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人晚餐超清

      如果对方以自己的性命威胁,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坚持信念,然而现在的要胁筹码是自己的父母啊!

      九州大地养育了自己,又何尝不是父母养育了自己?

      放在一个多月前发生这种事,有人拿父母要胁自己,他很可能会选择背叛国家。那个时候,他没有经历诸多变故,对国家忠诚的观念虽然存在,但绝对没有强大到比父母还重要的程度。

      然而,他亲眼看到那些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的共和国军人,看到他们为了国家利益义无反顾的牺牲生命,这种抉择变得越来越艰难起来。

      咻!

      两道风刃闪过,老爸老妈的身上同时多出两道深深地伤痕。

      中村冷漠地盯着眦目尽裂的夏雷,轻笑着说:「十秒钟到了,现在进入下一次十秒倒计时。哦,也许你觉得惩罚不够重吧?那幺下次选择砍下一条手臂怎幺样?」

      「畜生!你们这群畜生!」

      眼角的血管裂开了,鲜红的血泪滚滚落下,夏雷嘶声厉吼:「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屠尽倭国全族!」

      噗!

      两条手臂从肩膀上脱离,大片的鲜血喷出,随着低沉的闷哼声,夏雷的父母终于昏迷过去。

      中村歎了口气,说道:「这是对你侮辱大日本帝国的惩罚,支那人的意志太差了,只是断了手臂就坚持不住了,这样的劣等民族又怎幺能跟大和民族相比?总有一天,你们近千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都将成为大和民族的领土。」

      「请问这是你代表日本发起的开战宣言幺?」冷漠地声音悠悠传来。

      直升机的轰鸣声激蕩在百米高空上,四架隐形直升机现出真身,十二条身影好象树叶般不着力的落下。

      说话的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除了他之外,剩下的十一人里面只有一个是夏雷认识的,正是那个凶巴巴的女人——黑雨!

      十二人把中村等人包围在中央,先前说话的男人冷然道:「我可以把你的话理解成国战宣言幺?我叫炽炎,朱雀战队队长。中村一木,你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字吧?」

      中村脸色一片苍白,连连后退了好几步,大声惊呼:「你们没有派人保护夏雷,我的行动都是暗中进行的,没有走露任何消息,你们……你们怎幺可能知道!」

      炽炎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走到夏雷面前冷然道:「这就是你自以为是的结果,如果接受了上将的卫星电话,就不会出现今天的事情。你以为上将会监视你?你把别人看得太下流,难道全世界只有你人格高尚?如果不是有群众举报这里有枪战,如果不是我们的人恰好从青峰市相关部门得知消息,你会怎幺选择?」

      夏雷无言以对,他不知道自己会怎幺选择。

      背叛祖国救下父母?还是坚持信念看着家人死去,最后连自己和身边的朋友,也一起踏上黄泉路?

      「队长,他只是个孩子,一个没经过任何训练的孩子,不能用我们的观念去要求他。」黑雨皱着眉头看着炽炎。

      「他不是个普通的孩子,已经有好几名军人为他而死,他的生命是国家给予的!」炽炎厉声呵斥。

      「你们可以走了。」

      夏雷冷漠地看了炽眼一眼,淡淡地说道:「我不需要你们的説明,另外我想告诉你们,周海波救我性命不假,但也正是你们的行动让我暴露了,要不然到现在我还跟以前一样生活。小鬼子在青峰市的眼线才多少?单凭他们的力量,又要暗中行动,当初如果不是你们的人出现,他们根本查不到我身上!」

      炽炎楞了片刻,儘管怒形于色,却没能找到反驳的理由。

      中国有多少个地级市?

      小鬼子在每个地方的眼线有多少?

      受到种种因素制约,他们还不敢明目张胆的调查,就凭那幺一点线索想找到夏雷很难。正是由于周海波等人的出现,反而给对方留下了追查线索,这是不争的事实容不得辩解。

      有点恼羞成怒的炽炎狠狠地点头,冷笑道:「很好,不需要帮助是吧?这原本就不归属于军事行动,既然你并不属于国家管辖,私人恩怨我们有不出动的理由。」

      「炽炎!」

      黑雨直呼他的名字,厉声道:「你跟一个孩子斗气幺?你忘记了军人的天职?我们的职责就是保护国家领土不受侵犯,保护人民不受外敌伤害。现在是另一个国家的敌人,在残害共和国的人民,你竟然说出这种话,你已经没有作为军人的觉悟了!」

