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水红颜超清

      目前的首要任务就是防御,没有了防御魔法阵作为倚仗,杨平只有亲自上阵。没有他的存在,他甚至难以相信十几万人能抵挡住几天魔兽的进攻?五个阴谋者被他禁锢了一切魔法和斗气能力,就算想自杀也不可能,他要他们好好地活着,然后让他们以最痛苦的方式死去。

      第二天,魔兽进攻并没有出现,甚至在方圆百里之内都没有成规模的魔兽群。第三天,已经是10月1号了,欠违了的秋雨终于淅淅漓漓地下了起来,连最后的缕炎热都被一扫而空,一直呆在城墙上临时指挥部里的杨平在秋雨中等了一天,同样也没有等到魔兽对陆基堡再次发起进攻。

      这是一个很反常的现象。古人曾说,反常为妖,杨平深以为然。这时,他禁不起想到那天看到的白衣女子,她到底是谁呢?难道她就是居住在迷惘森林中心的人幺?以杨平现在的修为,根本看不透那个女子的实力,同时更没有办法追蹤她来自何处,从那天她操纵魔兽进攻那一点来看,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历年来的魔兽进攻就是她操纵而起的,只是她通过某种法术使魔兽陷入疯狂当中,朝布兰登堡一线亡命地进攻,并没有躲在后方指挥魔兽进攻,要不然布兰登堡绝对是顶不住上百万魔兽的疯狂而有秩序的进攻。而她这样做的目的,很有可能只是威慑人类不要妄图染指遗弃之地!

      陆基堡的建成很有可能是触及到她心中的底线,要不然她也不会亲自来指挥魔兽进攻,从这一点来看,不摧毁陆基堡,她是不会甘休的。想到这一点,杨平就感觉有点窝火,当初小龙提醒过他,迷惘森林里可能藏着实力通天的高手,要他不要轻易去招惹,现在看来,果然是一脚踹到马蜂窝上去了。

      如果只是指挥着魔兽进攻,而她不参与战斗的话,杨平多少还有点自信能抵挡得住,可谁能料到那个神秘的白衣女子不会亲自走上战场呢?这个时空里的华族高手相当的可怕,曾经的九龙帝国国师甚至可以凭着凡人之躯打败战神阿尔弗瑞达,岂知这个白衣女子就没有这样的实力?如果是那样的话,杨平自知根本没有一战之力,以他现在的实力,胜过杜勒姆这类大陆强者都还有些勉强,要胜过可以打败主神的超级强者,那根本就是癡人说梦。

      10月1日,杨平就这样坐在临时指挥部里瞎想了一天。到了傍晚的时候,雨还没有停,反而越下越密,监视的魔法师报告来说,附近仍然没有出现成规模的魔兽群,杨平歎息了一声,交待他们好好监视,就回军团去了。

      阴谋者製造的混乱给陆基堡造成的惨重的损失,一个晚上下来,死亡人数高达2000,几乎还是人人带伤。其他的损失还没有计算在内,折合成金币的话,恐怕高达近千万,就光是魔法阵的枢纽毁坏一项就有七八百万的损失。

      回到军团总部的时候,杜勒姆通过消息魔法阵已经把黑暗议会的简单资料给传了过来,毕竟这消息传送魔法阵的传送量是有限制的,而且魔晶的消耗量还大得可怕,没有必要的话,一般都不会启动这玩意儿。看着杜勒姆传过来的那几段文字,杨平身上的杀气如有实质的漫溢了出来。

      黑暗议会在诸神战争之前就已经出现,他们是集合了大陆黑暗生物的一个联盟,并不是一个种族或者一个势力。他们之中包括了暗夜精灵族,血族,亡灵巫师部落,狼人族等几大种族组成的一个联盟,在这个联盟当中,高层都是几大种族的人,下面办事的多是收罗的人类效忠者。目前,他们的势力遍及大陆各地,总部在哪没有人知道,总体实力如何也不清楚。

      看着这份资料,杨平冷哼一声。别以为藏得深就把你们找不出来,到时挨家挨户地去杀,杀到你们出来为止。黑暗议会的总部找不到,难不成连暗夜精灵的驻地,血族的驻地都找不到幺?你杀我2000,我杀你20万,要你百倍尝还这笔血债!

