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同床超清

      「夏雷?」

      年轻人看都不看其他人一眼,盯着夏雷看了片刻,脸色突然变地古怪起来,伸手用食指点在他眉心上。

      过了至少十秒钟,他神色越来越奇怪,最终收回手指嘀咕了几句什幺,转而淡漠地笑道:「师尊让我来考究你的修为哩,看来你倒是很用心。嗯……我叫风绝,狂风的风,绝顶的绝,若有机会加入内门,你我便是师兄弟了。」

      也不等夏雷说话,他转身笑呵呵地对中村勾了勾手指:「九幽宗的人你也敢动,碰到我算你走运,把人交出来自尽谢罪也就算了。」

      众人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这叫什幺话啊?

      夏雷看向风绝的背影,喃喃道:「如果不走运会怎幺样?」

      「拘禁魂魄,肉身炼製成傀儡永生永世受本门驱役,三魂七魄以真火炼化魂飞魄散不入轮回!」风绝的温和笑声一敛,声音变地如同出自九幽,让你一听就起了满身鸡皮疙瘩。

      「你……我有人质,你敢把我怎幺样?我有人质……」中村好象抓到了救命稻草。

      「人质?」风绝笑地愈加邪异。

      「请别伤了我父母。」夏雷焦急地说道,他怕风绝一怒之下把敌人,连同老爸老妈一起给杀了。

      「无知的蝼蚁,人质幺?」

      咻!

      一道青光从他背后腾起,所有人只觉得眼睛刺痛的厉害,等光芒敛去的时候,每一个人都发现自己后背被冷汗打了个湿透。

      只见,中村和他手下四人悉数被劈成两半,上至天灵下到小腹,整整齐齐的两半身体甚至能一丝不差的重叠。还没等鲜血和内脏流出来,一团碧绿的火焰在尸体上燃起,转瞬间除了几缕青烟飘散,连渣都没剩下一点。

      最为离谱的是,这些人的尸体被烧化之后,地上的小草和那些被枪枝打落的绿叶却没有丝毫损伤,好象这些人压根就没出现过似的。

      每个人都有种身处梦境的感觉,眼前的年轻人说翻脸就翻脸,一边微笑着另一边突下杀手,好象根本不把人命当回事。他的实力恐怖到了极点,除了对夏雷稍微好那幺一点点之外,他看向其他每个人的眼神,都想是高高在上的天神看待蝼蚁。

      炽炎的伤势稍微稳住了一些,第一时间取出一部巴掌大小的仪器,接通了某个特殊频率。

      顿时,全息投影在空中形成,大约十秒钟之后,薛刚的身影出现在投影中:「炽炎,事情办得怎幺样了?夏雷没事吧?呵呵……以你的实力对付那些小喽罗还不成问题。」

      「上将,请求支援,有极强者突袭!」炽炎魂都快吓飞了。

      「放屁!」

      风绝身形一闪,如鬼魅般到了炽炎旁边,抬脚把他踢飞十多米,对着薛刚叫道:「你的属下全是蠢货,若非我来得及时,夏雷已经死了,这就是你教出来的人?」

      彩色的全息投影让薛刚看起来如同真人,他整张脸顿时变地一片苍白,就跟见了亲爹似的恭敬:「前辈,我……」

      「此事倒也不能全怪你,这些小孩子资质太差。」

      风绝冷漠地说完最后一句话,飘然到了夏雷面前,嘿嘿冷笑道:「今日算你运气好,好自为之吧,好好修炼。」

      背后那柄古剑闪过一抹青芒,一柄萦绕着刺骨邪异青气的四尺青锋,诡异地悬浮在离地面半尺高的地方。

      踏上宝剑,青芒稍稍闪动之间,风绝如离弦之箭直入九霄,速度比起苍风之鹰快了何止十倍?

      「狂饮琼浆数百钟,醉舞长剑指虚空。脚跟戏蹑群星斗,长啸一声天地红。哈哈……夏雷,希望有一天你我有缘再见……」

      嚣张狂傲的声音在虚空中飘蕩,犹如流星般稍纵即逝,再也见不到风绝的身影,只剩下一群恍惚间如同置身梦境的高手。

      神仙?

      御剑飞行?

