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婉淑超清

      坠落!

      坠落!

      下面就是无尽的深渊,当仙蒂从潜修中惊醒的瞬间,也就是夏雷等人从空中跌落的刹那。

      时间倒回到两个小时之前,地点为南迦巴瓦峰南侧。

      身体平躺在空中也好,真气减轻重量也罢,地球的重力加速度不会改变,四人下降的速度越来越快,几乎可以预见的要被摔死。

      突然间,就在距离乱石山谷只有百米左右的时候,一侧山壁吞吐出大片金光。

      那金光充满了祥和之气,仿佛母亲抚摩孩子一般温柔,让人莫名有种懒洋洋的感觉。丝丝缕缕的光芒就那幺一卷,看起来更像是一条金色稠带舞动,四人立马被捆住拽向山谷一侧的山壁中。

      眼看着呼啸朝山壁撞了过去,四人哪还有时间去想那金光是什幺?

      只知道以这种速度撞过去,比直接摔在穀中还要惨,定然是血溅十丈摔成肉泥的结局,于是纷纷发出惊声尖叫。

      然而,诡异地一幕出现了!

      当四人急速迫近时,那看似坚实无比的山壁,竟然泛起了水波纹般的涟漪,没等大家弄明白怎幺回事,就那幺毫无阻力的钻了进去。

      眼前明暗交替,耳边风声呼啸,却有一层温和的力量裹着身体,不受急速形成的风力侵蚀。

      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得身体一轻,脚底下已然落在了实处。

      根本找不到任何光源,周围尽皆一片黑暗什幺都看不见,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自己还活着,至于到底发生了什幺、身在何处谁又知道?

      四人还保持着手牵手的状态,感受到苏菲的小手不停颤抖,夏雷鼓足勇气大喊道:「有没有人啊?」

      呼……

      话音一落,大约百米开外的地方,突然多出一团微弱的金光,大约有鹅蛋大小的样子。

      勉强咽了几下口水,夏雷低声说道:「去看看怎幺样?」

      李刚放开苏菲左手,四人环形牵在一起也随之变成了一排串连,一步一个小心的淌着往前走去,毕竟那团金光太弱了,远不足以照亮周围的环境。

      地面凸凹不平还有不少碎石,夏雷暗想:这里应该就是南迦巴瓦峰山腹里面,难道是某位修真者的洞府?不过看这情况,又不像是人工开凿的,要不然哪会这幺不平整?

      距离不断拉近,地面到处都是坑坑洼洼,就跟被N发炮弹轰炸过,近而形成无数弹坑一样。

      突然!

      就在距离那金光二十多米的时候,四人再也无法前进一步。

      前面明明是空着的,却有股强大的力量阻挡他们的脚步,任凭怎幺用力都移动不了半点。

      「桀桀……秃驴,你连自保的力气都没了,还出手救下几个蝼蚁般的凡人,不怕本座破开封印幺?」怪笑声凭空响起,把夏雷等人着实吓了一跳,连连往后退了几步,脚下嶙峋乱石差点让他们摔倒。

      这时,数十团绿幽幽地火光凭空升腾起,每一团都有笆斗大小,把这周围照得纤毫毕现。

      只不过那光芒远不如金光温和,反而阴森森的让周遭平添了七分阴气。

      借着这绿光,四人终于看清了环境。

      这是一片面积极大的山洞,没有普通山洞的蜿蜒小道,也没有什幺钟乳石柱,就那幺一个高度不同、参差不齐、直径大约千米左右的空间。从环境上来看,很像是人为弄出来的,只不过年代已经极其久远,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最重要的是,就在这片区域的正中央,盘坐着四个人,每个人的形态、外貌、气息各有不同。

      一圈极为淡薄的近乎透明的气罩,笼罩着四人周围五十米方圆的空间,也正是夏雷他们无法逾越雷池的原因所在。

      四人之中,三男一女。

      居中盘坐的是个中年男人,头戴一顶九云沖天冠,身穿大紫盘龙袍,漆黑的眉毛斜飞入鬓。儘管一直紧闭着眼睛,单单这容貌就给人一种极霸道的感觉,而他身上散发的邪异气息,更让他在霸道之余多了几分邪气凛然。

      他身上几乎没有多少气息散发出来,因为在他体外层层叠叠覆盖着,不知多少古怪的符箓、禁制、手印,这些玩意显然正在死死压制着他。

      另外三人以他为中心,呈『品』字形分别盘坐在三个方位。

      分别是一个身着紫色袈裟,慈眉善目年事已高的老僧;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穿着身道袍的飘逸男子;一个双十年华端庄美貌,穿着身粉蓝衣裙的宫妆女子。

      四人全都双目紧闭,三道呈金、青、白颜色的微弱气流,分别从老僧、道人和女子眉心喷出。这些气流融入到中央那中年男人体外的重重禁制中,正在全力压制着他,无数年来让他无法脱身而去。

      夏雷早就从薛刚那知道了不少关于修真界的事,他几乎可以肯定,眼前四人正是传说中拥有毁天灭地之力的修真者。

      此地不宜久留!

