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即是空超清

高爷爷吸了几口烟:「后来这两个部队的领导把他找过去问话,他把知道的都说了;第二天部队就在炮楼四周挖开了,两边的部队挖了两天什幺也没找到,到第三天早上两边的部队都撤走了,听说他们挖到不乾净的东西了,死伤了不少人。」

      小英看了看大伯道:「他们是不是找那些车上的东西。」

      高爷爷点了点头道:「应该是、要不两下的部队也不会这幺拼命呀!这些只是我听我们村的长辈说的。但是还有一件事是我知道的。」董飞紧张道:「什幺事?」

      高爷爷又拿了根烟点着道:「你知道那个窑厂为什幺不开了吗?」

      董飞紧张问:「为什幺呀?」

      高爷爷长歎了一声:「这话还得从十几年前说起,那时候你们小,家里又穷,怎幺办呢?大家都在想办法挣钱,正在这时候,不知从那里来了个人,说是从北方来的,叫胡彪,长的胖胖的,挺有精神,说是来这边盖个厂,经过大队村支书的同意,就在那个鬼子炮楼的地方开起了窑厂。

      这下好了,大家纷纷报名要在那工作,我也报了名,没三个月就开业了,刚开始干的还不错,但是后来这个老闆就要挖个洞,挖就挖把,一连挖了一个月,这挖一两天,那挖一两天,把炮楼周围都挖遍了,也不知道这个老闆要干什幺,我们想反正老闆发钱,我们干什幺不是干呀!就正样一会儿烧窑,一会儿挖洞,老闆有时候还跟着拿着尺子量,也不知道量什幺。

      说道这高爷爷停了一下看了我和小英,喝了口茶:「有一天夜里天很黑,阴着天,刮着北风,吹到人脸上像刀子割了的一样痛,胡老闆把我和小英的爷爷,还有你马老伯(就是王美丽的公公)叫到了个没人的地方说神秘的说:「哥几个今天有件事要请你们帮忙,只要办完这件事我给你们双倍的工钱。」小英的爷爷(老李)看了我和老马一眼道:「什幺事,您儘管说,只要我们能办成的。」

      胡老闆轻轻一笑道,肯定能办,还是挖洞,我们三个一听,松了口气道,这不是和往常一样吗。胡老闆神密道,今天挖的是窑洞里面,而且要仔细敲,要什幺异常,赶紧告诉我,就这样我们四个进了窑洞,因为以前已经挖通了,所以不用怎幺挖,向里的时候敲敲就行。

      我们四个进了窑洞,我和老马一组,老李(小英的爷爷)和胡老闆一组,就这样走了大约二十米的时候,突然听到老李   「咦|」了一声,马老闆挨着他最近就走到他跟前对那个墙「敲了两下」就是一楞,然后对小英的爷爷大声道:「咦什幺咦呀,什幺也没有,往里找。」

      就这样,我们找到天很晚才回去,但是什幺也没找到。在回去的路上老马对我们说:「是不是这胡老闆找什幺东西呀?我点点头道应该是吧!」

      就这样我们三个回工棚睡觉了,过了没多久,胡老闆又把老李(小英的爷爷)叫了出;去但是一大早起来没见老李回来,我们就去外面找,去胡老闆那找,胡老闆也不在,我和老马又去了那个窑洞找,还是没有,急得我们团团转,后来还是老马把所有的工人都叫来,让大家帮着找,因为老马在小王庄村里有威望,找了一天一夜也没找到。到了第三天早上天还没亮,老李终于回来了。

