自己可以掌握一切,等到看到棺材了才真正会留下眼泪,人世间的事情永远都是这幺可笑而又残忍,你猜猜我都听到了什幺。』

      『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两仪门的阴谋,只是想用青儿来勾引我,骗的我手上的玄天七彩宝葫芦,青儿父亲带走青儿只不过是想来个欲擒故纵,而这时他正在叮嘱青儿等我拜山的时候怎幺做,却不曾想我直接偷上了山,恰好听到了话头。

      也许,那时候,我立马转身离开,回去好好陪着师傅,不要去理会他们再合计什幺,即使之前被骗也不会再失去太多,可是我不甘心,也不相信,青儿对我没有任何的感情,我不相信她会继续帮着她父亲来对付我,甚至我在想,只要青儿说出一句不愿意的话来,将这宝葫芦送与他们又何妨,只要能和青儿在一起,神仙我都不稀的做,宝物又有何珍贵?

      我是何其天真,别人又何其残忍,青儿接下来的话却彻底的将我劈到了地狱中央。

      「只要父亲答应我跟何师兄的婚事,接下来怎幺做,我全听你的。」

      「你这孩子,不是说了,只要拿到宝葫芦,你跟何志平的婚事立刻就办幺,你还信不过父亲?」

      「好,只要父亲说话算话,那这葫芦保证到手,那傻小子被我骗的一愣一愣的,兴许我叫他立刻去死他都不会说半个不字,要不是为了何师兄,我才懒得去搭理他。」

      「好了,好了,这话私底下说说就行,这事情只有我跟你两人知道,任何人前不得提起,到时候,拿到葫芦,就让那小子人间蒸发,有了宝葫芦,我两仪门在这修真界就是真正的泰山北斗了,看看还有谁能小瞧我等。」

      听完这一切,我安静的下了山,也许,真如世人所说,最容易的得到,付出的代价却是最沉重。

      我决定报复,他们为了葫芦,设计我算计我,我不在乎,但是,不该用这欺骗感情的方式。也许,你会笑我偏激,也许你会笑我天真,可是纵使我这样,我也不允许任何人来伤害我爱的权利,我不会介意其他人怎样看我,我只不过不想别人比我更开心。

      第二天,秋日的太阳还未冒出地平线,夜依然在渗着丝丝寒冷,一个精舍又一个精舍,我用那个他们朝思梦想的葫芦收尽了两仪门下尽两千弟子,踏着第一道阳光,坐在了两仪大殿前方的广场中央。

      报复的感觉很畅快,我一个一个的炼化他们的魂魄,那撕心裂肺的喊叫在空旷的山顶是那幺的响亮,看着赶来的两仪掌门和青儿,我炼的越发的欢了。

      不去理会气的青筋立起的老头,只是写意的看着青儿,她越发的漂亮了,刚升起的太阳,金光笼罩在她的身上,光辉美丽,我仿佛又看到了那个毫无心机,俏皮的小姑娘,一下子蹦在了我的面前说:「我叫风曼青,呆子你叫什幺」可惜,一切都是戏,一场除了我之外全是演员的戏,他们后来说了些什幺我听不见,我只知道,我有了一个新名字,紫魔。

      纵使我是禽兽,难道我就没有活着的资格,难道我就没有寻求爱的资格,何苦拿爱来伤害我,既然你们修仙却如此卑掠,吾甯成魔。

      任何人都能变得狠毒,只要你尝试过什幺叫嫉妒。我嫉妒这天下的有情人,看见一对杀一对,看见一双炼一双,什幺情,什幺爱,全部都靠不住,当死亡来临的时候,拿对方来换取生命的比比皆是,世人愚昧,我来超度,哈哈哈哈~!』那大笑声,乾脆而又痛快,龙雨彻底呆住了,没想到,这个故事的结局居然是这样,果然,爱之双刃剑,不是伤了别人就是伤了自己,自己以后可要小心点,这东西可比最烈的毒药还要烈~!

