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情的邻居超清

      爱丁堡,杨平第三次经过这里。城主威廉侯爵率领全城的大小官员和贵族一起到码头来迎接杨平。同来的还有猛虎骑士团的团长菲力浦伯爵,作为与杨平同样级别的帝国军官,菲力浦伯爵本来没有必要来见杨平这位被大陆风传得神乎其神的最年青的禁咒法师,可他最后还是来了,带着他的300亲卫。

      菲力浦伯爵与其说是来迎接杨平,倒还不如说是恰好与杨平在码头相遇。他从北部的猛虎堡乘船沿爱比尼斯江南下,杨平的船刚靠近码头,他的船也靠了上来。威廉侯爵是老熟人了,根本用不着客气什幺,爱丁堡的所有官员对杨平畏惧到了骨子里去,谁也不敢与一个敢在城市中释放禁咒的法师相处得太久。

      菲力浦伯爵才从船上走下来,杨平的身影与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中。还是那一身黑色的魔法斗蓬,唯一象徵他身份的就是手里握着的金杖。本来杨平并不喜欢这既沉重又没有实际用处的金杖,可每当他见别人看到金杖时的那种畏惧和狂热之情,心里就禁不住有一种飘飘然之感,让他的虚荣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杨平现在除了帝国首席魔法师和破日军团军团长这两个身份外,还挂着一个威斯特二十八世的钦命特使的头衔,就因为这个头衔,所以威廉侯爵等一众官员才对他如此的恭敬,要不然那些畏惧他的官员恐怕早就躲得不知道去哪了,哪里还会跑来码头迎接他?客套了一番之后,杨平就把注意力放到昂着头打量他的菲力浦伯爵的身上。这位猛虎骑士团的团长高近两米,身着一身金黄色的重铠,胸铠上镂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猛虎,黑色的披风上同样绣着一只金黄色的猛虎,菲力浦伯爵的铠甲除了肩膀上多了两只虎头佩饰外,几乎与他的亲卫们没有什幺区别。

      对于这位达利帝国三大骑士团之一的团长,杨平虽不说闻名已久,却多少有几分好奇。看着这个沉稳而不失彪悍的军人,杨平的第一印象就是他很傲气。可惜的是,菲力浦伯爵的傲气傲错了物件,或许其他任何人都会高看他这个达利三大骑士团团长一眼,可在杨平的眼中,他连一个屁都不是。与大家寒喧了一通之后,就在卫队扈拥之下朝城内走去。

      菲力浦伯爵眼见杨平对他居然视若无睹,脸色顿时变了。在杨平刚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冷冷地说,「阁下好大的威风!」

      杨平仿佛没有听到一样,脸上保持着矜持的微笑继续朝前走,菲力浦伯爵见杨平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反而冷静了下来,恭敬地行了一个抚胸礼,「猛虎骑士团团长卡尔.菲力浦.奈甯见过特使阁下!」

      杨平这才微笑着转过身来,做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哦,天哪,菲力浦伯爵阁下,见到你真是太荣幸了!」可惜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荣幸之色,而且,他的表演实在太生疏了,以至于大家都看得出来他在做戏,菲力浦伯爵的怒火顿时冒起了三丈高,差点就压制不住了。

      「不敢,在最年青的禁咒法师面前,我等哪有容身之地?」不得不说菲力浦伯爵挤兑人的功夫实在有些不太高明,他是一个合格的军人,却不是一个合格的政客,这样的话说出来虽然心里爽快,不过毕竟太过于得罪人,一旁的威廉侯爵和一干爱丁堡官员都为之眉头一皱,甚至有人都开始紧张起来,他们生怕这个达利帝国最勇猛的战圣与最年青的禁咒法师又在爱丁堡打起来就惨了。

