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六月花 电影超清

      大地之神的神殿在明达斯威克城的后山上,在山下的城市里根本看不到神殿的影子。侍者引导着杨平穿越在散发着浓郁花香的山间小路上,像午后散步一样悠闲地向神殿走去。现在已经是隆冬时节,这里不但感觉不到一丝寒冷,而且绿树成荫,鲜花满径,清脆的鸟鸣声让杨平感觉到有如身在世外桃源。

      除了侍者外,并没有西斯尔家族的人陪同他一起去拜见大祭司凯勒姆,在没有得到大祭司的召唤之前,就算是杜勒姆也不能随便闯上山去。杨平吹着口哨,侍者皱着眉头,他几次想出声提醒杨平要庄重,但想到杨平是西斯尔家族的少爷,而他只是一个卑下的僕人,怎幺教导西斯尔家族的人还轮不到他来插话。怀着无比愤怒和蔑视的心情,侍者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就把杨平带到了大地之神的神殿前,这段路往常至少要走上50分钟左右。

      典型的帕提农神庙风格的建筑,粗大的石柱,精美的雕刻,墙上镂刻着大地之神与创世神的传说,这些壁画通过魔法加持之后,看上去极为逼真。杨平忍不住歎道,「乖乖,真了不得,壁画都能做到纪录片的水準,厉害,真厉害!」对于这些传说,杨平并没有多少兴趣,侍者进去稟报之后,就通知杨平进去,然后他就退出了神殿。

      杨平东张西望地走进了大地之神的神殿,其实他现在心里虚得很,杜勒姆知道他是一个假冒的西斯尔家族子孙,凯勒姆不可能不知道他的来历,作为大陆上极有可能已经成为圣魔导师的凯勒姆,杨平根本猜不透他的深浅。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怠,可他连凯勒姆一丁点的底细都不知道,还怎幺百战不怠?恐怕一战就会趴下!

      进了神殿的大门,就是一个宽广的院落,院子里放置着各色雕像,并种值有神圣的西米罗花。这种花被称为是大地之神的像征,只能在明达斯威克的圣山上养活,具有极其神秘的功效,大陆各国和教廷都想在这里求得更多的西米罗花的花朵,可西斯尔家族从来没有答应过。这种花长得颇有几分像粉红色的百合,散发着清新怡人的香味,让人一闻之下就有一种踏实的感觉,头脑耳目为之一清。好奇的杨平正要凑过去摘一朵来仔细研究,却见一个拿着扫帚的中年人走了过来说,「你不能碰,没有大地之神血脉的人一碰西米罗花就会凋谢!」

      杨平一愣,看着这个气度淡雅的中年人,忍不住说,「我只是想仔细看看这花长得什幺样,没有别的意思!」自打看了《天龙八部》之后,杨平对那些隐藏在世家大派的扫地之人都有一种莫明其妙的敬畏,谁知道不是一个隐藏的高手呢?

      中年人摘下一朵西米罗花来递给杨平说,「作为见面礼,送给你吧!」

      杨平并没有接,他疑惑不解地看着中年人说,「你不是说没有大地之神血脉的人一碰西米罗花就会凋谢吗?」

      「是呀,没有摘下来之前都会这样,不过摘下来之后就不同了,只要你让它每天接触一下泥土,就永远不会凋谢!」中年人把花交给杨平之后,又把那花茎连根拔起,用旁边的花锄掘了一个小坑,放入花茎,填上泥土后,又拿了个勺子从旁边的泉水当中舀了一勺子水来淋上,然后开始默默地祈祷。大约30秒之后,地面闪过一道绿光,一颗嫩绿的西米罗花芽就这样又长了出来。杨平见到这样神奇的一幕,联手里的花也顾不上看,喊歎道,「真神奇呀,你是怎幺做到的?」

      中年人微微一笑,并没有作答,反而问杨平,「你的老师没有给你提过西米罗花的效用吗?」

      杨平一愕,讪讪笑道,「没听过,我还是第一见到这种花,只觉得它挺好看的,真不知道有什幺奇特之处呢?」

      中年人拿起一把剪子,一边收剪那些发黄的花叶,一边说,「也没有什幺奇特的用处,你来了一趟就当留作纪念吧!可要记得每天记它接触一下泥土,凋谢了的话就没有什幺用了!」

      杨平随手在花圃里抓了一把泥土塞进兜里,然后把花放进空间戒指里才说,「谢谢你呀,你知道大祭司在哪吗?我是来见他的!」

      中年人见杨平用的居然是空间戒指,愣了一下说,「你用的这种空间戒指,哪里来的?」

      杨平赶忙捂住了手上的戒指,杜勒姆也不止一次地打过这个戒指的主意了,可他无论如何都不给的,现在这个中年人也有这个意思,就算他还有二十来个,但他也不会捨得就这幺送人,想用一朵破花来换个戒指,简直就是意想天开嘛。其实,他哪里知道,一个空间戒指哪里有一朵西米罗花珍贵?空间戒指这种东西在教廷同样有珍藏,如果西斯尔家族捨得换的话,他们灵愿用十个换一朵花都行。

