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很漂亮超清

      杨平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也有害怕的时候,8月23日,第一波魔兽约上千只魔狼对陆基堡发动了进攻,虽然最后守军以零伤亡的代价全歼了这批魔狼,可当时在城墙上看到整个魔兽进攻过程的杨平竟然感到害怕了。现在他才知道这些魔兽已经失去了一切理智,包括害怕和畏惧在内,在发动进攻的那一刹那,残留在魔兽心中的就只有摧毁,再摧毁,摧毁眼前的一切建筑与生命!这些家伙就像一批被安装了毁灭程式的机器怪物一样!

      凭着城坚池固,再加上準备充分,所以破日军团才能以零伤亡的代价取得胜利,在大家欢呼的时候,杨平惕然心惊,这只是上千只魔狼发动的进攻,这种群居性的魔兽单体攻击力最多只有三级魔兽的实力,把魔狼确定为四级魔兽是因为它们的群体攻击杀伤力相当的大,如果一旦聚集在上万的魔狼,就算是一整支军团恐怕也不好应付。

      在每年的魔兽进攻当中,近10万只魔狼是主动部队之一,当它们聚集在足够的数量时,攻击力就会产生质的改变,到那时,杨平实在不敢相信陆基堡的城墙能不能挡住这些魔狼的利爪。其他的诸如魔鹰、魔熊、魔象等都是主力部队之一,就算没有人指挥,它们也没有智慧,在这种全方位的立体攻击之下,陆基堡的防守实在堪忧,作为军团长,杨平现在不得不未雨绸缪。儘管参谋部已经拿出了多分防守计画来,在看了今天的防御战之后,杨平的心又开始没底了,他甚至开始在思量,是不是早点选择退回布兰登堡?

      从城墙上下来的时候,随处可以看到喜气洋洋的士兵,他们似乎对于自己的未来相当的有信心,在他们的眼中,已经看到了荣誉与地位在向他们招手,只要取得了魔兽进攻的最终胜利,迎接他们的将会有很多东西,并不仅仅只限于荣誉和地位。杨平并没有像他们那样盲目乐观,保持着鼓励性的微笑从人群中走过,身后是士兵震天的欢呼起,「破日军团万岁,军团长阁下万岁!」如闷雷般的欢呼声让杨平觉得如芒在背,不得不加快脚步离开这里。

      回到办公室后,他先给自己倒了杯冰镇葡萄酒,一气喝干了之后,感觉着透腑的冰凉,轻轻地舒了口气,正在这时候,拿着一份报表的参谋长巴斯塔夫阁下在门外喊起了报告。杨平坐了下来,布朗进来时,脸上同样挂满了兴奋的笑容,只是他在儘量保持着矜持,不要让杨平觉得他太过于轻浮。

      「阁下,这是今天有功将士的名单!」布朗把报表朝杨平面前一递,杨平并没有高兴地伸手接下,反而问布朗,「今天我们投入了多少防御力量?」

      看着杨平凝重的神色,布朗兴奋的心情也随之平静了下来,「投入了4%,这是我们的第一次防御实战,进行的非常不错!」

      「的确不错!」杨平接过名单,看都没有看就签了名。这些有功将士当然要奖励,而且还要重奖,毕竟魔兽进攻战才刚才开始,提升士气非常的重要,同时更要鼓舞将士们的积极性。批复了档之后,杨平放下魔法笔问,「今天向陆基堡发起进攻的魔狼最多只有1100多只,而我们就投入了4%的防御力量,布朗,你能看出这中间的问题吗?」

      布朗的脸色开始变了,他毕竟还年轻,一个小小的胜利就让他高兴得有些晕了头,现在经杨平一提起他才晓得这里面的厉害。在对付1100多只魔狼进攻时投入4%的防御力量取得了零伤亡的胜利,如果是1万只魔狼进攻那得投入多少?40%吗?或者30%?但是,每年魔兽进攻的数量都是在百万计左右,那得需要多少的防御力量才能抵抗得住魔兽的进攻,成功地防守住陆基堡不被陷落?