      杨平大笑起来,眼里竟然闪耀着对菲力浦伯爵的欣赏之色,「是的,阁下,这话我非常地认同!」说完,转身朝城内走去,竟然再不搭理菲力浦伯爵。

      菲力浦伯爵根本没有想到杨平竟然这样不给人面子,大家都以为在菲力浦伯爵这句挤兑的话面前,杨平多少会说几句客气的话让点步,哪知道杨平竟然顺着梯子往上爬,生生把菲力浦伯爵给挤到没有退路的角落里,这样一来,杨平也把这位猛虎骑士团的团长给得罪透了。

      菲力浦伯爵的300亲卫个个都气得脸色血红,看他们紧紧地握着开山刀的刀柄,只要菲力浦伯爵一声令下,他们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扑上去把杨平给剁成碎块。哪知菲力浦伯爵不怒反笑,「好,果然不愧是破日军团的军团长!果然不愧能打退百万魔兽进攻的英雄,有个性,有气魄!真不枉此行!」笑罢之后,他一扬手下令,「传令:起程回猛虎堡。此行果然不虚!」说完,带着一声长笑在众人莫明其妙的眼光在走回到他的坐船。

      听到菲力浦伯爵的笑声,杨平停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菲力浦伯爵的背影,忍不住歎道,「果然是个人物,果然不愧为猛虎骑士团的团长!」说着,竟然爆发出两声冷笑。

      杨平在爱丁堡得罪了菲力浦伯爵的消息不径而走,第二天连波拉图的亲贵大员们都知道了个中详情,让大家闹不懂的是,这位年青的禁咒法师难道连『多个朋友多条路』这种最浅显的道理都不知道?偏偏要去得罪菲力浦这头猛虎?

      杨平懒得管别人怎幺想,他有自己的行事作风,现在他甚至在潜意识地培养自己的独特风格,毕竟以前行事总是一片朦胧,基本上是想到什幺就做什幺,喜欢怎幺样就怎幺样,大家看到的也只是一个不懂事爱胡闹又没有个性的最年青的禁咒法师。但现在不同了,陆基堡一役之后,他不但习惯成为一个上位者,一个发号施令者,同时也塑造出了他的个性,而这样的个性还在慢慢成长当中,需要长时间的努力培养才能真正成型,在他的理想个型当中,最起码的一条就是绝对不能对任何人,任何势力低头。

      在爱丁堡住了一天之后,杨平继续北上。12月21日,带着龙九和两个侍卫轻装简行终于到达了费米罗帝国南部与明达斯威克接壤的城市堪泽拉城。这是一座拥有近百万人口的一级城市,因为他毗邻明达斯威克,所以这里成了魔法师们朝圣的聚集点,同时也是大陆上那些逃避各国势力缉捕之人在进入明达斯威克之前最后的落脚点。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每年明达斯威克都会在这里採购大量的物品,从普通的民生物资到昂贵的魔法物品,应有尽有。所以这座堪泽拉城几乎是因为明达斯威克才存在的。

      杨平打着达利帝国特使的招牌一种招摇撞骗地走到了海拉第安,然后撇下了所有随从,只带了龙九和两个侍卫起程南下。到达堪泽拉的时候,已经是12月21号下午。

      马上就是新年了,正是明达斯威克採买年货的时候,所以堪泽拉的人气相当的火爆,源源不断的商队从北边涌进堪泽拉,各种货物应拉不暇,看到这样的奇景,杨平开始怀疑明达斯威克到底能不能用得到这幺多东西。

      刚一进城门,杨平就被一个魅力十足的声音给叫住了,「哦,天哪,尊贵的法师阁下,欢迎你来以堪泽拉,这是一个美丽的城市!」

      那是一个年轻人,顶多只有20岁,偏偏他留了两撇小鬍子,脸上保持着一种佛朗士贵族特有的矜持微笑,见面之下就给人一种非常亲切的感觉。「你是在叫我吗?」杨平看着这个眼里总是闪耀着真诚光芒的年轻人,就知道这家伙绝对是一个骗子。

      「是的,看得出来,阁下是从很远的地方来到堪泽拉的。哦,天哪,我叫卡杜里,来自佛朗士帝国,认识你非常的高兴!」卡杜里说着就伸出了那一只细嫩白得连女人都要忌妒死的右手。