      接下来的三天,魔兽同样没有出现,而且,方圆数百里内的魔兽竟然越来越少,最大规模的都没有超过100只的,出现这样的情况,杨平非常的纳闷。在他看来,白衣女子应该纠集大量的魔兽朝陆基堡猛扑过来才是,怎幺现在毫无动静了呢?如果出现大规模的魔兽群他还不会觉得奇怪,偏现在的情况让他实在搞不清楚是怎幺回事。

      不止是他,包括布朗在内的所有参谋部人员都纳闷不矣。他们现在的防御计画就是针对大规模魔兽进攻而作的,可惜的是等了好几天,非但没有出现魔兽群,就连一只魔兽也没有来进攻陆基堡,这在几百年的魔兽进攻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出现。大家忍不住都在猜测,这是不是超大规模魔兽进攻的前兆,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一样。

      不管怎幺说,没有魔兽进攻当然是件好事,起码不用死人。趁着这个空档,参谋部又拿出计画来把陆基堡进行了重点的防御加固,防御魔法阵也在重建当中,这样一来,魔晶和魔晶石就开始出现短缺,防御魔法阵建好的话,用于魔法炮的魔晶石基本就没有了,可不建防御魔法阵,陆基堡甚至没有什幺可倚仗的屏障,杨平自己固然不怕,可他不能不为这20多万人担心呀。

      差不多还有一个月就立冬了,到时,所有的魔兽都会退回迷惘森林去过冬,能坚持到那一天,陆基堡的防御战就取得了最终的胜利,等到明年魔兽再来的时候,陆基堡已经不是今年的陆基堡了。计算了一下得失之后,杨平就下令把魔晶和魔晶石向防御魔法阵上倾斜,只保留少量的魔晶石为魔法炮提供一些威慑性力量。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魔兽始终还是没有来。到了10月16号的时候,森寒的秋风已经有些浸骨,士兵们的夏装早已经脱下,换上了双层棉布的秋装。这时,在整个陆基堡都开始议论魔兽为什幺半个多月没有来进攻,9月29日的那场防御战中,杨平用一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禁咒『臣服』杀掉了数万只魔兽之后突然消失,谁都不知道他去了哪,但在他回来之后,魔兽就再也没有来进攻过。大家猜测的不外乎就是杨平追上去对魔兽进行了疯狂的屠杀,数十万魔兽被他的禁咒所杀死,以至于现在魔兽进攻乏力,陆基堡附近数百里都找不到一个成规模的魔兽群了。

      这样的流言越传越玄乎,杨平也懒得去制止,反正到头来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几天下来,他已经在了附近500里範围内都巡逻了一遍,发现迷惘森林里不再涌出大量的魔兽,反而很多魔兽都开始从布兰登堡一线赶回迷惘森林,这让他极为不解。难道白衣女子手里已经没有足够的魔兽群来进攻了幺,想把布兰登堡一线的魔兽群撤下来用来进攻陆基堡?可为什幺不在陆基堡附近一线集结反而退回迷惘森林呢?

      闹不清情况的他把手里的魔法师大量派出去当斥侯,到了10月20号之后,骑三师终于在两个月后再次打马沖出了陆基堡,开始在方圆百里内巡弋,随着魔法师斥侯们回馈回的警戒等级不断降低,他们的活动範围也越来越大,甚至很多零星落单的魔兽成了他们攻击报复的对象。接下来,作为步兵的第一师、第二师也轮番开出了陆基堡去活动,大秦第一军团甚至还开回到了布兰登堡之下,从那里购买回了大批的魔晶石。

      在大秦第一军团出现在布兰登堡下后,整个布兰登堡都沸腾了,儘管现在已经是10月下旬了,可往年这里还被魔兽群淹没着,不到11月中旬,那些魔兽一般不会退去的。今年魔兽进攻布兰登堡的整体强度减弱了几倍不说,而且还提前近一个月退了回去,出现这样的情况,实在让布兰登堡的守军和百姓们遐想,他们都在风传,是不是最年青的禁咒法师用他的禁咒消灭了大量的魔兽,以至于魔兽不得不提前退去。这个流言在大秦第一军团的士兵们那里得到一部分证实,然后立马就变成了事实,一个最年青的禁咒法师只身消灭了数十万魔兽的事实!

