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超清

      掉下来的狮鹫和雷鹰很多都还没有死,只是损坏了翅膀,失去了飞翔能力,一时之间,布防在整个陆基堡内的第一军团和后备军团全部行动了起来,他们要做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斩杀这些变成了爬行动物的狮鹫以及雷鹰。

      这时,第一批魔兽已经沖过魔法炮的覆盖範围和流沙带到达城墙下,让人难以想像的是,这些魔兽并没有再像以前那样疯狂地冲撞城墙,也没有亡命地攀着城墙朝上爬,而是有组织地摆好了伫列,站在最前面的自然是体积庞大、物理和魔法防御都超强的魔象。第一批魔象大约有400到500只,迅速排好队好,魔象用长长的鼻子卷起站在身边的魔熊和三角犀,然后用力把它们抛上城墙。

      看着这样的情形,几分所有的人都呆了。

      一直以来,魔兽都是没有理智的进攻和毁灭,现在居然懂得了伫列和配合,这太可怕了,可怕到让杨平在瞬间感觉如同掉同了万载冰窟里一般。

      有人指挥魔兽进攻!这是杨平的第一个念头,也是所有人的第一个念头,

      被抛上城墙的魔兽带来了巨大的混乱,从惊骇中回过神来的士兵们还没有斩杀掉这些魔兽,第二批又被抛上城墙来了。

      布朗的脸色惨白,白里透着青,「重弩,重弩在哪?」他高声吼道,「全部把重弩调上来,杀死那些魔象。」重弩是一种城防利器,可惜体积庞大,搬运不太方便,一般都是固定在城墙上的制高点。重弩的弩机製造并不太困难,但弩箭製造相当的麻烦,而且还需要魔法师加持破甲术才能产生出相应的效果,所以不到万不得矣的时候,一般不会动用重弩的,困为这每支弩箭的造价高达数百金币,就算杨平再有钱也用不起。可就算是动用重弩,也不能一下子就解决掉这幺多的魔象。

      杨平的脸色从来没有过的狰狞。绝对是有人在操纵魔兽进攻,绝对是!看着远处的魔兽有组织地规避魔法炮和绕过流沙带朝城墙沖来,就算是傻子都知道魔兽绝对不可能这样聪明,而且它们还能按照每种魔兽的特性来安排进攻的递次。

      铺天盖地的杀气从杨平的身上澎湃而出,那一道道紫色的光波犹如精神系魔法中的十一级禁咒『诸神的歎息』所释放出的特有光泽,只不过这些紫色的光波对所有的士兵造不成一点的伤害,反而能增强他们的士气和杀伤力。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杨平缓缓地升了起来,这次与哪有一次都有所不同,因为他的身上散发着强烈的紫色光芒。雷电的威力大小与颜色有着很深的关係,初级的雷电是白色的,然后是黄色、橙色、橙黄色、赤黄色、赤色、蓝色、青色、紫色,这九色被杨平称为雷电九重变,而紫色雷电也是他目前所能释放出的威力最大的雷电。被加持了精神魔法的紫色雷电波有规律地辐射出去,但凡经行之处,魔兽无不被麻痹,士兵们很快就挥动武器斩杀掉这些被抛上城墙的家伙。

      在一刹那,杨平终于创造出设想了很久的脉冲攻击法术,模仿脉博跳动时发出的那种无形的冲击波,在次电波攻击的基础上揉和了精神魔法攻击的特性和雷电能量释放出去,威力绝对难以想像。

      随着他越升越高,身上蕩漾出来的紫色光波越来强烈,强烈到有如水银泻地一般。谁都不知道这是什幺魔法,当紫色的光波覆盖住城墙下面的魔兽时,所有的攻击和动作都停止了,接下来,大家就听到了整齐而剧烈的心跳声,『扑蓬,扑蓬……』像无数颗心脏一起在跳动着。

      杨平的眼中闪耀着异常晶亮的光芒,从来没有这幺亮过。但他的脸色却森冷而肃杀,微微上翘的嘴色在宣示着他心中压抑着无边的杀意。

      「这一招叫『臣服』,是专门为你準备的!」杨平的声音很平淡,但陆基堡的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谁都不明白这是什幺意思。但杨平知道,操纵魔兽的那个人一定听到了,他就是要他听到,同时也要毁灭他的进攻手段,让他看到一个强者的真正手段。强者的尊严绝对不容挑战!

      随着他的手一挥,紫色的光波有如倾泻而出的天河之水,覆盖了陆基堡东面城墙方圆十数里範围,那种类于心跳的声音越来越响,同时也越跳越快,眼尖的人已经看到许多低级魔兽已经七窍流血,倒地而死。在杨平挥洒出最后一道光波后,剧烈的跳动声戛然而止。世界,在这一刻仿佛静止了下来。人类与魔兽在城上城下都不动了,谁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幺事情。

      大约十秒之后,就见城墙下大批的魔兽无声无息的倒了下去,在它们倒地之前,无一例外的都是七窍喷涌着大量的鲜血。没有惨叫,也没有挣扎,也没有逃避,数万只魔兽就像多罗米骨牌一样,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全部倒下。喷涌出来的鲜血汇成了一条血河,流淌到了护城墙河内,然后整个护城河也成了血河。

      这绝对不是人所能做到的!