      在凉爽宜人的办公室里,布朗的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阁下,我相信我们的战力还有非常大的提升空间。在魔兽进攻还没有全面拉开之前,我们还有一定的时间来探索经验,毕竟我们是人,不是那些疯狂的魔兽!」

      杨平心里又开始挣扎起来,现在陆基堡驻扎着6万多人的破日军团,整整5万人的第一军团,还有近5万人的佣兵组成的二线后备军团,再加上3万多工匠和5万多民夫,总共不下25万人。布兰登堡能凭着十多万人守住防线而不崩溃是因为整个要塞只有东面面对魔兽,而陆基堡四面都在魔兽的威胁之下,也就是说,防守住陆基堡要比布兰登堡至少困难上150%!杨平手下的人当中,除了阿拉斯坦借调来的几千军官和一万多老兵外,其他的人对于大规模魔兽进攻防御战完全没有接触过,他们能顶得下来吗?

      杨平在不相信自己的同时,也开始不相信他的士兵了,与布朗一样,他的额头也流下了汗,只是,他的汗不是被吓出来的,而是因为内心的挣扎,到底是坚守还是退回布兰登堡以西呢?一时之间,在这两个选择之上他实在拿不定主意。

      「好的,我知道了!加紧训练,这几天轮番把士兵都派上城墙去熟悉环境,每次任务完成之后都要作经验总结,希望能找出一条可以切实有效地抵抗魔兽的经验来!」说完之后,杨平挥手让布朗退了下去。

      从办公室里走出来,他闷着头在总部里瞎逛,那些正沉浸在欢乐中的属吏们看着杨平心事重重的样子并不虑有其他,毕竟作为一个统帅十多万人的军团长,他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

      不知不觉间,杨平就走到了后院。这个院子本来是总部用来存储档案用的,在杨平的府邸还没有修建起来之前,他暂时挪用了这里的几间空房来住着。前几天,重骑兵小队在完成了今年的冒险任务后,克伦、恩娜、杰克和汤姆都选择了回家,科特、威利、克丽蒂娜还有莫利雅则留了下来。科特和威利是达利人,他们以一个达利贵族的身份来参加这场防御战,作为达利的精英阶层,他们要为帝国贡献他们的一份力量。莫利雅留下来是因为她的家离这里并不太远,而且,她的父亲在伤好之后作为志愿者来到陆基堡指导破日军团的防御工作,莫利雅也就理所当然地留了下来。克丽蒂娜和她的两个弟弟纯粹是无家可归,前几天得到消息,罗恩的内战已经拉开了序幕,由科斯塔三世率领的罗恩複国军在多方势力的支持下,已经佔领了罗恩南部的丘陵地区。複国军目前正在朝东南部的安切洛第开进,他们已经封锁了进入罗恩的所有交通要道,而克丽蒂娜和他的弟弟已经是科斯塔三世通缉名单上的重量级人物,所以他们一旦回去,迎接他们的将是科斯塔三世的牢笼。

      院子里非常的安静,科特和威利都参加了今天的防御战,此时恐怕正在和士兵们狂欢吧,希拉德和希丁克兄弟是唯恐天下不乱的角色,这幺热闹的场面绝对少不了他们,莫利雅肯定与她的父亲在一起指导弓箭兵的箭术和在对抗魔兽时的要点,而克丽蒂娜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她同样是一样难以安生的主!

      在院中的大树下坐了一会,杨平听见屋子里传来阵阵细微的水响,他疑惑地站起身来,走到那间属于克丽蒂娜的房间的窗下,透过缝隙朝里面一看,他顿时惊呆了,而且还差点惊叫出声。赶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后,撒开脚丫子就想要逃,可不知道为什幺,眼睛就是从那道缝隙上移不开了,就连两只脚都牢牢的钉在了地上,怎幺拔也拔不动。

      克丽蒂娜在洗澡!?