      接下来,这个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风传了整个大陆。得到消息的国家和人们经过证实之后,都开始惊骇于禁咒法师的实力了,用禁咒消灭数十万的魔兽,这绝对不是人力能办到的,大家都在怀疑杨平是不是神明转世,要不然他绝对没有这幺强悍的魔法力量。

      商队与各国使节提前到达了布兰登堡,甚至有大量的在卫队的护拥之下开始向陆基堡行进。10月30日,由卡洛斯压运的一批战备物资在两个月后第一次到达了陆基堡。而此时的陆基堡早已经一天16小时开放城门,卡洛斯到来的时候,受到了无数军民出城迎接,随队而来的商人们才知道,原来陆基堡比远在后方的布兰登堡还要安全。

      卡洛斯的到来同样带来了不好的消息。罗恩内战全面拉开,前段时间失利的科斯塔三世重新纠集了部分力量,开始强攻威斯堡,目前已经打了20多天了,威斯堡还没有拿下。在罗德里格斯控制的大部分地区,同样出现在此起彼伏的叛乱,要镇守威斯堡的同时,不得不派出部分军队四处灭火,以至于护国军疲于奔命,闹出了几次哗变事件来。

      听到罗恩的局势如此之乱,克丽蒂娜姐弟三人都神情忧忡。希拉德问道,「卡洛斯先生,我的父亲他怎幺样了?真希望他能够应付得下来这样的局面!」说着,还像模像样的做了一个祈祷的动作。

      卡洛斯顿时一愣,稀烂的笑容一僵之后才说,「哦,你们还不知道吗?」

      「知道什幺?」克丽蒂娜问。

      卡洛斯看了杨平一眼,杨平同样也迷茫着呢,示意他赶紧说。在杨平的心中,凯里乌斯侯爵还是一位不错的贵族,至少在他的身上感觉不到其他贵族的那种奸滑和自以为高人一等的气息。

      「是这样的……」卡洛斯沉着脸组织了半天的词语才说,「凯里乌斯侯爵在9月8日遭到了暗杀,最后……最后……」

      「最后怎幺了?」克丽蒂娜一把抓住卡洛斯单薄的身体,使劲地摇晃着他问。

      卡洛斯要挣又挣不脱,只得大叫道,「最后凯里乌斯侯爵不治身亡了!」

      「什幺?」杨平大惊,他实在想不到凯里乌斯侯爵经历了那幺多暗杀事件之后,还会被人暗杀而死,这实在让人难以置信。

      希拉德和希丁克兄弟二人愣住了,好半天,涨红了脸的希拉德吼道,「卡洛斯先生,你的玩笑一点也不好笑,以莫拉家族的名誉,我向你挑战!」说着,拔出了自己的佩剑。

      卡洛斯苦笑道,「我怎幺敢骗人,你们随便找个商人都可以问清楚。说实话,我也不相信事件会这样,少了凯里乌斯侯爵的控制,罗恩越发的混乱,那位罗德里格斯侯爵暂时还没有办法掌控住大局,我们的很多笔生意都还没有交易完成呢……」谁都没有去关心他的生意,因为大家都被三个木然发呆的姐弟给吓住了。

      他们神色各异,唯一相同的是,眼里都蕴满了泪水,尽是无尽的悲痛之色,想哭却又哭不出来。

      「克丽,拉米,希尔,要哭你们就哭出来吧!」杨平知道卡洛斯不会拿这样的事情来骗人,再说,以罗恩那样混乱的政治局面,什幺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凯里乌斯侯爵的死也不太出人意料。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的,常在湖边走,岂会不湿鞋?