      杨平愣了一下,看着这一双堪比羊脂白玉的手,杨平下意识地开始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女扮男装,可看到卡杜里长着一个货真价实的喉节后,他才苦笑着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是的,我叫莱昂纳多,认识你非常高兴!」

      「哦,真是一个好名字!」卡杜里耸耸肩赞道,现在的大陆上真不知道有多少年青的法师叫『莱昂纳多』,卡杜里也并不觉得有什幺奇怪的。「这是多幺幸运的一天呐,里昂,知道吗,我们能在堪泽拉相识,用一句古老的话来说,那就是『缘份』,为了这份难得的缘,请允许我邀请你到城内最好的酒楼为你接风,可以吗?」

      卡杜里的声音相当的好听,他的仪态优雅,发出的邀请实在让人无法拒绝,杨平大笑着拍了拍卡杜里的肩膀说,「是的,这是缘份,卡尔,我想我可以这样叫你,对吗?认识你实在太高兴了!」说着,二人勾肩搭背地朝堪泽拉最好的酒楼而去,他们的样子让谁看了都以为是打从穿开裆裤就在一起的好朋友。

      杨平并不是毫无防备,同样,卡杜里也不是就相信这样就把杨平给蒙住了,一路上他说出了要结识杨平的真实缘由,「里昂,你肯定在怀疑这结识你的用心,对吗?」

      杨平老老实实地答道,「如果我不怀疑那就是一头猪了!」

      卡杜里笑道,「是的,你是一个相当聪明的人!事实上,我只想结识一个有本事的魔法师,一个真正了不起的魔法师!」

      正题来了!做为骗子,每个人都有一个动人的故事,这位卡杜里先生当然也不会例外!

      「知道吗?我从小就癡迷魔法,因为天资的原因,从来没有哪个魔法学校和魔法师愿意收我为徒,可是,我真的太爱魔法了,我曾经发誓,如果我这一生不能学到了不起的魔法本事,就让我的灵魂永远上不了天堂!」

      这个誓言看似相当的重,一般人肯定都会为卡杜里的这个毒誓大吃一惊而大大地打消心中的防备念头,可杨平才不会,他是一个骗子,骗子再怎幺高尚在死后灵魂都不可能上得了天堂,所以这个誓言相当于没有发一样。看着杨平做出一副相当难过的表情,卡杜里接着说,「我听说在明达斯威克的西斯尔家族有一种可以改变人的体质的魔法,他们甚至可以让一块普通的石头变成魔晶石。三年前,我就独自一人从家乡来到了明达斯威克,可是,那里是属于西斯尔家族的领地,不是想进就能进的,所以,我想尽办法结识魔法师,希望他们能把我引荐给西斯尔家族,可惜一直就没有成功过……」

      听了卡杜里沉痛地讲述完这个故事,杨平的脸上竟然也浮现出了难过的表情来,「哦,卡尔,不得不说,你的故事太让我感动了。如果我能有什幺帮得上你的话,一定会不遗余力的!」

      卡杜里显然非常的高兴和感激。上了酒楼之后,卡杜里要了一个豪华的包间,酒楼的服务生显然对卡杜里相当的熟识,甚至还与他开着玩笑。当酒菜上来之后,卡杜里敬了杨平几杯才说,「里昂,请原谅我的直接!看你的样子,我就知道你是来明达斯威克朝圣的,如果你能够被获准进入明达斯威克,能不能把我带上,以僕人的名义?」

      「这个……」杨平一阵迟疑,说实话,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弄清楚这位卡杜里先生到底想骗他的什幺,是钱财还是物品?

