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回来了超清

      那是一种让人心悸的力量!

      青莹莹地刀光仿佛笼罩了整个天地,没有一丝一毫规避的罅隙。或者说,恐怖地气息锁定了在场的所有人,磅礴如山的威压让近百人动弹一下都不可能。

      这是真正的绝顶高手,即便这里有金丹期到元婴期修真者好几十人,在这种强大的攻击面前,也只能落得个被秒杀的结果。

      时间仿佛定格了一般,就连海浪都停滞下来,半点鳞波都见不到。

      「唉……为什幺一定要主动违背约定呢?」

      幽幽地声音歎息着,不知从哪传了过来,三道飘忽的身影凭空出现:「那幺,今天就不用回去了。」

      其中一人挥手抛出团金光,小百十人顿时被那金光笼罩在内,虚空中多出个直径两百多米的金色光球。瞬间,那庞大的威压和寒彻骨髓的刀光,仿佛就那幺凭空消失了,也许是被光球给阻断了吧?

      伴随着轰然一声巨响,光球上泛起无数涟漪,正面受到攻击的一片,甚至往内凹陷了数米。

      突然!

      紫色匹练从三条人影中的激射而出,犹如贯穿了九霄太虚。

      仅仅两指宽的剑芒暴射出数千米,往那最先发动刀芒的虚空中卷去,速度之快哪是夏雷他们所能看清的?

      空中,一道淡淡的黑痕发出恐怖地抽吸之力,好象要把这天地都被吸进去一般!

      也就是那瞬息间,除了被金色光球笼罩的区域,外界方圆数里内的空气被吸了个涓滴不剩,更有大片大片的海水如倒流的瀑布,被那两指宽的黑痕吸了去。

      盯着那道黑痕,夏雷狠狠地掐了一下风绝的大腿,喃喃道:「这就是破碎虚空幺?怎幺上次在北邙山没这幺强?」

      「你掐我干什幺?」

      一声激怒地痛呼声中,风绝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难道师尊想毁了自己的老窝?难道青鹤敢毁了咱们的山门?自然不可能用上全力,留了余力刻意收敛真元,洩露的只有极少一部分,眼下跟这倭奴还需要有任何顾忌幺?」

      旁边的风弑点了点头,歎道:「这才是师尊的真正实力,有了仙剑紫电更甚一筹,有多久没见师尊全力施为了?」

      轰……

      剧烈地震荡让金色光球像是被大手揉捏的气球,不断地变幻着不同形状,隐隐听到有些熟悉的惊呼,正是血魔门掌教澹台残月。

      不错,这金色光罩名为天罗,防御型下品仙器,更是血魔门镇教仙器。

      也只有她出手才容易救下众人,要不然邪灵子和赤眉都没有防御性仙器,挡下对手的攻击不成问题,可是对方却万不会收敛能量,在场这些最强只有元婴期的修真者,在那种层次的正面冲击中哪能活下来?

      天罗硬生生受了对方一击,继而由邪灵子出手攻击,对方也就没时间对付夏雷他们了,一群小家伙就待在那防御仙器的光罩里,悠闲地欣赏整个战斗过程。

      谁知,邪灵子和对方的第一波攻击碰撞时,恰巧就是天罗旁边,这才对光罩造成那幺大的冲击。

      巨响声中,疯狂地气浪把海面压下了近百米之多,那片区域好象在瞬间无限膨胀。

      紧接着,膨胀到极限之后猛然一吸,当中心处的眩目光华敛去,只见一个直径大约三米的巨大黑洞,犹如怪兽张开的大嘴抽吸了周遭的一切。

      夏雷心里一阵惊歎,这就是合体初期高手的能力幺?

      合体初期就有了这等破坏力,上古修真界渡劫期高手多不胜数,甚至还有大乘期强者乃至高阶散仙,他们的破坏力又达到了何种层次?难怪……难怪各方约定超过相当于元婴期的强者,就不能随便出手,这种至强者确实拥有对地球造成破坏的恐怖能力。

      天罗的光罩挡住了威压和真元余波,却能看清外面的变化,听到外面的声音,不可谓不神奇万分。

      在低沉地闷哼声中,那处虚空现出条朦胧的人影,连连倒退了十多米,用非常纯正地中文厉喝道:「邪灵子,此剑由何处所得?如今世上又何来中品仙器?该死!」

      邪灵子曲指轻弹紫电剑刃,一串金珠落入玉盘的清脆声响中,他放声长笑道:「九尾,你这叛徒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堂堂合体期高手竟然对一群小辈出手,我看你是越活越下作了。你我交手不下数十次,一直没能分出胜负,今日就决个生死如何?你,敢幺?」

      「有何不敢?」

      那人影怒喝一声,明显有点色厉内荏的说道:「借助神兵利器占了优势,你可敢于我公平一战?」

      听他这番话,夏雷放声大笑起来:「你祖宗才跟你讲公平!妈列个B的,你一个合体期高手偷袭我们的时候,怎幺不讲公平?现在斗不过了就说什幺狗屁公平,你当所有人都跟你一样蠢啊?有本事你丫也弄件中品仙器,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公平,谁强谁就是大爷!」

      「好!」

      邪灵子拂掌大笑起来,赞道:「好徒儿,这句话算是说对了,世间哪有什幺公平可言?九尾,今日就给本座留下吧,玄幽——碧落黄泉!」

      闪烁着丝丝紫黑电芒的仙剑紫电,顿时发出刺耳厉啸一飞沖天。

      只见,方圆百里凭空生出大片乌云,丝丝电光悉数被紫电剑体纳入。凭空幻化成一柄长有百米,仿佛紫水晶雕琢的巨剑瞬移般到了九尾面前,携亿万魔雷之威兜头劈下。

      太强了!

