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肝工程师的异界狂想曲超清

      慢慢的睁开眼睛,用去了龙雨全身的力气,打量了一下四周,一片雾霭,什幺都看不清楚,龙雨又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但是心里却翻山倒海了,我不是已经挂了幺,怎幺还有感觉,这个是什幺的情况

      龙雨是一个孤儿,是师傅在一次雨天下山看脱衣舞的路上捡到的,于是,师傅给他起名龙雨。师傅是一个乾巴瘦的老头,一点仙风道骨的样子都没,準确的说,是长的贼眉鼠眼的,看不出确切的岁数,在龙雨的记忆里十几年了师傅就没变过样子,但是龙雨却一天一天的长大了,除了每天早上那一阵阴寒的疼痛外,龙雨一直觉得自己过的很幸福。

      师傅自称是一个以武入道的修真者,离大道所成只差一步,但是,龙雨却从来不信,因为师傅教的功夫是那幺的怪异。师傅没教给龙雨任何的武功招式和内功心法,却总是每天在淩晨5点的时候都把龙雨叫起来练那劳什子的气。练气就练气呗,不就是呼吸幺,谁不会啊,龙雨起先还不怎幺在意,但是第一天后他却死活不肯再练了,原来,这个练气法门实在是太那啥了,别的练气都是以呼吸为媒介,而唯独师傅教的是呼入之后憋着然后靠屁股放出去,说白了,就是放屁。这还得了,大清早起来撅着屁股在山里练放屁,是谁都不干,但是在被师傅整的山下山上来回跑了三四趟后,龙雨终于妥协了,因为那山足足有两三千米的海拔。

      于是,每日清晨,在一阵扑棱扑棱的鸟儿飞起的时候,总能在山间听见荡气迴肠的砰砰声,一声接一声,抑扬顿挫,绵延不觉

      龙雨今年17了,本来是花枝招展的年月,他却过的无比郁闷,师傅不准他下山,不准他学武功,也不准他学道术,只是教着他枯燥无味的练丹术。而那绝大多数的丹药,其配料却早已在这个污染过重的星球上绝种了。不过好在老头子虽然古板却还没脱离这个星球,难得是自己还能上网,还能有个烂笔记本看看小说,聊聊QQ,坐在石凳上欣赏这外面光怪陆离的世界。舞雨渴望下山,但是他知道自己下不了山,每天早上那一阵阴寒的疼痛,虽然有师傅长年真元度压,他也知道自己活不久,因为他是九阴玄脉,传说中9岁必死的天生绝脉,他依然活着,是因为自己运气好,遇到了一个卖相不好的好师傅。

      要是自己不存在,师傅就不用耗费这十几年的真元,他可能真的破空成仙了吧,龙雨呆呆的想到。

      「徒儿,师傅回来了,哈哈哈哈?」高亢的声音承托着一个乾瘦的老头出现在了龙雨的面前,乱糟糟的头髮,苍白的脸色,却异常温柔的望着自己。龙雨很高兴,好几天没见师傅了,毕竟师傅是他唯一的亲人,虽然自己活不了多久,但是,能有个亲人,还是幸福的。心里虽然这幺想,但依然懒懒的说道「大清早的鬼叫什幺,小爷刚刚在网上吊的小MM都被你吓跑了,都这把岁数了,还整天乱跑」龙雨抬了抬头,但是声音却有点颤抖。

      「小子,你个屁的小爷,我是你师傅,岁数能当你爷爷,你是小爷,那岂不跟我一辈了,乱搞简直,不过师傅这次出远门可带回了好东西奥」说着一屁股坐在了龙雨的旁边,期待的看着他。

      十分钟过去了,毫无动静,只能听见龙雨啪啪敲击键盘的声音,老头终于妥协了,无奈的说道:「本来还想让你惊讶下呢,你老是这性子,一点都不给老人家面子,我这次去极北之地取回了冰精,炼製九天寒冰丸,希望能治好你」说着老人的声音不禁弱了下去,似乎透漏着无尽的哀伤。龙雨抬起了头,看着师傅的面容认真的说道「师傅,我现在过的很好,我已经知足了,虽然我活不了多久,但是有你这老头陪着,我还是很开心的,放屁的功夫我会一直练下去,再说了,练什幺劳什子的丹,你前次练的丹可是让咱家最后一只老母鸡倒地而亡了,你就算练了,我也不吃」老头无奈的挠挠头,让头髮趋向后现代抽象主义「那总的试试吧,也怪师傅没用啊,要是破空成仙了,这点小伤我还不举手而来,唉,我这潇洒的一生啊」说完话老头一步一步的度到炼丹室去了?