      「里昂,如果你能满足我的这个愿望,我什幺条件都可以答应你,真的!只要能让我学到魔法,我愿意下地狱!」又是一个空头毒誓,可惜对杨平丝毫不起作用。

      「好吧!如果我能去的话,一定带上你!」杨平适当地答应了卡杜里的请求。

      「太好了,里昂,你简直就是我的幸运之神!」说着,就要上来拥抱杨平,对于这种感激性的拥抱,杨平实在是没有办法拒绝的。拥抱完后,卡杜里忙着从包里掏出一个带着浓郁魔法气息的戒指来,「里昂,为了答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请把这个戒指收下吧!」

      杨平一眼就看出这是一件风系魔法戒指,大约相当于B级,放到市面上来说,已经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魔法戒指了,可惜杨平根本就看不上眼。「哦,天哪,卡尔,你把我看成什幺人了?这幺珍贵的物品怎幺能收呢?如果你当我是朋友的话,那幺请你收回去吧!」

      卡杜里的再三坚持要送,说这枚戒指是他捡来的,他现在不会魔法,这样的戒指留在身边根本没有用处,还不如送给杨平呢。杨平故作姿态,推辞再三终还是收下了这枚戒指,卡杜里这才松了口气。

      一通胡吃海喝之后,杨平也是醉眼阑珊。这顿饭一直吃到晚上八点左右,华灯初上的时候才罢。知道杨平还没有住处后,卡杜里又热情地邀请杨平到他家去住,毕竟他来堪泽拉已经有三年了,在这里已经安下了一个小家。

      说实话,如果换成任何一个普通的魔法师,肯定已经被卡杜里骗了,无论他们怎幺精明,都绝对看不到卡杜里身上有任何的破绽,可杨平不同,他不是一普通的魔法师,更没有普通魔法师那种迂腐之气,就算卡杜里掩饰得再好,也难以消除他的疑虑。

      事情往往就是在不经意间发生,刚走出酒楼,迎面就遇到了一大队武士,他们把酒楼包围之后就大叫道,「巴比老爷丢了一件相当贵重的魔法物品,所有外来魔法师都是怀疑物件!」

      大家一听是巴比老爷家丢了东西,就像怕瘟疫上身一样,远远地闪了开去。卡杜里上前对那位武士头领招呼道,「温斯顿大人,见到你真高兴!」

      「卡尔,好小伙子,几天不见又变漂亮了?」温斯顿拍了拍卡杜里的肩膀,眼里竟然闪过一丝暧昧之色。

      卡杜里咳了一声笑道,「温斯顿大人,巴比老爷丢了什幺物品,相当重要吗?哎,这年头的贼可真是厉害,连巴比老爷的东西都敢偷,幸亏有温斯顿大人在,相信他们逃不了的!」

      「那是当然!」温斯顿骄傲地说,「城里的酒楼和旅店都在我们的控制之下,这座酒楼我们也要好好地检查。老闆,今天有没有新来的魔法师在这里出现过?」

      杨平看到这里,多少已经明白了这场戏是怎幺唱的,典型的一出『掉包计』,不过这些家伙还演得不错,演员阵容配备也还华丽,温斯顿这家伙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黄金剑士,那些武士也不是些吃素的,看得出来他们可是下了大本钱的。

      老闆热情地招呼着温斯顿,并把酒楼的情况向他作了一个简要的介绍,他唯一没说的就是杨平。温斯顿听了之后,只叫了五个手下上楼去查探一番,然后才对卡杜里说,「卡尔,前天几天认识了一个魔法师朋友,回头介绍给你,有空你来我的府上一趟!」说着,竟然色眯眯地笑了起来,他的属下们脸上也浮现出了心知肚明的微笑来。

      「哦,天哪,真是太感谢你了,回头我一定备好礼物去拜访!」说着,卡杜里就要告辞,在他带着杨平刚走出几步后,一个武士突然问卡杜里,「卡尔,这个小魔法师是谁?怎幺以前没有见过?」

      温斯顿也走了过来,打量了杨平一眼问卡杜里,「卡尔,这位魔法师是你的朋友吗?」

      「是,是!是我的老朋友了,专程来看我的!」卡杜里的表现相当的妙,他极力想让大家知道杨平是他的老朋友,并不是一位新来的魔法师,而温斯顿他们怀疑杨平的来历,最后,酒楼的服务生站出来才说杨平是卡杜里今天才带来的,这样一来,大家都把杨平围了起来。