      比之先前那一击,竟然更强了数倍之多!

      「怎幺可能……你突破到合体中期了……啊……」

      伴随着一声凄厉地惨叫,空中飞溅出一溜猩红地血花,明显受了不轻伤势的九尾,当即以鲜血为引施展血遁没了蹤影。

      邪灵子正待仗剑追去,突然间神色一滞,大袖卷起天罗所笼罩的众人,光影闪烁间消失了。

      那片海域重新恢复了平静,好象什幺都没发生过似的。

      不消数秒时间,几道朦胧的人影悬浮在海面上空,其中一人用英文喃喃道:「明明有很强的能量波动,这残留的气息……又有点不太像,奇怪了……」

      且不说这几人在现场徘徊了很久,大约过了十多分钟,一群小家伙被邪灵子以类似于袖里乾坤的神通,带着连连瞬移已然到了几千里外。

      有点气喘地停下来,放出众人之后,邪灵子苦笑着摇了摇头。

      仙蒂偏着脑袋看着他,嘟着嘴巴说:「师尊,你是不是怕谁呀?怎幺突然就跑掉了?」

      「怕?」

      邪灵子顿时觉得自尊心受到打击,很不爽地哼哼道:「我邪灵子怕过谁来?只是,为师不想让人知道我突破了,毕竟这幺多年都没人突破。唉……几乎给忘了,那混蛋黄毛占了高丽岛,又派了人在那边坐镇,距离东海太近又岂会发现不了如此大的真元波动?」

      心里顿时有些了然,夏雷连忙问道:「师尊,那个九尾到底是什幺人?我怎幺觉得他……」

      「不错,正如你想的一样,他是修真者。」邪灵子冷笑着,赤眉和澹台残月一脸的尴尬,神情要多怪有多怪。

      这是修真界的一段密闻,就连风绝他们都不知道,因为这种丑事没人愿意去提。

      当年,玄魔之战渐渐走到尾声,修真界高手凋零,没有任何一个门派倖免,更有八成以上门派几乎灭门,其中也包括当时的两个超级门派——五行宗和幻魔宗。

      这两人门派分属玄、魔两方,好死不死都是大败亏输的一方,被各自的仇家一路追杀直到海外。仅存不多的一些高手身受重伤,以为绝对要落得个身首异处的结果,谁知却被一群人给救了下来。

      天照、月读、须佐之男,这三人拥有着极强的实力,追杀两派的高手也都受了或轻或重的伤,哪是他们的对手?

      最终,追杀者只有几人重伤逃回,同时也带回了遇到麻烦的消息。

      玄魔二宗的内讧从那一刻起,渐渐地平息下来,因为他们都意识到随着修真界的凋零,一些原本不被在意的修炼者隐隐占了上风。

      一些最先觉悟的修真者,组成联军开赴海外,另一场战争随即打响。如果能停一段时间休养生息,结果将会是另一种情形,而当年执掌整个地球之牛耳的修真者,一个个全都是眼高于顶。

      儘管意识到有些事情,他们依然把自己看得高高在上,以至于太过于轻敌。

      单单是这样也就罢了,以当时存留了大约两成的力量,对付这些家伙还是绰绰有余。然而,当年修真者统治天下大势,其他势力年年进贡、岁岁来朝,早就让其他修炼者积怨极深。当修真者大军开赴海外时,各方修炼者竟然纷纷云集,一场集中地球各类修炼者与修真者的战斗随即打响。

      那一次,风云变色,血流飘杵。

      据说东海整片海域都被染成了红色,无数强者死于非命,修真者惊讶地发现,这些曾经被他们当成附庸的家伙,竟然有着比他们更为强大的力量。

      最终,一件件绝世神兵被引爆,换来恐怖地杀伤力,无数仙器爆去,无数丹药甚至是没来得及炼製的药材,纷纷被吞进肚子里。正是凭藉引爆仙器,以及大量丹药、药材辅助,修真界才没有被灭绝苗裔,不过也就此一蹶不振。

      来自全球各方势力的联军,也受到了极大的打击,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有了延续到今天的约定和格局。

      五行宗和幻魔宗从那之后,再也不被修真界所承认,最终发展成与伊势神宫鼎立的势力——风火山林四大忍家。

      听着这段不为人知的秘辛,夏雷心里一阵苦笑,原来玄魔之战并非自己所知道的那幺简单……

  • 名称:超人回来了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07: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