      中年人直起身来笑道,「我没有别的意思,这种空间戒指是两千多年前的老物了,只是一时好奇吧了!」

      没想到这个中年人的眼光这幺犀利,杨平的心下打了个突,忍不住说,「你怎幺看出来的?杜勒姆那个老家伙都没有看出来!」

      「我能感觉到它在泥土里埋藏了两千多年的气息!」中年人淡淡地说,杨平听了之后,吓了一大跳。这家伙敢情还真是一个高手,怎幺高手都流行来当打地工?奶奶的,看一眼就能知道这戒指在泥巴里埋了两千多年,那老子的来历不也被他看了个透?哎,千万不能和这家伙再多说了,要不然根本没有隐私可言了。「真了不起,嘿嘿!大祭司在哪个殿里呀,我急着去拜见他!」

      「这里没有别人了!」中年人把黄叶收了起来,放到一个专门準备的篓子里,然后又去整理另一个花圃。

      「这里没有别人了?」杨平一愣,怎幺会呢?凯勒姆不是人幺?看着中年人像个农民一般忠实地劳作着,他心里顿时闪过一道亮光,我的妈妈呀,难不成这中年人就是凯勒姆?凯勒姆是杜勒姆的哥哥,杜勒姆都快60岁了,凯勒姆少说有六七十岁,至少也接近70岁了吧。就算他的魔法修为达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看上去也是一个糟老头子了,和这个看上去顶多40左右的中年人根本没有一丁点的联繫,这家伙莫不是驻颜有术?

      「老兄,你别逗我了,我赶时间呢?」杨平还是不相信,凯勒姆是西斯尔家族的家长,也是大地之神神殿的大祭司,地位尊崇比教皇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哪里还会来做这些活呢?这家伙肯定只是一个高级的园丁吧了。

      中年人轻笑一声说,「怎幺?我不像杜勒姆的哥哥幺?他没有告诉你我长什幺样?」

      杨平大惊,经中年人亲口证实他就是凯勒姆之后,还是让他难以置信。「你,你,我真是大祭司陛下?」

      「什幺大祭司陛下?我就是凯勒姆,你可以叫我一声大伯!」凯勒姆抬起头来对杨平亲切地笑着,他的样子真是就像杨平原来时空里的大伯一样,亲切中含着几分威严,让人感觉到亲情的同时又不凛然不可亵渎。

      这声大伯杨平怎幺也叫不出,亏他一个出窍期的大高手了,居然连脸都憋红了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凯勒姆埋着头说,「我知道你身上没有大地之神的血脉,可这有什幺关係呢?我们承认你是因为你身上那不凡的魔法技艺,要知道西斯尔家族存在的使命就是让魔法永远地传承下去!」

      凯勒姆说出这话来与杜勒姆说出来完全不一样,杜勒姆老奸巨滑,成了精的人物,杨平这种小滑头无论如何都难以相信西斯尔家族会有这样的无私。而这话从凯勒姆嘴里说出来完全又是另一个样,除了真诚以外就是无私,杨平甚至有些感动,至少他现在知道西斯尔家族并没有骗他,的确是真心收留他的,当然,前提就是他身上的魔法技艺引起了他们的好奇,不过这有什幺关係呢?毕竟一开始杜勒姆就把这一点说得非常的清楚,极为憎恨欺骗和阴谋的杨平来说,这种真诚实在难能可贵,曾经只有在可爱的精灵公主爱雅身上感受到过。

      「其实你修炼的并不是魔法!」凯勒姆歎了口气说,他的话让杨平浑身大震,「怎幺会不是魔法呢?」

      凯勒姆收捡起残叶放回竹篓里,又开始收拾下一个花圃。「你身上的魔力极为有限,最多可以施展九级魔法,但你的精神力异常的强大,而且体内蕴含有无边无际的雷电能量。魔法的真谛就是沟通魔法元素来完成我们设想中的魔法技艺,而你完全不懂得什幺叫沟通魔法元素,所以我说你修炼的并不是魔法!」

      「那,那是什幺?」杨平感觉不到凯勒姆身上有一丁点的魔法波动,更感觉不到作为一个强者应有的气势,他完全像一个淡雅的平常人,甚至他身上还看不到一丝的贵族习气,这个人让他根本无从了解起,到现在为止,凯勒姆实实在在地在他的眼前,可他还是觉得像在云山雾罩里一样。

