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楼十二房超清

      卡杜里先生第二次见到杨平的时候,吓得连跑都跑不动了!

      「仁慈的光明神殿下,你饶恕我的罪过吧……」漂亮的卡杜里先生只剩下祈祷的勇气了。

      「光明神殿下听不到堕落者的祈祷,你应该祈求我的宽恕!我的朋友,你说是吗?」杨平微笑着提起瘫在地上的卡杜里说。

      「是的,我应该祈求你的惩罚。我充满了罪恶,我会下地狱的!」卡杜里哽咽着哭了起来,泪水打湿了漂亮的小鬍子,看上去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怎幺会呢?没有我的同意,冥王殿下不会收留你的!」杨平大笑着说,他的样子很张狂,像一个打得同伴遍地找牙的孩子般张狂。

      卡杜里抹了一把泪水,哭着求道,「莱昂纳多大师,我请求你能用你的禁咒杀了我,这样不会让我感觉到痛苦!多幺美好的生命,居然就这样到了尽头。我忠爱的魔法世界,永别了……」说着,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泪水泉涌而出。他的脸色苍白得可怕,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他非常的恐惧,这两天杨平的作为他同样有所耳闻。他知道杨平会来找他的,会让他死得非常的痛苦!

      「卡尔,你是一个了不起的骗子!」杨平把卡杜里朝马车上一扔,完全不理会福伦多的诧异,跳上车对卡杜里说,「卡尔,我突然改变主意了,我不想杀你了,真的!」

      卡杜里猛地睁开了眼睛,疑惑地看了杨平良久才说,「哦,天哪,如果你能饶恕我的生命,我愿意用我的一切来侍奉你,莱昂纳多大师!」看着卡杜里那甘愿献身的表情,杨平像被鬼掐了一样,尖叫着从车厢里蹿了出来,然后跳上了车顶,挠着浑身不断炸起鸡皮子疙瘩的皮肤,大吼道,「天哪,天哪,天哪……卡尔,你个混蛋,滚下车去!马上,现在!」

      卡杜里不知道怎幺样又得罪了杨平,他以为杨平留下他的性命肯定是像温斯顿那样看上了他的『姿色』,仓惶地从车厢里爬了出来,看见杨平的样子,马上就明白了原因,他立即哀求道,「对不起,莱昂纳多大师,我的意思是说,我愿意作你一生的僕人,永远为你服务!」

      杨平这才松了一口气,看着龙九和福伦多那若隐若现的笑意,他仍然不敢跳下去,卡杜里在他的眼中就像一条毒蛇一般,让他感觉到发麻。「是的,僕人。只是僕人!」杨平念叨着,然后命令卡杜里道,「坐到车辙上去,对,就这样!」看着卡杜里稳稳地坐在车辙上之后,他才从车顶上跳下来,重新回到了车厢里。

      福伦多一声令下,两辆马车一前一后奔出了堪泽拉,以比风还快的速度朝明达斯威克而去。

      一个半小时后,马车到达了离堪泽拉600多里的明达斯威克。这次迎接他的是杜勒姆那个老家伙,「亲爱的叔叔,你好吗?」上次在陆基堡一别之后,杜勒姆就不知道去哪了,对这个满大陆乱蹿的家伙,杨平没有丝毫的奈何。他的实力比杜勒姆不止强上一点半点,但战斗技巧实在拙劣得让人感到难过,如果真和杜勒姆动起手来,就算他有着绝对的优势恐怕也讨不到好去,这也就是他现在还对杜勒姆客客气气的原因。其实他心里无时不刻在想着好好地教训这个小老头一顿。

      杜勒姆穿着一件全新的礼服,换下了那件常年在身的黄色魔法袍后,让人有一种狗屎变鲜花的感觉,至少杨平是这样想的。

      「里昂,欢迎你回家!」杜勒姆的笑容一如既往地奸邪,杨平的警惕心一下子被他给引了出来,瞅了一下四周的情形后才说,「是的,我回来了!」

      本来以为杜勒姆会马上带他去见大祭司凯勒姆,哪知道杜勒姆却告诉他来了位尊贵的客人,正在焦急地等着拜访他。

      杨平认识的人非常有限,他疑惑地问,「尊贵的客人?叔叔,你总会给我带来坏消息,这次我相信也不例外!」

      杜勒姆斜着眼打量了一下四周的人,连最近的龙九都离他们有着几米远的距离,便小声地对杨平说,「臭小子,你还藏着什幺好东西?嘿嘿,这次人家都要上门来了,你如果……嘿嘿,如果不那个什幺什幺的话,别说叔叔我不帮你!」

      敲诈!赤裸裸的敲诈!

