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你之前超清

      杨平的澡还没有洗完,就听见院门外有传令兵的报告声传来。现在杨平还没有配备侍从官,所有的事务能亲自处理就亲自处理,自己处理不了的就交给能处理的人,平时除了有50人的卫队扈从外,他身边并没有一个人充当秘书的角色,虽然他已经找了很久了,可就是没有发现一个合适的人选。

      克丽蒂娜听见传令兵的报告声,忙应道,「什幺事情?」

      「第二批次魔兽进攻已经开始,参谋长阁下请军团长阁下前去观战!」传令兵的声音非常的大,在浴室里的杨平听得清清楚楚,他叫道,「知道了,我马上就来!」

      匆匆地洗完澡,换了身乾净衣服,把魔法袍往身上一套就朝外急沖而去,克丽蒂娜想拦住他问点什幺,迟疑了一下之后,硬是没有叫出口来。

      来到总部大院中,卫队已经在列队等他,整理了一下仪容,杨平神色肃然地跨上战马在卫队的扈从之下朝发生战事的城墙而去。

      今天进攻的魔兽显然比昨天多了几倍,至少不下5000只,大部分都是魔狼,其中也不乏魔熊、魔猪、双头蛇等六级以下的魔兽,杨平走上城墙的时候,正看到一条水桶粗细、十多米长的双头蛇刚爬上城墙,一红一青两只头各喷着火焰和迷雾,士兵经过短暂的慌乱之后,在老兵的指导下,盾牌兵举起加持了简单防御魔法的盾牌顶在前面,长枪兵从夹缝里把手中三米多长的长枪狠狠地捅了出去,双头蛇身体巨大,闪避迟钝,迷雾术虽然扰乱了大家的视线,它仍然被三米多长的长枪给扎进了身体,剧烈的疼痛让这条十多米长近千斤重的大家伙开始疯狂地挣扎。随之扑上来的一组重步兵举着盾牌,手中的重型斩马刀狠狠地劈在了双头蛇的身上,一组十个重步兵只需要几刀下去,就把这个大家伙给分了尸,儘管每一段尸体都还在挣扎着,但已经没有一丁点的伤害能力了。

      布朗就站在杨平的身边,看着杨平紧皱着眉头,似乎有话要说,他忍不住问,「阁下,您有什幺看法吗?」

      布朗并不适合作一个官僚,这样的话是绝对不能对自己的长官说的。不过,幸好他的长官是杨平,所以根本就没有在乎布朗的话有什幺不敬之处,「如果有几十条双头蛇爬上了城墙,你们将怎幺办?」

      布朗天性上最喜欢去解决军事上的难题,杨平把这个问题一说出来,他眉头一皱,沉着脸说,「我们还有火油!」

      「火油不能在短时间内烧死双头蛇,它们一旦挣起命来,杀伤力相当的可怕!」杨平在奇怪布朗不会连这幺一点常识都没有吧,「用火油的话,同样会使我们的防线很快的崩溃!」

      「嗯……投矛手……」布朗眼中精光一闪,他高兴地说,「调集投矛手在盾牌兵后,双头蛇一旦上了城墙,完全可以用短矛将它们钉住,或者用短柄斧也可以!」

      杨平一颔首,表示赞许,不得不承认,布朗的脑子转得非常的快。看着站在布朗身后的参谋部成员,杨平说,「布朗,这些事情以后用不着你亲自来解决,你得培养起他们独立自主的作风来,参谋长不是用来解决这些小问题的!」说完之后,杨平走上观战台,继续看着这一场防御战。

      笨重的魔熊用它那强壮的身体没命地撞击着城墙,每撞击一下,都会是一阵石屑纷飞,看它们的架式,恐怕是不撞破城墙是不会甘休的。在一个老兵的指挥之下,一桶桶的火油倾倒了下去,正在用利爪攀着城墙往上爬的魔狼也被淋了个正着,它们可不管这些,仍然继续朝上爬着,数十个火把一起丢下去后,正在攀爬的魔狼和那几百只撞击城墙的魔熊全部燃烧了起来,让人惊骇的是,那些魔熊没有挣扎,反而更加亡命地撞击起城墙来,仿佛火焰把它们最后的生命力都在这一瞬间全部激发出来了一般。顶着火焰往上攀爬的魔狼身上散出了剧烈的焦臭味,它们同样用尽最后的生命力往城墙上爬着,随着城墙上的战士掷下的滚石,攀爬在城墙上的魔狼全部掉了下去,没入了城墙下的火海当中。

      野兽都有畏惧火焰的天性,就算魔兽也是如此,可以此刻,所有的魔兽全部违反了这一準则,它们争先恐后地顶着火焰朝城墙上爬来,没一会儿功夫,几十桶火油组成的火海就全部熄灭,那些被烧成重伤的魔兽们全然不知疼痛和畏惧,仍然一个劲地进攻。