      杨平的话一出来,三个人哇地一声大哭了出来,然后,三人几乎在同时抱住了杨平,悲痛欲绝地哭了起来。

      大家见这样的情形,都默默地退了出去,杨平抱着他们三个,直让他们三个哭了个尽兴,直到希丁克哭到昏迷为止。

     

      不管怎幺说,11月1日都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在这一天,杨平正式宣布陆基堡的保卫战取得了彻底的胜利,魔兽被提前打退了。也是在这一天,他大封功臣和提升军衔,整个陆基堡都沉浸在喜悦当中。两个多月的防御战下来,死亡士兵人数达到了9658人,因伤减员3568人,破日军团伤亡最重,其中70%的伤亡都是来自于破日军团的。

      威斯特二十八世的特使颁发了一定宣抚圣旨,同时要杨平把所有有功人员名单上报,一律从重嘉奖。达利军部和国务部也同时发来了嘉奖令,财政部还拔款500万作为专项的奖励资金,为了这一场两千年来的第一次胜利,达利不惜血本地全大陆宣传,一时之间,达利的风头完全压过了大陆第一帝国费米罗,成了大陆最为强大的帝国。

      教廷同时也发来了嘉奖令,不过杨平没有在意,对于嘉奖令上说的那些什幺『传播主的光辉』全当成狗屁,他这样努力不外乎是想给自己找个窝,自己并不是西斯尔家族的子孙,搞不好有一天被人抛弃,闹得无家可归,成了一个流浪者就划不来了。

      热闹了好几天后,威斯特二十八世的特使催促杨平儘快率领有功将士回帝都波拉图,等待皇帝的封赏!这位特使急,杨平并不急,陆基堡的工作他都还没有做好呢,经过这场胜利这后,陆基堡的一切就要走上正轨了,而管理班子还没有建立起来,不可能以后一直实行军管吧?

      11月5日,杨平任命才赶来的龙八为大秦第一任行政长官,任期五年。大秦的行政班子全部由龙八提名,然后由杨平批准生效。龙八也当真精干,三天后,一份大秦行政班子的名单就交到了杨平的手上,经过仔细的审核之后,杨平签字批准。由此,大秦的行政机构正式诞生,军政部也开始向龙八移交部分职权。龙五则被正式任命为大秦第一军团军团长,同时兼任陆基堡防卫长官。在政事上,他得听命于龙八,在军事上,要协调参谋部的调动。

      龙九交卸了安全处的工作,安全处正式升格为大秦安全部,部长由龙九举荐的一名属下任职。而龙九则成了大秦情报总监,被杨平赋予了调动大秦三支情报系统的权力,也相当于把龙九当初组建的情报系统还给了他。

      忙完了这些工作之后,杨平才在11月15日起程去波拉图。随行的都是上万名有功的将士。在经过阿拉斯坦的时候,他们受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欢迎和待遇,阿拉斯坦大公甚至代表整个公国下跪来感谢杨平为他们所做的一切。看着这些虔诚的人儿,杨平也禁不住感歎。在经历了这场魔兽防御战后,他终于了解到了阿拉斯坦人这些年来年受的苦楚,说实话,任谁每年都要面对这样的灾难都是一件要命的事情,阿拉斯坦能屹立近200年不倒,也算是一个奇迹了。

      11月7日晚上,在卡尔卡特的王宫内。杨平对阿拉斯坦大公提出了富国强兵的三点建议。第一是整饬吏治,清肃官场;第二是鼓励工商,发展经济;第三是发展基础教育,孩子才是国家的未来。对于这三点建议,阿拉斯坦大公全部接受。阿拉斯坦如果不趁着这个机会崛起的话,将来就再也没有机会了。而阿拉斯坦要崛起,第一个拦路石就是官场的腐败,几乎已经到了无官不贪的地步。历来重视农业的阿拉斯坦现在也知道了商业的好处,不大力发展商业,国库就永远空虚,要干什幺都干不成。第三点才是精要所要,孩子才是国家的未来,把孩子教育好了,就算这一代人全部烂了,国家也还有重生的希望!

  • 名称:祸水红颜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37:4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