      人类被杨平这一招『臣服』同样给吓住了,就算是神也不能在刹那间製造这幺多死亡,如果有,或许只有地狱的副君、堕落军团的军团长、七大堕落天使之首的路西法阁下。在大陆记载的历史中,六千年前的那个混乱的诸神战争时代当中,路西法凭一招『真正的欲望』刹那间秒杀了十个天使军团,整整66666名天使和近百万的大陆各族战士。也就是这一招『真正的欲望』成就了路西法是最为恐怖的魔王的威名,甚至连地狱的掌管者、地狱的君王大撒旦的威名都比不上他。

      当紫色的光波完全散去之后,城墙的正面已经没有一只站着的魔兽。杨平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白,不是因为法力消耗过度,而是因为兴奋。这招『臣服』让他真正跨入了强者的行列,同时也有了向更加强大存在挑战的资本,在这一刻,他的野心竟然莫明其妙的膨胀起来了。看着下面无数双崇拜的眼睛,杨平突然有了一个清晰的想法,成为一座无数人信仰的神邸!

      或许,大陆的强者或者君王已经不能引起他的兴趣,元婴所带来的漫长寿命让他对自己的前途总是感觉到茫然,对于这个问题自己无数次思量过,同样也无数次改变。看着匍匐在他脚下的几十万人类以及倒地而死的数万魔兽,或许只有成为让所有人景仰的神邸才能够引起杨平的追求吧。而这个伟大的理想,在半个小时以前还从来没有在他的脑子里浮现过,甚至连梦里都没有。

      梦想才是前进的动力,欲望可以让梦想变昨更加灿烂!

      刹那间,杨平似乎感觉自己又发生了什幺变化。注视着远方的眼睛竟然突破了限制,清晰地看着在近百里之外飘浮在天空中的一个白色身影。

      那是一个冰雕玉琢而成的女子,一个真正的中国古代女子。沉鱼落雁的美丽已经不足以形容她的容貌,玉洁冰清同样不足以形容她的气质,她就这样飘浮在那里,静静地,静静地,秋风吹拂着她的衣袂,每一下飘飞都能从最为纯美的艺术角度撩动心灵深处最真的感动。就算从来没有听过仙女或者没有见过仙女的人都知道她是一位真正的仙女,是谪落凡间的九天仙女。

      唯一可惜的是,她的眼神里蕴满了悲悯,除了在杨平穿越空间限制到来的目光相撞的那一刻才掀起了一丝愤怒的涟漪。

      看到她时,杨平所有的杀气完全消失了,他甚至不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心里的感情变化。「你……」杨平就只说了一个字,然后他发现自己居然什幺也说不出来。

      那个女子与他对视了片刻之后,微微地歎息了一下,轻轻地转过身去,下一步,她消失在杨平的视线之内,就仿佛她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而这一声歎息的威力足以媲美真正的『诸神的歎息』,因为它完全让杨平迷失了自己。

      失去控制的魔兽又开始疯狂起来,然后毫无秩序地进攻,混乱的魔兽群所带来的杀伤力实在有限,儘管数量还有着不下10万,可陆基堡的士兵们已经相信胜利完全将会属于他们,这种自信是在这几个月的防御战中淬炼出来的。与其说士兵们是对杨平的深信不疑,还不如说是他们对整个团队的自信。

      「不要走……」杨平知道自己的瞬移还达不到近百里的距离,但他还是拼尽全力发动瞬移想追上那个女子。他却不知道,在刚才那个微妙的时刻,他已经成功地突破了元婴期,达到了出窍期,要不然他的目光绝对无法穿越空间的限制,看到百里之外的白衣女子。而他拼尽法力的瞬移较之以前有了大幅提高,三次之后,他就达到了女子刚才飘浮之处,然而,此地空余一丝冷冷的幽香,伊人已然远逝。

      杨平如丧其魂般呆立在空中,这一刻他忘让了一切。包括杨淩和克丽蒂娜!

      陆基堡的防御战仍然进行得异常惨烈,但少了指挥的魔兽已经不足以构成什幺大的威胁,除了数量实在太多了,杀不胜杀之外,士兵们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什幺危险的存在。

      除了东面的城墙之外,魔兽开始向漫延向其他三面城墙,布朗不断地抽调兵力加强防御力量。此时的他已经轻鬆多了,甚至已经没了城破之忧,胜利只是时间问题而矣。

      当防御战进行到第二天晚上的时候,杨平还没有回来。布朗以下的将士们并不担心他们的军团长去了哪里,他们只知道,胜利即将到来,魔兽已经所剩不多了。到那时,军团长会给他们魔兽、爵位、军衔和金钱的奖励,同时,他们还会获得更大的荣誉。

      显然,将士们都很疲惫,但大家的斗志仍然很高,一个又一个歌曲此起彼伏地唱起来,一串又一串笑声在陆基堡之是蕩漾着,即将胜利的喜悦让他们都相当的轻鬆,斩杀起魔兽来也更加的有劲。

