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池岩超清

      罗德里格斯现在越来越想念杨平,从克伦他们传回的消息来看,杨平似乎在陆基堡坚守得很顺利,这让他放心了不少。有时候,想着有这幺一个朋友的存在,罗德里格斯就会禁不住有几分得意,大家每次提到他的时候,都会说『最年青的禁咒法师是他最好的朋友』,罗德里格斯从来没有介意过杨平的光辉压过了他,在他看来,实在没有去争夺这些的必要。杨平是谁?是最年青的禁咒法师,是西斯尔家族的子孙,是大地之神的后裔,而他罗德里格斯只是一个普通贵族的后代,而且还是一个没有继承权的贵族后代,如果没有杨平,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他现在要做的不是去争夺那些不切实际的光环,而是做好实际的,让所有人都看到他也有着不凡的一面。

      在杨平的建议之下,罗德里格斯率先派兵接手了威斯堡、塞路亚城和里约内斯城,当时进行军事调动的时候,很多人都不明白派这幺多兵驻扎在毫无战事的腹地有什幺用处,紧急委员会的成员们甚至坚决反对罗德里格斯的这一举措,但在凯里乌斯侯爵的坚持之下,这一方案最终还是获得了通过。随后不久,科斯塔三世率领的複国军以破竹之势打下了南部丘陵地区,并準备挥兵直取罗恩腹地平原,拿下平原之后,就期待着与凯里乌斯政府进行大决战,就像几百年前克勒夫一世与米罗迪安大公的那场大决战一样。可惜的是,平时显得并不重要的威斯堡被罗德里格斯派驻的重兵把守,城防也得到了加强,科斯塔三世率领的複国军整整围攻了五天都没有办法拿下这座城市,最后不得不选择退兵东进,夺下安切洛第之后再谋取其他。

      罗德里格斯调了整整三个军团15万兵力,通过东部走廊率先到达了安切洛第以西的帕拉小镇,然后进行了全面布防,当複国军到来的时候,罗德里格斯已经摆好了阵势,等着他们的进攻。愤怒的科斯塔三世当即就下令进攻,在複国军猛烈的攻势之下,护国军的防线差点一度崩溃,最后都是罗德里格斯率领后备兵团堵上去保住了防线。几天下来,护国军的损失比複国军大得多,但随着罗德里格斯的指挥艺术越来越成熟,这样的损失在不断地减小。

      9月4日,阴沉的雨天已经持续了整整三天。地面全部都是泥泞,每一脚下去,必然带起大量被雨水浸泡得鬆软的泥土,在军队经常走过的地方,泥土和雨水混合后已经变成了泥水,车马一旦行过,泥水四溅,附近的人流必然遭殃。罗德里格斯在卫队的扈拥之下检查了前线的防务回来,边走他边思考着接下来的仗该怎幺打。经历过太多事故的罗德里格斯已经完全成熟了起来,留起的两撇小鬍子让他显得越发的英气勃勃。

      走进临时搭建的办公室,罗德里格斯对侍从官说,「召集将军们开会,马上!」说完,他给自己倒了一杯奶茶,喝了之后就沉思起来。

      将军们来得很快。在罗恩,只要是万夫长都被称为将军,所以,罗德里格斯的简易办公室一下子涌进了差不多将近20人,行过礼后,罗德里格斯让大家都坐下。大家都围坐在长条桌上,马刺、甲页和佩饰碰撞得叮咚作响,像一曲悠美的乡间小调。让侍从官把参谋部作出的作战计画分发给大家后,罗德里格斯仍然在盯着那份计画沉思。罗德里格斯军中的参谋部绝对没有破日军团中的参谋部那样威权无双,在这里,顶多只是一个谘询和文书机构,这份作战计画都是参谋人员按照罗德里格斯的意思作出来的,内容详尽,资料真实,这些将军们一看都明白了个大概。

      「阁下,请恕我直言,这份作战计画是否太过消极?」第五军团军团长隆纳利伯爵皱着眉问,他是个老军务,虽然没有打过什幺大仗,不过第五军团是罗恩参加剿灭强盗团次数最多的军团,说起来在这些将军当中,他的作战经验还是最丰富的。

      「是的,阁下,为什幺我们不放弃一部分防御,比如格利纳村的防线,加强一下我们的进攻?」第九军团军团长纳什子爵是一个典型的进攻狂人,对于罗德里格斯的防御反击战法他腹诽之至。

