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喉超清

      直升机在距离青峰市两百多里外停下。

      这里就是周海波等人所说的中转站,说白了就是负责一片区域情报蒐集、配合行动、收拾烂摊子等末节工作的『分公司』。挂着个私人林场的招牌,足以掩人耳目,而且地处偏僻没人会注意。

      一块并不大的停机坪上,伴随着螺旋桨缓缓停下,黑雨跳下去跟迎上来的中年男人说着什幺。

      很快,她狠狠地瞪着从机舱里悄悄探出头的夏雷,冷声道:「还楞着干什幺?滚下来!」

      夏雷无奈地撇了撇嘴走过去,低声嘟囔着:「无故旷课,还受伤了,你说怎幺办?难道就这幺算了,不给点补偿幺?」

      「你想要什幺补偿?」黑雨转身看向他,神色间尽是冷厉。

      「那个……嘿嘿……我随便说说,不用补偿,不用……」被她的眼神吓了一跳,夏雷很明智的不敢再说补偿的事,儘管他现在很缺钱。

      「哼!」

      黑雨冷漠地目光在他身上绕了一圈,这才对那中年人说道:「把他送回青峰市,另外通过有关部门跟成纪中学交涉一下,找个比较合理的理由,让学校不追究他以后迟到、早退、旷课的事。嗯……这是上将的交代,一定要处理好,明白?」

      表面看起来很稀鬆平常的中年人,气势马上一变,双脚并起行了个标準的军礼。

      听到她这话,夏雷心里狠狠地松了口气。

      吩咐完所有的事情,直升机的螺旋桨重新转动起来。

      黑雨正要离开,突然又转向夏雷,从口袋里掏出个金属瓶扔给他:「活性细胞分子修复液,修复创伤型损坏,涂抹在受伤的地方对你有好处。」

      「等一下。」

      夏雷接过瓶子放进薛刚给他的背包,把那部手机塞给了黑雨:「这个我不要,你就跟薛上将说我不想凡事依赖别人。」

      看了一眼手里的卫星定位手机,黑雨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飘然钻进了直升机里。

      不一会,一辆普通的桑塔纳载着夏雷,向青峰市方向开去,他心里很是为刚刚的假话自得了一番。

      不想凡事依赖别人?

      这绝对不是他的真实想法,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他清楚薛刚想在他身上做前期投资,但他也认为那家伙不会那幺简单。这部手机很可能就像某些电影桥段里放的,安装了监听、监控设备,对方想通过这玩意监视自己的一举一动。

      儘管卫星也可以监视,可是先不说弄一颗卫星专门监视一个人太过奢侈,就算真的是这样,也只能用在没有遮蔽的外界监视。

      他让黑雨转达这番话,又把手机退了回去,等于是直接告诉薛刚,他不想受到任何人的监视。

      丫的还以为自己很聪明,要是被薛刚知道他的想法肯定哭笑不得。

      人家身为堂堂共和国上将,而且掌握着大量超现代科技,要监视一个普通人还用得着这种手段?

      天可怜见,那真的只是一部卫星定位手机,不外乎在他遇到解决不了问题,可以随时联繫上薛刚,由他适当的帮忙出面解决。

      经历了这两天突如其来的变故,夏雷自以为是的转变了角色,把自己想像成生活在阴谋诡计里的侠客,把本来简单的事情複杂化了。

      也不能说他小题大作,这些经历超出了他的承受极限,所以他必须学会深思熟虑。可惜,两天前还是个普通高中生,他对很多事的判断力和分析力还远远不够,以至于画虎不成反类犬。

      就拿他正在担心被周海波取走蛋壳,以及孵化精灵的秘密被说出去的事,事实上薛刚不仅不会继续追究,还会想办法替他掩饰下来。

      毕竟,薛刚刻意没有告诉道玄真人,就是为自己的将来铺路,又怎幺可能继续调查?

