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唾弃你的坟墓超清

      「负重三十公斤,俯卧撑300个。」

      「负重五十公斤,深蹲300个。」

      「负重三十公斤,仰卧起坐400个。」

      「五十公斤哑铃,左右手分别200次。」

      「四十公斤握力器,左右手分别300次。」

      「一百公斤拉环扩胸……」

      转眼间20多天过去了,三人的进展让苏鸿远只有乾瞪眼的份,这种体能提升速度根本不是他所能理解的。

      换作跟他们一样的普通人,没有半年以上同等强度的极限训练,绝不可能达到这种程度。

      只不过三兄弟很清楚,这跟他们的精神力自我催眠有着莫大的关係。

      每当达到身体极限的时候,就能用自我催眠的方法,消除身体的无力感,再极限之上再次挑战极限。因此,他们的极限就是无限,每天的训练强度都在增加,偏偏除了体形壮实一些,连凸出的肌肉疙瘩都没见着。

      至于泳池胸袭事件的结果,以第二天夏雷奉上精神力修炼法诀告一段落。

      当然,不管是给李刚和张健仁的法诀,还是给苏鸿远父女的法诀,都只有魔法学徒和初级魔法师阶段的。他并没有把自己掌握魔法学徒到法神九阶,全套精神力修炼法诀的事告诉任何人,并不是怕他们刻意洩露出去,而是担心被敌人发现夺去。

      20多天下来,苏鸿远的精神力达到了魔法学徒后期,这是所有人始料不及的,按照夏雷的猜测,这可能跟他的武学精深有很大关係。苏菲只达到了魔法学徒中期,另外两个家伙则是在十几天之前就已经达到了后期,只是还没能突破玄关进入初级魔法师层次。

      夏雷的精神力也达到了初级魔法师初期顶峰,随时都有突破现阶段的可能,到时候就算不使用精神强化液,他也能召唤出比黑雨只强不弱的战斗伙伴。

      武学方面单就体能训练来说,除了从小修炼的苏菲,一直待在体育队的李刚无疑比夏雷和张健仁强了一些。

      可惜,三个人还没有一个拥有第一丝真气,无法进入心法修炼阶段。

      这20多天可谓风平浪静,在跟随苏鸿远修炼的第二天晚上,夏雷接到薛刚报平安的电话。

      老爸老妈的事情被安排妥当了,这让他最后的一点担心也没了。

      之后打了一次电话回去,老爸老妈明显不记得那次的事情,也没留下什幺阴影。按照薛刚所说,关于那段记忆被篡改成一场车祸,夫妻二人只是擦破了点皮。在高科技医学的辅助下,断臂处连一点伤痕都没有,手术后短短两天就恢复了大半,没有留下任何疑点。

      如果非要说有什幺不爽的事,那就只有两件了。

      首先,仙蒂到现在还是渺无音讯。

      其次,成纪中学疯传他和苏菲恋爱的事情,偏偏学校方面压根就不理会。

      学校不理会也就罢了,苏鸿远总不会不知道吧?他从来不问这事,而且对夏雷的好就跟岳父对女婿一样,苗淑灵更是乾脆,好几次让他搬过来住,还经常给他和苏菲製造独处机会。就连当事人苏菲,也没有任何避嫌的意思,每天早上照样给他送早餐,中午照样找他吃中饭,晚上照样找他放学回家,出双入对不知羡慕死多少人。

      其中就包括张健仁,这家伙已经看出自己没希望了,索性死缠着苏菲给他介绍女朋友,反正她身边还有其他美女。

      只可惜这段时间沉迷于修炼,加上跟陈羽帆的冲突,苏菲和宁青青她们的关係也没以前那幺亲密了。

      呼……

      深深地呼出一口气,终于完成了今天再次加量后的训练。

      每天沉浸在不断提升、突破的感觉中,每天都有说不出的成就感,每天还能吃到苗淑灵做的美味佳餚,跟兄弟们在一起比拼训练,这种日子过得太惬意了。此外,随着课程的不断巩固,他对期末考试大有把握,只等着那一天的到来扬眉吐气,就连进入初夏的天气都显得春风洋溢不再难熬。

      一旦进入地下室的训练场,苏鸿远从来不会跟任何人讲人情,看着夏雷很舒爽的样子,他立马就不爽了,冷着脸哼道:「还要我说是不是?既然觉得轻鬆,那就主动增加训练量,多大的人了还要人督促?你想等半年后被人家打趴下是吧?」

      不等夏雷说话,他脚尖卷起足有六十公斤的铁饼:「去!抱着它,两百次蛙跳!」

      接着铁饼不由打了个趔趄,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苏鸿远,又看了看正在蛙跳的李刚,夏雷整张脸苦地快滴出水来:「苏叔叔,这个……这是不是太重了?李刚的也才50公斤,我哪能抱着60公斤的来200次蛙跳?40公斤还差不多……」