      「格利纳村的防线绝不能放弃,这里帕拉镇南部唯一的制高点,虽说这里对整个战线的防御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但是我们能料到敌人会怎幺利用这里幺?」罗德里格斯现在想做的就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毕竟这一仗绝对不能败,败了就失去一切。

      「哦,不,阁下!」第十五军团是一支新组建的军团,但军团长马里伯爵是一个老军官,当年跟随德克勒夫元帅参加过与西部安因策王国之间的『四月战争』,是这里唯一一个打过大仗的军官。「我们不能这样被敌人牵着鼻子走,在战场上,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御。曾经德克勒夫元帅阁下教过我们,攻敌所必救就是对我们最好的防御!」看得出来,马里伯爵是德克勒夫元帅的忠实崇拜者。

      「是的,德克勒夫元帅阁下的话相当的正确。可是,马里伯爵阁下,在情报极度缺乏的情况下,我们如何才能做到攻敌必救呢?」罗德里格斯不由一阵气恼,这些家伙都仗着有些资历,对他的作战计画总是指手划脚,没有哪一次让罗德里格斯真正畅快地指挥过一场战斗,不过,这些家伙的意见他不能不听,一则要他们来带兵打仗,二则他们都有作战经验,意见相当的中肯,所以罗德里格斯很我时候还是採纳了他们的意见。

      「阁下,敌军现在最缺乏的就是骑兵,我们大可以利用骑兵对他们的战线进行一次大规模的突袭,这样一来,至少可以摸到他们的要害在哪!」一个佩着万夫长标誌的将军说。

      「帕拉镇四周都是丘陵和山地,根本不利于骑兵作战,尤利阁下,这条建议不批准!」罗德里格斯当然知道这些骑兵每天都想上战场,可他配备骑兵是用来奇袭的,不是拿到这里来搞什幺正面突击。

      会议开了大半天,基本没有什幺结果,愤怒的罗德里格斯强行压着怒火,等大家退出去之后,他一巴掌狠狠地拍在长桌上,「传令,第18团前突一公里,31团填补18团防区,35团向南移3公里,在18团西侧建立防区,后备第65团移防35团留下防区。」侍从官记录着命令,看着这个一脸阴沉的年青司令官阁下,禁不住一阵害怕。

      罗德里格斯这个集中前突的布阵让科斯塔三世嗅到些什幺味道,杰拉德并不熟通军务,这方面他很少提出建议。很快,科斯塔三世发布了命令,他把护国军正面防区的三个团撤下来两个,留下的那个团却把声势做到足有四个团在那里防守,撤下来的两个团和另外两个团组成一个集群向护国军的北部防区进攻,科斯塔三世的作战计画就是突破护国军的北部防线,然后一举拿下罗恩东部走廊,彻底切断罗德里格斯的后勤供应。

      这场仗第二天就打了起来,让护国军的将领们没有想到的是,战役才开始,罗德里格斯突然撤下了35团和65团,彻底放弃了一大片防区,而北部防区的几个团居然也被他莫明其妙地调换了下来,经过一整天的调兵,罗德里格斯从防线上撤下了整整10个团一个军团5万人下来。谁都不知道他把驻防的这5万人撤下来干什幺,而这时,他又不顾众将的反对,无全放弃了南部防区,将格利纳村拱手让给了複国军。从南部撤下来的几个团最后都不知道调到哪去了,一时之间,护国军的司令部和各军团之间都是一片的混乱,谁都不知道司令官阁下到底要干什幺。几个军团长来询问了几次都没有得到具体的答案,但罗德里格斯下的命令不断地从司令部飞出来,混乱的局面越来越乱。

      第三天,临时抽调的那一个军团被罗德里格斯调走,又不知道派向了何方,而他这时全面收缩防线,集中兵力攻打複国军正面防区,一上午时间,複国军的阵地就陷落,后退3公里。

      第四天早上,一批压运物资的后勤兵狼狈地来到了司令部报告,说複国军攻佔了东部走廊,整个后勤补给线全部被掐断。接到这个报告之后,所有的军团长和万夫长都来到了司令部,要罗德里格斯给出一个明确的解释,为什幺会丢了补给线?郁闷了很久的罗德里格斯终于拿出了杀伐果断的魄力,当场解职了几个对他不敬的万夫长,然后完全不管军团长们提出的重新打通东部走廊的建议,将手里仅有的后备团全部调上去加强正面的进攻,而重新打通走廊的任务只交给从北部防区败下来的几个团去完成。命令一下,差点让几个军团长暴走,谁都知道,东部走廊一旦失守,护国军的生命线就被掐断,失败也是早晚的事情。

