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界王超清

      只属于一个人的记忆,才能算真正的秘密。

      面对重伤的周海波,夏雷真不知道该怎幺办,他活着就会让秘密暴露,以军人的本职天性定然会将看到的情况报告上级。然而,自己可以毫不留情的杀死小鬼子,但绝对不会对这些为了祖国不畏牺牲的人下杀手。

      感受到主人的情绪波动,雅纤细白皙的手里再次翻出了匕首,惊人地杀气直扑过去,让身经百战的周海波都不由心里发寒。

      有些无力的走到几米开外一棵树下,他低声喘息了片刻,抬头盯着夏雷:「你没有向敌人屈服,作为一个没有经过任何训练的普通人,能够做出这种决定,我真的很欣慰。」

      「你什幺时候醒来的?」夏雷问道。

      「她出现之前。」周海波看了一眼冷若冰霜的雅。

      「哦。」

      夏雷很希望他是在雅被召唤出来之后再醒来的,这样自己就可以死不承认雅和自己的关係,可惜对方的答案让他的打算落空了。

      气氛顿时变地尴尬起来,好一会,周海波说道:「这个秘密不能传出去,只要有第二个人知道,就很可能让你成为其他国家所有能者的目标。」

      除了苦笑之外,夏雷还能怎幺样?

      「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幺?」周海波苍白地脸上勉强露出一抹笑容。

      「先不说这些了,你跟你们的人联繫吧,再这幺下去血就流干了。」夏雷说完转身向麵包车走去。

      「永远记住你是中国人,是这片九州大地养育了你。」

      身后传来周海波的声音,夏雷楞了楞回过头,那一瞬间他听到了枪声。

      手里握着那柄打伤苍风之鹰的手枪,隐隐还有几缕青烟飘过,周海波的左胸多了个血洞,他嘴里不停地漾出大口鲜血,笑道:「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我……我希望跟那些兄弟的死法一样,如果真的有……地狱,我们兄弟又可以见面了……」

      说完这句话,他的眼睛缓缓地闭上了,脸上带着恬静地微笑,好象死亡对他来说并不是痛苦。

      雅冰冷地脸蛋上露出震惊地神色。

      夏雷傻傻地看着那具尸体,眼泪顺着眼角滚落下来,喃喃道:「为什幺?你明明可以活着,为什幺要傻到选择死?为什幺要让我欠你这份还不了的人情?为什幺……」

      整个小队的兄弟都死了,都是为了救自己而死,周海波选择这条路,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觉得愧对兄弟。

      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因为夏雷,他很清楚这个秘密太过重要。如今小鬼子的人都挂了,其他国家不可能知道,自己一旦回去,就必须把秘密呈报上去,这是作为军人的準则。

      可是正如夏雷所认知的一样,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只要秘密被第二个人知道,就会有第三个、第四个人知道,总有一天全世界的人都会知道。

      这样一来,夏雷势必陷入万分危机之中!

      反过来,如果这个秘密只属于夏雷,就可以慢慢提升自我,不会受到其他能者的攻击。

      兄弟们都死了,自己也没脸活下去,他索性就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替夏雷保守召唤魔法的秘密。同时,他从刚刚的事情中,也看得了夏雷的本性,大致知道他是个重情义、有原则的人,自己的死也将让夏雷永远记住。

      无论他将来多幺强大,只要想到有个人为了替他保守秘密而死,他就会记得这个人所说的话:永远记住你是中国人,是这片九州大地养育了你。

      忍着身体的软酸无力,夏雷坚持不让雅帮忙,亲手把周海波的尸体拖到其他队员身边。

      颓然地坐在六人的尸体旁边,他回想着短短不到半个小时发生的种种,默默念叨着六个人的代号,不断重複着周海波临死前说的那句话。

      好一会,他深深地吸了口气,低声自语:「我是中国人,我会永远记住,无论有一天我强大到什幺地步,永远都会站在自己国家这边,这是我对六位大哥立下的誓言!」

      「他是个值得尊敬地骑士。」雅的神色有一点失落。

      「是啊……骑士?」

      夏雷回过神来看向雅,神色变地郑重起来:「你到底是谁?为什幺叫我主人?召唤魔法明明只能召唤平行空间的魔兽,怎幺可能召唤人过来?」

      雅疑惑地看着夏雷,在她看来主人不应该问这种问题才对。

      就在她準备解释的时候,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席捲了脑海,仿佛某个让她无法抗拒的存在,正在警告他不能说出来。

      那是溺水的窒息感,关于夏雷询问的问题,明明到了嗓眼偏又发不出任何声音。

      一张美丽的脸蛋变地通红,又从红转白,由白变紫,把夏雷给吓了个半死,慌里慌张的拍着她的后背:「怎幺样?你没事吧?好了好了,不想说就算了,没必要装成这样……」

      「主……主人……」

      雅终于缓过起来,脑海里还盘旋着那股恐怖地气息,喃喃道:「不是我不想说,是我不能说,说出来我就会死,很多人都会死,太可怕了……那种力量……」

      就算再怎幺傻也能看出她眼神中近乎绝望地恐惧,夏雷没有不相信的理由,心里暗暗思索着这种诡异的变化。

      仙蒂来自另一个世界,雅来自于另一个世界,仙蒂怎幺来的他不知道,这雅怎幺就被召唤来了?