      「法术!在华族的秘法里,有这样一种说法,通过不断的修炼,让自身变得异常强大,越强大身体内积聚的法力就越多,最后可以突破空间与时间的限制,达到一个未知的高度。魔法师的魔法固然强大,但他们只是通过沟通魔法元素和对魔法技艺的体会来达到这一点的,他们本身非常的弱,这就是华族的法术与我们口中所说的魔法的区别!只不过,华族的秘法非常地难成修炼成功,少则几十年,多则上百年。而一个聪明的魔法师,在几十年内就会取得非常大的成就,作为修炼相同时间的华族人来说,根本不可能打得过魔法师。但华族的秘法会无限地延长他们的寿命,就这一点来说,魔法师根本不可能比得了!」凯勒姆的话如一道惊雷般轰开了杨平心中一扇若隐若现的门,他终于得悟到魔法与法术的区别,同时也知道修真与魔法原来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就像西方人懂得体用科技让自己短时间内强大起来,中国人却晓得通过道德修身来提升自己的精神境界和文化层次,在一定的时间内,西方人会强横一时,但在长时间内,中国人必然才是最后的统治者。

      「我一直就觉得奇怪,在没有得到神的认可之前,以人类的资质来说,根本不可能在你的年龄达到这种境界。最年青的禁咒法师,我在你这幺大的时候,顶多才是一个魔导士而矣,九级魔法都还用不全呢。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呐……」凯勒姆歎道气,话里却没有一丁点的羡慕和忌妒之意。

      杨平却从他的话里悟出了另外的意思,大陆上的人只有得到神的认可之后才能在如此年青的情况下施展禁咒,而且这种情况根本就没有先例的。如果大陆上的人知道他根本没有得到神的认可的情况下就能施展禁咒的话,恐怕会有无数的人峰涌而来抓住他回去研究,背上西斯尔家族子孙这个伪名份后,无形之中为他化解了很多的麻烦,大家在心里都会认为杨平是得到大地之神或者其他神明的认可才能在如此年青的情况下施展禁咒的。

      「那,您了解华族的秘法吗?」杨平讷讷问,此时他已经带上了敬称,看得出来,他对凯勒姆异常的尊重。

      「你可以去龙域一趟,那里可能会有你想要的结果。」凯勒姆终于收拾完了三个花圃的黄叶,拍了拍手上的泥土,在一个石墩上坐了下来,然后掏出一袋旱烟抽了起来。

      和凯勒姆相处了一会儿之后,杨平再不感觉到紧张了,他也在旁边的石墩上坐了下来说,「那你觉得魔法和华族的法术哪个更厉害?」问出这样的问题,杨平自己都觉得好笑,但在心底的深处,他莫明其妙地感觉与凯勒姆相处得越久就越觉得亲切。仿佛凯勒姆真是他的大伯一样。

      凯勒姆像个孩子般大笑起来,「没有强弱之分的,孩子!」

      「怎幺会呢?」杨平茫然,从刚才杜勒姆的话里他分明听出华族的法术甚至比魔法更加强大,只是修炼的时间太长了而矣。

      「魔法在突破了一定的境界之后,技艺已经变得不再重要了,法术同样也是!」凯勒姆的脸在烟雾中显然有几乎朦胧,但他的眼神却无比的清澈。

      「万流归源吗??」杨平问。

      「是的,万流归源!你知道最强大的境界是什幺吗?」凯勒姆问。

      「是神,对吗?」杨平在陆基堡一战之后,立志成为神邸,在他看来,神就是最为强大的存在,只有神才能主宰其他的一切。

      「神?」凯勒姆笑得更加厉害,他的样子就像与一个四五岁的孩子谈论导弹和原子弹哪个更厉害些一样。「可是,当年华族九龙帝国的国师却打败了战师阿尔弗瑞达,神也不是最厉害的!」

      这是杨平第二次听到九龙帝国国师与阿尔弗瑞达之间的事情,而且这个人还是凯勒姆。「那是什幺?」他突然觉得自己心中仿佛有什幺摇摇欲坠,脸色都忍不住开始变了。就像一个人的理想被被人否定时那样,他的心里甚至开始难受起来。

      「用我们的话来说,就是『领域』,用华族的话来说,就是『道』!」凯勒姆的眼神经过短暂的迷茫之后,又清亮了起来。

      「『领域』是什幺?『道』又是什幺?」杨平此时忍不住想起了《道德经》来,五千言全部清晰地浮现在他的脑海中,在这些精闢的字句里,他似乎又悟到了什幺,却什幺都没有抓到。此时,他突然感觉到身边的凯勒姆完全变了,像一座望不到顶的大山一般向他压来,压得他根本喘不过气来,甚至有种心胆欲裂之感。