      现在护国军只剩下三天的口粮,如果不儘早打通防线,恐怕只有退回安切洛第就地征粮。可安切洛第是一个矿产区,根本没有多少粮食,安切洛第以东的广大地区不是山地就是草原,基本无粮可征,这样一来,护国军恐怕就得灭亡了。

      第五天,战事越发的激烈,取得了东部走廊胜利的複国军调回了几个团增援正面战场,一时之间,双方又打得胶着在一起。第六天,罗德里格斯下令全线反扑,怀着必死决心的护国军硬是冲破了複国军的防线,可最后在複国军优势兵力面前,还是功亏一篑。

      第七天,眼见粮尽。罗德里格斯下令饱食之后,将手中所有的兵力集中在一起,整整7万人左右,以尖刀阵之势,直插複国军防线。很快,複国军防线被攻破,但是护国军的侧翼遭到了複国军的猛烈攻击,因为没有后备兵团了,所以护国军的损失越来越重。

      中午的时候,罗德里格斯的7万人只剩下4万多人,在他发表了最后的进攻演讲之后,隆纳利伯爵和第五军团一部居然哗变。这是罗德里格斯完全没有想到的。

      隆纳利伯爵阵前进行了激烈的演说,他把这场战役的失败完全归咎于罗德里格斯的无能,并声称他们现在已经不归属于罗德里格斯的统率,脱离护国军战斗序列,正式宣布中立。此时,隆纳利伯爵还道出一个秘密,罗德里格斯把撤下的10个团组成的临时军团全部调防安切洛第,为的就是在兵败之后保住他的家产。

      愤怒的罗德里格斯从来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变故,在卫队的扈拥之下,他只身来到了第五军团的营区。面对第五军团的将士时,他直接斥责隆纳利伯爵的作法如同叛国,宣布解除隆纳利伯爵第五军团军团长的职务,并将隆纳利伯爵移交王国司法部,他的罪行将会得到公正的审判。

      恼羞成怒的隆纳利伯爵下令让士兵抓住罗德里格斯,可他的命令并没有人敢执行。军队哗变然后在内战当中宣布中立,这样的结果不论是胜负的哪一方都能接受,而且他们的家人也不会遭到迫害。可如果阵前倒戈谋害军事主官那就不一样了,士兵们可都不想背上叛国罪的罪名,那样的话他们的家人将会被贬为奴隶,永远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

      隆纳利伯爵从来没有想到他的士兵还有不听他命令的时候,「干什幺?违抗命令者全部以军法论处!」他的吼声中,士兵们面面相觑。军法论处也只能处到自己身上,可叛国罪则是全家都会遭殃,再说隆纳利伯爵的军法能不能处到他们身上还是一回事呢。骚动了片刻之后,一个低级军官走出来说,「伯爵阁下,我们现在宣布中立,作为护国军的司令官,我们不能迫害他!」

      隆纳利伯爵的脸色异常难看,「好,你们宣布中立!该死的流浪者,既然他们不动手,那幺就让我自己动手吧!」隆纳利伯爵挥舞着带血的斧头,金黄色的斗气迸射而出,显得那样的耀眼。

      见隆纳利伯爵準备要动手,卫队马上把罗德里格斯包围在了中间,他们绝对不能容忍这位叛逆者伤害到他们的司令官。

      罗德里格斯冷笑一声,制止了卫队的动作,从一名侍卫手里取过了杨平赠送给他的重剑,走到隆纳利伯爵的对面说,「是吗?想杀了我到敌军那里去邀功吗?」

      隆纳利伯爵狞笑一声,「哦,不,我没有这幺笨。杀了你,我将是护国军的司令官,嘿嘿,该死的流浪者,我将会取代你在护国军中的地位,同时也会取代你在安切洛第的一切!」说完,隆纳利伯爵就挥动斧头朝罗德里格斯劈发过来。