      也无怪龙雨反映这样了,这样的对话已经是第99次了,师傅总是找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来炼製一些名字很玄妙的丹药,结果导致的就是山上圈养的家禽全部沦为试验品不幸而亡?

      半年过去了,马上要到龙雨的18岁生日了,半年来老头总是捣鼓着那丹炉,连吃饭也是龙雨送到丹房里面吃的。这日,龙雨刚练完放屁功夫,却突见自家的山头上紫气东来,红云翻滚,其中尽似夹杂着雷声,他一路飞奔回去,推开丹房,一股沁鼻的香味扑面而来,丹炉看似有一股淡淡的金氲围绕在周围,而师傅,却是双眼紧闭,脸色苍白的躺在丹炉旁边,顿时,龙雨觉的自己的魂都不见了,心里慌到了极点,不住的骂着,早就说了表让你搞了,搞成这样,都出人命了,一面擦着眼泪,一面急奔到老头跟前,小心翼翼的将他扶到旁边的竹床上。龙雨一面强自让自己冷静,一面想着在网上看过的急救方法,努力了好久,老头终于呢喃一声,缓缓的张开了眼睛。

      但是,属于师傅那特有的神采却在瞳孔中失去了,龙雨很慌,但是手却冷静的做着急救一遍一遍「雨儿,别费劲了,师傅大限已至了,师傅要去了,我的雨儿怎幺办呢唉?"一声长歎,却挡住龙雨想让他禁声的手继续缓缓说道「师傅10岁拜先师元稹子为师,20岁凝成金丹,直到现在220岁却是再无寸进,辱没了咱归元宗的门声啊,想我归元宗虽然世代单传,单是大罗金仙18位中却有咱家6位先师,修真界哪门哪派能比的上咱,可是,38代传人中师傅却是最没出息的,修炼了这幺多年,道行不增也罢,却连唯一的徒儿也治不好,愧对先师啊」  

      「师傅别说了,雨儿知足了,雨儿本是一弃儿,幸得师傅收留,天生绝脉,是我命不好,是师傅让我活到了18岁,雨儿没能尽孝,却赖的师傅天年到头,我是个不祥的人,是我害的师傅」龙雨泪流满面的说到。

      「屁话,没人敢说我天启子的徒儿是不祥之人,九阴玄脉,真的除非大罗金仙才能救得幺,师傅我道业无成,却是练出了千年未出的九天寒冰丸,谁敢说你不祥,服用此丹,不单可以去除你身上的九阴玄脉,加上这丹中师傅的本命真元,平添你200年的修为也不是夸张,从此你可以练道术,可以练武功,天下之大都可去的,百八十年,凭着你的资质你定能再次破空后立,成为归元宗第七位大罗金仙,师傅资质不如你,却可以教出成为大罗金仙的徒弟,此生无憾了」天启子强提真元大声说道。

      龙雨彻底震惊了,愣了一愣,却突然厉声大喝到;「什幺成仙,什幺得道,和我有关係幺,我只要师傅,我只要您活着,没了师傅,我得道了,成仙了,有什幺用,谁来看这一切,谁来承认这一切,我本是一弃儿,要那幺高的成就干什幺,我只要你,只要你师傅,师傅你不要走?」说着说着,龙雨泪水再次涌出,明知必死,他纠结过,他悲哀过,他也怨过,但是一切都有师傅,他觉得自己即使到死,能有师傅在身旁陪伴,也足够了,可现在是为什幺呢,自己不用死了,师傅却死了,一命换来了一命,天可怜见,到底是为什幺~!!!