      而且,她好象早就认识自己一样,那种感觉就像对神灵的顶礼膜拜。

      算了!

      仙蒂失去了记忆,就连跑哪里去了都不知道,雅又不能回答问题,这种事可不是凭空想就能想出来的。

      就在他準备询问一些关于召唤魔法的事情时,远处传来了刺耳的警笛声,十几辆警车从青峰市方向直奔而来,速度之快不知超出了公路限速多少!

      夏雷心里一惊,连忙对雅说道:「现在怎幺办?要不你先藏起来?」

      「主人,我可以回去的,不知您还有没有其他吩咐?」

      「回去?」

      「是的。」

      「快!那就快回去,反正半个小时快到了,敌人也没有了。」

      这边他的话刚落音,雅恭敬地跪拜下去,身体随即变地模糊起来,最终就那幺凭空消失了。

      用力的摇了摇脑袋,夏雷再次失神:召唤魔法的召唤兽,必须时间到了或者死亡之后,才会被契约力量收回平行空间,可是雅却能随时回去,这也太古怪了吧?

      还没来得及往深处多想,通过喇叭的喊话声传来:「前面的人听着,放下手里的武器投降,否则我们将保留採取强制措施的权力。重複一遍,前面的人听着……」

      夏雷无奈地苦笑,无奈地举起双手,无奈地慢慢向马路走去,高喊道:「你们误会了,我不是兇手,我是受害者……」

      战斗的地方就在公路旁边,没等他话说完,十多个员警把他团团包围起来,又有更多的员警小心翼翼向战斗现场跑去。

      一连串的喀吧声,十几支枪指着他的脑袋,一个员警拿着手铐走来。

      「我真的是受害者,你们可以去调查一下。」

      一边说话的同时,夏雷把手伸向口袋,那些员警脸色大变显得很是紧张,领头的中年男人沉喝道:「别动!给我老实点,这里有十几支枪对着你,还想掏武器幺?」

      苍天在上!

      夏雷真想把这个猪头员警咬死,如果自己要反抗,干嘛刚听到喊话就投降了?

      丫的脑袋长脖子上都不想事的幺?还是刚被驴子踢过?

      不过眼下自己处于下风,他也不敢跟对方较劲,苦笑道:「警官叔叔,我是想证明给你们看。要不你派人来拿好了,我口袋里有学生证,你看我才多大?像是那些打家劫舍的坏人幺?」

      对方皱了皱眉头,一个警员马上跑了过来,几秒之后,在他口袋里掏出皱巴巴的学生证。

      警管把学生证的照片跟夏雷对比了一下,这才松了口气:「收枪,别吓坏了受害人,注意那边的情况。夏雷是吧?你先说说到底是怎幺一回事?」

      国安九组的精英发现自己拥有特殊能力,然后把自己强行带走,路上遇到小鬼子能者埋伏偷袭。大打出手之下人品爆发、力挽狂澜,最终两边的人都死光了,成纪中学的夏雷同学成了战斗英雄。

      他相信只要这幺说了,对面的警官马上会打120,以为他受到惊吓神经错乱了,要不然怎幺会编出这种离谱的故事?

      从当初他把真相告诉周海波的反应,就总结出一个结论——事实往往并不一定存在说服力!

      就在他準备临时编个剧本时,一个勘察现场的警员跑回来,惊呼道:「张队,事情好象不简单,从现场的打斗痕迹来看,好象两方人都死了。而且……而且……」

      「而且什幺?结结巴巴干什幺?」

      「匪徒使用的武器我从来没见过,科技含量远远超过最先进的制式军械,这……」

      「什幺?」

      张队一张脸上尽的震惊,眼睛瞪得跟灯笼似的:「你确定没看错?怎幺……这怎幺可能?」

      青峰市只是个普通的地级市,就算有黑帮火拼械斗,偶尔出现枪支一般都是改造的枪械,远超过制式军械的科技含量意味着什幺?

      他的震惊还没得到证实,手里的呼叫器传来急促的声音:「老张,大事不好了!刚接到好几家玉器店报警,价值数百万的高品质玉器失窃,你快调点人回来……」

     

  • 名称:幻界王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03: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