      看着今天城墙上防御的士兵并不能把整座城墙完整地覆盖,杨平问布朗,「今天布置了多少人?」

      「第一师三个团!」布朗回答,因为要轮番训练士兵的防御技能和提升作战经验,所要每支部队都会轮番走上城墙与魔兽战斗。

      「再调派人手!狮子搏兔,勿必用尽全力!」杨平的眼里闪过一丝狠色,他的命令一出,马上就有参谋人员去执行。

      因为魔兽进攻分布在整段城墙之上,所以完全还容得下将近两个团的人马前来布防,这样一来,无疑可以把整座城墙的防御力量提升到极点,参谋部製作的那一套利用小规模魔兽进攻实兵演练计画虽然正确,但在杨平的眼中,士兵的训练固然重要,守住整座要塞而不丢失才更重要。

      目前,由小龙布下的五行迷蹤阵和杜勒姆主持修建的防御魔法阵都还没有开启,在大规模魔兽进攻还没有来临之前,这的确是一个非常好的练兵时机,杨平绝对不想错过。现在因为整个陆基堡週边已经全是零零散散的魔兽,斥侯骑兵已经无法使用,所以打探消息的任务已经交由魔法师来完成,每天都有几个魔法师上天监视着附近几十里範围内的魔兽现状。如果没有大规模的魔兽群出现,那些小群的魔兽全部放进来让士兵练习,偶尔还可以收点魔晶和魔兽皮毛,这可是布兰登堡没有办法做到的。

      这场防守战到下午三点才结束,同样是以进攻的魔兽群全部覆灭而告终。回到办公室后,参谋部的伤亡情况也报了上来,杨平拿着布朗黑着脸递上来的那张报表仔细地翻看着。整场防卫战下来,士兵死亡共计37人,重伤46人,轻伤387人,消耗物资若干!

      对于这样的结果,杨平并不是不能接受,毕竟今天一共消灭了整整5438只魔兽,其中五级魔熊259只,四级魔狼3965只,其他的全部都是魔猪、双头蛇、箭猬、魔狐等非群居类魔兽。对于这样的伤亡情况,他也不置臧否,在报表上签了个字示意收档后说,「马上召开一个战后总结会议,今天参战营以上的主官全部到会,连级以下就地展开讨论。我就不去了,会后把报告给我看一下就行!」说完,就让布朗退了下去。接着克拉克又来了,送走了克拉克,又是军令部长简阁下和军法部长阿尔弗雷德.汤普森.丹甯阁下。

      这里不得不先介绍一下军令部长拉克.库拉奇沃.简和军法部长丹甯先生。阿尔弗雷德.汤普森.丹甯是二战之后英国最着名的法官,杨平当初在招募新兵的时候,恰好看到了这个与英国那位法官名字一模一样的贵族,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这位丹甯先生居然也是军队中的军法官,只是因为执法太过严厉得罪的人太多不得不提前退役。一时兴起之下,杨平就让这位丹甯先生来做了破日军团的军法官,现在他也兼着陆基堡法务部部长的职务。而拉克则是一个在校的学生,在达利皇家学院里,他学的却是军队管理专业,杨平提拔他来当军令部长是因为他的各科成绩当中,最好的是审计学。当初大家都不明白杨平为什幺让这个很有可能是军政部长的人来干这个不知所谓的军令部长,毕竟在整个大陆上,整个军政系统已经相当的完善,而军令系统还只停留在传令兵的这个概念之上,所以,大家开始都取笑说杨平找这个小伙子来当他的传令兵。

      事实上,现在大家都看到了,杨平手中的军令部完全不是一个仅仅只负责传达命令的部门。固然,传达命令是军令部的最根本职责,但他们最重要的工作却是审计命令,审计命令是否合理,如果不合理,他们完全具有封驳之权,如果军事主官下达的命令三次未能得到军令部门的通过,必须交由上级一主管部门来解决,而且必须得有人为此负责,这一点与中国古代的门下省极其相像。在军队中出现这样一个威权重大的部门是谁都没有想到过的,也正是因为这样,在拉克这个头脑精细家伙的掌管之下,军令部从破日军团建立那天起,一共审计和封驳和数百份不合理命令,由此而担责的军事主官多达数十个。一时之间,不但整个达利,就连整个大陆的军事系统都为之震憾!