      数米长的金色斗气斩在即将劈到罗德里格斯的时候,罗德里格斯突然消失在了大家的视线当中,当他再一次出现的时候,他手里的重剑已经插在了隆纳利伯爵的胸膛上。

      一脸难以置信的隆纳利伯爵看着罗德里格斯满脸讥诮的冷笑,「怎幺……怎幺会这样?」

      罗德里格斯凑近隆纳利伯爵,轻声说,「知道吗?我的身体被伟大的禁咒法师莱昂纳多.西斯尔先生改造过,同时,他还送了我一份神秘的斗气功法。伯爵大人,我现在已经快要步入剑圣的境界了,你恭喜我吗?」说完,罗德里格斯拔出了手中的重剑。隆纳利伯爵长声惨叫,手中的重斧也掉落在地,伤口中的鲜血泉涌而出,狂喷了几口鲜血之后,无力地倒在地上收搐起来,他的生命也随着鲜血不断地消逝。

      杀掉了隆纳利伯爵后,罗德里格斯以战场直接命令第五军团不许中立,然后整合第五军团进行最后的反扑。把仅剩的一点食物吃掉之后,罗德里格斯率领4万多人直插向了科斯塔三世的中军大营。

      在大家都以为这里罗德里格斯最后的反击之时,傍晚时候,一支骑兵出现在複国军的侧翼,他们以闪电般的速度突袭了複国军的防线,整个複国军顿时骚乱起来。这些骑兵来去如风,烧掉複国军屯集的粮草之后马上就远遁。在双重打击之下,科斯塔三世同样不得不整合了手中近10万人的军队开始围歼罗德里格斯。下午五时左右,阴沉了几天的天空终于露出了太阳的脸,而这时,複国军接到报告,一支突然出现的军队切断了他们的后路,并缓缓向他们的防区推进。

      科斯塔三世这才知道罗德里格斯居然留了后手,他下了如此多的本钱就是为了掩饰这支军队移动到他们的背后,为此付出了近4万人伤亡的巨大代价。傍晚时分,複国军开始慌乱起来,而罗德里格斯和那支临时军团按约定的时间同时发起了总攻。

      因为调派了一个军团去扼守东部走廊,科斯塔三世手里的兵源严重不足,面对罗德里格斯的最后总攻,他们不得不选择向南撤退。眼见战线一开始崩溃,罗德里格斯马上就下令把尤利手中所有的骑兵部队给派了上去,痛打落水狗的时候,骑兵部队才能起到最大的作用,发挥出最大的杀伤力。

      科斯塔三世所率领的複国军损失极其惨重,在骑兵部队连续的追击之下,手中仅余的10万人马最后只剩下不到3万人,等他们逃回南部据点时候,罗德里格斯已经全面收编了那支掐断东部走廊的複国军。

      这场战役历时20多天,双方投入兵员多达35万,死伤超过20万,以罗德里格斯统帅的护国军全面胜利而告终。也是这一场胜利,彻底奠定了罗德里格斯在军队中的地位和威望,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任何人敢怀疑他的指挥才能。

     

      在罗德里格斯率领的『帕拉会战』胜利的同进,陆基堡的军队在从9月3日的惨重损失中恢复了过来。那场防御战中,死亡士兵人数总计超过2000人,重作员当中有1000人彻底失去了战斗力。不过,他们最后得到了一只八级的魔熊王,基本弥补回了损失的上呀斗力。

      9月10日,五行迷蹤阵再度开启。半个小时后,大规模的魔兽潮随之而来。这一次在城墙上进行防御的是大秦第一军团,指挥官是龙五,也就是闻名大陆的高级火系剑圣波塞尼阁下。

      就单兵素质而言,第一军团绝对比破日军团都高,可在进行总体防御作战的时候,他们的弊端就显示出来了,不过,在龙五嫺熟的指挥之下,第一军队牢牢地守住了城墙而不陷落。经过短时候的磨合,他们所暴发出来的战斗力直让破日军团心惊。

      布兰登堡的防御战也进行了持续阶段,整个布兰登堡城高池固,他们之中虽然没有很多高手,但所有的士兵都是老兵,经验极为丰富,凭着最低都有50米高的城墙和各种守城器械,今年的防御任务比任何一年都要轻鬆。儘管陆基堡还是放过来了许多的魔兽,但到现在,他们都还没有看到一只八级魔兽过来,就连七级魔兽都比往年少了几倍,以至于到现在为止,整个布兰登堡死亡的士兵人数还没有上千,这样的损失是历年来仅见。在得到报告之后,阿拉斯坦大公不得不感歎自己的英明决定,如果不是他下大力支持陆基堡建设,真不知道今年又会死多少人呢!

  • 名称:昆池岩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04:4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