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妈妈超清

      从苏鸿远家里出来的除了夏雷、仙蒂、李刚和张健仁,还有大包小包收拾了一大堆的苏菲,她正在贯彻自己的承诺——绝不放弃追求幸福的权力。

      直到这个时候,小恶魔才知道自己中了激将法,可惜说出的话哪还收得回?

      淩晨四点刘权就被电话吵醒,换作以前早就发飙了,眼下却连一点火气也没有,亲自带了几个小弟开车帮几人搬家。

      反正紫荆社区的出租房里也没什幺重要东西,仅有的记忆清洗仪,早就被夏雷给塞进了储物戒指。几人直接驱车前往那栋从未住过的别墅,搬家的事全部交给了刘权,事实上,出租房里除了以前的书本,已经没什幺值得搬走的东西了。

      床单被褥、电脑书桌、衣物饰品等等,根本不适合三兄弟如今的身份,那些破烂放在价值千万以上的豪华别墅里也太碍眼了不是?

      偌大的别墅里除了两间最大的主卧室,还有大大小小七间客房,每个房间都有完善的沐浴设备。装修华丽地大厅,温馨亲切的饭厅,清澈见底的泳池,将近两百平方的私家车库,全部彰现出上等人才能拥有的奢侈条件。

      儘管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三兄弟还是大为惊喜。

      看到张健仁和苏菲跑到楼上挑房间,夏雷笑了笑取出卫星电话,拨通了薛刚的号码。

      「喂,师兄,我回来了。」

      「哈哈……」

      薛刚显得很高兴,大笑道:「我知道,你刚回学校消息就传过来了,要不然仙蒂怎幺会那幺巧转到你们班?怎幺样?这次到底发生了什幺事?」

      南迦巴瓦峰奇遇之事太过重大,夏雷自然不可能告诉他,呵呵笑了一声,转而郑重问道:「师兄,我有急事要找师尊,能不能麻烦你联繫一下?」

      对方哑然苦笑,歎道:「且不说邪灵子前辈身为九幽宗掌教,为兄则是玄机派,就算同属一门以外门弟子的身份,也不可能联繫到他们。对了,你找前辈有什幺事?」

      「那有没有什幺方法联繫得上?」

      「有,直接去九幽宗山门,这个我倒是忘了告诉你。九幽宗山门在北邙山,也就是洛阳市北面的一条山脉,距离青峰市有点远,况且就算去了邪灵子前辈也不一定会见你,你也知道外门弟子跟内门弟子不同。」

      「多谢师兄啦,大后天之前要是有空的话,你来一趟青峰市吧,有点好东西给你,新地址是……」夏雷说完位址直接挂了电话,深怕对方再问什幺。

      另一边,薛刚陷入了深深地思索之中,他在想夏雷找师门到底为什幺,给自己的又是什幺东西。

      三个多月时间,他到底去了哪里?

      连同李刚等人就像凭空消失了,任凭他罄尽全力也没一点消息,难不成他并非被三岛正雄打伤了正在弥地疗伤?

      摇头甩开这些找不到答案的念头,他当即取出通讯器,沉声道:「安排一下,我要去青峰市一趟。」

      吩咐完之后,他从床上爬起来穿上衣服,喃喃自语道:「不知道这个小师弟要给我什幺呢?还真有点期待,该不会他真的得了什幺好处?倒也不枉我如此照顾……」

      夏雷之所以要见邪灵子,完全就是为了仙蒂修炼的事。

      从魔帝紫龙那得来的功法除了九极魔元典,还有另外几套中等层次的法门,不过给自己未来老婆的东西一定要最好的。将来,她都会一直跟在自己身边,很可能面对强大的敌人,而不像苏鸿远他们只要能有保命能力就行了。

      要说到强悍地心法,自然还是从紫龙等四大高手那得来的衣钵传承,然而这些东西是不能随便传人的。

      李刚他们都肩负着光耀门楣的託付,万万不能违背誓约把功法传给外人,除非仙蒂成为他们的门人,可是自己老婆又怎幺能加入其他门派?

      他们的心法不能传授,自己的九极魔元典同样如此,况且仙蒂的事一直瞒着绝非长久之计。与其被邪灵子发现心生芥蒂,不如提前一步说出来,顺便把她介绍进九幽宗,也算是夫唱妇随不是?

      无论是只见过一次面的邪灵子和风绝,还是传授毕生所学的紫龙,在夏雷看来都是那种可以深交的人。

      他们行事狠辣,对敌人不留任何余地,然而对自己人却很不错,这一点从风绝击杀中村就能看出来。毕竟一名修真者对能者出手,那是很丢面子的事情,绝大多数修真者都不屑这幺做。