      龙雨挠了挠头,变换了一下表情,这只是别人的故事,对他来说,虽然为那些枉死在紫随风手下的有情人有些不忍外,对于两仪门,他们的下场只是咎由自取,只不过这些跟自己困在这穀底还是没多大关係,龙雨看了看微微发亮的天边,不禁有点踌躇,这大哥讲故事的水準很高超,就是这个回答问题的步骤有点繁琐了。

      『成魔的我,四处流浪,凭藉这心中的执念,立地成魔,玄天七彩宝葫芦也变成了魔器,整个修真界因为我的出现,居然摒弃了多年的仇怨,团结在了一起,我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该悲伤,我可怜的师傅在得知消息后吐血身亡,惟一一个在乎我的人也离去了,在离恨天之上,我亲手挖出了自己的心脏,封在了离恨石中,这个世界,永远永远再不会有人会伤到我了,哈哈哈哈~!

      那些平时道貌岸然,个个得道高人模样的正义之辈,只要单独遇到我,却是隔着十几里地望风而逃。每次都要纠结上百人才敢与我一战,这样的混战整整持续了几百年,记不清杀了多少修真者,也记不清自己多少次差点魂飞魄散,我在教他们如何去爱,他们在教我如何去团结。

      直到蜀山长老请出天绝地灭诛神阵,传说可以诛杀太乙金仙的大阵却没将我打入轮回,却是被莫名其妙的传送到了这片奇异的大陆,宝葫芦也在这过程中不知所蹤。这里有着古怪的斗气魔法,却没有任何修真的痕迹存在。

      一个陌生的地方,众多陌生的种族,普天之下独一人的感觉很不好受,彷徨的一人行走,遇上不平就战斗,这个大陆上所谓的那些神,实力也只不过比修真界那些高手强上一点点,却在这片大陆上是那幺的神圣,我羡慕过,嫉妒过,所以我屠戮过。

      蛮荒之地,信小丑不如信我真魔,我强迫他们接受我的信念,我教授魔功,传授技艺,创立了另一个多宝宗。

      直到有一天,一个有着奇异双瞳的人找到了我,对我说了一句话:「无生无死,六道轮回。」然后跟我打了一架,那一架我输了,输的只剩下一魂一魄,逃走的时候我带走了那人身上背着的一颗蛋。

      之后我就逃到了这里等死,呵呵,现在你明白是怎幺回事情了吧,这个大陆远没有表面上的那幺简单,有缘人,你能听到这些,必然是同我来自一个世界的。我留给这个大陆多宝宗的炼器法门只是皮毛,这玉简后面还有我多宝宗正宗的炼器法门,你我有缘就赠于你吧。那根玉箫是我閑来无事炼製的一件灵器,器诀也在玉简中有记载,就送与你作为我们的见面礼了。那两块石头和两枚戒指都是无价之宝,望有缘人善用之,说了这幺多,我也累了,就此别过了,哈哈哈哈~!』

      我靠,就这样完了,典型的虎头蛇尾,龙雨摸了摸自己发酸的脖颈,将心神从玉简中离开,抬头看了看天,有点气结。本来指望能从这之中得到离开这里的办法,结果听了一个其长无比的自传不说,还莫名其妙的被拜託了好多事情,真愁。

      看来,还要自己想办法啊,顾不得细细思考中年人传递来的资讯,听了大半夜故事,极其疲乏的龙雨将蛋蛋搂在怀中,躺在草坪上沉沉睡去了,想不通就不要想,该干吗干吗一直是龙雨的座右铭,撒事情都没眼下睡觉休息来的重要。

      天已经亮了一大半,一大一小的鼾声却开始此起彼伏了,睡的甚是安稳,在这荒郊野外的,这俩可真是心宽的很那,浑然不觉就在龙雨读完这玉简后,周围的景色似乎变了一变。

  

  • 名称:镇魂街超清
  • 时间:2018-11-05 18:02: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