      杨平一跳三丈远,大叫道,「你怎幺能这样?尊敬的杜勒姆大师?」

      杜勒姆的脸皮仿佛比大地都厚,永远都不会红,他忙凑近杨平说,「你知道,我现在可还没有称手的家伙,看在叔叔为你奔波操劳的份上,你就当送给叔叔的新年礼物吧?」

      杨平本来想义正严辞的拒绝,转念一想后,从戒指里一掏,拿出那支从暗夜精灵法师拿来的那支魔法杖塞给杜勒姆说,「我是我新得的战利品,相信叔叔会非常地喜欢的?」

      杜勒姆接过来一看,马上就傻了眼,「天哪,暗黑法师的法杖,该死的,我讨厌……哦,做工真精美,魔法阵的加持太完美了,这是上古的遗法,暗夜精灵居然懂得,太美妙了,我喜欢!」说着,杜勒姆喜滋滋地收起了那支暗黑魔法杖,看得出来,他非常地喜欢。杨平才得意了不到三秒钟,见杜勒姆如此的高兴,顿时就像吃了苍蝇般腻味。

      来到客厅之后,杨平终于见到了那位专程来拜访他的尊贵的客人。一个身着大红镶金神官袍子的大主教,从他的镶金服色上可以看出,这位主教身份地位绝不一般,最少都是拜占廷的枢机主教之一。

      「里昂,这位就是专程前来拜访你的亚当斯枢机主教阁下!亲爱的亚当,这位就是我的侄子,最年青的禁咒法师莱昂纳多,你可以叫他里昂!」杜勒姆引导着杨平和亚当斯见面之后,亚当斯委婉地客气了几句就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光明神在上,莱昂纳多大师,听说你拥有一件神圣的大天使之杖,对吗?」亚当斯迫不急待地问,看他的样子,几乎连风度都忘了。

      「大天使之杖?」杨平一愣,马上就想到是那位牧师团团长说出去的,哎,早知道这样就给他们来点记忆清除术什幺的,不过,回头得去把这个法术给创造出来才行。杜勒姆笑得无比的淫贱,他看着杨平,想看这位便宜侄子如何来应付教廷最为有名的厚脸皮亚当斯枢机主教。

      「神呐,我们已经有两千多年没有见过您赐予的神器了,现在您借莱昂纳多大师之手让我们重新恢复教会的荣光,感觉您无私的赐予,同样感谢莱昂纳多大师的慷慨,神呐,您会赐福给尊贵的莱昂纳多大师,让他的光辉照耀大地吧……」亚当斯的嗦长得可怕,直到杨平开始头晕的时候,这位枢机主教都还没有完。

      他娘的,还有完没完?这幺多狗屁里,杨平就听出了一个意思,这位枢机主教已经当杨平手里的大天使之杖当成自己的了,可他还没有答应呢?

      「叔叔,我们不应该打扰亚当斯枢机主教阁下的祈祷仪式,这是不礼貌的!」杨平站起身来说,转身就走。亚当斯赶忙拦住杨平说,「哦,莱昂纳多大师,请原谅我的失态。我在请求万能的神能听到我的祷告,你的功绩会受到神的祝福的!」

      「阁下,事实上,我并不信仰光明神殿下!」杨平撇了撇嘴说。

      亚当斯还没有疯狂到敢感召明达斯威克的人信奉光明神教的程度,他只是低声嘟囔了几句后又说,「这有什幺关係呢?伟大的西斯尔家族是受到光明神永恆祝福的家族,莱昂纳多大师,万能的神借你的手赐予我们神圣的大天使之杖,就是借大地之神的手给我们指明方向,是的,给我们指明方向,这是神迹,真正的神迹!」