      杨平实在不明白,这位骑士小姐大白天的洗什幺澡?院子里有一间专门是浴室,而且还是魔法浴室,设备齐全,洗起来相当的舒服,她干嘛跑到自己的房间里洗澡?可惜窗户上的缝隙实在有些小,只能听到沙沙的水响声和看到克丽蒂娜赤裸的大腿,略显得有些黝黑的皮肤泛着细緻的光泽,不用摸杨平都知道一定比绸缎都要光滑。

      感觉到自己的小腹越来越热,小兄弟也越昂越高,头也开始发晕,连眼都开始花了,杨平心里开始大叫着,「不行了,要死了,要死了……」儘管他知道不能再看下去了,可他还是走不开。感觉到鼻孔里一热,他顺势一抹,手上的鲜红顿时让他醒过神来,一时之间,千头万绪涌上了他的心头。要是科特和威利他们回来看到自己在这里偷看克丽蒂娜洗澡他们会怎幺想?或者是希拉德和希丁克两兄弟回来了呢?这两个小变态真不知道会说出什幺难听的话来……一想到这个可怕的后果,杨平也顾不得掩饰,狼狈地开始逃蹿,可他的脚步才一移动,就惊动了克丽蒂娜,「谁?」

      一道乳白色的斗气斩劈开了窗户狠狠地朝杨平的背后砍了下来,惶急的杨平更是被吓得不轻,他实在想不到自己不经意间偷看别人洗澡会被发现,心下又急又怕,一时之间,所有的本事都施展不出来,那道斗气斩不偏不倚,重重地劈在他的背后,直接把他给劈翻在地。在地上滚了两圈之后,爬起来正要继续逃跑的杨平才看到,裹着床单的克丽蒂娜正拿着她的骑士长剑架在自己的脖子上,想逃也逃不了了。

      「里昂……」克丽蒂娜脸气得通红,眼里闪着複杂的光芒,握剑的手因为生气都不停地颤抖着,杨平并不担心剑锋会不会划开自己脖子上的大动脉,他忙说,「对不起,误会,我回来拿东西的,误会!」

      任他再怎幺解释,克丽蒂娜也不会相信,因为他的鼻血骗了他,连抹了几把之后,鼻血终于渐渐止住了,在克丽蒂娜的粗重喘息声中,杨平已经顾不得欣赏床单上的沟壑起伏,他近乎哀求地叫道,「克丽,真的是误会!我不是有意的,你得相信我!」平时还算口齿伶俐的杨平,此时除了说误会已经找不到其他话语了,毕竟他长这幺大,虽然不是第一次偷看女人洗澡,可还是第一次被人发现,这种惶急的感觉也只有那种在偷看女人洗澡时被发现的家伙们才能体会。

      克丽蒂娜真的是想狠狠地揍杨平一顿,甚至连杀人的心都有了,可她就不知道自己为什幺还不下手。看着杨平那一脸的歉意、惶急和发白的嘴唇,这些都告诉克丽蒂娜杨平的确不是存心来偷看她洗浴的,长这幺大,她的身体还是第一次被一个成年男人偷看,在她的心里绝对容忍不了这种耻辱,但在看着是杨平之后,发现这种耻辱竟然越来越淡,甚至连心中的怒火也渐渐平息了下去,她咬牙切齿地想鼓起勇气来揍杨平一顿,可手中的剑无论怎幺样都劈不下去,甚至离杨平的脖子都越来越远。

      看着克丽蒂娜渐渐收回了剑,杨平终于松了口气,他以为克丽蒂娜相信了他,并原谅了他的无心之失,哪知道心中的石头刚一落下,就见克丽蒂娜飞起一脚朝他踢来,照这一脚的去向来看,目标竟然是自己的命根子?

      杨平想闪,甚至连瞬移都要用上来,可不知道为什幺,一切都在这一刻失灵了,眼睁睁地看着克丽蒂娜那一脚踢在了他的小兄弟上,然后,惊天的号叫从杨平的口中迸出,几乎震彻整个陆基堡……

     

      已经晚上十点过了,科特和威利回来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就去参加狂欢派对,希拉德兄弟俩派人送了个信回来,说什幺他们是今年狂欢派对的嘉宾,可能一整晚都不会回来。整个小院就只有受伤的杨平孤零零的躺在床上,愣愣地看着窗外的白月光。军团总部设有魔法结界,外面再怎幺吵闹这里都是一如既往地安静。因为没有开启降温魔法阵,所以屋子里飞进来了很多的蚊子,杨平无所事事地一只两只地数着,甚至连这些蚊子总共有几个脚全部都数清了,最后他才知道,原来每只影子都长着六只脚呀?敢情自己被克丽蒂娜一脚踢成白癡了?杨平开始迷茫。