      戏接着怎幺演杨平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到。那就是卡杜里要他证明他的清白,把自己的物品都拿出来大看一下,如果有贵重的物品,他们就可以趁机掉包,或者黑吃黑!最后,事情果然走到了这一步,在杨平的暗示之下,那两名侍卫都没有动作,龙九也是一副老实相,仍谁看他都只知道他是一个忠实僕人,绝对不相信他是大陆上最顶尖的刺客之一。

      在酒楼的房间里,只有卡杜里、龙九还有温斯顿和他的三个手下,他们看着杨平把空间袋里的东西全部都拿了出来。让他们大吃一惊的是,这里面除了大量的调料之外,甚至没有任何一样与魔法相关的物品,若不是大家都知道杨平是一位魔法师,甚至要怀疑他是不是位厨师!

      温斯顿是年老成精的家伙,他惊叫了一声之后,马上说,「魔法师先生,你可不能这样骗我们!我知道在你身上肯定有隐藏的空间袋,如果你不拿出来的话,我有权把你带回去审问!」

      龙九质问道,「你们是堪泽拉的城卫军吗?你们有什幺权利?」

      温斯顿的一个手下冷笑道,「堪泽拉的城卫军算个屁?巴比老爷才是堪泽拉真正的主宰,如果你们不能证明你们的清白,巴比老爷丢失的物品很有可能就是你们偷的!」

      杨平大笑一声,戏演到这里也该结束了,这幺久以来,他还从来没有经历过这幺有趣的事情。「是的,我们非常愿意证明我的清白!」

      卡杜里忙说,「是的,里昂,我也相信这件事绝对不是你干的,今天下午我看到你才进城的,我们应该让温斯顿大人知道他的怀疑是毫无根据的,是不存在的!」他说得义愤填膺,甚至恨不得扑上去和温斯顿他们大战一场的冲动。

      「那位巴比丢的是不是一枚戒指?」杨平朝沙发上一坐,端起那杯已经凉透的茶笑着问。

      「你怎幺知道?」温斯顿大惊问。

      「是不是这一枚!」杨平掏出一枚毫不起眼的戒指放到了桌上,温斯顿一把抓了过来,包括卡杜里在内的人都围上去看。

      杨平并没有喝那杯茶,放下茶杯后,接过龙九递上来的一杯葡萄酒,微笑地看着四个面如死灰的人。

      「我做人很低调的!」杨平说,「儘管你们的骗术很拙劣,可我还是忍不住与你们搭档把这齣戏演到了结尾,说实话,我好久没有这样开心过了,在这里,对你们说声谢谢!包括你,我的朋友,卡尔!」说着,一口干掉了杯中的葡萄酒。

      温斯顿看着那枚西斯尔家族的戒指,以他的见识,完全看得出这是一枚货真价实的象徵着西斯尔家族身份与地位的魔法戒指,能佩戴这种戒指的人在西斯尔家族绝对没有几个,而且叫莱昂纳多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大陆上最年青的禁咒法师,莱昂纳多.明.西斯尔!

      温斯顿明白过来了,卡杜里也明白过来了,他的脸色非常的难看,真不知道是在笑还是在哭!而那三个武士则是被戒指给吓住了,就差没有跪在地上求饶!

      龙九从温斯顿时手里取过戒指交回杨平的手中,杨平把它戴在了中指之上,这是西斯尔家族规定的戴法。「好了,戏演完了!我们也该说再见了!」

      「是,是,是……」温斯顿忙应道,他甚至恨不得从来没有见过到杨平。

      「巴比老爷?你们一定还干过不少这样的勾当吧?告诉巴比老爷,让他明天早上来见我,如果没有来的话……」杨平扫视了四人一眼,然后扬长而去。

  • 名称:热情的邻居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02:4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