      「领域是一种境界,也是一种力量!」凯勒姆的声音如同黄钟大吕,直接敲进了杨平的心中,还发出久久不绝的回蕩,「在领域的力量里,一切都由释放出领域的人控制。大地之神说,大地上会出现生命,生命需要生长和繁衍,这就是大地之神的领域。光明神说,大地需要光明,光明可以来带温暖,可以给生命带来更美好的生活,这就是光明神的领域。智慧的女战神密耶娜说,战斗可以驱逐邪恶,可以给生命带来和平,这就是智慧女战神的领域。创世神说,神明是我的孩子,是宇宙的管理者,日月星辰,山川河流需要变化,因此有日升日落,江河奔流不息,这就是创世神的领域。在真正的领域里,可以创造,可以改变,大地之神可以让大地上不再有生命,光明神可以让太阳变得冰冷,创世神可以让日月星辰停止运转,懂了吗,孩子?」

      「明白了!」杨平终于突破了心中那一层困绕他最久的壁障,领域,领域原来是这样的。原来他以来,绝对的力量就可以突破一切而永恆存在,但他有一点却想不明白,太过于强大的力量会让时间与空间根本无法承受,这样一来,力量只有强大到一定程度才有意义,既是这样,那什幺才是永恆的呢?曾经在起点上看那些网路骇客小说,每当看到那些骇客们出入各种网路有如无人之境,邈视天下群雄如土鸡瓦狗就觉得有些好笑,你再牛怎幺突破不了网路通讯协定的限制?你再牛怎幺不能自己创造一个网路通讯协定?说什幺都是网路之神,其实不过是狗屁,只不过是个了不起的网路资源利用者吧了!现在他才真正悟过来,自己以前也顶多只是个狗屁,没有真正悟到什幺是领域的时候,他根本连屁都不如。

      回过神来的杨平才发现,眼前的凯勒姆明明真真实实地存在,感觉上却什幺都没有,仿佛与整个世界完全融合了一样。疑惑的他忍不住释放出了一个球形闪电。凯勒姆笑了,球形闪电击中了他,却连一丁点的变化都没有引起,然后他又释放出了一个变异球形闪电,同样也是无声无息地没入了凯勒姆的体内。「这就是领域的力量?」杨平忍不住问。

      「是的,这就是我的领域,绝对防御!当我的领域释放的时候,我与大地是一体的,可以忽视任何魔法和物理攻击,包括神也一样!」本来多少应该有点骄傲的,可凯勒姆还是显得那样的平淡。

      「最牛的境界原来是这样的呀!」杨平哈哈大笑起来,然后一个奔雷咒召唤了出来,可结果同样是泥牛入海,连点灰尘都没有激蕩起来。他却没有感到一丁点的灰心与失望,手舞足蹈地叫道,「原来,原来最年青的禁咒法师只是一个狗屁,哈哈,大家还把狗屁当成宝,真有意思!」笑了好半天之后,他才对凯载姆说,「为什幺你的领域只是绝对防御呢?领域还分很多种吗?」

      「是的,以我现在的境界,只能达到这种程度,更高的境界我还没有体会到!」说完,神色索然,领域也随之收回。杨平顿时感觉到一松,那种无形的压迫也消失不见了。打量了一下周围的情形,杨平忍不住咋舌,果然不愧为『绝对防御』,足以把这座圣山给轰平的奔雷咒居然没有伤到一片花叶子,简直太没有天理了!

      「那我的领域是什幺?」他禁不住傻傻地自问。凯勒姆说,「孩子,你把先辈的笔记和『大地之神的愤怒』送还了回来,我们非常地感谢,如果你愿意,西斯尔家族永远都是你的家,你永远都是我的侄子!」

      相比起杜勒姆来说,凯勒姆才是一个真正的长者,儘管他看上去年轻了至少20岁。「是的,大伯,你是一个令人尊敬的长者!」这是他第一次称呼凯勒姆为大伯,也是心甘心愿的。

      「现在你可以下山了,每个西斯尔家族的子孙都必须在神殿进行洗礼之后才会被家族真正的认可,从今以后,就算是家族长老会也会承认你的身份!」杨平现在才明白凯勒姆叫他来神殿的目的,敢情是搞什幺『洗礼』,只是怎幺洗的他都不清楚,难不成谈几句话就『洗礼』了?

      「谢谢你,大伯!」杨平深深地对凯勒姆鞠了一躬,是他让自己看清楚了真正的力量,是他让自己突破了简单的力量而进入到另一个可以称为『主宰』的力量世界里,对于杨平来说,这份恩情可比天高,比海深,哪能让他不感动呢?

      凯勒姆微笑着拍了拍杨平的肩膀,提上装满黄叶的竹篓就去收拾另一边的花圃了。

  • 名称:情迷六月花 电影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05:4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