      出了军部,杨平把卫队留下,独自一个走向西三区的野战医院驻地。从军部到西区要经过陆基堡的中心城区,这里已经有初具规模的商业街,可惜的是因为魔兽进攻的原因,很多店铺都已经关门,只有少数的几间还坚持开着,生意都是相当的好。

      杨平的一身黑色魔法斗蓬并不能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因为战五师的制式装备就是青一色的黑色魔法斗蓬,完全是以杨平身上的魔法斗蓬作为蓝本做出来的,所以杨平现在走到大街上再也不能引起大家的侧目,这也让他体会到一种平凡的感觉。

      陆基堡现在分为内城和外城,在最初的规划当中,外城至少要明年才能建起来,所以整个内城的西区完全是规划成军队的营区,现在因为进驻的军队人数太多,内城的营区只提供给工匠、民夫和伤兵居住,破日军团和大秦第一军团以及后来招聘的二线后备军团全部都在外城的营区居住。

      西区的营房全部是杨平设计的,无一例外都是由砖石水泥结构的四层小楼,每层楼12个房间,每个房间居住10个士兵,一幢小楼就是一个整营的编制。(说明:大秦军事编制杨平模仿二战德军编制进行了自己的整编,一个师加上后勤人员有18500人左右。每个班10人,每个排3个班30人,每个连4个排120人,其中一个排包含传令警卫、特战炮兵、炊事三个班。每个营4个连480人。每个团4个营,加上后勤人员2100人左右。每个旅3个团,6300人左右,每个师3个旅,18500人左右。)这样的小楼在整个西区有几百幢之多。在没有人的带领之下,杨平在出了商业区后就在这些小楼之间瞎逛,野战医院在哪他都不知道,那些休息的民夫和工匠都不敢上来和这个高贵的魔法师说话,因轻伤退下来休息的士兵们都三三俩俩地聚在一起聊天,谁都不想理会这个魔法师到底要干什幺。

      找了半天终于看到了西三区的牌子,这里有陆基堡最大的野战医院,医护人员有上千人。说起野战野院,这里又有一段故事。当初杨平要建立野战医院的时候,遭到了包括布朗在内所有人的强烈反对,他们反对的理由并不是大陆并没有野战医院这种机构,而是因为根深蒂固的宗教观念。在光明神教的教义里,人的身体是神赐予的,人之所以生病是因为信仰不虔诚,是神对人的惩罚,只要坚定了信仰,病痛自然会消失。不管这一条教义多幺的荒谬,它却深深地在大陆人们的心中扎下了根,以至于普通人一旦生了病后大多都选择祷告或者寻求牧师的治疗,根本不会去找医生。在教会的眼中,医生是属于巫师职业的一个偏支,他们所採用的治疗方法都是没有得到神的许可的,是对神明的亵渎。在光明教会成立初期,为了争取到更多的信众,牧师都主动走到普通人当中为他们治疗病痛,随着光明教会的实力越来越强,在成为了西大陆信仰的唯一统治者后,牧师的地位超然,他们已经不再主动为普通治疗病痛,一旦人们生了病都要到教会去寻求牧师的治疗,几千年演变下来,随着教廷和牧师队伍的腐败,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在病后无法得到有效的治疗而死亡,医生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应运而生的。教廷虽然没有明文斥责医生为异端,在很多虔诚的信徒心中,医生无疑是与邪恶的巫师划上等号的,而且他们的那一套治疗方法根本得不到大陆官方的承认,所以破日军团中不论是平民还是贵族军官都集体反而杨平的这一举措,在他们看到,与其建这样一座野战医院,不如向教廷招聘更多的牧师。

      打了好几次擂台之后,杨平的这一提案终于被他强行通过。军团里虽然也有牧师存在,可是毕竟数量太少了,一旦发生大规模的战役,这些牧师根本不能对每一个伤兵进行有效的治疗,而且牧师的魔力少得可怜,每天根本治疗不了几个伤兵,与其让更多的伤兵在痛苦中死亡,还不如把野战医院建立起来,等大家看到好处之后自然就不会反对了。

      当杨平来到西三区的野战总院时,他看到的只是寥寥几个伤兵在这里接受治疗。从陆基堡修建开始,伤亡的人员比例就一直居高不下,毕竟在追求速度的情况下当然会付出相应的代价,当他以为这里肯定是人满为患的时候,哪知道这里居然是空蕩蕩的,很多医生都无聊地聚在一起聊着天,从阿拉斯坦聘来的女护士们很多都在打着瞌睡。

      杨平走到一个在角落里正专心看着书籍的士兵旁边,轻咳了一声,那个士兵像触电一样颤抖了一下,慌忙收起书籍,当他看到一个年青的魔法师站在他的身后时,撑着伤势未愈的左腿站起来行了个军礼说,「您好,尊敬的魔法师先生,请问我有什幺可以为您效劳吗?」

      看着小伙子慌乱的眼神,杨平邪邪地想着,这丫的是不是在看黄色小说?想到这里,诡异地一笑,以这小伙子根本无法反应过来的速度从他的衣袋里掏出了那本小书来,等小伙子看着杨平饶有兴趣地拿着那本小书翻看的时候,他的脸色顿时苍白了下来。军法虽然没有规定不能看『桃色小说』(亚宁大陆说法),不过这位魔法师有心为难自己的话,少不得会挨上点鞭子了。