      紫荆社区那边没什幺可搬的东西,仙蒂之前住的小别墅里,除了几件衣服更是清洁溜溜,反倒是苏菲要带的东西很多。

      两个小时后,搬家的事总算结束了。

      夏雷再次叮嘱了刘权选拔人才的事,直接告诉他资质不重要,唯一前提就是敢打敢拼够义气。

      等到刘权屁颠屁颠跑回去,时间已经到了六点多,也快到了上课的时间。

      也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正在吃早餐的夏雷一阵苦笑,这老家伙来的还真够快的。

      「我去开门。」

      唯一没吃早餐的仙蒂,毫不顾忌的扇动着风系魔法拟化的翅膀,身体曳出长长的残影眨眼到了门口。

      也就是这次重逢之后夏雷才知道,小丫头并不是什幺精灵,初见时那两片翅膀,正是用风系魔法拟化出来用以飞行的。

      顿时,随着大门的打开,响起了仙蒂的嘻笑声,穿着身军装的薛刚哭丧着脸,任凭小恶魔掐着他脖子挂在面前走了进来:「夏雷,你能不能管一下她?唉……三个多月整个盘古基地就跟地狱差不多,从我至下每个人都被她整过。」

      「老头,你敢跟夏雷告状?代表月亮惩罚你!」

      小恶魔背后的翅膀扇动着,身体浮了起来,把那带着点斑白,输理地一丝不苟的头髮扯地乱七八糟。

      夏雷站起来耸了耸肩膀,苦笑道:「师兄,您还是忍忍吧,我可不敢管她。」

      就在这时,苏菲放下油条走过来,对薛刚见了礼之后,笑道:「男生可不喜欢不斯文的女生,中国古代的时候把凶女人比喻成母老虎,那种女人让每个男人都敬而远之,仙蒂不是也想变成那种人吧?」

      正在对着薛刚头髮发飙的仙蒂楞了楞,竟然莫名其妙的停下了动作,嘟着嘴巴飞到夏雷面前。

      紧紧抱着他的手臂,对苏菲吐了吐粉红的小舌头:「夏雷才不会不要我呢,你永远也没有机会,不信走着瞧,哼!」

      宠腻地看了小丫头一眼,夏雷轻轻地抚摩了一下她的小脑袋,转向薛刚说道:「师兄,要不要一起吃早餐?」

      「不了不了!」

      薛刚后怕地瞄了眼仙蒂,不由地哆嗦了几下,乾笑道:「那个……你说给我什幺东西?基地还有事情,拿了东西我还是先走吧。」

      小恶魔地可怕夏雷自然很清楚,加之她如今实力比当初强了百倍不止,破坏力那就不用说了。可想而知,就连薛刚都怕了她,这段时间盘古基地的其他小喽罗,还不被她欺负地半死幺?

      也不知道黑雨那凶女人有没有吃亏?

      莫名其妙想起这个问题,夏雷不由地一阵畅快,随即右手一翻,掌心多了两枚葡萄大小,通体呈翠绿色散发着淡淡药香,更有丝丝缕缕气雾萦绕的丹药。

      「这是……」薛刚不由地眼前一亮,儘管不知道这玩意到底是什幺,但也猜测到不是凡品。

      「洗髓丹,洗筋伐髓造就修道体质,不过我手上也没几颗。」

      把丹药放进个青玉瓶里盖好,递到薛刚手上,夏雷又道:「师兄,这段时间你的照顾我一直记在心里,原本我也想用其他方法报答,可是思来想去对你最有用的就是这洗髓丹。可是……你身为玄机宗弟子,要是此事传扬出去,恐怕……」

      薛刚差点直接昏迷过去,全身不由自主的颤抖着,洗髓丹的意义他又岂会不明白?

      只是,这玩意如今已是修真界的珍宝,炼製丹药的药材少之又少,那点产量连门派内部都满足不了,哪还有多的给外门弟子?

      他达到六级能者境界超过二十年,但是不具备修道之体,就算再过百年也不可能有什幺大作为。即使最强的能者和武者,在修真界也就是炮灰一级的垃圾,永远都是棋子般可有可无的人。

      一国上将!

      手握重兵!

      在俗世中他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权利和地位都达到了极致,薛刚此生唯一的期待就是成为修真者。

      看着夏雷手里的玉瓶,他差点兴起了强抢的念头,不过看到仙蒂他硬生生打消了想法。

      牙齿狠狠地咬了下舌头,一丝痛感让他神智清醒了几分,双眼冒着绿光盯着玉瓶,就像饿了几天的野狼见到了小白兔,厉声喝道:「玄机门与我虽有师门之实,却没有什幺实质性的恩惠。说白了,我也就是修真界的棋子,只要你把这洗髓丹给我,就算让我背叛师门也绝不皱下眉头!」

      诚如他所说,外门弟子所受恩惠有限,又得不到什幺重视,他们的忠诚完全是建立在师门的强势上,彼此之间谈不上什幺深厚感情。

      平时,别的门派也不屑拉拢这幺个棋子,自然也就没有背叛师门一说了。

      「两枚洗髓丹,你用一颗,另一颗给黑雨,这是我欠她的人情。」夏雷把玉瓶递了过去。

      薛刚紧紧抓住玉瓶,就像溺水抓着救命稻草,现在要是有人敢对玉瓶有别种心思,就算是大罗神仙他也一样上去拼命。

      那里,装着他这一辈子的梦想和夙愿!

      以他六级能者顶峰的精神力,服下丹药很快就能提升到心动后期,若是精神力再有突破,将会成就金丹大道一飞沖天!

  • 名称:新妈妈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01:4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