      午夜刚过,东边城墙某处突然爆发出了剧烈的爆炸,接着,防守的士兵就看到那段被近千只独角猛犸和三角犀撞得破损不堪的城墙崩塌了,然后又是一声剧烈的爆炸响起,崩塌的口子越裂越大,已经有整整20多米宽。

      士兵们怎幺也想不清楚怎幺会这样,那些找到了突破口的魔兽疯狂进扑向了裂口,然后沖进了城内。而此时,内城也爆发出了剧烈的爆炸声,混乱开始在整个陆基堡漫延开来。

      肯定是人为的。几乎所有人在看到城墙崩塌的情形后,都能猜出真实的原因来。因为那剧烈的爆炸毫无疑问是魔法炮造成的,在整个陆基堡,除了魔法炮以外,没有其他的东西能够引起如此剧烈的爆炸,就算是火药也不可能炸毁这段城墙。

      防御计画不得不做出调整。布朗和盖曼的双眼血红,不是因为疲累,而是因为愤怒,他们想不到谁想置大家于死地,竟然用如此手段炸毁城墙,引魔兽入城攻击。

      阴谋者的目的达到了,疯狂的魔兽沖入城内,对那些没有準备的后备军团开始疯狂的杀戳。惨叫声和士兵们愤怒的号叫声交织在一起,奏出了一曲凄凉的挽歌。

      阴谋的主持者8号站在城墙之上,看着士兵不断地倒下,他得意地笑道,「阴谋才是撬动一切力量的杠杆,哦,天哪,最年青的禁咒法师先生,我真想知道你的禁咒是否能解决眼前的难题!」

      笑完之后,他挥动手里那把漆黑的匕首杀掉了身边几名神智不清的魔法炮兵,趁着混乱悄悄地朝布朗的临时指挥部潜去。只要杀了布朗,在没有杨平的情况下,陆基堡必然会遭受更大的损失,甚至万劫不复。

      8号在一个黑暗的转角处杀掉了一名传令兵,然后换上衣服朝最高的观战台小跑而去。布朗的脸色血红,命令不断地从他的口里下达,当看到又一个传令兵上来的时候,他叫道,「命令第三师迅速驰援东城区!内城的情况怎幺样了?」

      意料中的回答并没有出现,反而是一柄漆黑的匕首刺了过来。布朗感觉到后背一凉,然后他就知道自己遭到了暗杀。盖曼的反应相当的快,同样在思考的他见布朗的声音突然中断,抬起头一看就见一个传令兵抵在了布朗的背后,「你干什幺?」盖曼似乎料到了什幺,大喝一声扑了过去。他的身手比布朗高多了,自然不惧怕这个传令兵。

      一个漂亮的侧踢,白银剑士级别的盖曼被踢下了城墙,不知道掉到哪去了。

      参谋们顿时混乱起来,招呼卫兵的声音尖锐地响了起来。8号拨出了布朗体内的匕首,并轻声对布朗说,「看到了吗?这就是我的杰作,比起你这位参谋长丝毫不逊色,对吗?」

      说完,匕首朝三个扑上来的参谋一挥,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来,三个参谋就被割破喉咙倒地而死。在布朗不甘的眼神当中,他一个腾跃就跳下了观战台,消失在混乱当中。

      狂涌的鲜血让布朗感觉到了死亡离他是如此之近,他一边捂着伤口,一边叫道,「收缩西边的防御,调集两个团增援东城区……,第一军团现在到了何处……」没有得到参谋的回答,疲劳之至且又失血过多的布朗身子一软就昏了过去,在他昏迷前的一刹那,看到龙九的身影出现在了观战台上。

      8号来到约定的见面地点,见9号和13号兴奋地来回踱步,他冷笑一声,「任务完成得怎幺样了?」

      「太完美了……」9号抢着说,「只可惜那个火药的威力实在是太小了,只炸掉了小半边野战医院,难怪这些家伙不用火药来炸魔兽!哦,就算这样,那里面的伤兵也会死很多,让那该死的禁咒法师心痛去吧!」说完得意地笑了起来。

      「是的,幸好战事紧张,仓库的防卫力量薄弱,要不然我还真下不了手!」13号既得意又气馁地摇头说,「可惜老纳尔森那家伙太奸滑了,在他的破置之下,我只能烧掉其中的十座仓库!」

      「哦,你们都干得不错!」8号坐了下来,搓了一下手上的血渍,「我好不容易用大人赐下的迷魂药才迷住几名士兵,让他们开炮炸开了城墙,天哪,我可亏大了,要知道那种药比魔晶都贵!」

      「是的,这些该死的贱种们真不配这种药。接下来,我们是不是该去看望一下克拉克中将阁下和简阁下?」13号盯着8号问,这次的任务中,8号是他们的指挥者,没有8号的命令,他们可不敢随便行事。

      「去吧,去吧,你们都去!记得还有位丹甯阁下吧?可爱的军法部长!嗯,老纳尔森那酒鬼也不能放过!我得去探望一位美丽的女神……」说着,大笑着走出了小屋。

  • 名称:母亲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16:4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