      「哦,写得可真棒!」杨平略看了几篇目,啧啧地讚歎道,这本名叫《阿卡琉斯王朝见闻录》的黄色小说水準当真不错,绝对不是那种下三滥的黄色小说可比,甚至还有几分《金瓶梅》的风格,里面还夹着不少的情诗。「上士先生,可以告诉我你在哪里弄的这些书吗?」杨平好奇地问,对着这个正在担心的小伙子,他还露出一个是男人都能了解的笑容来。

      「呃……呃……」小伙子实在没想到魔法师也好这一口,半天没有说出话来,「法师先生,这……是,这是我从家里带来的!」

      「哦,真是太可惜了……」杨平一脸的惋惜之色,他还以为城内就有销售呢,极为不舍地把书还给小伙子后说,「你看完了能不能借我看一下?」

      小伙子脸顿时红了起来,「哦,这个,我想,应该可以!」

      杨平鼓励性地拍了拍小伙子的肩膀,示意他坐下之后才问,「叫什幺名字?」

      「图琉申.阿尔卡特.卓索巴克,第一师三团七营传令兵!」图琉申并不敢询问杨平的名字,因为杨平是一个魔法师,谁都知道魔法师的性格相当的古怪,一旦惹得他们不愉快,后果会相当的严重。

      「嗯,我可以叫你图克,对吗?」杨平简化了一下图琉申的名字才问,「你是卓索巴克家族的人?阿尔卡特伯爵是你什幺人?」

      卓索巴克家族是达利的大家族,他们是王家档案馆的掌管者,现任阿尔卡特伯爵还是威斯特二十八世的书记官。「呃……那是我叔叔,我父亲是伯爵大人的弟弟!」

      杨平来到这里可不是为了讨论什幺阿尔卡特伯爵的,他嗯了一声又问,「你觉得,这个野战医院怎幺样?」

      「很好,真的!非常好!」图克儘量想用好的词语来形容野战医院,可惜他实想猜不透杨平的心思,所以并不敢说得太过具体了,只能希望把这个年青的魔法师糊弄过去。

      「你觉得在军队中有必要设置这样的野战医院吗?」敢情他是一起兴起想来搞调研了?在杨平自己看来,医战医院对保持军队的战斗力有相当大的帮助,每个军团就算再强大再富有,顶多也只能配置不超过200名牧师,一旦发生大的战役,这点牧师无异于杯水车薪,真不知道会让多少不该死的士兵白白死去,所以,他才会坚持建立野战医院。

      「非常有必要……呃,当然,在军团牧师配备并不足够的情况下!」图克看上去虽然还很年轻,不过他说起话来相当的谨慎,在没有摸清杨平的意图之前,他并不想说出自己的心理话来,搞不好被人安上一个异端的罪名,那就惨了。

      杨平知道图克有所顾忌,拍了他一下肩膀,说了声谢谢就走开了,连续探视了十几兵伤兵之后,杨平从他们的嘴中得知,建立一个完善的野战医院系统非常有必要,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光明教会的信徒,在死神的面前,很多人甚至愿意放弃自己的信仰也要挽回生命,从大陆的战争史来看,太多的士兵都是因为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而白白死去的,大陆上的人一旦当兵都会知道这一条,虽然他们现在并不能完全接受野战医院,可并不反对设立这样的机构。

      杨平从重病房出来的时候,图克正趴在桌上写画着什幺,凑过去一看才知道图克是在写信,看他那一手漂亮而流利的达利语,字体也异常的工整和美观,杨平就忍不住发生了一声讚歎,图克又吓了一跳,抬起头一看是杨平,吁了口气说,「法师先生,还有事情吗?」

      「哦,不!」杨平本想说声对不起就要走开的,可突发奇起地说,「图克,我觉得你肯定会非常喜欢有项工作!」

      「工作?哦,法师先生,我觉得我目前的工作已经很好了,我是一个合格的传令兵!」图克笑着回答,他以为杨平在与他开玩笑。

      「不,我相信卓索巴克家族的子孙的才华,现在我正式任命你做我的待从官,你觉得怎幺样?」杨平的样子看上去颇有些严肃,可在图克的眼中,无疑显得有些滑稽。

      「这是我的荣幸,法师先生……」图克跛着脚站起来,他的笑容很灿烂,正想解释两句的,却见杨平头也不回地走了,怎幺也不理会他的叫喊。眼见着杨平消失之后,图克才嘟囔着说,「哦,难怪大家都说魔法师的性格古怪,果然如此!」说完之后,他又继续写着他的书信!

  • 名称:遇见你之前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02:4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