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骑士decade超清

      第二日,翔龙帝国紧急军报,南方行省兽人犯境,湖州总兵吴洋怯战,致使整个湖州全境沦陷,半月内失地已逾千里,皇帝大怒,着内府严查,另授衔兵部尚书龙战天为征南将军,前往收复失地。

      得到出征的消息,龙战天顾不得自家刚出生没几月的儿子,就立刻领旨前往南方督战。他这一去不要紧,可是乐坏了龙雨。因为龙雨要继续进行前世的大道修行,但是有龙战天这个九级斗圣在身旁,难保不会发现他的秘密,到时就不好解释了。

      只要有三个月的时间,龙雨就能凭藉还留在体内的先天之气将归元宗的归元九转心法练到第一转转身,借助第一转转身的功能遮盖住身上的真气波动,就不必担心被家人发现自己的秘密了,到时候随心所欲的进行修真,也就可以完成他曾今答应师傅要成为大罗金仙的诺言了。况且这个世界是修习斗气魔法的,信仰各种元素神,要是龙雨的真气洩漏出来,估计会把这一大家子人吓死一半。再着说,龙雨带着记忆重生,他坚信自己还是属于前世那个世界的,而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他是一个入侵者,所以,他要有自己独有的一些东西来保护自己提醒自己。

      水柔儿抱着龙雨为丈夫送行,叮咛嘱咐,说着一路平安,两行清泪沾衣襟,而龙雨却在母亲怀里为自己晚上的大事盘算着,父亲是行伍出身,一生大小战不下百次,与兽人打仗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他并不是太担心,反而更担心的是自己能不能成功筑基。

      初春的夜晚,月朗星稀,知了还在不知疲倦的叫着,仿佛在控诉着夏天的闷热。一股微风悄悄袭来,爽快的感觉充斥了王六的全身,王六乾脆脱掉了上衣,让风能吹的更尽兴一点,嘴里不停的喊着:「天乾物燥,小心火烛。」

          静静的街面上看不到一个行人,快到三更了,王六拽出腰间的酒葫芦写意的喝了一大口,劣质酒味在微风中开始蕩漾。王六是京师中一个打更的更人,但是,他却很自豪,因为一个普通的外乡人想在京师中堂而皇之的四处乱转,半夜三更大喊大叫那根本是不可能的,而王六却做到了,做的是那幺自然,那幺潇洒。

          沿着寂静的街面,王六一路叫一路喊,慢慢的渡到了今天巡逻的最后一条街面–朱雀街,街面上一尘不染,街道口立着高高的牌楼,街道两边尽是高墙深院,朱漆玉彻,雕栏勾壑,奢华异常。王六赶紧停止了喊叫,顿了一顿,清了清嗓子,然后才开始小声的喊叫着进入街面。因为朱雀街里住的都是达官贵人,不是一部尚书就是公爵侯爷,王六连脚步都放轻了很多,走的小心翼翼。突然,头顶上几道黑影掠过,叟的一下就在街面上失去了蹤迹,王六愣住了,就在那一霎那间,全身的感知已离他而去,过了几秒钟,一股血箭从他脖子上直射而出,尸体倒地的声音显得是那幺的轻柔。

          而先前掠过的几道黑影依然在快速的前进着,快速而沉默,掠在最前面的黑衣人开口了:「为什幺?」「因为他没穿衣服。」在他侧面一个瘦削的黑衣人淡淡说道,听不出一丝的情感波动,方佛死的根本不是一个人。先前开嘴的黑衣人接着说道:「他只是一个无辜的人,再说我们今天有要事要做,没有必要节外生枝.」心里却在一阵腹诽,这半夜不穿衣服赤身裸体的人多的去了,这也能算杀人的理由,早知道就不应该答应族中长老带他出来。「我做什幺用不着你来教我,我只是来这做事的,至于我杀什幺人,为什幺杀,这是我的事情,你接受就好,最好不要再叽歪。」瘦削的黑衣人依然淡淡的说着,但是话语中却透漏着无尽的寒意与不屑。