      神魔大战之后,大陆上出现的神迹少得可怜,当然,亚当斯想要从杨平这里讨要回大天使之杖,只要不触犯禁例他都敢说出来,看得出来,杨平已经被他绕得不耐烦了。

      「这和我有什幺关係呢?」杨平压抑着自己的火光,与这样一个嗦的老家伙谈话实在太痛苦了。显然,这是杜勒姆的阴谋,这个老头子同样无不时刻地想着整治他,看来,他们上辈子一定是生死仇家。

      「为了大地之神的光辉,莱昂纳多大师,你应该把大天使之杖交给教会,是的,光明的领域并不属于大地之神……」亚当斯也不知道是在真糊涂还是在装,杨平冷声说,「哦,交给教会?给我个理由,先!」

      「请跟随信仰的指引吧,神可以引领我们到达天堂……」亚当斯又绕了五分钟后,才说到一句关键性的话上来,「……神的赐予是没有理由的,莱昂纳多大师,你的功绩将永远铭刻在神圣的功德碑上,直到永远!」

      这个十足十的老神棍!杨平的手已经捏在了拳头,他几乎忍不住一拳打烂亚当斯这张永远喋喋不休的臭嘴,他简直比800岁的长舌妇都让人感觉到恐怖。

      「抢劫,你们这是抢劫!」杨平愤怒地高叫。

      杜勒姆一愣,亚当斯叫道,「哦,万能的神呐,请赐予我智慧吧。抢劫?抢劫是什幺呢?我需要理解这个词语的涵义!」

      你无敌!杨平对亚当斯竖起了中指。「老家伙,咱们别在虚伪了,一句话,开出足够让我动心的条件,大天使之杖就归你,要嘛,就是我的!神也说过,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是的,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句话出自《圣典》第165章,第七段……」然后,亚当斯开始长篇累牍地背诵起了《圣典》,并给杨平解释私人财产为什幺神圣不可侵犯,然后再抛出一条理论,私人财产同样有範围限制。接下来,他就与杨平讨论起哪些才是真正的私人财产来……杨平越听越觉得心里有十只猫在乱抓一样难受,甚至整张脸都发白了,他的眼神闪烁不定,坚定的心志完全被亚当斯给扰乱了,此时,他已经恨不得立马答应这个老东西,然后远远地躲开,一辈子也不要再见这个该死的亚当斯,他的嘴巴比十个天使军团还要恐怖。

      「我要死了……」杨平大叫道,被打断的亚当斯一愣,马上又开始说起人死后灵魂会上天堂的教义出来,并大量地引用杨平所做的丰功伟业来说明杨平的灵魂是多幺的圣洁和伟大,他死之后一定会被神召引到天堂,享受永恆的福祉。

      杜勒姆捧着一杯可比豆煮出来的饮料,悠闲地坐在书桌地后面,拿着一本小说看得笑兮了,只是眼角不时地瞟一眼将要发狂的杨平,此时的他简直觉得比身在天堂还快乐。大陆上能让杨平如此吃鳖的人恐怕只有亚当斯一个人!

      「别说了!」杨平大吼一声,打断了亚当斯,「一句话,要嘛用东西来交换,要嘛走人!」说着,站了起来就準备朝外走去。

      亚当斯神情悲苦地大叫起来,「哦,神呐,贪念是最大的原罪,交换?为什幺要交换呢?对高贵的莱昂纳多大师来说,我简直就是一种亵渎行为!」

      杨平像见鬼一样看着这个给自己送高帽子的枢机主教,连退了三步才说,「你,你,你够狠!老子惹不起你还躲不起吗?」说着就要跑,哪知道亚当斯的身手相当的灵活,赶在杨平之前挡在了门外,看着这张无比慈祥和虔诚的老脸,杨平当即就想施展瞬移,可惜的是,这里似乎被某种力量给禁锢了,居然无法使用瞬移。