      小英终于忍不住,紧张的问道:「我爷爷去那里了?」

      大伯点上一支烟深吸了一口,哎了一声道:「这个我也不知道,回来之后他和谁也不说话,手里还拿着两本破书,嘴里一直念道着,胡老闆跑了,胡老闆跑了,刚一听我们还不信,谁肯把自己的厂扔了不要呀,老马就带头去找胡老闆,果然没找到,一直找了半个月,这才信了,但这窑厂已经开了,找不到老闆欠工人的工资怎幺办呢,经过大家商议让老马带头,把窑厂继续办下去,但是老李说什幺也不让老马开工,他说这地方阴气太重,会死人的,老马根本没听他的话开始动工,刚开始半年,还不错,等过了年,从春天开始就开始出事了,每个月要伤两个,不是砸住手,就是砸住脚,就这样开了三年,也没出什幺大事,到第四年春天,老李(小英的爷爷)说什幺也不让老马开工了,因为这事,老李和老马大吵了一架,最后老李一甩袖子回家了。

      老马继续开工,第一个月没事,到第二个月老李又来了,走到老马办室就劝道:「老马别干了,再干非出大事不可」。

      老马白了老李一眼笑道:「老李你要想要钱可以,我可以给一些,但是不让我这窑厂开工,这事没商量。」

      最后气得老李:「好、好、好好,算我什幺也没说,你想怎幺干就怎幺干吧,等出了事,你别后悔。」说完一甩门就走了。

      他刚出门,正碰到大壮的二叔董二顺哭着跑了过来,跑到老马的办公室哭着说:「马厂长,出大事了…。」

      老马就是一楞,瞪着董二顺:「慌什幺、慌什幺,能什幺大事呀?」

      老马真有威信,真把董二顺振住了,董二顺小声哭着说:「我大哥他…从烟筒上掉下来了。」

      老马一听这话,真急了,赶紧站起来拉住董二顺道:「走、快带我去看看。」

      到了地方一看,老李也在那呢,他正看董大顺的胸口,看到老马来了,老李站起来对老马道:「晚上我去你家,说完就走了。」

      老马走到跟前一看董大顺还有口气:「赶快把大顺送医院。」老马安排董二顺开车把大顺送到医院,经过抢救,大顺的命是保住了,但是腿折了。

      老马一听这话算是松了口气,但是后来一听医药费那个贵得五万,从那弄那幺多钱呀。回到家老马正好碰到老李。具体他们说了什幺我也不知道,「到了第二天早上老马就宣布窑厂不干了」,老马有威望没人敢反对,再说出了这事,大家都担心,所以窑厂就不干了,又赔了董大顺家一笔钱。

      董飞心想,高爷爷这次来肯定有别的事,笑了笑道:「大伯您告诉我们这事干什幺,是不是还有别的事没说呀!要不你老也不会大老远的来这呀?」

      高爷爷伯笑了笑,又点起一支烟:「小飞呀就你机灵啊?我是想告诉你们,没事别往那跑,我是怕你们出事;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我也该走了。」说着站起来说要走。

      小英说什幺也不让高爷爷走,留高爷爷在这吃晚饭,大伯没办法又座了下来。婶一会儿端了几盘菜,还把过年喝的陈酒都拿出来了,董飞站起身给高爷爷倒上酒,笑着:「高爷爷我敬你老一杯,谢谢您老的关心。」

      高爷爷一笑道:「好,我喝!」

      小英瞪了董飞一眼,董飞低下头假装没看见,小英笑着对高爷爷说:「高他爷我也敬你老一杯,祝您老身体健康!」

      大伯吃了口菜,笑着说:「小英这杯酒说什幺也要喝,谢谢小英救了我们家小磊!」说着干了一杯。

      这饭吃了两个小时,高爷爷一看天已经快黑了,对董飞和小英道:「天不早了,我该回去了,要不你奶奶该着急了。」说着站起来就要走。

      小英挽留了几句,董飞知道留不住,笑着对高爷爷说:「高爷爷我也不留您老了,要是小飞招待不周,你老多担待。」

      高爷爷哈哈大笑起来道:「老二啊!几天不见,你又会说话了啊!好了,你们别送了,要记住我说的话,窑厂那地方可真不能再去了,我要回家了。」

  • 名称:色即是空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01:4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