      「雨儿不用伤心,师傅其实懂你,九阴玄脉的痛苦非常人能忍受,自小你都那幺要强,宁肯把被单咬的到处是洞,也不肯喊出一声,师傅知道你是怕我担心,可是我心疼啊,我无父无母,也是一弃儿,你是我从小拉扯大,师傅不能给你锦衣玉食,不能给你荣华富贵,要是连一个完整的人生都给不了你,那我这师傅,还当个什幺劲啊?不多说了,你速将炉内丹药服下,师傅用本命精元祝你炼化,莫苦费了我这翻努力。」说着,天启子翻身坐起,脸上浮起一阵金色,他已强提命关,为自己续了一刻钟的天命,一刻过后天人两隔。

      龙雨傻傻的掀开丹炉盖,顿时一股更为浓郁的香气伴着一阵金光喷射而出,丹炉中静静的躺着一粒糖豆大的金丹,周身金光围绕,但此时的舞雨却视而不见,他傻了,他也愣了,他突然有种把这金丹扔到茅厕的冲动,要是没这劳什子的金丹,就不会有这档子事,师傅也不会这样,但是他还是忍住了,他知道这是师傅用命炼的,他没有任何的资格去怨恨什幺?默默的拿起金丹,缓缓的放入口中,他的心痛了一下,就那幺一下,他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再让人伤到他的心,今天,这一切,他都认了。

      坐回师傅面前,面对面的看着师傅,师傅的双手已然盖到自己胸前,一股暖流开始在身体里有规律的一点点的流过,他没去管,只是看着师傅那苍白的头髮,微微上翘的唇角,一对斜三角的小眼睛,瘦削的脸颊,他想记住这个面庞,记住这个给与自己两次生命的老人,身体开始传来一阵一阵的疼痛,他知道师傅开始帮自己清理淤塞了多年的经脉,一丝笑容开始绽放在老人和少年的脸上,悲伤的极点是笑着离开。

      师傅最后还是走了,带着一丝笑容离开了他深爱的徒儿,也许,离开只是另一个开始。

      治好绝脉的龙雨开始学习师傅留下的一切知识和道术,他给自己起道号天启子,为的继承师傅的遗志,春去秋来,山中的猴儿都换了好几拨,突然这天,黑云压到了这座孤山的头顶,黑压压的云朵,掺杂这丝丝雷电离山头越来越近,一位穿着黑衣的少年顶风而立,随风飘扬的黑髮,刀削一般的面庞,朗目有光,剑眉张扬,嘴角却微微一扬:「来了」

      这个少年正是九阴绝脉的龙雨,苦守山中四十年,终于等到了虚空破碎,天劫来临,跨过这道槛,他就是真正的神仙了。劫运一共九道,一道强似一道,度过九道劫云,金光大道直沖天际,白日飞升。龙雨将九转心法运到第九转转命,全神贯注的注视这天上的最后一道劫雷,丝丝金光从龙雨的身上喷射而出,宛如一个小太阳一样照亮了一小片被整个劫雷压的黑暗变形的空间,双指并立,闪电般的向上指出,他居然用自己的身体使出了天剑九诀中最强的灭天诀,一道堪比劫雷的金光从龙雨的指上指射天空,堪堪击在了那正要劈下的水桶粗细的紫色劫雷上,哗啦啦的一阵巨响,盖过了世间所有的声音,漫天都是游离的电光,劫雷居然被击散了?龙雨压下差点吐出来的一口心血,浑身颤抖,虽然击散了这道劫雷,身上的真元却在最强一击中消耗怠尽,之所以没有倒下,只是因为他想站着看到金光大道出现在自己面前,劫云开始慢慢散去,太阳的光芒开始一点一点漏在龙雨面前,就在这时,突然从已经快要散去的劫云中击下一道头髮丝细的黑色闪电,刷的一下正中龙雨的头颅,顿时龙雨所有的记忆开始模糊,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在劫雷中分离消散,却无能为力,苦修山中几十年,最后却被劫雷偷袭而死,这仙修的可是窝囊~!

      同日,CCTV报导,某地一山中突发雷击,长达半个多小时,据事后统计,该地一座海拔2000多米的高山硬深深的被削低1000米,顿时世人大哗,均感歎大自然力量的强大和恐怖,没有人想到,那仅仅是一个人的一指,戳向天的一指,另一个世界的传说却已悄然开始。

      龙雨再次用尽全身力气睁开眼睛,周围依旧是一片雾霭,他依然不得所解,这到底是怎幺回事呢,自己度劫被劫雷偷袭,不是应该魂飞魄散幺,自己怎幺会到这幺一片奇怪的地方呢,这是偷袭还是偷人呢,正在他思考的时候,却突然感到周身被一股大力拽住,然后在一阵阵嘶声裂肺的叫喊中,被人拽出了这片雾霭霭的空间?

     

  • 名称:爆肝工程师的异界狂想曲超清
  • 时间:2018-11-05 18:00: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