      杜勒姆似乎感觉到了什幺,大笑着对杨平说,「里昂,这里是神的领域,没有得到允许之前,你不可能施展出大範围的魔法来!」

      杨平几乎要暴走了,他三两步跳到杜勒姆的桌子上,并对他大吼道,「该死的,你早有预谋,对吗?」

      「是的,哦,你不应该现在才知道的,我亲爱的侄子!」杜勒姆护着手里的可比豆汁,无比得意地说。

      杨平『佛山无影腿』再次出动,杜勒姆连怎幺回事都没有弄清楚就被杨平把杯子踢了个稀烂,可比豆汁也淋了他一身,「里昂,你看你都干了什幺?天哪,最名贵的可比豆熬制的,居然一下子就没了!」

      「如果你不想和我打一架的话,那幺给我解决掉那个比魔鬼还要恐怖的老家伙!」杨平威胁着说。

      「哦,里昂,这其实很简单,你答应他就行了,不是吗?」杜勒姆轻鬆地说。

      「东西不是你的,当然你不心疼了!」杨平恨恨地说,他已经在积蓄力量,準备给杜勒姆一个最难忘的教训。

      「教廷是出了名的吝啬,难道你就不能搞一个盛大的『移交』仪式吗?里昂,你那无比聪明的脑子难道都长毛了吗?」杜勒姆恨铁不成钢地说。

      「哦……」杨平恍然而悟,「亲爱的叔叔,你可真奸滑!」

      「这不是一个好词!」杜勒姆想不知杨平这样讚美他。

      凑过来的亚当斯也听到了这句话,马上开始解释起什幺叫『奸滑』来,看得出来,他的语言学功底相当的深厚,要不然也不会如此喋喋不休而不词穷。

      「好吧,亚当斯阁下,我们暂且不管这到底是抢劫还是交换!明天,明天我会把这一件神圣的大天使之杖移交给你,相信我,我说的是真的!」杨平认真地说。

      「是的,神教我们要诚信待人,……」亚当斯又开始了教义的宣讲,虽然光明教会不能在明达斯威克传教,但这位疯狂的枢机主教阁下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宣讲教义的机会。

      杨平逃出客厅之后,对天大叫道,「神呐,感谢你,你终于让我见识到了什幺叫最伟大的强盗!」说着,虔诚地对天空比了个无比高尚的中指致敬礼,然后以他能施殿出的最快的速度,逃离亚当斯的声音所覆盖的範围!他的前脚刚一走,流着大汗的杜勒姆同样脸色苍白地蹿了出来,并对天大叫道,「天哪,这是我一辈子最难忘的时刻,我居然能在无敌的亚当斯面前呆在上两个小时,这绝对破了大陆的最高纪录。哦,不过,我亲爱的侄子比我更厉害……」还没有说完,他像一只受惊的猴子一般尖叫着蹿了出去。

      杜勒姆刚转过墙角,一只拳头不带丝毫的劲风直朝他的肚子打了过来。他的魔法盾瞬间撑了起来,可是拳头还是打破了魔法盾,但就在这一瞬间,杜勒姆已经成功地避过了拳头,尖叫道,「里昂,这不是我的错!」

      杨平狞笑道,「可是,亲爱的叔叔,你如果事先告诉我亚当斯是一个什幺样的人,我也不至于那样的狼狈,对吗?」

      「哦,不!是你要急着去见那位尊贵的客人的,不是吗?」杜勒姆拿出了他的魔法杖来,这至少是一支S级的土系魔法杖,只比『大地之神的愤怒』差上两个等次,绝对是现在大陆上最好的土系魔法杖之一。

      杨平回想了一下,果然如此。都是好奇心害死人,不过他却不会承认的。「可是,你为什幺不事先给我交待一点注意事项呢?亏我见面还送你礼物,记住,你欠我一个人情,必须得还!」说完,也不等杜勒姆答应就走了,杜勒姆大声分辨着,但杨平完全不听,他也不敢追上去,那个拳头的威力比魔法还可怕,他可不想再领教一次!

  • 名称:青楼十二房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04:4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