      炽炎不由的心脏一阵哆嗦,他并不是害怕什幺,而是发现自己竟然为了个毛孩子动气,说出如此意气用事的话来。

      狠狠地瞪了眼夏雷,向黑雨抛去一抹歉意的眼神之后,炽炎冷漠地注视着中村:「放了人质,我可以给你公平战斗的机会,否则,死!」

      「你当我像你们支那人一样愚蠢幺?」

      中村突然大笑起来,一把抓住昏迷的夏毅,放声道:「值得你们朱雀出动十二名高手的人,看来夏雷在你们上峰心里的地位,比我想像中还要高得多。我会带着他的父母离开,如果有人敢动手,就让我们一起去死,大和民族的武士从来不畏惧死亡,哈哈……」

      听他这幺一说夏雷心急如焚,以现代医学水準断臂重接没有问题,但是长时间流血不止一样会致命。

      炽炎也搞不懂夏雷为什幺那幺受重视,不过能让薛上将如此重视的人,他也不想闹得过分。

      因此,双方陷入了空前的僵持之中!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夏雷看着老爸老妈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这样下去不用中村下毒手,他们也会因为失血过多身亡。

      怎幺办?

      怎幺办?

      一度心比天高,一度认为前途一片光明,而今却发现自己是那幺的卑微。

      眼睁睁看着父母命悬一线,心有余而力不足,甚至若非炽炎等人出现,连自己的生命也在别人的掌控之中。

      对力量的渴望前所未有的强烈,如果拥有足够的力量,老爸老妈又怎幺可能落在对方手里?即使把他们送到小鬼子面前,他们也没那个胆量绑架!

      力量!

      强大无匹的力量,毁天灭地的力量!

      不知不觉中,脑海里仿佛被一道雷霆劈过,传来低沉的轰鸣声,仿佛一道枷锁被雷霆之力撕开,完整的桎梏瞬间消失。

      经历了悲痛、彷徨、绝望、无助、愤怒等各种情绪的洗礼,灵魂在原有的基础上更加强大,他竟然就这幺莫名其妙的突破了魔法学徒的玄关。

      是的,他突破了半个多月以来,一直没有丝毫进展的大境界玄关,实力提升到了初级魔法师初期。

      只不过他连一点喜悦都没有,突破了又能怎幺样?

      借助精力强化液达到初级魔法师顶峰层次,都不可能斗得过中村,别说是刚刚突破的初期阶段了。何况对方有人质在手,即便薛刚那种强悍的六级能者,想从四级能者手里安全救出人质也不太可能。

      就在这时,戏谑的笑声不知从哪传来:「哎呦……师尊说前不久收了个外门弟子,很有希望成为内门弟子,让我来考究考究这些天有没有长进。没想到这幺惨,初次见面竟然是被人给暗算了,幸好我来得及时。」

      说话间,一个穿着深紫色长衫,容貌极其俊美堪称妖异,神色间邪气十足,背着柄古色古香长剑的年轻人走了过来。

      那句话刚开始时还看不到他的影子,一句话结束的时候,距离众人不过区区十来米。

      夏雷注意到他的脚下,略微迈出一步,就跨越了好几十米的距离,好象空间在他脚下莫名其妙的变短了似的,给人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觉。

      在年轻人正要向夏雷走来时,炽炎身形一闪挡住了他,厉声道:「你是谁?国家特殊部门秘密行动,闲杂人等不得接近,你必须被清洗记忆!」

      「滚开,你没有跟我说话的资格。」年轻人轻轻抬起手,好象是要拨开炽炎的样子。

      「放肆!」

      炽炎被夏雷气得一肚子火没处发,又拿中村束手无策,自认为找到了个发洩物件。全身升腾起一层红色的火焰,抬掌向年轻人拍了过去,周遭温度瞬间上升,深秋仿佛变成了炎炎夏日。

      年轻人邪笑着摇头,喃喃道:「这就是什幺狗屁能者?若是三味真火、地火玄炎、红莲业火之类倒还有看头,区区几百度的凡火也能伤人幺?」

      轰!

      他索性连抬起的手都收了回去,一股另人心寒的气劲乍放即敛,人已经到了夏雷旁边。

      炽炎一掌拍在了年轻人释放的气劲上,张口喷出大股的血箭,断线风筝般倒飞出十多米。砰然落在地上,挣扎了几下想站起来,又再次扑倒下去,嘴里刚停喷的鲜血又溢出一缕,显然受了不轻的伤。

      在场所有人全都傻了眼。

      就连中村知道了炽炎的身份都吓得脸色苍白,作为朱雀战队的队长,他拥有着五级能者的头衔。

      然而这种放在能者世界足以雄霸一方的强者,可怜人家都没动手,单是释放的气劲就把他震成重伤,那得需要多强的实力?

      至少,已知最强的薛刚远远做不到这一点!

      这个年轻人已经完全超越了在场所有人的认知,除了知道修真者存在的夏雷、李刚和张健仁。

      当然了,李刚和贱人也就是听说,真正亲眼见到还是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现场只有夏雷面不改色。

  • 名称:六人晚餐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02: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