      几乎不假思索地,他毕恭毕敬向四人行礼,说道:「四位修真界的前辈,晚辈无意中闯进来,多有打扰之处。能不能麻烦告诉我怎幺出去,晚辈等人这就离开,以免打扰了前辈们清修。」

      这话完全就是照搬古装电视剧里说的,四个惊咦声同时在夏雷等人耳边响起。

      嘴巴没动,声音却近在耳边,这正是至少金丹期才拥有的传音之术,传说中若是达到极高层次的修为,千里传音并不是不可能。也就是说,眼前四人最少都是金丹期的修为,那是比七级能者还要强大的存在,捏死自己跟踩死只小蚂蚁没有任何区别。

      说起来七级能者相当于金丹期修真者,但那只是能量层次上的对比,这就好比把一柄手枪交给一个普通人和一个射击冠军,所能发挥的威力完全不同。

      夏雷心里不由一凝,还是越快越开这里越好,眼前这些家伙哪一个不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自己虽说身属九幽宗,却只是个不堪大用的外门弟子,就算死了也没人会在意吧?

      「小施主知道修真界的事?」温和的声音响起,从这语气可以猜到,说话的应该是那老和尚。

      「这个……」

      暗暗自责刚刚一时疏忽,竟然提到了修真界,夏雷连忙说道:「晚辈也就是听说,多谢前辈救命之恩,佛祖说送佛送到西,还请前辈指引晚辈离开这里。」

      贱人立马也跪了下来,狠狠地在自己大腿上掐了一下,钻心剧痛立马让眼泪滚滚落下,就跟死了亲娘似的惨声痛哭起来:「前辈啊,晚辈上有八十岁老娘,中有三个老婆,下有十几个孩子,我要是死了他们还怎幺活啊?前辈开恩呐……我那三个老婆都身患重病,要是晚辈不回去赚钱帮她们治病,恐怕都活不了几天了。呜……我这一死,就等于十几个人一起死翘翘,出家人慈悲为怀……」

      「闭嘴!」

      冷厉的声音传来,一团绿芒在那邪异男人头顶升起,幻化成一尊张牙舞爪的妖魔图案。

      可惜,那妖魔图案还没蹦达几下,外间的重重禁制爆发出三抹光芒,硬生生把那光影打了个粉碎。

      中年人传音中充满了愤怒,阴声喝道:「本座最见不得你这种卑贱之人,若是在敢呱噪定然拘你三魂七魄,让你不入轮回!」

      贱人楞了楞,突然跳了起来指着中年人叫道:「你丫都被人给困住了,还嚣张个屁啊?奶奶个熊的,老子就站在这里,有种来对付我试试?」

      「几位小友!」

      那看似三十几岁的道人眉心光影一闪,一柄通体呈淡青色的长剑悬浮在虚空中,他急声说道:「此人乃魔宗巨枭,吾等在此困其无数年,却难以将其诛杀。双方势均力敌,故无余力告于外界知晓,经吾三人多年联手压制,近日终得以稍胜一筹,龙闻禅师这才有余力救下几位。多年消耗,吾等已是强弩之末,本源受损极重,个人生死倒在其次,却惟恐魔头重见天日祸害苍生。请小友以此剑刺入魔头天灵,毁起元神本源,吾等便可一举轰杀了他,也算为天下苍生做了件善事。」

      语气充满了义正言辞,全然以天下苍生为念的伟人做派,不过夏雷却不以为然。

      魔宗巨枭?自己不就是魔宗的人吗?

      再一听对方说到元神,他心里又是一惊,看来眼前这些人的修为至少也达到了元婴期,金丹期修真者是不可能拥有元神的。

      「魔宗?为天下苍生做善事?哈哈……」

      邪异男人传音大笑起来,放声道:「修真者淩驾凡尘俗世之上,视凡人如同蝼蚁,尔等竟说什幺天下苍生?若真以天下苍生为念,当年玄、魔二宗之战又如何打得起来?那一战之中,何止千万凡人身受殃及死于非命?哈哈……摘星子,你当别人都是傻子,任你三言两语就能诓骗幺?」

      人会在意蚂蚁的死活吗?当然不会,所以修真者不会在意凡人的死活。

      人不会没事去杀一只蚂蚁,那是因为蚂蚁太弱小了,正如修真者不屑杀死凡人。

      此外,凡人世界是修真界的基础,只有庞大的凡人世界存在,修真界才能找到更多拥有修道体质的人,才能让门派不断壮大。然而,当自己的利益被触动时,这些顾虑也就没有了,玄、魔之战一起谁还在意什幺天下苍生?

      夏雷心里对摘星子顿时一阵鄙视,这家伙显然就是伪君子,还不如邪魔外道来得直爽。

      「吾,九幽宗第三代掌教,魔帝紫龙。」

      邪异男子语气傲然,对夏雷厉声喝道:「小子,持本座神兵紫电,诛杀眼前三人,灭其元神,本座便传你不世奇功!」

      听到他这番话,夏雷觉得脑袋好象被雷劈了似的,嘴巴蠕动了好几下楞是没说出话来……

     

  • 名称:李婉淑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49: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