      以杨平这样强悍的身体来说,别说是克丽蒂娜那不轻不重的一脚,就是全力一脚,他也不会有什幺事。只是当时他的确毫无防备,而且又是男人身上最脆弱的地方,所以这一脚下去着实让他疼痛了一翻,不过几分钟之后就全然无事了。只是,偷看别人洗浴被人发现后的羞耻感重重地压在他的心底,使他不敢出去见人,只得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让克丽蒂娜以为自己受了很重的伤,好让她能儘快原谅自己!

      又回想到一次下午在偷看克丽蒂娜洗浴时的情形,杨平才知道自己有多冤,除了一段光洁的大腿外,杨平甚至什幺都没有看清楚,他妈的,早知道会挨一脚,还不如推开窗子把一切都看清楚呢。不过,真要是推开了窗子,可能就不只是挨一脚了吧?在床上翻腾了一会儿之后,杨平感觉有人迟疑着走近了他的房间,到了门外之后却又停住了,然后又往回走……如此往返了几次,杨平的心又开始发虚,敢情是克丽蒂娜小姐的气还没有消?想要冲进来再给他几刀?天哪!杨平赶忙把自己的小兄弟捂住,然后就想跳窗子开溜。

      偏在这时,克丽蒂娜终于鼓足了勇气,推开门走了进来,看见杨平一副爬起来就想开逃的样子,克丽蒂娜什幺都没有说,她小心翼翼地问杨平,「你……要紧吗?我会一点初级的治疗术,你不会有事吧?」

      「不会,不会,不会……」杨平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看着克丽蒂娜并没有带剑,心下顿时松了口气,但一听克丽蒂娜要为他治伤,他赶忙叫道,「哦,不,没事,没事,真的没事!」

      克丽蒂娜被杨平的语无伦次给弄得莫明其妙,她低着头说,「对不起,当时我太气愤了,我不该踢你……你躺好吧,我的治疗术应该能管用的!」

      杨平从来没有见过克丽蒂娜如此小儿女作态,又是新奇又是害怕,这一刻,他完全忘了自己是整个大陆都畏惧的禁咒法师,一听克丽蒂娜要他躺下,他反而一挣而起,「真的没事,真的,不信你看看……」话一出口他才知道自己又说错了,想解释时又被克丽蒂娜那咬牙切齿的样子给生生地逼得吞回了肚子里。

      「你……你流氓!」克丽蒂娜居然哭了,然后转身跑了出去。杨平顿时傻了眼,这头女暴龙今天中邪了?怎幺变得这幺像个女人了?回想了一下今天的遭遇,杨平顿时噁心地骂自己,这幺恶俗的桥段自己怎幺都会遇到?奶奶的,幸好还没有被其他的人知道,要不然脸都被丢尽了。

      看着克丽蒂娜跑回自己的房间,杨平也不敢追,愣了一会儿之后,洗了把脸就跑回了自己的办公室,至少晚上他不敢回去了!要是克丽蒂娜再来给他医治怎幺办?

      在办公室的这一晚,他睡得非常的香,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过了。接着他发现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不是有堆积如山的档等着他批,也不是魔兽又来进攻了,更不是肚子饿得实不行了,而他感觉自己的内裤居然是湿腻腻的……

      难道是半夜走尿了?不对,这幺大人了怎幺还可能走尿了呢?难道是……杨平打了个冷颤,忍不住想起醒来之前做的那个梦……妈呀,杨平顿时惊叫起来,然后像中了疯一样沖回后院,抓起乾净衣服就跑进了浴室!

      已经起床很久的克丽蒂娜被杨平疯狂的样子惊呆了,听着杨平的惊叫声,她的脸色刹那间苍白了起来,「难道……难道……我把他的那个给踢坏了?哦,神呐,饶恕我吧,我居然忘记了他是一个脆弱的魔法师……」

  • 名称:她很漂亮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49: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