      领头的黑衣人顿时气机一憋,心底无比恼羞,却不再言语,毕竟等会的事情还要借助于他八级高级斗师的实力,没必要为了一个不相关的人闹的不愉快。黑衣人阵形一变,迅速的掠出了街道的拐角,停在了一堵高墙下的黑影里。「一   ,二,三,四,五」黑衣人点数了一下自己的人员,压低声音接着说道:「龙战天今日出征,带走了黑衣卫,据咱们的钉子回报,现在公爵府内只有那些护卫,少了那些头戴黑巾的杀人机器,咱们今天成功的机会就更大了,按计划迅速潜入,我们只有一刻钟的时间,一刻钟后京都的城卫军就会发现那个打更的尸体,我们正好乘乱撤离,现在,行动开始。」话音刚落,五道影子离地而起,竟然真愣愣的飞上了高大的院墙,迅速的向院内跳去。噔噔噔噔连着四声,四人落地,先行落地的黑衣人头领心里默默的数着,等了半天,却没传来最后一个人的落地声,黑衣人不觉很诧异,难道被高手发现了,什幺高手这幺厉害呢,竟然无声无息的干掉了一位七级中级斗师,难道是九级斗圣?不可能啊,九级强者泛大陆都是极为稀少的,整个翔龙帝国九级高手用手都能数的过来,龙战天已经出征了,难道这公爵府中还藏着高手不成。黑衣人脸色阴晴不定,正在胡思乱想中,突然,耳边传来一种重物落地的声音,「扑通~!」顿时,已经落地的四人,迅速将身子弓起,将全身的斗气提起,準备一有不便就立刻发起攻击,结果过了大概两,三分钟,再无任何动静,于是,四人默契的向发出声响的地方靠去.

      等凑到跟前,众人不禁啼笑皆非。原来墙角那有着一口深达数十米的枯井,而那最后落下的一人却好死不活的正好跳在了井中,由于高空跃起,斗气都用来起跳了,半空中根本来不及换气,这个倒楣蛋结果活生生给摔死在井里了。

      「不用看了,数十米的距离,以他七级的身手,没摔成一堆烂泥已经很不错了。」瘦削的黑衣人看了井中一眼,向正探头看向井中的黑衣头领说道。「我知道,虽然我的暗夜凝视没你那幺高绝,但这数十米的距离我还是看的清的,可恶的龙战天,这笔帐一定加倍讨还。」黑衣头领哼哼的说道。停顿了一下,黑衣头领抬头看了看夜色继续说道:「计画不变,抓紧时间,完成了任务,不单为他也为我们几年前横死的同胞们报了大仇了。」其余的黑衣人重重的点了下头,井然有序的继续潜进着,原来这些黑衣人能够在黑夜中视物如白昼,难怪能这幺轻易的潜进守卫森严的公爵府.

      而正在远方赶路的龙战天却没来由的打了声喷嚏,然后捏了捏鼻子,自言自语道:「刚离开不到一天,柔儿就想我了,嘿嘿,不知道我那臭小子想我了没。」龙大将军果然艺高胆大,浑然没想到京中的家中已然招贼了。

      那边的父亲念着妻子儿子,而这边的儿子情形却不是太好。躺在摇篮中的龙雨,双眼紧闭,小脸上的肌肉一会凸起,一会凹陷,脸色煞红,情况煞是诡异,要是此时龙夫人看见这情形估计会立刻吓的魂飞魄散,可惜的是,龙夫人已经被好动的龙雨折腾的筋疲力尽,已然沉沉睡去了,只剩下龙小公子一个人在诡异的纠结着。

      此时的龙雨心里也是很焦急,好不容易装小孩折腾了母亲一天,以期晚上能够安心的炼化先天真气,谁知却经脉错乱走火入魔了。龙雨的师门归元宗是以武入道的修真门派,所以门内归元九转心法既是一门修真法诀,同时也是一门最为顶尖的内功心法。这晚,等到母亲入睡,龙雨就悄悄的运起了师门心法,开始打通自己的任脉,本来是很顺利的事情,结果打通任脉后,先天真气居然还有遗留,贪心的龙雨就引导它去冲击督脉,结果沖到一半,先天真气没了,而穴道却已沖到一半,导致的后果就是已经贯通的督脉穴道中源源不断产生的真气没了流通的地方,开始在他的体内乱窜起来了。人体的修炼,将任脉和督脉的穴道全部打通,将两者贯通起来,真气迴圈,源源不息,在体内达到一个小周天,即是世人常说的先天高手。而修真一共分为九个阶段,分别是:筑基,开光,融合(结内丹),心动,元婴,出窍,分神,合体,度劫。只有打通任督二脉,成为先天高手的修炼者,才能步入修真的殿堂,这个阶段在修真的境界划分叫做筑基。真气乱窜,导致经脉错乱走火入魔,一个不好就是经脉爆裂,化作一滩血水。龙雨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强自压下心神,努力着想把已经在经脉中变成脱缰野马的真气拉回原有的通道,此时的真气却根本不管不顾这个主人的意思,尤自在经脉中发着狂,撒着欢的一阵狂奔。龙雨脸上的汗珠越凝越多,竟将身上的裹物湿了个透,看来事不可违,没想到,刚刚重生,就要死去,龙雨放弃了反抗,任真气在体内闹着,等着死亡的到来,其实他想反抗也反抗不了,毕竟经脉初通,想靠自己的力量压制住错乱的真气,根本是不可能的,除非有外力相助或者是外力相激,母亲已经被自己折腾的熟睡了,况且她也不会斗气,看来,这一切还是于他无缘啊。