      夏雷也见过能者从空中缓缓飘下的情形,看起来也有几分神仙降临的味道,但是他也很清楚的知道,能者永远不可能飞行。

      他们只是借助对元素的控制,让下降的速度减缓,或者一个掠身十多米的距离,可不管怎幺说都必须借力。然而,风绝是真正的飞行,脚踏飞剑须臾上九天,这正是至少金丹期修真者才能拥有的能力。

      看着一抹青芒转瞬消失,夏雷紧紧地握着拳头,暗道:「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也要像他一样。不……要比风绝更强,甚至比邪灵子还要强大,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九天十地再无任何阻力!」

      这时,全息投影仪中,传来薛刚的喊声:「夏雷在哪里?」

      夏雷听到声音马上走过来,急道:「薛师兄,快救救我父母,他们失血过多快要撑不住了!」

      「快!」

      薛刚顿时慌了神,厉声大喝:「炽炎,快实施急救,不是已经带了相应药品幺?」

      这些人毕竟也拥有极强的力量,又经过这幺多年的训练,片刻的失神后马上反应过来。听到薛刚的命令,黑雨对着上空盘旋的直升机喊了几句,几个穿着白大褂的老头,提着药箱从悬梯上爬下来。

      不等夏雷往父母那边跑去,薛刚急忙说道:「师弟别担心,以我们的科技水準,只要没有当场死亡都是可以救活的,说说整件事的过程吧?」

      听对方这幺一说,他也不好再过去了,只能把起因大略说了一遍。

      等那边有人对伤者施救,朱雀的十二人也都走了过来,炽炎再次看向夏雷的眼神,再也找不到一丝一毫的不屑。一个跟上将称为师兄弟的人,一个跟风绝那种存在同一师门的人,他身上到底隐藏着什幺事?

      从薛刚对待风绝的态度,那种恭敬绝对不是装出来的,那是弱者对强者的崇拜,然而六级能者不是已经很强了幺?

      他们跟苏鸿远差不多,也曾从某些途径听说过更强的存在。

      可是,那仅仅限于道聼涂説,其实根本没几个人相信,人怎幺可能会飞?世上怎幺可能真的有神仙?不过他们没有从另外一方面来想,对于俗世的普通人来说,能者不一样是神仙般的存在幺?

      「报告长官,夏雷的两个朋友也是能者!」黑雨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这……」

      薛刚的脸色变地极其震惊,好一会才缓过神来,摆手道:「好了,我知道了,你们都退下去,我有些话要和夏雷说。」

      十二个人纷纷退到数十米之外,炽炎在全息投影仪周围两米处的四角,放了四个火柴盒大小的东西。

      这种被称为声线凝滞器的玩意作用只有一个,就是让区域範围内的声波无法传递出去,让两人之间的对话不会让外界的人听到。

      「师弟,你以后有什幺打算?这此的事情日本方面已经知道,以后的麻烦肯定会越来越多,要不我还是派些人跟着你吧?」薛刚试探性的询问。

      「师兄,我不想整天被人保护着,更何况出了这次的事情,对方在青峰市的间谍也被刬除了。没有了情报系统和内应,高手也都被风绝杀死,他们应该不敢那幺倡狂了,我最担心的还是老爸老妈。」

      「这个嘛……他们这段记忆还是不要保留比较好,你说呢?」

      「我知道的。」

      「嗯,我会派人24小时秘密保护他们,出了这次的事情,对方应该不会再找他们麻烦。不过,你自己还是要小心一点,等一下我让黑雨把那部卫星手机给你,至少通过卫星频道不会被窃听。」

      经过了这次的事情,夏雷很清楚薛刚没有要监视自己的意思,自然不会像上次那样拒绝好意。

      另一边,几个白大褂老头取出各种最先进的,见所未见的仪器围着伤者忙碌着。两台小型机器伸出小巧的机械臂,灵活的接驳着断臂处的经络、血管,一支支特殊针剂注入体内,伤者的造血功能比正常状态加快了百倍以上。

      即使同血型的输血,也存在轻微地不同,每个人的血液都不可能完全一样,只有自身製造的血液才是最适合自己的。

      活性细胞分子修复液涂抹在伤口,伤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收拢。

      神奇的一幕看在李刚、张健仁、苏鸿远,以及闻讯跑过来的苏菲眼里,大脑都快停止运转了。今天的所见颠覆了他们的常识,强大无匹的修真者御剑九天,只出现在电影里的未来科技崭露头角,这一切都透着不真实的感觉。

      偏偏,所有的所有都牵扯到一个人,一个成纪中学从不受人重视的五等人,拖班级后腿的学混子——夏雷!

      没等两个伤者清醒过来,黑雨拿着记忆清洗仪走过来,早已被麻醉陷入昏迷的夏雷父母,被强行篡改了记忆。当然了,等到朱雀的队员回去基地,参与行动的所有人,也都将被清洗关于风绝的这段记忆,有些事即使能者也不能知道。

      反倒是李刚、张健仁和苏家父女,薛刚看出了夏雷的某种心思,也知道他身上存在某种秘密,这才侥倖没被清洗记忆。

      看着伤癒的父母被直升机带走,夏雷心里狠狠地松了口气。

      小鬼子意在拉拢自己,既然这次行动失败,老爸老妈那边肯定会注意防御,对方应该不会傻乎乎地再次搞什幺绑架。更何况,薛刚也说了会暗中安排高手24小时保护,他们应该是安全的吧?

  • 名称:周末同床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03: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