      一路上,开车的中年人不言不语,夏雷也没心思跟他说话。

      把乱七八糟的事情想了一遍,他这才记起黑雨给他的小瓶子,不想还好,一想身上的伤就更痛了。

      被小鬼子能者伏击反而没有受伤,身上的伤都是在停车场被那些小痞子揍的。值得庆倖的是主角另有其人,所以对方也没下狠手,只在不少地方留下了大片的淤青,没有像张健仁那样被打断了腿。

      打开那个只有十几毫升容量的金属瓶,里面装着淡绿色的液体,无色无味很是清澈。

      用指头蘸了一点涂在手背上的伤处,有种像清凉油的感觉,甚至能感到一股凉气渗到了皮肤里面。也就是两分钟时间,手背上那块淤青竟然淡化了七分,疼痛也以极快的速度消减,这让他想起了仙蒂的光明魔法。

      一边歎息着当今隐藏科技的恐怖,一边把活性细胞分子修复液涂抹到全身的伤处,夏雷脑子里浮现出黑雨的样子。

      其实……

      除了外表冷漠一点,脾气古怪一点,她为人还是不错的,这瓶药明显是一早就準备好的嘛。

      一个多小时后,半新不旧的桑塔纳在青峰市区停下,中年人不带感情地说道:「请下车,关于学校里的事不用担心,我已经交代下去了。」

      本来还想让他把自己送到社区,听到对方机器人似的声音,夏雷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叫了辆的士直奔出租房,张健仁的事也问过薛刚,既然被送进医院就不会有事。他现在最关心的是仙蒂,玉器店失窃铁定是她干的好事,天知道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又失去了某些记忆的小丫头会干出什幺事?

      「呦,这不是夏雷幺?对了,你房间的玻璃我找人重新装上了,社区里的孩子真是太无法无天了,一定要找他们家大人赔钱。」刚走进社区就看到房东肥婆,夏雷就差拔腿跑路了,听到她这番话才安心了不少。

      看来,不仅肥婆被洗去了记忆,就连当晚看到『流星』和投诉他大呼小叫的住户,都给加诸了另一种新的记忆,玻璃被砸的破事不知落到哪家孩子头上。

      三步并着两步沖进电梯,正如预感中一样,房间里没有仙蒂的影子。

      她失去了很多记忆,她对这个世界完全陌生,她不能也不敢让别人看到,自然不敢向别人问路,难道她迷路找不回来了?

      两天。

      短短两天的时间,刚开始夏雷把她当成发财工具,当发现她有主僕契约控制自己时,一心只想快点摆脱这个小恶魔,甚至一度期待她被周海波等人抓走。然而,随后的一天里经历了更多事,她和自己的那点小暧昧,她扯自己头髮兇狠地样子,她亲吻自己或是被碰到不该碰的地方时,那娇羞、可爱、温柔的小模样……

      对于没有感觉的东西,即使相处十年也索然无味,但是这一天却让夏雷永远忘不了。

      忘不了她恨铁不成刚愤怒发红的小脸蛋,忘不了她的兇狠和可爱,即使忘记了所有,也无法忘记她所教的召唤魔法。

      「她现在一定很害怕吧?她会不会在哭?」

      夏雷心里冒出一个个念头,用力的甩了几下脑袋:「不行!要快点找到她,整整一夜都无家可归,大概被吓坏了吧?」

      砰地一声关上门,他飞也似的沖出房间,可是到了社区外的马路边,才发现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

      青峰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天知道她现在会在哪里?到哪才能找到她?

      毫无头绪,毫无线索!

      咕……

      肚子里发出低沉地声音,十多个小时没吃饭,精神逐渐从剧烈变化中缓和,胃部的反应告诉他该吃饭了。

      从附近的蛋糕店里买了点东西,夏雷一边吃一边思索仙蒂会在哪里。

      她应该是从迪厅停车场离开走失的,会不会又跑回停车场了?还有,听那个员警说失窃的玉石价值几百万,分量肯定不轻,她又怎幺带着那些玉石跑去停车场?有没有可能在玉器店附近的某个地方?

      风捲残云把几块麵包外加两袋牛奶吃完,他马上打的往霹雳火而去,可是任凭他在停车场里转悠了几圈,也没见着仙蒂的影子。

      然后,又跑到青峰市的玉器金饰一条街,从下午一直找到天黑,还是没有任何收穫,整个人也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回到出租房里。

      怎幺办?

      失神地看着那台被烧毁的电脑,夏雷脑子里一团糟,习惯性的掏出手机,这才发现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了。

      插上充电器开机,一连串的滴滴声中,竟然有二十多个未接电话。

      打开语音音箱,里面传来李刚急促的声音:「夏雷,快点过来市人民医院,贱人被几个痞子把腿打断了!」

      等了大概十分钟时间,电话充了会电之后,拔了电话再次离开了房间,只不过这次是为了去看张健仁。儘管早就知道这事,但他们已经被洗去了记忆,被灌注的新记忆里没有夏雷,也就说是当晚只有李刚和张健仁去了霹雳火。

     

  • 名称:深喉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17: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