      龙雨正在胡思乱想中,却突然感到四股阴寒的气息将自己锁定,杀意腾腾,似乎夹带着无尽的威势,龙雨不惊反喜,心想救命的机会来了,心里在大喊着:「杀我啊,你们赶紧杀我啊,你们杀我我就不用死了。」要是黑衣人听到了,肯定会被这诡异的逻辑吓的一头冷汗,可惜他们根本听不到。四道黑色的光芒亮起,瞬间就击入了龙雨的体内,黑衣人出手了,而且一出手就是自残的杀招,竟然燃烧了斗气。四道黑色斗气沖进龙雨体内,正待大肆破坏一翻,却被在龙雨体内乱窜的真气正好盯上了,淡白色的真气一头撞向黑色的气流,没有想像中的气流爆发,那黑色的气流居然就那样消失了,消失在了淡白色的气流当中,就像从没出现过。淡白色的气流吞噬了黑色斗气,尤自觉得不过瘾,顺着黑色斗气的气机,从龙雨的毛孔中喷射而出,迅速向发出黑色斗气的黑衣人沖去,黑衣人来不及作出反应,就被这些白色的气体覆盖了,仅仅是一顿,气体瞬间消失,而黑衣人们却个个双眼充血,脸色潮红,扑通扑通,全部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看来死的是不能再死了。

      真气得到释放的龙雨脸色也渐趋于平静,暗自为自己死里逃生庆倖不已,同时也开始好奇起来,什幺人居然这幺大胆敢在京都潜入公爵府袭击自己,全然没有对方是他救命恩人的觉悟,即使这恩人已经被自己干掉了。

      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在一霎那间,时间短的只能让人的脑中闪过一个念头。这群黑衣人到死都不会明白,自己这方两个八级,一个七级,修炼的还是带有腐蚀特性的暗黑斗气,他们甚至不息燃烧斗气去攻击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以求万全,却被这屁大点婴儿身上喷出的气体搞死了,端的是荒诞无极。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尸体倒地的异常声响还是惊动了府内的护卫们,人声顿起。

      水柔儿也被那声响从梦中惊醒,一骨碌翻起身子,迅速将衣服套在身上,下的床来,跑到桌前,将灯点着,房间内的一切开始映入眼帘。

      房间四个不同的方向趴着四个身穿黑衣的人,生死不知,水柔儿顿时明白过来了,府中来了刺客。顾不上开口叫人,她赶紧跑向了摇篮,步履蹒跚,但却很快,摇篮上用来驱蚊的纱曼已经被绞的稀烂,水柔儿心不由的咯噔一下,慌忙的凑到摇篮跟前。看儿子那明亮的骨黑眼睛正在看着自己骨碌骨碌的乱转,还好还好,水柔儿拍了拍胸口,心也从嗓子眼回到了心房中,连忙抱起孩子,在他脸蛋上亲了一下,水柔儿慢慢回过神来了。

      轻轻将房门打开,已经赶到的侍卫们鱼贯而入,看了一下房中的情形,心里却是又羞又怒,羞得是居然让刺客悄无声息的潜入了主母房间,万一有个好歹,他们这些人可是万死不辞,怒的是居然有人敢行刺公爵府,这也太不把自己这些护卫们放在眼里了。

      「吾等失职,万死难辞其咎,请少奶奶治罪。」侍卫头领高达看着水柔儿羞愤的说道,想自己堂堂八级高级斗师,居然让刺客如入无人之境,实在是太丢人了,虽然不知因为什幺,刺客尽已毙命,好在没出撒事,要是有个好歹,叫我如何面对栽培我的大人啊~!

      「高达,你起来把,这件事情不怪你,对方不是正面攻入,一路上竟没有发出任何的斗气魔法波动,想来是有特殊的秘术隐匿身形,你去后院把供奉费先生请过来,我想他可能会知道点什幺。」水柔儿眼神複杂的看了这个侍卫头领一眼说道,虽然嘴上不怪,其实她心里还是隐隐有一丝愤怒,不过这个侍卫是夫君的心腹之人,忠心倒不用怀疑,想来这侍卫当中另有鬼在。又回过头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四具尸体,愈发不解刺客既然能悄无声息的潜进府中,想来实力必当不赖,怎幺会莫名其妙的死了呢。

     

  • 名称:假面骑士decade超清
  • 时间:2018-11-05 18:02: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