      「爸!你这根本不是训练,是强人所难!」

      苏菲满天大汗的跑过来,好象保护小鸡的母鸡似的挡在夏雷面前,很不客气地说道:「夏雷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幺针对他?增加训练量也是循序渐进的,哪有一次增加一半的?」

      苏鸿远古怪的盯着她,摇头歎道:「夏雷又不是你男朋友,要你这幺帮他说话?夏雷,你到底行不行?不行说一声,别说40公斤负重,就算不训练也没问题,我可不会强迫你做什幺事。」

      「我……」

      看了看面红耳赤的苏菲,又看了看一边训练,一边面露戏谑之色的李刚和贱人,夏雷咬牙道:「我怎幺不行了?男人不能说不行,嘎嘎……」

      「死变态,活该累死你!」苏菲脸上红云更浓,轻唾了一口立马跑开了。

      「男人不能说不行,哈哈……这句话我喜欢!」

      贱人笑得极其猥琐,故意看了一眼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苏菲,后者抓起个十公斤的铅球砸了过去,吓得某个猥琐男尖叫着跳开。

      夏雷抱起铁饼蹲了下去。

      刚刚抱着不动还好点,这一蹲下去,再想起来就有些困难了,勉强跳了五下,两条腿就跟灌了铅似的动不了。

      「刚刚不是牛气沖天幺?怎幺跳不动了?」训练的时候苏鸿远从来不吝啬挖苦、讽刺、打击,他会用各种手段刺激这三个家伙容易冲动的神经。

      「我看你最好当着全校几千人的面,承认自己不是陈羽帆的对手比较好,省得拳脚无眼被打个半身不遂什幺的。」

      「就你这样,也只能修炼不用力气的魔法,武学你还是别学了。」

      一句句诛心之言打击着夏雷,他额头上青筋爆起,咬牙催眠自己,试图获得更强的力量跳起来。

      然而,这次的负重增加太多了,远远超过了他的极限,以前的方法不管用了。

      另一边,苏鸿远的讥讽和挖苦没有停止的趋势,反而越来越难听了:「你就是凭走运才拥有能力,要不然你能有什幺成就?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走了八辈子运遇到天上掉馅饼,这武学修炼可没运气成分,你就死了那条心吧!」

      「就你这样还想有什幺出息?下一次你家人被绑架了,不知道你会怎幺办,该不会又要别人帮忙吧?」

      「帮忙,欠了一屁股的人情债,你这辈子也还不清了。不帮忙,就等着看你家人被对手杀了吧。哦……不不不!还有另一种选择,可以投奔别人嘛,自古以来当汉奸的人多了去了,也不差你这幺一个。」

      不!

      老爸老妈被中村折磨的情景在脑海里浮现,手臂被砍下时喷薄的鲜血,仿佛灼热的火焰燃烧着心脏。

      还有周海波带领的小队,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被敌人杀死。

      如果自己足够强大,根本不会发生这些事,那些共和国的军人不会死,老爸老妈不会受那种罪。这种事不止一次的发生,还有被陈羽帆一拳打的鼻口流血,不也是因为实力太弱的缘故吗?

      不!

      曾经发生过的事不能再出现,绝对不容许再发生!

      一股炽热的气流从脑海中激蕩开来,停滞了好久的精神力瓶颈瞬间突破!

      同时,脑海里的焦灼感中,分出一股更为精纯的精神力,势如破竹席捲全身。每一块肌肉,每一个细胞,都在短时间内得到强化,经脉里衍生出一丝温热的气流,飞也似的沖入了小腹之中。

      「我一定可以!我一定可以!」

      夏雷发出低沉地咆哮,双目赤红的一下子跳出两米,围着地下室四周以极快的速度跳动着,脖子上的青筋几乎要炸开。

      所有人都用看怪物的目光盯着他,又不是圣斗士星矢,实力是一步步修炼来的,难不成还真的能爆发小宇宙?

      良久,苏鸿远才回过神来,喃喃自语道:「好强的意志力,好大的潜力,竟然是他第一个拥有真气。」

      是的!

      刚刚那股衍生的热流,正是武者和初期修真者拥有的真气。

      按照苏鸿远的推算,第一个拥有真气的不是苏菲就是李刚,怎幺也不可能是夏雷。毕竟,他在体能方面只比张健仁强一些,这种优势并不是天生或训练所得,而是他的精神力层次比较高。

      在所谓的自我催眠,也就是精神力融合到肌肉的过程中,他融合的数量比张健仁多出一些。

      看着夏雷抱着个60公斤的铁饼猛跳,苏鸿远不住点头,同时大声说道:「夏雷,快停下来!运行『凝髓经』心法,现在是打基础的最佳时机,快!」

     

  • 名称:我唾弃你的坟墓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06: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