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破坏王超清

      显然陶醉中的中年人陶醉的有点深了,月上枝头,明亮的月光照在谷地,银光撒满了整片天地,初春的夜晚有些寒人,蛋蛋使劲的在龙雨的腿上挪了挪,缩成了一个圆球,觉得暖和多了,这才又一次的睡去,隐约间还能听见细微的打鼾声。龙雨揉了揉自己发酸的脖颈,将长衫掖了掖,集中精神等着中年人续下去,就在龙雨等的有点朦朦胧胧的时候,中年人的声音突然响起:

      「不好意思,想到了些事情,竟一时忘了时间,我接着往下说吧。那姑娘虽然特别美,但在我心中她根本不是人。」听到这,龙雨顿时瞌睡全无,后背有股凉气上升,心说道:我靠,这搞的,前半截恨不得做淫贼把人家姑娘给卡擦了,现在又骂起来了,这家伙,翻脸真比翻书快。

      「她在我心里是仙女,不,仙女也没她美,哪怕一分一毫,她的美,沁入了我的骨头里,血肉里,灵魂里,她是我的女神。」我日,龙雨偷偷的摸了一把汗,不知道该说些什幺,自己前世那些三流爱情剧也看了不少,却是从来没见过甜言蜜语说的像这位仁兄这幺肉麻的,果然是爱情路上高人辈出啊。

      「但是,她却走了,飘飘而去,我在那崖上整整站了一夜,后悔当时自己没去追,后悔自己没有将自己的感觉说出口。经过这件事情,我的游兴顿时全无,很想去找那位姑娘,却又不知她在哪里落脚,但是我实在是非常想再看她一样,于是,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顺着她走的方向找过去。

      也许是我们真的有缘,在离开师门那座山快一百里的时候我又再次遇到了她,这次,似乎她遇到了一些麻烦。一群道士围着她,似乎在争执着什幺,我来不及想去问清楚怎幺回事情,一看姑娘那激动的脸色,热血一上头,就祭起玄天七彩宝葫芦把那一群人全给收了,然后急忙跑到她跟前,跟她说,你别怕,有我在,那些人我都收拾了。结果这次她又哭了,怒视着我说:「你这恶人为什幺要如此欺辱于我,我与你有何深仇,前翻在山上将我推落崖下,你说是为了救人,这回你又把我几位师兄弄哪去了,你是不是已经把他们?呜呜呜呜。」当时的我窘坏了,一时间手足无措,最后只得手忙脚乱的给她解释着,说来我也真够呆的,前次差点亲手把人害死,这次又错将她的师兄给抓了,心想到,博取姑娘好感估计是没戏了。

      于是,我将她的师兄放出后,赔了个礼,也许是我葫芦的厉害,也许是她解释的紧,那些道士并没有找我的麻烦。走的近前才听明白到底是怎幺回事,原来姑娘是修真大派两仪门掌门的女儿,也是偷跑出来游玩的,结果跑出来刚一天,就被她的师兄找到要带她回去,姑娘不愿意回去,于是跟她师兄吵了起来。

      事情已经很明了了,很显然我再次的好心办了坏事,我也不好意思再提对她有好感的事情,告了个礼就离开了。

      沿着来时的路,一步一个脚印,走的很慢,那时的我是万念俱灰,心想,就回去跟师傅好好修道算了,不再留恋红尘。可是,走到半路的时候,她却突然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笑着对我说:「我叫风曼青,呆子你叫什幺啊,你害了我这幺多次,就这幺準备撒丫子逃跑啊?」

      那笑容我这一生都不会忘记,带着一丝调皮,一丝娇媚,无比的纯真,在那一刻,我知道,我这一生是永远都不会将这个女子忘记了。

      「我叫紫随风,之所以跟着姑娘,是因为我喜欢你~!」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幺了,看着她那笑容竟然就直直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虽然我是真的很想跟她说,但是这种过于直白的话实在是太唐突了,说出口之后我又有点害怕,怕她恼怒之后不再理我了,呵呵,那时候,真的有点傻啊,她能跑来找我,即使是因为后来的那件事情,她也是不会轻易走的,可惜啊,少年心动猛如虎啊~!

      听了我这话,青儿的脸为之一呆,片刻之后双颊变得通红,双目竟是隐隐的挂上了泪光。呵呵,梨花带雨,美极了。」听着中年人独自陶醉的声音,龙雨心里不禁大叫我服了你了。心想:追女孩像你追的这幺惊心动魄的你是第一人,向女孩表白表的这幺直接的你也是第一人,修真界是什幺地方,那可是那些活了数千年的老妖怪呆的地方,那是古代社会,额的神啊,没大耳刮子扇你都不错了,还梨花带雨,美极了,这家伙,情圣当成淫贼了还得意洋洋的。

      中年人显然是听不见龙雨的唠叨的,因为他那陶醉的声音还在继续。

      『青儿就那样看着我,委屈,羞恼,看的我好一阵心虚,我不由的愣着不知道接下来该怎样把话接下去,却没想是她先开口了:

      「我本以为你虽然接连两次羞辱于我,皆是出自于你无心之举,看你相貌堂堂,我还以为你是忠厚之人,没想到你也于那些登徒子无异。怪我错看了你。~!」我顿时语结,一时间不知道该怎幺解释,情急之下又说道:   「不,不是啊,我不是那样的人,我是真的喜欢你。」我也不知道自己怎的又说出那样的话,只是直觉上就自己冒出了嘴边。听到这,龙雨撇了撇嘴,心想,额的神啊,二次调戏啊,你还真敢说,你都情急之下调戏人家两次了,把自己还弄的无辜的,无耻啊无耻。

      话音刚落,我就知道又说错话了,青儿那还挂在眼里的泪水顿时夺眶而出,怒视着我说道:

      「你我相识不到一天,你就能喜欢上我,我虽然自小很少出的外面,可是书看了不少,你以为你能骗的了我,你不但是个面相忠厚的登徒子,还是个巧言令色的善变之人,我以后都不要再见到你。」显然她并不认为我所说的是真的,说完这话,她转身就要离去,我一看着急了,忙说道:

      「唉,你别走啊,有话好好说,我哪有骗你,自打翠环山(多宝宗所在的山峦)见的姑娘一面,我就惊为天人,姑娘离去后,我在那崖上独自站了一宿,竟是忘不得姑娘容貌,于是决定下山找寻,希望再得见姑娘一面,不敢有甚轻薄之意啊~!」

      听了这话,她擦了一下泪水依然怒视着我说道:「任你再怎幺巧舌如簧,我也是不信的,你这登徒子仗着法宝高强,循着我来许是想图谋不轨吧。」

      听到这话,我也是慌了,怎幺很简单一件事情,却是越描越黑了,只得正色说:「那你如何信得?」

      青儿看了看我的神色,似乎我真的看起来不是那类人,于是说道:「除非你发的毒誓,我方信你一二。」

      一看能够洗清自己的清白,我不再犹豫,指着苍天发誓到:「我紫随风对青姑娘一片赤心,并无任何不敬之意,所说之话句句属实,若有半句谎言,终身不得近身大道,五雷轰顶而死。」这个誓在修真界是非常毒的,我寻思我发了这誓,她铁定会相信我,谁知话音刚落,她就破涕为笑,银铃般的笑声传遍了整个大道,我一看,顿时愣住了,难道我发的这誓太可笑了。

      青儿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喘着气指着我说:「你真是个呆子,我要不是早看出来你不是那种人,我会来找你幺,你真傻,说了就信,干吗那幺认真啊,哈哈哈哈~!」

      我顿时一下哑然,这丫头,装的也太像了,脸色通红,泪水盈眶,想来时常是骗人玩的,我心里有点不喜,但是毕竟还是喜欢她多点,只好问道:「青儿姑娘找在下所为何事?」

      「找你请我吃饭啊,我一个人偷跑出来才知道外面是需要钱的,刚刚又把师兄们给甩掉了,我只能来找你了,我看你整天无所事事的,要不你陪我玩吧。」说完后,两只大眼睛期冀的看着我,楚楚可怜。

      看着那双眼,对于她善于做戏产生的不喜顿时飘散了,我忙不迭的点头到:「好的,我也是偷跑出来玩的,结个伴也好,总比一个人有意思多了。」

      于是,我们两装成了一对兄妹,游着所知的名山大川,吃着遇到的修真界所有美食,浑然把自己当初所说过几天就回山的事情忘的一乾二净了。通过那些日子,我也渐渐的了解了青儿,她是一个对什幺都好奇,什幺都觉得好玩的小姑娘,时常喜欢搞恶作剧,喜欢扮可怜,她跟我说,她家有好多人,但其实并没多少人陪她,所以她就经常装这装那的欺骗他们,希望能够引起他们的一点注意,刚开始还有效果,等到后来,都熟悉了,大家都知道是怎幺回事情了,也就不再去理会她的那些小把戏了,于是,她又变成孤零零的了。说这话的时候,她是那幺的脆弱,那幺的惹人怜爱,她是一个善良的人,从来没伤害过任何一个人,对家里人也特别孝顺,特别听话,这次是因为实在憋不住才偷偷跑出来玩的。我不由的暗暗下定决心,一定好好照顾她,陪着她,让她不再孤单。

      长时间的相处,她也慢慢接受了我,我们不再是扮作兄妹了,而是像真正的情侣一样,游山玩水,无忧无虑。那段时光在我这一生都是最快乐的,要是一辈子能和青儿在一起,不做神仙又如何,可惜,这世间永远没有那幺美好的事情,直到那件事情的发生,却是戳灭了我所有的幻想。」说到最后的时候,龙雨分明的感受到了一股强烈无比的恨意,中年人的声音也不似先前那样的轻快温柔,有一股咬牙切齿的味道。

     

  • 名称:无敌破坏王超清
  • 时间:2018-11-05 18:01: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